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六十七章 雜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六十七章 雜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看著唐風離去的背影,樂美的心卻再也無法平靜下來。

    拿自己的閱歷來說,她做了好幾年的銷售,見過形形色色的人,接觸到的老板富商不計其數,雖不能說見一面便知道這人的喜樂好惡,但也不至于絲毫看不透,畢竟做銷售這一行的,要是沒這點能耐,也就別打算吃這碗飯了。

    而今天唐風的出現,著實讓她思緒紊亂,心境久久難以平復,深不可測,這是樂美對唐風唯一的判斷。

    但神秘感歸神秘感,讓她最不能平靜對待的,是新來的老板居然抱著她進了公司,心中雖然有些擔心引起某些人的猜忌和惡意中傷,可心里就是對唐風恨不起來,要知道,她樂美要能力有能力,要要顏值有顏值,是多少人的夢中情人。

    坐在沙發上,思緒早已經不知道飄到了哪里,以致于前臺的好姐妹叫了她三聲,這才反應過來。

    “呦,小美,陷入唐總的溫柔鄉了吧?這可真是誰家少女不懷春啊,哈哈……”

    銀鈴般的笑聲讓樂美一時間又臉紅了起來,佯裝嗔怪道,“胡說什么呢,你才看上他了……”

    明皇的前臺接待叫李玉,作為公司的第一道門面,那姿色自然也不會差到哪兒去,和樂美站在一起,各有各的風韻。

    “行了吧小美,你呀就別嘴硬了,年紀可不小了,要是老板單身,這可是個機會哦……”

    說完,踩著高跟鞋在樂美的視線中扭著豐臀回自己崗位去了。

    唐風出了公司之后直接開車往安北師范去了,路上本來給秦月和白雅打電話說一聲的,想了想還是算了,到了再打也不遲。

    很快,唐風直接將車開到了師院外面的美食街上,停在了藍楓酒吧不遠處,下了車之后步行到了酒吧門口。

    之前自己給白雅買的那輛馬自達停在門口,看了一眼酒吧里面,可能是下午的緣故,只有零零散散幾個學生模樣的顧客。

    推開門進去,秦月小姑娘坐在吧臺里面,午后的陽光很是溫暖,她趴在臺上打著盹。

    走上前,唐風憋著嗓子正色說了句,“美女,一杯雞尾酒。”

    秦月聞言“呼”的一聲醒了過來,邊揉眼睛邊轉過身拿酒,“好的你稍等……”

    動作進行到一半,她似乎覺得哪里不對,重新把身子轉了過來,吧臺外面站著唐風。

    “風哥哥!”

    欣喜若狂,眼中似乎閃著驚喜的光芒一樣,秦月整個人都跳了一下,但隨即臉拉了下來,把身子轉了過去,不再搭理唐風。

    知道這小姑娘就這脾氣,唐風隨即一笑,轉過身進了吧臺里面,彎腰看秦月。

    “我才不要理你!”

    秦月一噘嘴,再次轉過了身,手捏在一起,樣轉出一副很生氣的模樣。

    嘿嘿一笑,“怎么?真生我氣了?”

    在唐風的眼里她就是個小妹妹,耍點小性子自然沒什么。

    “沒有!”

    “沒有?那就好,不生氣我就真走了啊?”

    說完轉身就要假裝走,秦月一下子抬起了頭,嘟著嘴氣呼呼的,“好啊,走唄,以后也別來了,反正你忙……”

    被這小姑娘逗的開心的不行,唐風隨即轉身輕輕扶住小姑娘柔弱的肩,細聲道,“好了,前段時間不是在忙嗎?你看我這一閑下來不就找你們來了?別生氣了啊。”

    秦月本來也不是真正的生氣,臉終于繃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抬頭看了一眼唐風。

    “那你等著,我給你拿喝的。”

    也沒拒絕,唐風自顧自坐到了靠窗的位置,不大一會兒秦月拿了一杯果汁放到了他面前,人也跟著坐到了對面。

    “我給你打了好幾次電話,你也沒接,我還以為你去哪了……”

    秦月一番嗔怪,不過也都是隨口的一說,并沒有真正的生氣,兩人說著話,不多時之后酒吧門被人推開,唐風背對著門沒有看到來人,秦月下意識的抬起頭一看,站了起身喊了句,“白雅姐姐,你回來了。”

    唐風起身,看到白雅拎著一包東西走了進來。

    “嗯,我順帶買了些你愛吃的零食,快來看看……”

    兩人心情似乎都不錯,秦月趕緊上前接住了白雅,唐風起身,白雅愣了一下,臉上表情一言難盡,過了幾秒才從嘴里說出一句,“風哥,你來了。”

    “嗯,來了,最近還好吧?”

    和白雅的相識很是巧合,她在唐風的心里和秦月等人不同,這個姑娘年紀不大但是老練沉穩,有想法更有干勁,在上學期間沒有家里的支持就能開一家屬于自己的酒吧,著實不易。

    但最為讓唐風不忘的還是當初自己被林音的態度所傷,在酒吧里一個人獨飲,白雅見他情緒不對,上前給他說的那句,“世上愛而不得的人那么多,你又有什么好難過的呢?”這句話當時讓他感觸極深。

    后來一系列的事又讓兩人熟悉了起來,心中對這個姑娘的印象一直不錯。

    “挺好的,風哥你好多天沒來過了,是在忙嗎?”

    兩姑娘一前一后坐在了唐風對面,閑聊了幾句,唐風還沒開口提讓白雅去給自己公司做財務的事,她倒先從自己包里拿出了張銀行卡,放到了唐風面前。

    微微一皺眉,唐風不解問道,“白雅,你這是什么意思?”

    白雅正色開口,“風哥,這酒吧都是你開的,這是最近一段時間的營業收入,除去成本,一共兩萬多,都在卡里。”

    瞬間明白了過來,唐風一擺手,“這些錢你拿著,這酒吧都是你和秦月在打理,就算是你兩個的工資了,快收起來吧。”

    秦月和白雅對視一眼,換做秦月繼續說道,“風哥哥,我們兩個的工資都除過了,一個人每月四千,我們自己給自己漲的工資,這些錢已經算少了,你就拿著吧。”

    “是啊,前段時間我借給你輛破現代,最后我出院的時候你給我了輛新的馬自達,這錢我都沒還你,這酒吧的收入你要是再不收,我和小月還怎么再好意思繼續在酒吧干下去?”

    看兩個小姑娘一臉認真的模樣不像是在隨便說說,唐風嘆了口氣,兩個姑娘真是停好,自己也算是沒看錯人,今天來找白雅去明皇做財務算是來對了。

    “行,我收下。”

    將銀行卡收下,幾人又說說笑笑一陣之后,唐風也沒再隱瞞,直接說了今天來讓白雅去明皇給自己做財務主管的想法。

    白雅有些驚訝,沒反應過來,呆了半天才有些結巴的說道,“風哥,我雖然開過店,但是大公司的帳我沒管過啊,沒經驗,你那么大的公司財務交給我,我怕自己真沒那個能力……”

    知道白雅肯定會謙虛推辭,唐風已然做好了心里準備,一番苦口婆心的勸說,白雅也不是那種扭扭捏捏的女孩,看出來唐風是真心讓自己去,最后也沒再推辭,答應了下來,商量好下周直接去明皇上班,先跟著之前的財務學習熟悉一段時間,等到時機成熟,便直接由他接手明皇的財務工作。

    三人說著話,酒吧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一個中年女子從外面走了進來,白雅和秦月看到這人,都站了起來。

    秦月歡喜的叫了聲,“媽媽,你怎么來了……”

    說完上前親昵的抱了抱進來的中年女子,唐風起身扭頭一看,這中年女子身姿曼妙,頗有幾分成熟的風韻,精致的臉龐不得不說和秦月有三四分相似。

    “阿姨好。”

    白雅也親切的喊了聲,秦月拉著中年女子坐到了沙發上,蹦蹦跳跳的開心的不得了,主動為唐風介紹道。

    “風哥哥,這是我媽媽。”

    “媽媽,這是風哥哥,這間酒吧的老板,可厲害了,有好幾家公司呢……”

    唐風主動伸手,中年女子雖然已經有了這么大的女兒,但臉上絲毫看不出衰老的痕跡,很是禮貌的同時伸手和唐風握了握。

    “唐先生吧?張文,小月的媽媽,老聽小月提起你,今天總算是見到真人了,果然是年輕有為啊……”

    微微一笑作為回應,兩人禮貌性的交談了幾句,秦月媽媽便將秦月拉到了一邊,起初秦月還是笑吟吟的,等她媽媽悄聲給她說了幾句話之后,她臉色瞬間拉了下來,看的出來很是氣憤,一甩手。

    “我不去!”

    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張文顯然臉上有些掛不住,尷尬的笑了笑,繼續低聲勸道,“小月,你爸也是好不容易回來一次,你就見他一面好嗎?算是給媽媽一個面子,媽媽都答應他了……”

    秦月瞬間變臉,“誰讓你答應他的,反正我是不會去見他的,你讓他死了那份心!”

    說完,頭也不回的小跑出了酒吧,唐風和白雅都有些意外,眼見張文伸手張了張嘴,沒說出話,臉上表情陰晴不定,白雅見此趕緊上前扶著張文讓她坐下。

    過了一會兒張文實在是沒辦法了,這才將實情給白雅和唐風說了,想讓兩人幫著勸勸小月,讓她去見見他的爸爸,雖然說張文早已經和秦月爸爸離婚多年,但是他心里一直想見秦月,張文答應了,沒想到第一次給秦月說,她的反應居然會這么大。

    白雅和唐風也不好意思說不,答應了下來,接著唐風讓白雅陪著張文在酒吧等,自己起身出去找秦月。

    ……

    而老城這邊,唐建國打一早上起來就覺得整個街道氣氛有些不對。

    自己清早去公園晨練,早上鍛煉的人少了不少不說,平常許多關系好的晨練伙伴們看到自己連招呼都不打了,而且還不是一個,大部分幾十年的鄰居見了自己也都像見到陌生人樣,故意躲著自己。

    自己在公園里散步,總覺得如芒在背,有其它人的在背后對自己指指點點。

    他感到一陣異樣,晨練完去菜市場買菜,遇到老相識也都是躲著自己走,實在繞不開的,碰到自己也一反常態的干笑一聲,立馬逃也似的離開,而且他們看自己的眼神,也都像帶著一股子怨氣似的,好像自己占了他們便宜一般。

    唐建國心里開始覺察到不對,但究竟是哪里不對他也說不上,拎著一籃子菜心不在焉的回了家,剛剛把菜放下,房門被人敲響,打開門,只見門口站著自己老鄰居——老韓和老王。

    最為關鍵的是,兩位老朋友的臉上似乎都蒙著一層陰霾……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