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七十六章 故人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七十六章 故人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聽到這話手中的動作不由得停了一下,抽出一張紙巾擦了擦嘴,轉而說道,“意料之中的事,沒什么大驚小怪的。”

    高安夏和王璞玉對視了一眼,兩人知道老城人負了唐家父子的一片好心,現在唐建國成了那個樣子,心里肯定不好受。

    “但是……我總覺得你不是那種很容易就接受失敗的人。”

    靠在身后的椅子上,唐風隨意的喝了口茶,“為什么這么覺得?”

    高安夏仰頭看著天花板,想了想,“不知道,但是這次青石集團這么做,按你的性子怎么可能輕易放過他們呢?但是我現在有些不明白你接下來要怎么做。”

    “總之不會讓夏青石順順利利的把這個項目進行下去就對了,人活一世就是一口氣,這口氣沒了,即便是活著也只是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說的很平靜,但話的分量絲毫不輕,高安夏認識唐風這么久了,大致知道唐風這個人的脾性。

    大仁大德在當今這個弱肉強食的時代本身就是行不通的,睚眥必報也不一定就證明這個人胸懷不夠寬廣。

    想了想,高安夏堅定的說道,“反正不管怎么樣,你做的決定我都支持,我也知道這件事你不希望我們家人幫你,但是我還是想說,我們是朋友,有什么難處了,別一個人死扛。”

    王璞玉看著高安夏說完,低低頭,其實她心里一直都想給唐風道歉,畢竟之前因為自己小眼哥的那件事,她處心積慮的想報復唐風,雖然最后陰差陽錯的算是幫了唐風一把,但她心里一直過意不去。

    “風哥,那個……之前的事,我一直想跟你說對不起來著,但是一直沒好意思開口,今天你在這兒,我跟你真誠的說一句對不起!”

    說完,站起身沖唐風鞠了個躬,一臉的歉意之色。

    唐風看到兩個女孩同時這么認真的跟自己講話,一瞬間還感覺有點不適應,不由得笑了笑,讓王璞玉先坐下。

    “怎么?你們兩今天這是干嘛呢?商量好的?”

    “跟我這么客氣做什么?”

    高安夏“噗嗤”一笑,“怎么?你這人聽不了好話還是怎么著?就喜歡聽罵你的?”

    而王璞玉難為情的頓了頓,“風哥,我沒別的意思,就是覺得以前一直誤會了你,所以才做了那樣的事……”

    “好了好了,事情都過去了咱們就不要再提它了好嗎?”

    勉強笑著點點頭,王璞玉愧疚的心情這才算是好受了些許。

    吃完飯,三人又聊了一會兒,高安夏已經幾天沒有回家,因此先回家去了,唐風和王璞玉從餐廳出來,上了車,漫無目的的往前開著。

    “小玉,你以前都住哪兒?我送你回去,一直住酒店也不是長久之計。”

    王璞玉低頭笑了笑,有些苦澀的道,“風哥,我就是一個做賊的,賊哪有固定的住處。”

    從見到這個姑娘的第一眼唐風就覺得她和一般的同齡女孩有些不一樣,那雙清澈的眸子,讓他都有些看不透。

    “能說說你以前的事嗎?”

    車不緊不慢的行駛在市區大道上,夜晚清涼的風自車窗吹進來,王璞玉頭發被吹的凌亂,唐風從倒車鏡里瞥了一眼,她的眼神復雜的讓人心疼。

    安靜了許久,王璞玉苦笑一聲,“打我記事起,師傅就教我如何做一個合格的賊,他是我們唯一的親人,我們不像其它人一樣有媽媽有爸爸,更沒有溫暖的家。”

    “我們沒有上學的權利,正式成為一個賊之前,每天的任務就是練功,我唯一記得的,就是師父手中的那根竹條,誰不好好練功,完不成任務,晚上就沒有飯吃,那個時候我年紀小,餓肚子的時間最多。”

    “風哥,你知道嗎?我那時候的夢想就是每天都能吃飽肚子,呵,可笑吧……”

    唐風緊緊握著方向盤,“你現在長大了,可以選擇你自己喜歡的生活了,你恨你師父嗎?”

    王璞玉眼神靜靜的看著車外飛馳的車流,“不恨,我們都是孤兒,是師父給了我們第二次生命,我沒有理由恨他。”

    一時間有些惆悵,唐風笑了笑,“以后什么打算,總不至于一直做賊吧?”

    唐風一直有意留下這個小姑娘,于是乎隨口問道。

    王璞玉聞言看向了唐風,靜靜的看了很長時間。

    “還能做什么,一直做賊啊,這是我的宿命,無法改變的宿命。”

    “不,可以改變。”

    唐風反駁道。

    “除了偷東西,我好像什么都不會。”

    王璞玉難掩心中失落,苦笑道。

    唐風側目,“我并不這么覺得,我可以送你去上學,你想學什么就學什么。”

    王璞玉一愣,隨即搖了搖頭,“你憑什么對我這么好?師父對我說過,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哪怕是做賊,也沒有躺著就能偷到錢的。”

    唐風無奈的搖搖頭,“做賊也能有一套自己的處世哲學,真是天下奇聞。”

    “我并不是排斥賊這個行業,但是沒有人東西被偷而不罵賊的,做的壞事多了,畢竟不是件好事。”

    “當然,送你去上學是真的,但我有個條件。”

    王璞玉眼神一轉,不得不說,唐風拋出的這個條件是十分誘人的,能安靜的上學是王璞玉從小到大的夢想,然而這么多年過去了一直沒有機會去實現。

    現在唐風的一番話,給了她一絲希望,她相信唐風有能力。

    “什么條件?”

    唐風沉吟片刻,“幫我做最后一次賊,偷一次東西。”

    心中早已經有了計劃,這也是把她留下來的原因之一。

    王璞玉低了低頭,“好。”

    “你不問問讓你偷什么東西,也不問讓你去偷誰的東西?”

    唐風有些意外,喃喃說道。

    “要想得到就必須付出些什么,這些道理我是明白的,我既然答應了你,那至于是偷誰的,已經不重要了。”

    “好,到時候我聯系你,你想從哪個階段上起,我去給你找學校。”

    眼中的驚喜流露出來,王璞玉不禁在腦海之中想像著自己穿著校服坐在校園里的操場上的場景……

    “高中吧,我沒什么基礎但是初中以下的書我以前自己看過,應該沒什么問題。”

    聞言點了點頭,“沒問題,這段時間我會把學校給你找好。”

    “我什么時候行動?”王璞玉接著問道。

    “到時候我會找你的,但是我得提前告訴你,讓你偷的東西很重要,不容易得手,你提前有個心理準備。”

    “好,我明白。”

    ……

    將王璞玉送到郊外一處她以前租住的房子,唐風開車回返。

    深夜時分,車子停在院里,唐風開門上樓,岳母房間的燈已經滅了,看樣子已經睡了。

    到二樓,輕手打開門,林音的床頭燈亮著,呼吸輕緩,已然睡著了。

    脫了衣服隨便沖了沖澡,唐風和衣而睡。

    ……

    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林音已經洗漱完了,天氣很好,陽光照進來,有些溫暖。

    洗臉刷牙,下樓之后岳母已經把早飯準備好了。

    “媽,我想請你幫個忙。”

    唐風喝了口牛奶,隨口說道。

    夏素琴一笑,“小風,什么時候跟媽說話還這么客氣了?有什么事你說。”

    唐風一笑,將一片面包塞進嘴里,“您不是在教育局上班嗎?我想替人找個高中。”

    這對于夏素琴來說自然不是什么難事,不由得爽朗的一笑,“就這事啊?我還以為是什么大事呢,你放心吧,媽這兩天就給你聯系。”

    唐風謝過岳母。

    吃完早飯之后,夏素琴收拾,唐風和林音準備了一下出了門。

    先把她送到了清遠貿易,唐風才接著開車到了公司,大致處理了業務,中午時分在公司簡單吃了個午飯,唐風趕在下午之前趕到商場給秦月挑了一件連衣裙作為禮物,然后四點準時到了秦月短信里說的清風酒店。

    車子停在門口的時候,秦月看到是唐風的車,遠遠的就迎了上來。

    秦月今天穿著一身米白色的褶皺連衣裙,扎著雙馬尾,臉上化著淡妝,似乎還噴了淡淡的香水,簡直可愛到不行。

    “風哥哥,你來了,嘿嘿!”

    唐風摸了摸小姑娘的腦袋,從副駕駛座上將裝著禮物的盒子拿了出來。

    “生日快樂!”

    秦月看到裝著禮物的盒子,開心的不行,雙手接了過去,欣喜的說道,“謝謝風哥哥!”

    “跟我到里邊去吧。”

    點頭答應,唐風跟著秦月進了酒店。

    清風酒店,果然內部的裝修風格很是文藝,帶著一股子古風但又不時現代的簡約風格,十分的有格調。

    穿過酒店大廳,后面是座小花園,會場就設在花園中心。

    左右看了看,花園種著各種花卉,一派春意盎然。

    “小月,這地方不錯啊,怎么找的?”

    這個地方很符合唐風的審美,不禁邊走邊問道。

    小姑娘開心的一笑,“媽媽給我找的,她知道的喜歡什么,我剛看到這兒的時候也特別滿意。”

    到了花園中心,唐風找了處地方坐下,秦月出去接其他同學去了。

    無聊的擺弄周圍的花卉時,一道熟悉而又陌生的聲音傳到耳畔。

    “最近還好嗎?”

    聞聲抬頭,只見身前站著一位姑娘,看到這個姑娘的一瞬間,唐風不由得一尬!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