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六十三章 暫時的寧靜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六十三章 暫時的寧靜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傍晚時分,唐風帶著高安夏和王璞玉,先到了安北皇家一號娛樂會所。

    三人下了車,唐風站在會所門口,整個會所從外面就能讓人感受到豪奢恢弘的感覺,他不禁想起前世,那個時候的唐風幾乎如同喪家之犬,在林家沒有一點地位不說,在外面更是被人看不起,幾次借款做生意都因為王磊的攪合泡湯,最后無一例外全部失敗。

    轉眼之間,三百年過去,自己又站在曾經的時間節點上,境遇卻如天壤之別。

    “想什么呢?”

    看到唐風站在會所門口仰著頭發呆,高安夏過來問了一句。

    “沒事,咱們進去吧。”

    由于轉讓的緣故,今天會所并沒有正式對外營業,進了熟悉的大廳,站著一堆人,全是身穿制服的員工。

    唐風這次進來,身份便已經不同,這些人看著自己的新老板,心境和態度各不相同。

    環視了一圈,發現大概有五十個人左右,女的居多,但大多數都是濃妝艷抹的貨色,唐風并不喜歡。連多看一眼的興趣都沒有。

    找到靠墻邊的沙發坐下,深吸了口氣,唐風開口說道。

    “各位,從今天起,皇家一號會所就是我唐風的了,我這人說話直,性子也直,你們都在,我也就直說了。”

    “原意在我這兒繼續干的,留下,不愿意在這兒繼續干的,我讓財務給你們結三個月的工資,你們走,要走的現在就到我這兒來打招呼,我絕不為難。”

    話一出口,底下站著的一眾員工都低聲議論起來。

    “這里的人可都是鄭世豪的之前的,很多年了,其余咱們不說,高管和財務人事這些管理人員你應該換一下吧?要不然的話,我看挺危險。”

    高安夏在一旁善意的提醒,但唐風只是微微一笑,沒有說話。

    一分鐘時間過去,并沒有人站出來說要走,這個結果倒和唐風料想的沒有太大出入。

    “好,既然大家都打算留下,那行,我先謝過諸位,咱們既然換老板了,這制度我也換一下,每位員工的工資在之前的基礎上,再增加百分之20,沒別的意思,只要你們都給我好好干,我唐風不會虧待大家!”

    漲工資的話一說出來,像炮彈擊中了目標一樣,先前這些人中大部分可能心中對唐風有些恐懼,但這話說出來直接暖了他們的心。

    大家出來上班為了什么?不就是為了多掙錢嗎?看一個老板對手下的員工怎么樣可不是看這老板話說的好不好聽。而是漲工資不漲,如果不漲只是說的天花亂墜那能代表什么?

    唐風一來就漲工資,著實讓他們心暖了。

    “咱們一切照舊,皇家一號的生意一向不錯,我看在眼里,只要這個月營業額上去,我到時候再給大家發獎金,說到做到!”

    這句話直接讓人群炸了,謝謝唐總的話一浪高過一浪,后面直接聲音齊整的喊了起來,場面很是激動。

    擺了擺手,唐風站了起身,正色開口,“一切照舊,但是我有句話要說在前頭,該碰的你們碰,不該碰的,你們一絲兒也別給我占,你們干這行的,知道我在說什么。”

    “好了,都去做事吧,之前的經理和財務人事們留一下。”

    眾人散去,一個個都喜笑顏開,干起事來都感覺有勁了。

    經理有三個,財務有兩個,人事主管有一個,六人聽話的留了下來。

    “你們幾個過來。”

    招招手,六人并排站在了唐風面前。

    “你們三個是經理吧?”

    經理穿西服,很好辨認,這三個也都是年輕人,只不過此時戰戰兢兢,點頭彎腰應是。

    “好,你們三個還是經理,我不管你們之前和鄭世豪是否是穿一條褲子,這些我不在乎,你們三個既然決定留下來,我保證你們跟著我會比跟著鄭世豪強,但是有句丑話我說在前面。”

    臉色冷了下來,三人手放在小腹處,手心都出汗了。

    “唐總,您說……”

    “跟我做事,就是我的人,我這人最討厭的就是不忠之人,要是你們敢吃我的喝我的給我起二心,我的手段你們是知道的。”

    三人額頭都滲出了細密的汗珠,“唐總,不敢,我們真不敢,您這么器重我們,我們怎么敢有二心。”

    “好,從今天起,你們三人的工資翻倍,下去給我好好干,業績上去了,獎金不會少你們。”

    三人直接楞了幾秒,面面相覷看了一眼,這才反應過來,工資翻倍!

    三人差點沒膝蓋一軟給唐風跪下!

    “謝謝唐總,謝謝唐總,我們下去一定好好干,不辜負您的器重!”

    擺手讓三人去做事,再度擺手讓財務和人事過來。

    “你們兩個財務這幾天辛苦一下,把之前所有的賬目清點一下,還有人事做個員工信息表改天讓我看看,你們和那三個經理一樣,工資翻倍。”

    三人千恩萬謝,本以為換了老板會開了自己,畢竟管錢的和管人的大多數老板都會選擇自己的親信,但沒想到唐風既沒有辭退他們,反而還給他們這么高的薪資待遇,這簡直讓他們感動的無以復加。

    “謝謝唐總!”

    擺手讓幾人散去,唐風重新落座,前臺的接待已經很懂眼色的將水倒好放在了唐風面前。

    “唐風,我還真沒看出來,你對如何管理下屬還挺有一套的啊……”

    高安夏的口氣聽不出來是夸贊還是嘲諷,唐風喝了口水,扭頭看著他。

    “夸我呢還是罵我呢?”

    “夸你,也在罵你。”

    高安夏說的模棱兩可,讓唐風不禁笑了笑,搖搖頭。

    “我知道,你覺得我這樣做有些太草率了,覺得我沒有一點戒備心,這些都是之前鄭世豪的老人,我來應該換人才對,而我呢,不僅沒有換人,還給人家加薪,完全不像是個生意人,對吧?”

    沒有正面回答,高安夏撇撇嘴,正想說什么,包里的手機傳來振動。

    拿出手機一看,她的臉色瞬間變了。

    “我二叔的。”

    唐風沒有絲毫的感覺,喝了口水,“接吧。”

    ……

    此時,江南省會的一棟市區別墅內,高光輝站在落地窗前,面色陰沉。

    “安夏,鄭世豪和唐風那件事,是不是真的?”

    聲音很低沉,高安夏都有些犯怵。

    “二叔,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你直接說,是不是真的就行。”

    話在嘴邊被堵了回去,心里更加的慌亂,一面是自己喜歡的男人,一面是自己二叔,她被夾在中間,很難做人。

    “二叔,是真的,但是這件事不是唐風的……”

    沒說完,高光輝已經掛斷了,聽筒里傳來盲音。

    望著窗外的車流,高光輝眉頭緊緊鎖在一起,如今的態勢,就像是狼群之中的頭狼遭受到了挑戰。

    “二爺,唐風真的斷了鄭世豪的雙腿?”

    身邊一個身穿唐裝的中年男子,謹慎開口問道。

    “嗯。”

    中年男子須發皆白,頷底留著長長的胡須,頗有一副世外高人的既視感。

    “看來,他真的不把您放在眼里啊……”

    高光輝輕嘆了口氣,“年輕人啊,年輕人,看來,安北的天……真的要變了……”

    ……

    處理完皇家一號的事,唐風定了定心神之后,起身到門外,將收購產業的事情打電話給林音說了一聲。

    林音那邊自然沒有什么意見,也沒有對唐風先斬后奏的做法說什么。

    準備回去的時候,周昭的電話打來,說公司辦公場地的裝修已經完成,問他什么時候過去看看。

    天色已經黑了下來,唐風便安頓周昭說明天去看,而后掛了電話。

    ……

    王志高坐在木桌前,臉色有些泛灰,夏青石也已經知道了鄭世豪被斷腿的事,臉色也不怎么好看。

    “夏總,如今項目審批結果早已經下來,但是拆遷工作卻毫無進展,我自知能力有限,這件事對我來說,有些難了……”

    他已經心生退意,這么大的難題解決不了,工程如何動工?

    這還是他上任以來,遇到過的最為棘手的一件事。

    夏青石聽得出王志高話里的意思,端著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帶著不滿的口吻,“王領導這是要知難而退?”

    很是難為的左顧右盼,王志高自知理虧,理不直氣不壯,“夏總,不是我知難而退,但凡是有法子,我可能收手嗎?再者說了,我不想建這個項目嗎?你我各取所需互利共贏嘛,這道理我何嘗不懂?”

    坐直了身子,“那夏某人就不太明白王領導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么藥了……”

    抬眼,用一種沮喪的眼神看著夏青石,“時間,這件事看來急不得了,得從長計議。”

    夏青石冷笑一聲,“王領導,我們是生意人,時間是什么?時間就是金錢,就是利益,之前說定的十五天拆遷期我不會松口,即便是我松口,我同意,青石創投其他的董事也不會同意,這是生意,不是惠民工程……”

    閉上眼睛深吸了口氣,不過一天之間,王志高似乎蒼老了幾歲一樣,臉上的皺紋都多了幾道。

    “夏總,我也希望你理解我的難處,短時間內,我確實是沒有辦法搞定拆遷這件事。”

    帶著一種近乎乞求的語氣,王志高壓低聲音說道。

    嘴角撇了撇,閃過一絲神秘的笑,夏青石抬手讓王志高湊近一些,低聲在他耳邊低聲耳語了幾句……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