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七十一章 談判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七十一章 談判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讓唐風眉頭大皺的原因倒不是因為這個集團業務涉及領域極廣,公司體量巨大,而是因為他的公司老總叫錢軍。

    這個名字自己倒不怎么熟悉,但錢軍的兒子唐風跟熟,錢浩!

    也就是之前追求秦月,一直暗戀,看到自己和秦月走的近便用盡各種辦法想要報復自己。

    真是冤家路窄,沒想到這次居然在這里還能碰上他們家人,萬一這個錢浩記仇,夾在中間橫插一手,合作的這幾個樓盤想要出手,可就難了。

    坐在偌大的會議室內,唐風思緒快速飛轉,如今自己手頭上有三家產業,除了明皇地產和皇家一號會所外,那個進出口貿易公司自己還沒親自去過,三家產業合在一起究竟有多少資本,得首先有個底。

    想到這里唐風起身,出去到辦公區轉了一圈,叮囑了幾句之后轉身離開,進出口貿易公司駐地不在這里,是時候過去看一眼了。

    開車二十分鐘,車子停在了市區另外一棟大廈前,唐風看了一眼,進了大廈。

    等電梯,上到十樓,左拐。

    “安北清遠貿易公司”幾個大字出現在視線中,加快腳步,前臺接待小姐看到有人進公司,微笑迎了上去。

    “先生你好。”

    “你好。”

    唐風情緒不高,心情很差,但臉上并沒有表現出過多的東西。

    “請問您是找人還是?”

    前臺小姐不認識唐風,心里直打鼓這人是來干嘛的。

    “我叫唐風,前兩天剛剛接手了這家公司,今天來看看。”

    前臺顯然一驚,早就知道公司換了老板,但是沒想到新老板這么年輕,還是以這種方式來的。

    “您是唐總……唐總您里面請,我去給您倒水。”

    “不用了,通知其它人開會,領我去會議室。”

    清遠貿易的辦公地面積就有些小了,也許是進出口貿易用到的管理人員并不多,開會的通知下發之后,來的管理層人員也不過只有十個人左右。

    和之前在明皇時的流程一樣,唐風查閱了清遠貿易的流水以及財務報表,沒有驚喜也沒有失望,賬面資金不過七千多萬,這其中還包括一部分沒收回來的貨款。

    看完清遠貿易的賬目,唐風給高安夏打了個電話,皇家一號那邊的工作自己暫時交給了她。

    電話打完,唐風心里有了底,三家公司加起來能挪用的資金不到三億,大致和自己當時給鄭世豪的錢差不多。

    三個億自然不能一下子全部投出去,那樣一來三家公司資金鏈便會全部斷掉,面臨倒閉的境地,實際能動用的資金不過一個多億。

    想要插手安北老城拆遷項目,從青石集團手中奪到安北國際會展中心的建設權,似乎還差的有些遠。

    但是有困難歸有困難,王志高和夏青石想順風順水的把這件事辦成,唐風第一個不同意,而且按照正常的程序,這個項目應該是要進行公開招標的,如今想瞞天過海渾水摸魚,恐怕是行不通的。

    臨走之前唐風讓財務在不影響清遠貿易正常運轉的情況之下,將其它資金全部匯入明皇地產賬戶,而后駕車離去。

    三家公司的體量都不大,且涉及不同的領域,唐風已然有心進行整合,進出口貿易方面自己不是很擅長,后續的發展自己也沒有想法,這塊,他已然萌生砍掉的打算。

    回到仁德醫院,林音和岳母都在,這里她們熟,呆得久也沒有不習慣的感覺。

    讓岳母回家休息,唐風和林音單獨談了談。

    四個億是岳母的,現在基本花的精光,雖然不是亂花,但終究有些事還得和林音商量一下。

    說到自己想砍掉貿易公司這一塊時,林音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她在英國留學多年,外語水平很好,且在國外也有一定的人際關系,正好適合做國際貿易這方面,因此征求唐風意見,她畢竟在醫院已經辭職了,總得找點事做,貿易公司有她負責,唐風也不至于顧不過來。

    林音一直是個很要強的女人,這一點唐風早就看在眼里,若不是之前自己連著幾番救了她的命,恐怕到現在她依舊對自己是一種不冷不熱的態度。

    答應了下來,唐風長出一口氣,有個人幫自己,自然不是件壞事。

    兩人說著話,病房門外有人敲門,唐風起身,門推開。

    林音的臉瞬間陰沉下來,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岳父林木石。

    “爸。”

    唐風禮貌性的喊了一聲,林音扭頭瞪著唐風,她自己都不認這個爸了。

    他是一個人來的,手里抱著一束花,盡管女兒對她態度惡劣到了極點,但他仍舊視若無事。微笑著看了女兒一眼,走到病床邊將花放在了唐建國枕邊。

    “小風,你出來,我跟你說幾句話。”

    盡管林音冷眼瞪著自己,但唐風還是出去了。

    “小風,我聽說,老唐這次舊病復發,和老城拆遷這件事有關?”

    唐風頓了頓,不置可否,“爸,你都知道了,消息挺靈通的。”

    林木石淡淡一笑,扭頭看了唐風一眼,“我知道你對我也有成見,但是凡事一碼歸一碼,老唐是你爸,也是我當年過命的兄弟,他出事,我心里也不好受。”

    “我只是出于作為一個長輩,想勸你一句,林州夏家沒你想的那么簡單,她們母女回夏家的消息我知道,有些事,表面只是冰山一角,冰山底下,是如何一番景象,你根本無法想象的到。”

    目光如炬的瞥向岳父,唐風似乎從他的話里聽出來了什么,但始終是模棱兩可的言語,究竟具體是什么意思,只能看自己如何去理解。

    “夏家是做什么的,有多大能量我不在乎,但男人活一輩子,總不能一直被人打壓著,毫無骨氣的活著,他夏青石這般對我,若我還不回擊,晚上都睡不著。”

    沉重的出了口氣,林木石知道勸解其實毫無意義,自己也是從那個年紀過來的,年輕人要是沒有了這份血氣,也就不是年輕人了。

    “好吧,日后行事多加小心,商場如戰場,沒有硝煙彌漫,卻和戰場一樣的冷血殘酷,好自為之。”

    “嗯。”

    林木石轉身離去,背影有些蕭瑟,唐風至今也沒明白,這么大年紀了,又如何舍得下女兒和發妻?

    回到病房,林音有些不悅,但看唐風臉色一般,猶豫了一下沒說什么。

    兩人沒說話,中間的時候林音找的阿姨進來,熟練的給唐都父擦身子,換床單,手法熟練,動作小心。

    唐風看到這里心中滿意,臨走之前塞給阿姨兩千塊錢,阿姨推辭一番,說一個月六千已經很多了,但唐風執意要給,她還是開心的收下了。

    有專人照顧,父親這邊其實不用時時都有人,下午,唐風兩林音送回了清河嘉園,自己也回家看了看。

    偌大的別墅內,夏素琴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顯得有些孤獨,好在林音一回家,屋里倒不顯得那樣空蕩蕩了。

    岳母留吃飯,唐風借口有事出了門,到了安北師院將白雅接上,一路直奔明皇地產。

    接近下班時間,公司里卻沒有絲毫要下班的跡象,唐風布置的事聽起來沒什么,但畢竟是個公司,具體處理起來實則并不簡單。

    領著白雅到財務報到,讓她暫時熟悉了一下,而后唐風到了銷售部,樂美戴著眼鏡,聚精會神的看著電腦屏幕上的報表。

    敲了敲桌子,樂美目光從屏幕上移開,“呼”的一身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唐總,我剛在看東西,沒注意……

    搖頭示意沒事,“今晚你試著約一下錢氏集團那邊的人,我親自過去談項目出售的事。”

    樂美緊張的點了點頭,化了淡妝的樣子多了幾分成熟,卻難以遮蓋那份天然的清純。

    “嗯,我馬上聯系。”

    “好,你忙吧。”

    晚上七點,公司還沒有人主動下班,辦公區忙的熱火朝天。

    知道大家都是希望給自己留下好印象,這才玩命的加班,唐風不由得心生感慨。

    七點半,唐風強制讓所有人下班回家,大家這才陸續放下手頭工作。

    眾人陸續離開,樂美拿著一份資料遞給了唐風。

    “唐總,這是我們和錢氏集團合作的兩個項目詳細資料,那邊的市場部經理和我關系不錯,我今晚約了,等會見面。”

    對樂美的辦事效率很滿意,唐風翻著資料點了點頭,“好,等會你跟我一起去,畢竟你比較熟一點。”

    樂美答應一聲,兩人下了樓,唐風打開車門,她猶豫了一下,彎腰坐進了車里。

    坐在散發著另一個女人氣息的車里,樂美的心跳的厲害,說不出來的感覺,她第一次覺得自己在坐進一輛車時居然會心生失落,不免有些可笑。

    她不禁在心中嘲笑質問自己,人家的車里有其她女孩子的香水味又能怎樣?如此年輕,長得又不難看,和那些人到中年油膩的老男人完全不同。

    是啊,這樣的男人誰不喜歡。

    一路上,樂美的思緒有些飄忽不定,以致于到了自己說的地方,零度西餐門口,唐風喊了她兩聲,才反應過來。

    尷尬的笑了笑,她拿起包,跟著唐風進了餐廳。

    進門,雜亂情緒已然收拾好,她有這個能力,要不然也不會這么年輕就做上經理位置。

    “小美,在這兒!”

    兩人扭頭,窗戶邊位置,坐著一個短發美女,站起身沖樂美招手。

    竟然是個女的,唐風暗皺眉頭。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