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七十三章 冤家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七十三章 冤家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總,蜂蜜水喝著還合口嗎?”

    透色的蕾絲吊帶睡裙寬大的套在身上,哪里遮擋的住艾莉那成熟軀體,胸前大片雪白在燈光之下,不免讓人感覺有些晃眼。

    比例極致的小腿露在睡裙外面,皮膚緊致細膩,泛著絲絲光澤。

    “嗯,挺不錯。”

    感覺喉嚨有些發干,唐風撇嘴一笑,輕聲說道。

    那濃烈的香水味像貓爪一樣不停的撩動著心底,平日并不喜歡香水的唐風絲毫生不出絲毫厭惡,眼睛盯著前方的電視墻,準備想法子離開。

    倏然間,他感覺自己的脖頸出傳來一陣溫熱,扭頭一看。

    艾莉鼻翼輕輕的靠近自己的脖頸處,吸了一下,“唐總,你的衣服上一股子味兒,你脫下來,我拿吹風機給你去一去……”

    一說話,口中的濕熱氣息不停的打在耳垂處,唐風不由得皺了皺眉頭,沒看出來,這個有些娃娃臉的艾莉還真是一條美女蛇。

    小浪蹄子!

    沒等自己說話,艾莉便動手,溫柔的將唐風外套紐扣一顆一顆的解開,那一雙惹人的眸子似乎在冒火一般,讓你內心之中壓抑的渴望徹底被點燃。

    外套脫下,唐風上半身結實的肌肉線條便裸。露在外,艾莉有些驚呆了,怔怔的看著唐風強壯的大臂和那鼓起的堅實的胸肌。

    最讓她癡迷的無疑是腹部隔著一層衣物便能清晰看到的六塊腹肌。

    灼熱的目光游走在唐風身上,這一刻,他不禁想到自己平時接觸的那些老板大亨,一個個肚子滾圓頭頂油光,雖說是有錢但實在是讓人作嘔,而眼前的唐風。

    年輕,成功,強壯,渾身散發著男性荷爾蒙。

    也許是看的有些呆了,唐風等了一會兒,眼神轉過來,艾莉這才瞬間清醒,精致的臉蛋已然緋紅,發燙,她羞澀的笑了笑。

    “唐總稍等,我這就去給您弄衣服。”

    進了自己房間,她拿出吹風機,按下開關,但心思已然飛到了九霄云外。

    誰家少女不懷春,雖說自己已經近三十歲,但卻未經婚姻,年輕時忙著工作,遇到最多的就是各種油膩中年男。

    猛然見到唐風這樣的,心中如同有無數頭小鹿亂撞……

    當他感覺到一陣焦糊味時,猛然反應過來,拿在手中的衣服已然被吹風機的熱風吹出了一個大洞!

    她慌忙關掉開關,但衣服卻已經壞了,帶著一絲躁動和緊張的心情,艾莉回到了唐風身側。

    “唐總,實在是不好意思,不小心把你衣服弄壞了,這夜深了,天涼,要不你……”

    唐風沒放在心上,看著艾莉手中自己的衣服被燙出一個大洞,站起身端著杯子搖了搖頭,笑著道,“艾莉經理,其實今天請你出來,我是有個項目……”

    話說到一半,艾莉已然湊近到了唐風身前,驕傲的小兔子似乎都已經頂到了他上腹部。

    猛然之間,艾莉微微往前一傾,嘴巴輕輕的貼住了唐風的喉結處。

    “唐總,我們今晚不談工作,好嗎?”

    緊接著,一陣透徹心扉的酥麻感傳來,唐風身子不由得輕顫幾下,呼吸都難以勻速進行。

    正在猶豫發呆之時,艾莉沒有停止,軟嫩的小手搭在唐風鼓起的胸膛之上,如在撫摸一件絕美的藝術品。

    她貪婪的吸允著男人身上散發出的氣息,輕微的汗水味讓她癡迷沉醉,恨不得將他一口吞下!

    再也無法忍耐心底涌上的火,她抖落肩上本就滑落到一半的肩帶,睡裙瞬間在滑嫩的肌膚上滑下,呼吸急促起來……

    “艾莉,請你自重!”

    唐風抬手阻止了滑落的肩帶,往上一提,露出的大片雪白被領口勒的重重一顫。

    一把從沙發上拿過自己的衣服,唐風推開貼在身上的艾莉,轉身開門,下樓。

    屋外清涼的空氣撲面而來,大腦頓時清醒了不少,打開車門,唐風頭也不回發動車子,往家開去。

    艾莉怔怔的站在屋里,發了許久的呆,心中的失落不言而喻。

    難道自己就配和那種一身肥膘,油膩惡心的中年老板尋。歡嗎?

    她深深的愛慕唐風,恨不得一點一點吃掉他,她渴望成為他的女人,哪怕只是露水夫妻,一夜也已足夠。

    可就是如此的要求,也被他拒之千里。

    她熱烈的眼神再次回歸深邃,嘴角劃過一絲冷笑。

    還想談項目,有她艾莉在,你什么都別想!多少男人拜倒在自己石榴裙下,你唐風,也不會例外……

    ……

    半路上時,林音的電話打來,詢問唐風的情況,簡單說了兩句,掛掉電話,車子在夜里十一點半,停在了林家別墅外。

    下車,開門,夏素琴似乎已經睡了,二樓房間的燈還亮著,邁步上樓。

    屋里林音已經躺下了,聽到有人開門坐了起來。

    “回來了,趕緊睡吧,很晚了。”

    答應了一聲,唐風把衣服放下,簡單洗漱了一下,上了床。

    一股異樣的氣息傳來,林音突然清醒了一下,這種香水的味道顯然不是自己的,很濃,屬于那種迷醉誘人類的香。

    一種不好的感覺涌上心頭,但她最終想了想還是沒有轉身問唐風究竟是怎么回事,畢竟家里這兩天出了這么大的事,他不是那種沒心沒肺的男人。

    兩人都累了,一夜無話。

    第二天,唐風帶著林音去清遠貿易接手工作,接著委托公司的助理幫著辦手續將清遠貿易的獨立法人由自己變更為了林音,這樣一來清遠便徹底的交給了林音負責,唐風的也剛好輕松了一些。

    一早上都在清遠貿易,兩人中午處理完公司近段時間的賬目,在公司樓底下餐廳吃了飯。

    由于明皇地產的那邊事很多,吃晚飯唐風便開車回了明皇,林音留在清遠貿易。

    進了天安大廈,剛到公司,前臺端了一杯果汁過來,說接待室有人找他。

    “誰找我?說名字了嗎?”

    前臺是同樣是個美女,害羞的搖搖頭,說是個女孩,挺年輕的。

    唐風心里一驚,難不成是昨晚那個艾莉來了?

    喝了口水,整了整衣服,唐風進了接待室。

    門一打開,秦月小姑娘一下子迎了上來,燦爛的笑著站到了面前。

    心里頓時輕松下來,唐風摸了摸頭,讓她先坐下。

    “你怎么找到這兒了?”

    一邊給秦月倒水,唐風一邊問道。

    “白雅姐姐不是在這里上班嘛,我打電話問她的。”

    把倒好的水放在她面前,“有什么事你給我打電話就可以啊,這么遠跑一趟多不容易。”

    秦月可愛的嘟嘟嘴,歪頭想了想,“風哥哥,我覺得這件事得當面跟你說,所以這才找過來的,沒打擾你上班吧?”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開心的時候說話都蹦蹦跳跳的,十分的喜人。

    “沒有,什么叫打擾,你有空想過來玩,或者想找你白雅姐姐玩,都直接可以來公司,給前臺打聲招呼就行了。”

    秦月嘿嘿笑了兩聲,開心的點著頭,而后低頭想了想,“風哥哥,你猜猜我今天找你來是干嘛?”

    看著面前這個小姑娘一臉的神秘,滿是期待感的等著自己回答,唐風不由得哈哈一笑。

    “估計是什么好消息吧?快,說給我聽聽。”

    秦月一撇嘴,“不,你先猜。”

    撓撓頭,唐風在秦月面前嚴肅不起來,心情自不而然的跟著就輕松了起來,歪頭想了想,一攤手。

    “你快說吧,別賣關子了,我真猜不出來……”

    可愛的笑了笑,秦月往唐風身前湊了湊,“明天是我20歲的生日!”

    “你生日?”

    “對啊,所以我才專門過來給風哥哥說的嘛,明天我給你說地點,你一定要來哦。”

    開心的點了點頭,“好,我一定去,給小姑娘過20歲的生日!”

    “那風哥哥你忙吧,我先走了,還有好幾個同學呢,我得專門去叫,你替我給白雅姐姐說一聲,她忙我就不去打攪了。”

    送秦月到了樓下,唐風折身上樓,沒進自己辦公室,到銷售部找到了樂美。

    辦公桌前,樂美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電腦,唐風走到跟前叫了一聲,樂美的大眼睛一眨不眨,似乎沒有聽到有人再叫她。

    “樂經理!”

    一拍桌子,樂美這才反應了過來,“啊”了一聲抬頭一看,發現是唐風,尷尬的笑了一下,“唐總,你來了。”

    感覺這個姑娘今天狀態有點不合適,正色說道,“聯系錢氏集團,今晚我請他們老總吃飯。”

    說完轉身離開,但走到一半,回過頭直接說道,“算了,別打電話了,你收拾一下跟我走,咱們現在就去錢氏,這兩個項目必須馬上出手。”

    老城拆遷的進度沒有了自己的阻攔,自然會加快不少,公家拆遷完,土地出來了,那很快就會進行項目招標,明皇必須在正式招標之前完成資金回攏,如此才能和青石集團共同爭奪安北國際會展中心的建設權。

    時間不多了,得抓緊。

    樂美答應了一聲,準備好資料,照了一眼鏡子,跟著唐風出了公司。

    兩人未做停留,直奔錢氏集團。

    而另外一邊,秦月過生日的消息剛剛傳到錢浩的耳朵里,秦女神在他眼中那一直都是第一位的,現在女神過生日,他怎么可能不準備一下?

    幾個朋友小弟陪著,錢浩先在花店訂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而后到商場LV專賣店精心挑了一個包,心滿意足準備付款拿走的時候,一刷卡,錢不夠了!

    錢浩平時花錢沒數,哪里記得卡里有沒有錢,一下子有些尷尬,拿出手機給老爸打了個電話,結果沒人接。

    知道他平時公司里事多,開起會來幾個小時沒完沒了,錢浩也沒辦法,心里干著急,但是回頭一想這可是秦月的生日,不能耽誤了,索性便讓自己朋友在商場等著,自己開車往錢氏集團開去,準備當面找老爸要點。

    不多時,唐風和錢浩的車,一前一后停在了集團大樓下的停車場……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