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六十四章 明皇地產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六十四章 明皇地產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夏青石一邊說著,王志高臉上表情逐漸的變了,等到說完,他頓了頓,整理了一下思緒,用略帶疑慮的聲音問道,“夏總,這么做,真的可以?”

    撇嘴沒看王志高,夏青石自信傲慢喃喃道,“領導,人性這種東西,用的好了,真的可以殺人誅心吶……”

    柔和的燈光自頭頂灑落,王志高若有所思的重重點點頭。

    雙方博弈到此時,夏青石也已經有些劍走偏鋒,之前準備是用極低的價格獲得安北老城幾條街道的土地,接著會展中心建成,青石創投作為一家初創型的投資公司,不僅僅能夠得到大量的投資回報,更多是企業名氣上的增長。

    但如今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最后是否可以低價購入在他心里已經不重要了,之前不愿拿出那么多拆遷款那是因為他想壓低成本,實則青石創投的資金池內,隨意拿個幾千萬還是極其容易的一件事,拒絕王志高幾次加價時說的借口真的只是借口而已,要拿,他夏青石簽個字,拆遷款便立馬到那些拆遷戶手中。

    ……

    兩人的談話十分的開心,王志高在聽到夏青石的計劃,心里其實已經安穩下來,有句話說得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

    城市之中黑夜與白晝銜接在一起,似乎并沒有嚴格的分界線。

    第二天一早,唐風趕到了老城,只不過不是為了拆遷的事,而是接周昭。

    看到周昭第一眼,唐風皺了皺眉,“你最近干什么了?瘦了這么多?”

    周昭的眼眶深陷,人整個瘦了一圈,不過精神頭兒看起來倒很足,笑著坐到了副駕駛位置上。

    “沒事,人家都是花錢減肥,我這就算是既掙錢又減肥了,一舉兩得。”

    知道周昭大概是為了給自己公司裝修的事操勞的,畢竟那時候自己是想讓他多賺一點,也沒考慮那么多。

    “這些天累壞了吧,等會看完,下午晚上我請兄弟們吃飯。”

    周昭手底下有好幾個干活的,都是老城出身,也算是老鄉,一起喝周昭經營著那家小物流公司,之前去的時候唐風見過。

    周昭為人大大咧咧,無所謂的擺手一笑,“好,這幾天確實沒怎么好好吃飯,對了風哥,這是這些天裝修花費的流水,你看一下,哪里有問題直接說。”

    開著車的唐風一把將賬本推過去,“你我兄弟之間,我還不相信你?”

    “該多少你說個數,我等會路過銀行直接給你轉過去,忙活幾天了,也該見錢了。”

    有些不好意思的接過賬本,周昭撓撓頭,“風哥你客氣了。”

    到了市區寫字樓,唐風將車停好,和周昭一起到了之前組好的辦公區。

    此時的辦公區已然大變樣,所有的東西都已經買好擺好,包括電腦,椅子等等辦公用品,甚至連前臺的筆都準備的齊齊整整。

    整個裝修風格屬于簡約風,以淡灰色為主色調,很對唐風好惡。

    “好,我非常滿意,昭,你辛苦了。”

    “風哥,你這話怎么說的,大家都是兄弟,再說客氣的話,我不開心了啊。”

    一把摟住周昭的脖子,“好,好,不客氣了,咱下樓去,我把賬目給你結清,你這幾天也累壞了,回去給兄弟們問個好,把工錢付了,晚上請你們吃飯。”

    下樓,到銀行將賬目給周昭結清,唐風讓周昭先回去了,而后驅車趕往下一個公司——明皇地產。

    明皇地產是之前鄭世豪在安北的一家地產公司,規模并不是很大,不過這倒并不怪鄭世豪沒能力,他進軍地產行業時間不長,沒有抓住飛速發展的黃金期,公司能有過億的市值已經算不錯了。

    公司的辦公區距離自己安保公司的寫字嘍并不遠,不大一會兒,唐風已然到了。

    在唐風出現之前,明皇地產內部已經鬧得是人心惶惶,誰能想到好好端端的公司競在一夜之間轉手?做員工的真是一點消息都沒得到,第二天來上班,老板就已經不是之前的人了。

    車子停在天安大廈前,唐風下了車,明皇地產總部就在這里,因為這棟大廈就是他們的。

    看了一眼,心中又有些惆悵,但更多的是難以抑制的情緒泛濫,深吸了口氣,唐風邁步進了明皇地產總部。

    二樓整個一層都是明皇地產,在電梯間等了一會兒,因為樓層很高的緣故,幾分鐘還沒等到,想到只是二樓,唐風便決定走樓梯。

    樓梯間在大樓側面,拉開門,臺階上落滿灰塵,看來似乎平時很少有人走。

    轉過一個拐,狹窄低矮的樓梯通道內似乎傳來細細碎碎的響聲,其中還夾雜著人的聲音。

    有男有女,似乎在做什么,有拉拉扯扯的響動,人的呼吸聲很重。

    唐風眉頭微皺,腳下不禁加快速度,接著上到了二樓中間位置的樓梯拐彎平臺處時,眼前一幕讓唐風愣住了。

    一個矮胖油膩的男子,此時正將一個比他自己還要高一頭的漂亮姑娘按在墻上,正欲做什么。

    “小美,小美你聽我說,你只要從我,以后我不會虧待你,現在公司老板換了,你以后無依無靠的,怎么辦?”

    “從了我,只要你從了我,我給你買大房子住……”

    油膩的矮胖男子不斷想動手摸面前的瘦高美女,但美女張慌失措,用手捂住了自己身體,阻擋著讓自己不被吃豆腐。

    她眼淚在眼眶中打轉,眼神中露出了絕望。

    直到一瞬間,她一抬頭,看到了站在自己對面的唐風,眼神便直勾勾的望著他,那幾乎哀求般的目光讓唐風心生憐憫。

    矮胖男子身體素質應該不怎么好,接連的推搡讓他喘著粗氣,一瞬間看到眼前小美的眼神有些直的看著自己身后,下意識的停止了手上的動作,扭頭往后看去。

    一張大臉,丑陋而油膩,發際線嚴重后移,看年紀有四十左右。

    傲慢的一歪鼻子,矮胖男子帶著極重的鼻音傲慢無禮的嚷道,“去去去,瞎了眼了是不是,情侶之間談個戀愛調個情,有什么好看的!”

    唐風沒接話,站在原地,而被強按在墻上的瘦高姑娘帶著哭腔趕緊說道,“不是,我們不是情侶……”

    眼見被自己按在墻上的姑娘敢這么說話,矮胖男子臉上的肥肉抖了抖,惡狠狠地指著姑娘喝道,“樂美,再他媽胡說我讓你立馬從公司滾蛋你信不信!”

    姑娘眼中閃過一絲懼意,護著胸口的手不禁往下放了放,一絲清淚,但不時瞥向唐風的眼神無疑是在訴說著什么。

    唐風站在原地沒動,矮胖男子剛想伸手抓姑娘胸口,一愣,感覺到肩膀被人輕拍了一下。

    怒不可遏的扭頭,矮胖男子臉上的肉似乎有了生命一般的抖動了兩下,被肥肉擠的只剩一條縫兒的眼睛之中閃出厭惡的光。

    “我說哥們兒,你他媽是不是真的眼瞎?我說了談戀愛調情呢你聾了是不是?趕緊滾!”

    靠在墻上的姑娘兩行淚痕清晰可見,她看了看唐風,又看了看眼前令人望而生厭的矮胖男子,咬著牙沖唐風搖了搖頭,示意讓他走。

    本來不想管閑事,這姑娘這么一表示,唐風反而不準備走了。

    “你在罵我嗎?”

    微笑開口,唐風似乎并沒有被矮胖男子的惡劣語氣影響到自己情緒,風輕云淡的問了一句。

    矮胖男子感覺到有些不爽,在天安大廈里,恐怕還沒人敢跟自己這么說話。

    短粗如同藕節的胳膊抬起,手指著唐風,“老子罵的就是你,怎么著?你要是識相的話,現在趕緊給老子滾,不然的話,哼哼……”

    矮胖男子叫黃大奎,是明皇地產的副總,在這片區域,恐怕還沒人不認識他。

    此人的出言不遜讓唐風感到了一絲厭惡,“死胖子,我也告訴你一句,你現在要是趕緊滾下樓去,我就放你一馬,不然的話,我保證你會后悔。”

    瘦高美女此時淚水直流,感動著看著說狠話的唐風直搖頭。

    “先生,你走吧,我沒事……”

    心中知道這姑娘大概是這矮胖男子的下屬,這種公司內部領導調戲女下屬的事情本就見怪不怪多的是,她估計也是礙于這矮胖男子的權勢,怕因為唐風得罪了他而受到報復,畢竟這個黃大奎是明皇的副總,整個天安大廈中大多數公司的老總跟他關系都不錯,得罪他,估計不管你在天安大廈哪家公司上班黃大奎都能給你穿小鞋,給你找麻煩。

    “哥們兒,聽到沒有?我們沒事,趕緊滾!”

    矮胖男子得意的一昂頭,像趕蒼蠅一樣驅趕唐風,眼中好色的目光四射。

    “滾!”,一字出口唐風抬腳,不偏不倚踹到了黃大奎的小腹處,直接將滿身肥肉如同肥豬一樣的他踹的瞬間撞在了身后的墻壁上,而后一反彈,正面朝下砸到了水泥樓梯地上!

    “騰!”

    一身肥肉和地面接觸的響聲傳來,黃大奎感覺自己五臟六腑都移了位,鼻子和地面來了個親密接觸,鼻血直流。

    沒再打理他,唐風拍了拍瘦高姑娘的肩,“沒事了,走吧。”

    姑娘聞言從驚慌的狀態中反應過來,連忙上前一把抓住唐風的胳膊,“先生對不起,謝謝你就我,但是你得趕緊走,黃大奎不會放過你的,真的對不起讓你惹上麻煩,你趕緊走,這是我的名片,明天你聯系我,我當面感謝你……”

    姑娘驚慌失措,心知已經闖下大禍,只想讓唐風趕緊離開。

    無所謂的拿起名片看了一眼,發現這姑娘居然是明皇地產的一名銷售經理。

    “我為什么要走?”

    心中萬分著急,姑娘眼淚都快出來了,壓低聲音乞求似的說,“他是明皇的副總,人脈很廣,被他查到你是誰,工作沒了都是小事,你趕緊走!”

    唐風冷笑一聲,看著從地上艱難爬起的黃大奎,寒聲說道,“那就看他有沒有收拾我的本事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