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六十八章 老爸病危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六十八章 老爸病危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有些意外,但唐建國還是會心一笑,讓兩個老朋友進了房間。

    “老韓老王,怎么這么早就過來了,先坐,我前兩天出去剛買了一桶好茶葉,給你們嘗嘗鮮。”

    老韓和老王沒答話,進屋之后坐在沙發上,互相對視了一眼,都輕嘆了口氣,顯得有些猶豫。

    唐建國倒茶葉的手不禁頓了頓,察覺到了一絲異樣。

    “老唐,咱們明人不說暗話,我們老哥兩今天過來找你,是有點事想問問。”

    將泡好茶的紫砂壺放到兩位老朋友面前,將茶杯放好,唐建國也落了座,和平時一樣,云淡風輕的笑了笑。

    “你們兩個今天這是怎么了,說話吞吞吐吐的?”

    老韓和老王一頓,眼神都有些飄忽不定,但臉上的神情自始至終都是掛著陰霾。

    房間內的氣氛冷了下來,半晌無人講話,茶壺口飄出悠悠水汽,茶香四溢……

    “老唐,咱們是多年的兄弟,我們有話就直說了。”

    唐建國已有些不滿,輕點了點頭,“你說。”

    老韓雙手緊緊捏在一起,左右看了看,抬頭講道,“老唐,我只問你一句,這次我們這三條街道征地拆遷,上面到底給了你多少錢?”

    唐建國端著茶壺的手懸在了半空中幾秒,緩緩放下。

    “老韓,你這話什么意思?”

    眼看唐建國表情已然變了,老韓臉上也不好看,畢竟都是多年的老兄弟。

    老王看了一眼身旁的老韓,靠著沙發的他坐直了身子,臉上的皺紋久久未能舒展。

    “老唐,我想你肯定也發現了一些變化,我們也不瞞你,這兩天整個老城街道傳的沸沸揚揚,說你拿了拆遷方青石集團的五百萬……”

    唐建國腦袋“嗡”的一聲,“噌”的一聲自椅子上站了起來,怒目相視兩位老朋友,脖子里的青筋都暴了起來。

    “你們兩個這是什么意思?我唐建國是什么樣的人,別人不清楚,你們兩個也不清楚嗎?”

    兩個老朋友一瞬間開始懷疑坊間的傳聞,不過俗話又說得好,無風不起浪,既然有人說了,那恐怕就不是憑空捏造,但看著自己相識多年的老朋友唐建國如此激動,兩人心里又都不怎么好受。

    尷尬的干咳了兩聲,老韓仰頭繼續道,“老唐,你先別這么激動,我們都知道你是什么樣的人,但是現在外面傳的沸沸揚揚,所有人都一口咬定你拿了人家青石集團的五百萬,這一個人說我們不信,但就是謊話也架不住人多不是?我們兩個今天過來就是想跟你問清楚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也給我們兩交個底……”

    唐建國聞言不由得寒心一笑,“老韓,我拿了青石集團五百萬?我要他那錢做什么?我唐建國大半輩子過來了,是不是個愛錢的人你們不知道嗎!”

    老王臉也拉了下來,瞅了一眼唐建國,“我們知道你以前是不愛錢,可是人家都說你前段時間生大病,為了給你治病,兒子都給人家倒插門了,就只是為了那幾十萬而已,你說這……”

    老韓瞪了一眼老王,示意讓他打住,而聽到這這話的唐建國眼前一黑,一個不穩差點倒在地上,心口久久未再陣痛的感覺再次襲來。

    “老王,你這是在說我為了幾十萬就賣兒子是嗎!”

    眼看老朋友的情緒已經不穩,老韓起身準備扶一把有些站立不穩的唐建國,被一把推開。

    “好啊,我總算是明白了,你們兩個今天來是興師問罪的是吧?老王,咱們這么多年的老兄弟了,我在你眼里就是那種為了錢什么都可以不要的人?那既然是這樣,我和小風盡心竭力阻攔無良的拆遷又是為了什么?你眼睛讓夜壺堵了嗎!”

    “前些天人家那么禍害大家,小風甚至都自掏腰包為你們解決困難,這兩天剛剛過上舒心日子,你們就全忘了,還是人嗎你們!”

    老王瞬間也站了起來,終于是繃不住了,指著唐建國,“老唐,我話說的是難聽了點,但是這是事實,你知道外面都怎么說嗎?你和小風拼了命的維護大家,全是為了錢,因為你們爺倆覺得五百萬不夠多,你們又是老城街道的最有威望的人,只要你們在前面攔著,大家都會聽你們的,所以你們覺得有資本要更多的補償款!”

    “說到底就是一個字,錢,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錢!”

    老韓心都跳到了嗓子眼,老王這人脾氣直,來之前自己還親自囑咐了他一句,但沒想到事態還是朝無法控制的方向發展。

    唐建國只覺得胸口有一團火在燃燒一般,怔怔的看著兩人,痛苦的捂著心口做過手術的位置,半天吼出一聲,“放他們的屁!”

    話說完,一口鮮血自口中噴出,痊愈的老傷再次被撕扯開來,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

    唐風打了個電話,找到了負氣出走的秦月,找了個安靜的飲品店坐下,唐風摸了摸秦月的娃娃頭。

    “沒看出來小姑娘脾氣還挺大的,說說吧,怎么連你爸爸都不愿意見?”

    秦月表情從未有過的嚴肅,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睜著,頓了半天,“風哥哥,他早就和我媽離婚了,已經不是我爸爸了。”

    一笑,“好了,大人們的事自然有他們的處理方式,至于他們是否離婚,血緣關系這一點是不能更改的,你說是吧?即便你不承認卻也無法改變事實,他就是你爸爸。”

    秦月眼中閃過淚花,呆呆的看著唐風,久久的望著他。

    許久,聲音低沉的說了一句,“風哥哥,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是當年我才上小學,他就和我媽離婚了,一分錢都沒留給我們就算了吧,還把一屁股的債都甩給了我媽一個人,你知道嗎?別人的童年都是金色的,我的童年是灰色的,那幾年我都真不知道是怎么過來的,現在我長大了,他回來了,有錢了,可是我不稀罕!”

    “他秦大東和我沒一點關系,我這輩子只認我媽媽一個!”

    “就是我媽給我找個后爸繼父我也認,可讓我認他,絕不可能!”

    小姑娘眼中露出的那種堅毅,連唐風都有些吃驚,認識秦月這么久,性格開朗活潑,如同一個小孩子一樣的她何時這樣過。

    重重點了點頭,不由得嘆了口氣,事情原來是這樣,之前他還從來不知道秦月這小姑娘的身世是這般復雜,有點把事情想得過于簡單了。

    而秦大東這個名字,在秦月嘴里飄出的一瞬間,唐風隱隱覺得在哪里聽到過,似乎在前一世就有點印象,但究竟是誰,他卻想不起來了。

    剛準備安慰秦月幾句,振動傳來,手機響了。

    “喂,哪位?”

    是個生號,唐風接上之后開口問道。

    “小風,你爸老病犯了,人暈過去了,現在正往醫院送呢,你趕緊過來吧!”

    唐風腦子“嗡”的一聲,臉瞬間成了灰白色,十萬火急的時刻他也顧不上問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第一人民醫院是吧,我馬上過去!”

    掛掉電話,唐風“噌”的一聲自椅子上站了起來,生氣的秦月一看唐風面色大變,知道是出事了,也不使性子了,起身跟在唐風身后。

    “風哥哥,怎么了?”

    “我爸心臟病復發了,現在正往醫院送……”

    秦月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那我陪你一塊去!”

    扭頭看了一眼一臉認真的秦月,唐風也沒拒絕,快步往前走,到了酒吧門前也沒打招呼,秦月給白雅發了信息報了聲平安,跟著唐風上了車。

    賓利慕尚以近乎瘋狂般的時速沖出了美食街,唐風握著方向盤的手心都出了汗,父親是他上一世也是這一世最珍貴的親人,他不愿看到出任何事情。

    車子如風一般飛馳在市區街道上,動力十足的發動機轟鳴著,引得行人紛紛側目。

    “風哥哥,你別太擔心了,叔叔一定會沒事的。”

    看著唐風從未有過的表情陰沉,秦月心里很不是滋味,下意識的抬手撫了扶唐風的肩。

    肉眼可見的,細密的汗珠自唐風額頭滲出……

    心里默念著,慕尚超速進了醫院大門,顧不上保安跟在身后追,唐風打開車門顧不上其它任何事,沖進了醫院。

    而唐建國這邊剛剛進了急救室,門外老韓和老王守著,急的兩人直跺腳,他們兩個也沒想到,自己一番話竟會讓老唐如此激動,以致于心臟病復發。

    進了急救室門外的長走廊,遠遠地看到急救室內燈亮著,門口站著兩個熟人。

    沖到門口,一把抓住老韓的胳膊,“韓叔,我爸怎么樣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上次明明已經根治了,怎么又會突然發病?”

    老韓和老王心虛,不敢正眼看唐風,支支吾吾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

    事情緊急,唐風也不再追問,拿出手機給林音打了個電話讓她趕緊回來,她是醫學博士,這市醫院醫生的醫術沒她好。

    林音和夏素琴還在夏家玩,接到這個消息連忙答應下來,收拾了一下就出發返回安北,夏家老爺子派人親自護送。

    無力的靠在墻邊,唐風只覺得心揪的疼,老韓老王兩人商量了半天,最后還是老韓開口。

    “小風,你爸舊病復發這件事我們……我們有責任……”

    閉上的眼睛睜開,唐風冷冷看向韓叔,一進來就覺得二人不對,老爸這次的突然發病一定有蹊蹺。

    “韓叔你說。”

    老韓咬緊牙關,半天后擠出來一句話。

    “街坊四鄰都在傳言,你們父子倆拿了人家青石集團五百萬,嫌少,這才擋著不讓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