章節目錄 第一百六十一章 懲戒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六十一章 懲戒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貼身保鏢子彈第一時間也發現了走廊不遠處站著的唐風,下意識的將鄭世豪擋在身后,壓低聲音說了句,“豪哥你先走,我擋住他。”

    鄭世豪此時方寸大亂,沒想到唐風居然會來的這么快,而且看他的神色似乎并不怎么好,這個時間點來,怕沒有什么好事情。

    剛想接著子彈的掩護撤,腳步一動,唐風的聲音再度傳來。

    “鄭總,沒有這么招待客人的吧?你覺得,你走的了嗎?”

    赤裸裸的威脅,上次唐風和子彈交手的時候,那時候還只不過是練氣修為,便直接將子彈瞬間KO,如今他修為高了不止一階,這個子彈就更加不用放在眼中了。

    一開口,鄭世豪也知道自己恐怕是走不了了,心中“咯噔”了一下,抬起手示意自己身邊的人不用再跑了,緩緩轉過身,擠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唐先生,你來了,我怎么可能不招待呢?來,里邊請!”

    抬手示意讓唐風先進包廂。

    寒笑了一聲,唐風邁步,先進入了這裝修的豪華至極的皇后廳。

    鄭世豪和一眾人隨后進入,逃跑他是不敢的,如今唯一的希望就是唐風不是來找麻煩的,不然的話,他這里的人又有幾個是對手呢?

    落座,陪酒的小姐給唐風倒了酒和茶。

    “唐先生,不知你今晚過來,是玩呢還是?”

    心中明知道大概率不是來玩的,但鄭世豪心中還是存有一絲的僥幸。

    沒動桌上的東西,唐風抬手讓人將大燈打開將音樂聲關掉,隨即從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手機,當著眾人的面,按下了錄音的播放鍵。

    手機里傳來混子嚇破膽后顫顫巍巍的說話聲,詳細的將鄭世豪指使他們破壞老城的事說了一遍。

    隨著錄音的播放,鄭世豪額頭上的冷汗出來了,牙關也咬的很緊,呆呆的看著桌上的事物,思緒不禁有些出神。

    “鄭總,這一手,玩的不錯啊……”

    錄音結束,將手機收起,唐風慵懶的靠在沙發上,徐徐開口,面色沉靜如水。

    緊張,慌亂,恐懼占據了鄭世豪的身體,安北地面上的一代人物,此時不再復有榮光。

    “唐先生,你聽我解釋……”

    他站了起來,高聲開口說道,但剛剛開口,便被唐風抬手打斷。

    睜眼,扭頭,看向站起的鄭世豪,那眼中似乎閃耀著一個修行三百年仙尊的傲氣和不容侵犯的威嚴。

    “不必多說,鄭世豪,今天我來這兒,只給你一次活命的機會,我希望你能把握好。”

    周身再度寒意襲來,叱咤安北多年的鄭世豪第一次遇到生死的威脅。

    “豪哥,有我在,子彈就是折上這條命,也要讓你安全的來開!”

    身邊的貼身子彈再度開口,臉上滿是堅毅,戴著眼鏡的鄭世豪似乎不懷疑自己這個親信的話,十分滿意而激動的看了一眼,沒說話。

    “折上十個你,我說保不住他,他就活不了,你信嗎?”

    寒笑,真正帶著寒冷的笑,讓溫暖的包廂內似乎有冷氣一般。

    “姓唐的,你少在裝,豪哥在安北這么多年,你算老幾!”

    聞言唐風臉色瞬間改變,淡定開口,“鄭世豪,你要是管不了你的手下,我替你管。”

    子彈鼻孔之中發出冷哼一聲,拳頭捏的“吱吱”作響,一向都是他壓迫威脅教訓別人,何曾被人這么凌辱,上次輸給唐風,他也一直認為只不過是自己的輕敵加失誤,若是他認真對待,唐風不見得有那么可怕。

    “唐風,你太小看我了……”

    話說完,子彈瞬間彎腰低手,自褲腿中某個部位掏出一把手槍,抬手便準備射擊。

    可惜的是,他電光石火之間快如閃電的動作,依舊慢了半拍,唐風如同深夜之中的一個鬼魅,在他準備掏槍的瞬間已經閃到了他身側,抬手捏住他的手腕,發力!

    “嘎巴!”

    手腕掌心第一次和胳膊挨到了一起,他的手被掰斷了……

    手槍易手,唐風未做遲疑,連開兩槍,直接擊中了子彈的兩個雙腿膝蓋!

    這就是沖撞他的下場!

    子彈跪在了地上,一頭栽倒,兩個膝蓋直接被打碎了,此生,他再也沒有了能夠站起來的機會……

    昏死過去,振聾發聵的槍聲回蕩在密封的包廂內,震的眾人感覺耳膜都要出血了一般的痛,但更多的,還是恐懼的增加。

    將冒著煙的槍扔在了桌上,鄭世豪呆呆的看著面前發生的一切,心中僅存的一絲僥幸也被剔除的干干凈凈。

    “我說過,你有一次活命的機會,要,還是不要?”

    很平靜,語氣淡然,好似街上走路很隨意的踩死了一只螞蟻一般的云淡風輕。

    感覺喉嚨發干,嗓子要冒火一樣,鄭世豪使勁咽了口唾沫。

    “我要命,唐先生,饒了我這回吧,別的不說,看在高二爺的面上……”

    唐風和高家的關系不錯,他多希望唐風能夠看在高二爺高光輝的面子上,放過他這一次。

    “呵呵,要命的話,自斷雙腿,日后從安北消失,要出售的產業我來接手。”

    聽到“自斷雙腿”四個字,鄭世豪愣了,萬萬沒想到,唐風會如此的心狠手辣。

    雙腿斷了,后半生就只能生活在輪椅上了,成了徹頭徹尾的廢人,這一步,該如何走?

    斷則廢,不斷則死。

    “唐先生,我知道你的手段,饒了我這次,我把安北所有的產業都轉給你,饒我一次……”

    他倒是沒有跪,好歹也是一方大佬,面子對于他還是很重要的。

    兩人之間的對話似乎沒有那么重的火藥味,但卻讓周圍眾人聽得毛骨悚然,話淡如水,可絲毫不會讓他們覺得唐風是在說大話。

    他們絲毫不懷疑只要豪哥不答應,下一秒,他就會永遠的和這個世界告別。

    “我說過了,要么斷腿求生,要么,死,我只給你十秒鐘的時間考慮。”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停滯,包廂內靜的落針可聞,只不過時而傳來地上抱著雙膝抽搐的子彈發出的呻吟……

    “你還有三秒鐘。”

    鄭世豪終于拿起了放在桌上的手槍,是那么的冰冷。

    他的手在抖,親手斷掉自己的雙腿,殘酷到無以復加,心中開始有些后悔,為什么要趁人之危和這個魔鬼作對?

    無疑,這是他此生做的最后悔的一個決定。

    “好,我斷,我斷……”

    眼珠成了血紅,他緩緩坐到了沙發上,眼神呆滯的看了看自己的雙腿,閉上了眼睛。

    正對左膝,扳機扣動。

    “砰!”

    骨頭被打碎的聲音傳來,任憑他鄭世豪是個叱咤一方的大佬,這斷骨的劇痛也讓他難以承受,瞬間嚎叫出聲,左膝血流如注。

    而唐風眼都未曾眨一下,只不過抬高了聲調,補充了一句。“還有一條。”

    冷血,到了極致。

    鄭世豪眼中似乎出了淚,那是恐懼,加上劇痛,再加上無助。

    再度舉槍,手顯然已經拿不穩槍了,他絕望的將槍口直接放在了膝蓋上,扣動了扳機。

    再度重復之前的慘叫,膝蓋骨粉碎,絕無再站起的可能。

    目的達到,唐風起身走到門口,回頭看了一眼,“明天會有人能接手你的產業,我不會虧待你,這個皇家一號值多少我就給你多少,其余產業也一樣,這些錢,足夠你下半輩子榮華富貴。”

    拉開門,沒回頭,又補充了一句,“日后多行善事,好自為之。”

    出門,坐電梯,走出皇家一號,外面天色開始有了光亮。

    已然是新的一天來了。

    靠在沙發上,鄭世豪覺得自己的雙腿完全失去了,疼到已經沒有知覺,他眼神空洞而滿是絕望,可惜的是這世上沒有后悔藥,要不然,他死也不會和唐風作對。

    人,有時候過的太順了,未必是件好事。

    ……

    回到老城,天色還早,唐風在樓下開上車,直奔高安夏所住的酒店,敲響了房間門。

    過了好一會兒,門打開,開門是王璞玉。

    “風哥,早。”

    小姑娘穿著睡衣,看到唐風還有些羞澀。

    “怎么?堵到門口不讓我進去嗎?”

    王璞玉這才意識到了自己一直堵在門口,趕緊閃身讓開讓唐風進。

    高安夏在床上坐了起來,揉著眼睛,“怎么這么早就過來了?”

    “找你有事。”

    唐風為自己倒了杯水,然后到衛生間洗了把臉,出來拿著毛巾邊擦臉邊說道。

    “我要收購鄭世豪所有的產業,一個人忙不過來,今天你辛苦一下,幫我找幾個內行人和律師會計什么的,過去處理一下。”

    瞬間睡意全無,鄭世豪這個名字雖然沒特別大的名氣,但在安北來說還是有點知名度的,再者說他和高二爺有關系,高安夏自然知道。

    “怎么回事?你昨晚去哪了?”

    下意識的覺得出事了,高安夏穿著睡衣跳下了床,光腳站到了唐風面前。

    “最近幾天老城這邊的事都是他搞的,我斷了他的雙腿,讓他離開安北,產業我收了。”

    高安夏錚錚的看著面前的唐風,斷了人家雙腿,卻能如此平靜的說出來,這個人,到底是有多冷血?

    “鄭世豪……是我二叔的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