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六十二章 收購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六十二章 收購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我知道。”

    將毛巾扔在一邊,唐風收拾著頭發說道。

    高安夏一瞬間不知道該說什么,唐風的態度淡漠到讓她都覺得有些無法接受,他二叔那樣一個讓別人聞之膽寒的人,在他那里真的就不值一提嗎?

    也不避嫌,高安夏一邊換著衣服,一邊憂心說道,“我沒別的意思,就是覺得,鄭世豪是我二叔的人,你現在這么對待他的手下,我怕他會不高興。”

    他會不高興?

    他高不高興跟我唐風有什么關系?

    心中這般想著,唐風轉過頭,用平靜的眼神看著一邊有些出神的高安夏。

    “我做事,為什么要顧忌他是否高興?”

    一時間被噎的啞口無言,她也不知道該怎么往下說了,吐了口氣,一擺手,“好吧,我等下去找人,我有幾個同學懂這方面的事,我去找他們幫忙。”

    “記得給人家報酬,別讓人家白幫忙。”

    叮囑了一句,高安夏點了點頭,而另外一邊,鄭世豪和子彈連夜被送往了安北市醫院,王志高是早上接到這個消息,然后便立馬趕到了醫院。

    手術很成功,腿沒保住,人倒是沒什么生命危險。

    鄭世豪臉色發灰,毫無一絲血色。

    進了病房的第一眼,王志高便看到了躺在病床上前一晚還和自己暢快喝酒的鄭世豪,此時的他,活像一個死人。

    “世豪,這……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疾走幾步到了床前,看到鄭世豪被紗布裹住的雙膝,一股寒流自心中升起。

    身邊照顧的護士看到有人進來,然后自覺退了出去。

    鄭世豪虛弱的扭過頭看了一眼,那眼珠血紅血紅,眼皮浮腫,毫無一絲活氣。

    他只是看了一眼,并未開口。

    王志高瞬間感覺到了一絲不詳,難道鄭世豪的雙腿真的被斷了?一夜之間,如此劇變,讓他這個一把手都感覺到頭皮發麻。

    “世豪,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說句話,誰把你打成這個樣子的?”

    “是不是唐風那小子,他敢這么張狂出手,我現在就立馬派人抓他!”

    冷笑了一聲,鄭世豪用憎惡的眼神瞥了一眼,“王志高,你要是有按個本事,我鄭世豪也不至于落到今天這般下場,老城拆遷這點事你就被人家牽著鼻子走,說大話有用嗎?”

    “我的腿是我自己打斷的,可是是唐風逼得,你去啊,你現在就去派人抓他啊!”

    語氣之中帶著濃濃的嘲諷和看不起,鄭世豪此時心中恨透了這些衙門里的人,平時人模狗樣的像是個人,遇到事只貓在后面等別人上,拿這次來說,拆遷的事他不能采取強制措施,其他下流的法子他也不敢用,只能是自己出手。

    臟活累活得罪人的活全讓自己干了,最后得好處的卻是他,要不是他無能,自己何至于被唐風壓的死死的?

    雖然這事兒大部分原因在自己,要不是他自己想報仇,想逞一時之快,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但畢竟雙腿廢了,他心里不可能不計較。

    聽到這口氣不善,王志高心中也有些不悅,“世豪,這話是什么意思?我這可是好心啊,我看到你這樣,心里也難受不是?”

    “再者說了,害你的人是唐風,又不是我王志高,你腿廢了心里難受我理解,但是你這怨氣也不能往我這兒撒不是?”

    牙齒咬得“咯吱”作響,鄭世豪滿含仇怨的看著一邊站著的王志高。

    “姓王的,你他媽眼瞎了是不是?我他媽后半輩子站不起來了你知不知道?我這都是為了誰你心里沒數嗎?要不是你軟弱無能搞不定,三番五次的來求我出手,我至于得罪唐風嗎?現在你話倒說的清楚,你他媽還是個人嗎!”

    身為市一把手,王志高什么時候受過這樣的羞辱謾罵,而且你還只不過是個混子而已,當自己是什么了?

    兇光一閃,王志高背著手在病房里走了起來,冷冷笑著,“鄭世豪,你以為你是誰?在我眼里你只不過是一條狗而已,你還真把自己當成個人物了是不是?我今天還就告訴你,我之所以讓你出手還就是為了對付唐風,你只不過就是我的一顆棋子而已,懂嗎?在我面前耀武揚威的,你他媽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

    “呵呵,你腿斷了跟我有什么關系,我來看你已經算看得起你了,別他嗎的給臉不要臉!”

    說完,“呼”的轉身,摔門而去,病床上躺著的鄭世豪臉漲的通紅,拳頭緊緊捏在一起,指甲扎進了肉里,鮮血染紅了手邊的床單……

    “姓王的,我跟你沒完……”

    ……

    出了醫院,王志高心情很糟糕,如今沒了鄭世豪的協助,接下來該怎么辦?自己的人可不能公然拋頭露面去采取強硬措施,那無異于自取滅亡。

    靠在車座上,他閉上雙眼,愁悶讓他情緒跌到了谷底,鄭世豪那雙斷腿不斷在他腦海之中浮現,他甚至也開始有些恐懼,會不會有一天惹急了唐風,他也會同樣的對自己?

    溫暖的陽光射進車窗,有些瞇眼,他睜開眼,車子已經行駛在市區大道上,他快速否定了自己的猜想。

    他斷定唐風不敢拿他怎么樣,好歹自己身居高位,是衙門里的人,和鄭世豪這種地痞流氓可不一樣。

    ……

    三人都洗漱收拾完畢,唐風回老城,之前準備帶王璞玉回老城幫自己辦些事的,但看那姑娘聽機靈,最后便又指派給了高安夏,讓跟著幫點忙。

    偷東西畢竟不是個長久的法子,看她不像個壞透的女孩,人的眼睛不會騙人,唐風有意收留她。

    但王璞玉這兩天一直跟在唐風身邊,也有著自己的想法,心中要救小眼哥的其實已經沒有那么迫切了。

    出了酒店,唐風上車,直接去了老城,之前鄭世豪讓人弄得爛攤子還沒收拾,現在這個禍害除掉了,應該是沒人會再繼續這樣齷齪的勾當了,將之前的爛攤子處理好,應當能消停一段時間。

    車子開出地下停車場,上午微風吹進車內,唐風思緒回到鄭世豪這件事上,剛才看到高安夏那緊張的模樣,也讓他有些意外。

    高二爺,真的那么霸道?

    嘴角揚起,搖了搖頭,混子成了精,也敢稱自己為爺了,自己活了三百多年,算起輩分來,高光輝連叫自己爺爺的資格都不夠!

    如今事已至此,懊悔是不可能的,之前重生回來不久遇到這個鄭世豪,他心中其實不想真的把這些人怎么樣,但是事情的發展越來越離譜,人心不足蛇吞象,他們觸碰到了唐風的底線,如此一來,不出手好像都有些說不過去了。

    回到老城,聯系好人員后,壞了的管道和堵住的下水道被重新修好疏通,被砸掉的供電箱也重新修好,一時間老城似乎又恢復了往日的寧靜。

    市場經濟飛速發展的今天,老城似乎成了這繁華都市中最后的安靜之地。

    婉拒了街坊鄰居請吃飯的邀請,唐風給老爸打了招呼,便開車找高安夏去了。

    ……

    鄭世豪雙腿已斷,自然不能親自簽署公司的轉讓合同,好在這種鬼精的人,所有公司的法人都不是自己,而是找的替死鬼,這種現象在國內其實很常見,萬一企業在經營過程中出現違法亂紀的事,他鄭世豪便可以全身而退不用承擔相應的責任。

    雙方的代理律師等相關的人員被高安夏約到了一家高檔咖啡廳,唐風到的時候,所有的資料基本已經都準備好。

    咖啡廳很安靜,進了門在服務生的引導下,唐風找到了高安夏等人。

    落座,開口詢問,“進行的怎么樣了?”

    “一切順利,所有的資料已經準備好,這是我律師朋友,這個是學會計的,兩個都是我高中同學,讓他們給你說說吧,這種事,我不是很專業。”

    律師是個女的,會計是個男的,兩人年紀都不大,看到買主是個這么年輕的人,都有些意外。

    “你好唐先生,是這樣,鄭世豪手下實際控制著一家KTV,一家地產公司和一家進出口貿易公司,這三家公司獨立法人都是這位呂先生,他現在在場的話我們等會便可以直接簽署公司轉讓合同,我查了一下這三家公司的履歷,發現基本沒有什么太大的問題。”

    點了點頭,高安夏替唐風要了杯果汁。

    “行,沒問題就可以,那這位呂先生,我做事喜歡爽快,鄭世豪準備要多少錢?”

    這個呂先生一看就是個性格軟弱的人,看到唐風那居高臨下的其實,說話的聲音都有些顫顫巍巍。

    “鄭總的意思是……三個億……”

    說完,眼神有些飄忽不定,不敢直面唐風。

    扭過頭看了一眼那個男會計,那人會意,只給唐風升了兩根手指頭。

    意思很明白,這三家公司滿打滿算,就值兩億。

    “我給他兩億五千萬,回去轉告他,兩億是公司值那么多,五千萬,是我多給他的,讓他回去好自為之。”

    呂先生大喜過望,眉頭舒展笑了起來,其實三家公司兩個億已經算是高價了,多出五千萬,他回去交差就好辦多了。

    千恩萬謝的簽了合同,忙活一下午,終于辦完了所有的手續。

    安北大佬鄭世豪的所有企業,全到了唐風名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