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六十六章 懲治惡奴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六十六章 懲治惡奴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一石激起千層浪,呂先生的這話一出口,整個偌大的辦公區空氣似乎都在一瞬間凝固了一般,所有人目光剎那之間聚焦在了面前這個貌不驚人的年輕人身上。

    新老板?這么年輕?

    眾人之前雖然知道了公司已經轉讓的消息,但是沒人知道究竟是為什么?接手公司的人是誰?明皇地產體量不大但好歹資產過億,一般人哪里有這手筆能夠一口吃掉?

    在大家的想像中,新老板應當是個中年人似乎才更合常理,年輕人誰能有這樣的魄力和實力?

    “呂先生,真巧,沒想到在這兒遇到你。”

    唐風當做沒事一樣,上前和之前的公司法人呂先生握了握手,而一旁的黃大奎,嘴巴張的跟什么一樣,久久沒閉上。

    他有些難以置信,這叫什么事?他要真的是新老板,那不是惹了大禍了?

    使勁咽了口唾沫,黃大奎手開始發抖,趕緊貼到呂先生身側,壓低聲音怯生生問道,“老呂,這時候咱可別開這種玩笑……”

    呂先生厭惡的瞪了一眼黃大奎,冷哼一聲,“黃副總,都什么時候了,誰還有心思跟你開玩笑,唐先生和我一起簽的合同,唐風唐先生,難道我眼瞎了不成?”

    黃大奎心“砰”的一聲,似乎都要痙攣了一樣,全身的血液直沖大腦,眼前都有些發黑。

    眼看自己的真實身份已經被呂先生說的很明白了,唐風也就不再藏著掖著,走到辦公區中間空地上,干咳了一聲。

    “諸位,我叫唐風,明皇地產已經被我買下,從今天起,明皇地產不再姓鄭,改姓唐了。”

    說完,底下一眾員工竊竊私語說個不停,新老板的年紀成了最讓人震驚的一點,女員工本來就多,她們哪里敢想,新老板居然會這么年輕,甚至老員工們都有些羞愧,自己和人家一樣大的年紀,別人都成了自己老板了。

    場面安靜了幾秒之后,爆發了熱烈的掌聲!

    所有員工自發的站了起來,鼓起了掌,離唐風進的女員工已經開始說“唐總好”的禮貌用語了,還著實讓唐風有些不適應。

    公布了消息,唐風低頭看了看地板,緩緩走到了一旁的楞住了的黃大奎身邊,看了一眼,自顧自走到會客區的沙發上坐下。

    “黃副總,沒看出來你這么大年紀了,色心不死啊……”

    這時黃大奎的心中如有萬只螞蟻在撕咬一般,難受的不得了,這得罪誰不好,偏偏得罪這種身份的人。

    混跡商界多年,能一口氣買下三個公司的人,會是個軟人嗎?自己這能量得罪了這種身份的人,那不是直接作死嗎?

    氣勢瞬間沒了,黃大奎小心謹慎的走到唐風身前,彎腰鞠躬,拿眼又看了看唐風身邊坐著的樂美。

    “唐總,誤會,真是誤會,您息怒……”

    扭過頭看了一眼有些發呆的樂美,“樂美是吧?話說他這么針對你,你能原諒他嗎?”

    一旁本來揉著腳踝的樂美聽到唐風的聲音立馬坐下,她心里也在震驚著,今天這是怎么了,新老板脾氣就這么好?

    既然新老板都說了,樂美一咬牙,“呵呵!黃大奎,誤會?這話也虧你說的出口!”

    眼看人家不接受自己的道歉,黃大奎心亂如麻,臉上帶著比哭都難看的哭喪表情。。

    “唐總。真是誤會,您相信我,我真是不知道您就是新來的唐總,這不才……”

    厭惡的瞪了這人一眼,唐風一擺手,“黃副總,你這話說的可以啊,一絲就是我要不是新來的老總,你就可以隨便欺負我的員工,糟蹋公司里的姑娘?”

    “你他媽以為你是誰?”

    “天王老子?”

    唐風突然之間站了起來,聲音加大了分貝,那一張冷峻的臉嚇得黃大奎畏畏縮縮的,使勁低著頭,連大氣都不敢出。

    “你這種公司的敗類,造糞機器,還真拿自己當回事了?”

    “我現在正式宣布,黃大奎,你被明皇地產開除了,收拾你的東西,五分鐘內從我的視線里消失。”

    黃大奎臉瞬間白了,要開除自己!

    那以后自己可怎么活?當初自己能進明皇地產那可是鄭世豪親自安排的,若真的被開除了,自己日后怎么辦?

    哆哆嗦嗦往前走了兩步,用乞求的眼神看著唐風,“唐總,別,別啊,我錯了,我這次真的錯了,您饒我一次,就放我這一馬,就這一次……”

    起身為自己又重新倒了杯咖啡,唐風重新坐下,淡淡的品了口,“你還有四分鐘時間。”

    樂美心中此時五味陳雜,在此之前還替他擔心,現在突然知道了他的真實身份,內心的感受很難說的清,眼前這個男人,著實有些魅力。

    使勁咽了口唾沫,黃大奎面色鐵青,突然一下子撲倒在了揉著腳踝的樂美面前,聲淚俱下的哭訴道,“小美,小美你替我跟唐總說幾句好話,算我求你了,我不能失去這份工作,我真的就是喜歡你而已,你幫幫我……”

    樂美厭惡的轉過身,“你自己跟唐總說!”

    黃大奎一挪地方,涕泗橫流的望著唐風,“唐總,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求你饒了我這一次好嗎?”

    而黃大奎在這里哭訴求著唐風原諒,辦公區的一眾員工們雖然嘴上沒說話,但心里無一不在盼望唐風將這個黃大奎清理出公司。

    平日這人仗著自己和鄭世豪的親戚關系,在公司里為非作歹,作威作福,自從他來公司,已經有不少長得好看的銷售經理辭職,那些人可都是公司的中堅力量,以致于明皇地產到現在發展都一般,這其中自然都少不了他黃大奎的“功勞”。

    “你還有三分鐘,到時間你要還不走,黃大奎,我保證會用把你像清理垃圾一樣清理出去,你信不信?”

    一愣,黃大奎終于明白今天這是栽了,剛才在樓梯間那一腳到現在都還沒緩過來,這人哪里像是個做生意的,簡直都是打架出身的。

    渾身無力的從地上爬起,黃大奎剛剛的神氣已然蕩然無存,灰溜溜的到自己辦公室將東西收拾了,抱著箱子出來,最后看了一眼公司逃也似的進了電梯。

    解決完這個黃大奎,唐風扭頭看了看樂美的腳踝,“好點了沒有?”

    樂美點了點頭,“沒事,就是扭了腳而已,唐總費心了……”

    身份的巨大轉變讓她一時間都有些不好意思看唐風,如果是個素不相識的人剛才救了自己,當著公司所有人的面抱著自己進來,其實可能都沒什么,但是現在不一樣,他是老板,以后相處的時間還多,剛才那么抱著自己進來,自己可能覺得沒什么,但是有些話多的同事估計又得說自己會巴結人,新老板一來自己就主動貼上去了。

    “嗯,那行,等會下班回家休息吧,傷好了再來。”

    說完唐風扭頭再次走到了辦公區,“等下我們召開個簡短的會議,也算是大家見個面認識下,管理層先來小會議室。”

    說完,正準備進會議室,余光瞥到了剛才黃大奎找的,準備打自己的幾個膀大腰圓的男保安。

    那幾個人察覺到唐風的目光在看自己,趕緊點頭哈腰的強笑,剛才他們可是差點動了手了的,這不追究恐怕都有些說不過去。

    稍微思索了一下,唐風擺手說道,“你們幾個先回去,之前的事我們既往不咎,等我通知,過些天到我新開的安保公司去上班,這里是做地產的,以后不養打手。”

    這些人心里已經做好了被開除的準備,但當聽到唐風說出這話,一個個面面相覷,簡直不可思議!

    身后跟著的經理主管們也都很難相信,這些人差點都打了唐總了,唐總居然毫不在意。

    胸襟!

    這才是胸襟!

    心中不由得對唐風的印象又好了幾分。

    那幾個名為保安實為打手的男子眼見唐風說完折身進了會議室,也不顧他是否能聽到,一個個沖著會議室鞠躬說謝謝。

    ……

    在會議室簡單的和明皇地產的管理層打了個照面,唐風順帶大致看了一眼明皇最近幾年的財務報表,發現明皇這兩年的財務狀況實際上不是特別好,只能說做到了收支相抵,沒有虧損。

    但是自己買下這公司,自然不是玩的,既然決定踏入商界,他就要做好,且做到最好!

    由于剛剛接手,需要做的事情太多,而這些管理層的人自己并不熟,雖說他們大都對唐風恭敬有加,但越是他們越恭敬,就越能證明他們和自己關系的疏遠。

    大致布置了一些近期的工作,唐風便散了會,短期內公司的運作要一切正常的話自然不能辭掉太多人,但看到這些管理層和自己之前的隔閡跟距離,唐風心中知道想要讓公司真正屬于自己,關鍵位置上還是得安插自己的人,沒有幾個心腹的話,以后行事會困難很多。

    公司最重要的一個位置就是財務,管錢的事無論如何都得自己人來,散會之后唐風坐在椅子上想了半天,總算是想到了一個合適的人選——白雅。

    也就是安北師范外邊開藍楓酒吧的那個姑娘,想到了她,唐風隨即起身準備到安北師院去,想來自己也已經有很長時間沒去了,秦月這個小姑娘中間給自己打了很多電話,但都因為忙的緣故沒有接,這么久了,也該回去看看了。

    而唐風這邊忙著公司的事,另外一邊,夏青石和王志高,也已經開始了他們的行動……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