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不知天高地厚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不知天高地厚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說話的是許昕!

    那晚上的激情場景瞬時在唐風之中浮現,雖然心中有些尷尬,但還是擠出了一絲還算正常的微笑。

    “挺好的,你呢?”

    許昕一笑,輕聲回答道,“我也挺好的。”

    她今天應該也是特意打扮了一下,身上穿著白色修身襯衣,下身一條合身的米黃色休閑褲,搭配腳上的小皮鞋,苗條修長的身材將普通的衣服穿出了別樣的美。

    “聽秦月說你開了公司,挺忙的吧?”

    “還好。”

    唐風不知道該怎么回答,這個女孩不像秦月,也不像高安夏,很溫柔,如水一般,典型的江南女子,身上散發著獨特的氣息。

    聽到唐風的話,許昕抿嘴一笑,伸手指了指不遠處的長桌,上面放著酒水水果以及一些吃的。

    “喝一杯吧。”

    唐風點頭,“好啊。”

    兩人移步,到了桌前端起高腳杯,輕碰了一下。

    抿了一口,入口處傳來喧鬧聲,唐風和許昕同時轉頭。

    秦月領著一群同學走了進來,唐風大致掃了一眼,看到了好幾個上次聚會時見過的幾個學生。

    不多時之后,花園里的人越來越多,秦月的心情似乎也越來越高興,一個人忙前忙后的招呼人,忙的不亦樂乎。

    唐風雖然不是學生,但實際年齡其實和這些大學生差不了幾歲,秦月的性格比較開朗,她的朋友們也都跟她很像,經秦月的介紹知道了唐風之前當過兵,現在又開了公司,一個個生活閱歷并不豐富的年輕人,尤其是姑娘們便圍著唐風讓他講故事。

    大多數的學生心思都是很單純的,沒有那么多的心眼兒,看著她們一雙雙單純清澈的眼神,唐風也沒拒絕,索性把自己之前當兵時的一些經歷添油加醋的講了一遍,惹得這些姑娘們不時露出驚嘆不已的表情。

    就在花園里的氣氛很是歡愉,聚會馬上正式開始前,入口處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錢浩!

    他手中抱著好幾個盒子和一束花,跟自己的幾個兄弟緩緩走了進來。

    現場大多數人都是安北師院的學生,別的人可能不認識,但錢浩無一例外,全都認識!

    大家同樣也都知道錢浩一直喜歡秦月,但被一直拒絕的這事,而且清楚錢浩是個紈绔富二代,于是乎看到他的瞬間,花園里頓時安靜了下來。

    而另外一邊的錢浩看到自己一出現花園里幾十號人全都不說話了看著自己,十分享受這種被關注的狀態,不禁又昂了昂頭,一臉驕傲的抱著禮物走到了眾人面前。

    秦月一直在忙前忙后的招呼人,本來沒有怎么注意,氣氛突然安靜下來,被身邊的朋友一提醒,扭頭一看,笑容滿面的臉頓時黒了下來。

    她的生日可沒有主動去邀請錢浩來,而且她從心底討厭這個錢浩,不學無術也就罷了,只知道花錢享受不知道上進也罷了,關鍵在學校還老喜歡欺負人,打架斗毆更是家常便飯,哪里有一個大學生的樣子?

    看著錢浩懷里抱著一堆禮物,滿面討好的笑,秦月便一肚子的怒火。

    秀眉緊縮,秦月往前急走兩步,冷聲開口,“錢浩,你來做什么。”

    語氣很冷,顯然不準備給錢浩一點好臉色。

    錢浩雖然臉皮厚,但是被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訓斥一般的質問,臉上也有點掛不住了,嘴角不好意思的抽動兩下,“小月,這不是你二十歲的生日嗎?我過來給你慶祝一下……”

    秦月小姑娘此時氣的拳頭都捏緊了,吐了口氣,“錢浩,你現在馬上給我……”

    沒等說完,站在唐風身邊的許昕不知何時已經到了秦月身后,伸手拉了拉秦月的衣角。

    “小月,今天是你的生日,別因為他讓大家都不好意思……”

    許昕心地善良,而且也要比秦月成熟一點,她知道這種場合之下,直接把錢浩趕出去,顯然有些不好,畢竟大家這么多人看著,要是來這么一出兒,等會大家估計也都玩不開了,因此給秦月提了個醒。

    而這邊許昕是她學姐,平時對秦月照顧的地方不少,學姐說話,她也不好意思不聽,思考了片刻,動了動嘴最終沒說什么。

    錢浩這點眼色還是有的,知道秦月不會趕自己走了,連忙往前走了幾步,笑著將手中的禮物遞給了秦月身邊的許昕,而沒有直接給秦月本人。

    “小月,生日快樂。”

    秦月心里排斥的不行,但學姐在身邊,也沒好說什么,勉強擠出了一絲笑容低聲說了句,“謝謝。”

    說完,轉身去招呼其它同學去了,許昕把錢浩買的東西放到了一邊,也沒再理錢浩。

    而錢浩自然也不認生,環顧了一周,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不遠處的桌邊坐著唐風!

    心中的得意之色流露于臉上,他心中不由得冷哼一聲,帶著自己的兩個兄弟大搖大擺的坐到了唐風身邊。

    端起桌上的果汁喝了一大口,錢浩滿面春風的側目問道,“呦,這不是明皇地產的唐總嗎?怎么?也來湊熱鬧?”

    他之前雖然見識過唐風的厲害,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唐風昨天可是主動到自己家的錢氏集團去談生意了,他現在可是占有完全的主動權,絲毫不懼他唐風!

    早就料到這個紈绔子弟肯定會和自己過不去,唐風翹著二郎腿,無所謂的應了一聲,“對啊,湊湊熱鬧。”

    錢浩不屑的一撇嘴,“唐總真有閑情逸致啊,公司都到了賣項目度日的時候了還有這個心情,我錢浩佩服!”

    不由得在心中無奈的笑了笑,這個二代公子哥簡直笨的可愛,根本不知道如何為人處世,張口就來,把錢學海那只老狐貍的一點基因都沒繼承下來,弄的唐風都有些懷疑他是不是親生的了……

    “小錢總知道的挺多啊,連我們明皇經營狀況如何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可以可以,那錢氏集團日后要交到小錢總手里看來會更長一層樓啊!”

    說錢浩傻的可愛還真沒說錯,一聽唐風的這話,還以為是在夸他,得意的一擺頭。

    “呵,那當然,反正錢氏再差也不至于出去賣項目去……”

    抿了一口酒,唐風沒答話,這孩子太單純,又桀驁不馴,沒什么好說的。

    下午六點的鐘聲剛剛敲過,正式的聚會到了應該開始的時間,花園的入口處出現了個人影。

    秦月看到這個人影,趕緊一臉激動的迎了上去,這人不是別人,是她媽媽。

    “媽,你怎么才來啊……”

    跑過去抓住媽媽的胳膊,秦月一臉撒嬌的問道。

    秦月媽媽聞言愛憐的摸了摸秦月的腦袋,臉上也洋溢著開心,畢竟女兒今天就二十歲了,這可是個特別的日子。

    母女兩人拉著胳膊剛往前走了兩步,媽媽張文主動停住了腳步,拉住了女兒的手,臉上突然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媽,怎么了?”

    秦月不知道媽媽怎么會突然這樣,疑惑的歪頭問道。

    張文頓了頓,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該怎么給女兒說這件事。

    “媽,怎么了呀?干嘛不說話?”

    深吸了口氣,張文苦笑著看著女兒,沉吟片刻后說道,“小月,媽媽給你說件事你不要生氣。”

    秦月一愣,“媽,到底怎么了?”

    張文低了低頭,左右看了看,最終鼓起勇氣,“那個……你爸爸他來了,這個地方就是他給你選的,我之前沒給你說,就是怕你生氣……”

    笑著的臉頓時拉了下來,秦月眼神似乎要噴火一樣看著媽媽張文。

    “他在哪。”

    張文轉身指了指門口。

    眾人的目光此時都聚集在了她們母女身上,張文這么一指,大家的目光頓時又都轉移了過去,直直看向門口。

    此時的門口站著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遠遠看去頭發稀少,膀大腰圓,濃眉大眼,有點像好萊塢里的歐美男星。

    穿著一聲休閑運動服,腰背挺直站在臺階上。

    而他的身后還站著兩個保鏢似的男子,黑西裝,冷峻的臉,面無表情的看向前方。

    “小月。”

    秦月盯著這個男人看了半天,她沒有想到,這么多年過去了,自己的父親秦大東還會出現在自己的世界里。

    她直勾勾的看著面前這個男人,看了很久,眼中復雜,而秦大東看著已然長大成人的女兒,主動輕聲喊了一聲。

    沒想到的是,秦月眼中閃過一絲絕情,轉過身便走,絲毫沒有搭理男子的意思。

    眼看女兒生氣,做母親的張文一臉愧疚之色,連忙追了上去。

    “小月,你別怪媽媽,你爸他是真的想你,就想見你一面跟你說說話,你別這樣好嗎?”

    秦月一臉的堅定,眼中帶淚,并不搭理自己媽媽張文,也絲毫聽不進去她的話。

    門口的秦大東一看女兒生氣,連忙從臺階上走了下來,她是真的想女兒了。

    “媽,你告訴他,我沒有爸爸,讓他走!”

    秦月站在花園角落,冷冷的對自己母親張文說道。

    眼看秦大東就要接近秦月,一旁的錢浩覺得自己機會來了,起身傲慢的抬起胳膊擋在了一臉著急的秦大東面前。

    “喂,大叔,我們家女神不想見你,別找不痛快,走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