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六十九章 接招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六十九章 接招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韓叔的話,深深刺痛唐風的心,沉吟了半晌,低沉的似乎自內心深處摳出了一句話。

    “韓叔,我爸和你們幾十年的交情,我是你們看著長大的,你就真相信人家故意散布的謠言?”

    毫無疑問,唐家父子收錢的謠言自然是夏青石等人故意為之,目的就是為了讓唐風和老城這些人鬧掰,到時候便無人能夠阻攔他們拆遷。

    老韓聽到唐風的話,幾十歲的人了在自己晚輩面前連頭都抬不起來,他越發覺得這件事可能真是有人故意假傳消息,從而讓他們窩里斗。

    要不然,唐建國又怎么會那么激動,以致于心臟病復發呢。

    “小風,這件事是我們莽撞了,但是現在老城傳的沸沸揚揚,不是我們隨意相信別人的話,而是有人拿出了證據,即便是我相信,但其他人呢?”

    老王一直心驚膽戰的,畢竟老唐是因為他說的話才氣病的,見到人家兒子,哪里能心安理得裝作沒事,但說到了關于自身利益的事,他情緒瞬間又起來了。

    “是啊小風,這事也不能完全怪我和老韓,人家把證據都拿出來了,你們父子總得給個說法吧?總不能你們父子什么好處都占了還落好名聲,我們其他人死扛著最后什么好處都落不到吧?”

    眼神驟然變冷,唐風往前走了一步,站到了老王面前。

    “王叔,我看在你和我爸是老哥們的面子上叫你一聲王叔,咱們兩家這么多年的老交情了,遇到沾錢的事,你就這么看我們唐家父子……”

    老王一時語塞,身邊的老韓瞪了他一眼,但事關重大,拆遷款這事在他眼里,是絕對不能讓步的。

    “小風,你說這話可就沒啥意思了,現在是你們父子收了人家錢,我們屁錢沒有,萬一最后扛不住真拆了,你有想過我們的死活嗎?”

    胸中怒火驟然升騰,唐風寒聲道,“滾!”

    在關于錢的事情面前,幾十年的交情在這些人眼中,一文不值。

    老王干瞪了兩眼,也不敢在唐風面前造次,冷哼了一聲沒說話。

    “我讓你滾!”

    老韓拉了拉老王,擠出一絲微笑給唐風說道,“小風,我拉你王叔先走,免得在這里生出什么其它事端,你也別太擔心了,老唐會好的……”

    看了一眼,唐風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句,“王向前你給我記著,我爸要是有個差錯,我饒不了你……”

    王向前被老韓拉著,不由得心猛的一跳,但在晚輩面前,在錢的面前,他可不能低頭,冷哼了一聲,被老韓拉著出了醫院。

    兩人剛走,秦月到了唐風身側,看著急救室門緊閉,知道人還沒出來,而唐風的臉色也是難看到了極點。

    不知道怎么開口,秦月拉住了唐風的手腕。

    “風哥哥,你別太擔心了,叔叔一定會沒事的。”

    知道這是安慰的話,但唐風還是強擠出了一絲笑容。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一個多小時之后,急救室門打開,一個醫生模樣的人一邊摘口罩一邊走了出來。

    急忙上前,唐風急切問道,“醫生,我爸他……”

    “我們盡力了,但……這是舊病復發,一時半會是醒不來了,至于還能堅持多久,就看你父親自己的造化了。”

    醫生說完邁步離開,隨后護士將病人自里面推出來,床上的唐建國面色蠟黃,毫無一絲血色,雙目緊閉,鼻上插著氧氣管。

    默默走到護士身邊幫著將老爸推到住院部高級病房,將一切的儀器都插上,這期間,唐風一句話都沒說。

    病房內很安靜,只有心電監測器發出的滴滴聲。

    坐在床邊,唐風思緒良久,從口袋里拿出一張銀行卡,讓秦月拿去交費,而后將門關上,周身靈氣調動,睜眼探視……

    父親心臟部位一團灰色的氣息繚繞,一側心室已然有萎縮壞死的征兆,整個臟器呈現出一種病態的顏色,若不是有心臟助搏器的輔助作用,隨時都有停搏的可能。

    一時間有些失落,若如今的自己有天玄期的修為,足已為父親徹底根除病痛,保他長命百歲,但無奈的是唐建國心臟實體發生了病變和損壞,以唐風現今地玄期第三段的固基修為,還遠遠不能像仙人那般,彈指之間讓凡人肉體重生,即便是一個部位,也無法做到。

    閉眼吐了口氣,唐風將手放在父親胸口,一絲靈氣灌入胸腔,包裹住了那弱不禁風,隨時都有停止工作可能的脆弱心臟。

    靈氣可以滋養器官,但也僅僅只是起到一點輔助的作用。

    秦月交完錢回到了病房,靜靜的陪在唐風身邊,唐風不說話她也不說話,直到時間接近傍晚,張文打電話到了唐風手機上,他無奈,硬是讓小姑娘先回去了。

    天色漸晚,病房門再次打開時,林音滿臉焦急的走了進來,看了一眼病床上躺著的唐建國,低頭牽住了唐風的手。

    “辛苦你了。”

    林音搖搖頭,示意沒事,護士將手術記錄拿了進來,林音逐一查看,臉色越來越難看,最后合上本子,輕嘆了口氣。

    “爸是老病復發,加上上次手術時的傷處還未完全愈合,再次的發病,比上次更難治,這里的醫生處理沒有任何的不妥,但……能堅持多久,是否能醒過來,我也說不準。”

    剛才的透視已然看到了父親的傷處,自知自己都束手無策的病癥,普通人又如何能有辦法,擠出微笑讓林音別再擔心。

    “我明白。”

    “你幫我看一會兒,我去家里拿幾件爸的換洗衣物。”

    現在的情況,唐建國暫時是無法醒過來了,心中已然有了自己的打算,唐風準備先安頓好父親,然后再進行下一步。

    林音識大體,溫柔的點了點頭。

    出了病房,接著走出醫院,天色已然完全黑了下來。

    車子進入到老城街道的時候,那些涉及到拆遷的老住戶們就像看到了獵物一般,唐風回來的消息不脛而走,在極短的時間內傳遍了附近幾條街道。

    上樓,開門,開燈。

    沙發前的茶幾上還放著一壺涼了的茶,房間內的氣息屬于父親唐建國,老爸愛干凈,即便年紀大了,屋子里依舊收拾的整整齊齊。

    從衣柜里拿了一些衣物,又取了些日常用品,裝在一個自己早年背的包里,唐風提著下了樓。

    還未到單元門口,樓底下似乎有人群喧鬧的聲響,唐風愣了楞,苦笑一聲,繼續邁步。

    果不其然,樓梯口此時被堵住了,肉眼可見的,外面同樣站著數量不少的老頭老太太,但和以往有些不一樣的是,在昏暗的燈光下,這些之前見到自己就笑,和藹可親的長輩們,無一例外拉著臉。

    站在眾人面前,唐風將包跨在身上,沒說話。

    人群也跟著安靜下來,時間仿佛靜止了。

    過了不知多久,人群中擠出一個老頭,似乎是大家公認推舉出來的,唐風認識,也算是自己長輩,年輕的時候據說是個小官。

    “小風,你爸的事……我們都知道了,但一碼歸一碼,這五百萬的事,你們父子總該給個交代吧?”

    早就料到是這件事,唐風面不改色,寒笑道,“交代?你們想要什么交代?”

    “你們父子到底收沒收青石集團的黑錢,還有,你攔著人家不讓拆,是不是嫌錢少了!還有,你是不是為了錢個青石集團合作壓低我們其它人的拆遷款!”

    老頭語氣很硬,言談之間露出一副官腔,頗有威風。

    冷哼一聲,唐風輕蔑的笑道,“說到底,你們不是舍不得人家拆你們老房子,是你們自己嫌錢少了吧?”

    唐風反問一句,老頭脖子一直,半天沒接上話,但畢竟他是大家伙兒推選出來的,在一個晚輩面完如何能失了威風。

    “這你別管,我們拆不拆那是我們的事,跟你沒關系!”

    “是跟我沒關系,打今天開始,你們是否愿意拆,跟我沒關系,我們家拆不拆也跟你們沒關系,至于我們有沒有收錢,那又和你們有什么關系呢?有本事你們也去和青石集團談判,也給你們五百萬吶。”

    老頭一時間被頂的啞口無言,唐風邁步上前,這幫老頭老太太陣勢很大,膽子卻不大,看到唐風臉色不善的往出走,誰也不敢攔著。

    出門上車,頭也不回的離去。

    手握著方向盤,唐風寒心至極,父親的病早晚有一天自己能治好,但這些人前后態度轉變之大,著實讓人心寒。

    不禁想起當初自己要插手這件事的時候,唐建國竭力阻攔,不讓他參與,現在看來父親的擔心是對的,這幫老頭老太太,何時會顧忌你的感受,你對他有用的時候笑臉相迎,無用之時便惡語相向。

    人性之惡,莫過如此。

    但事已至此,再情緒如何低落,怎樣的痛恨這些老頭老太太都于事無補,他們做法固然讓人寒心,但真正值得痛恨的,實則是背后的夏青石!

    半路上岳母打了個電話,簡單詢問了幾句,掛掉了電話,唐風給明皇前臺打了個電話,讓她明天早上傳達開會的通知。

    既然對方已經亮劍,那自己就不得不接招了,夏青石天真的以為這樣就能讓他唐風認輸,未免想的太過于簡單了些。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