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七十八章 痛毆錢浩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七十八章 痛毆錢浩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秦大東看到女兒不愿意接受自己,心里正著急,突然被這么一個陌生人出來擋住,臉色立馬變了。

    “你是誰!”

    說著,身邊的兩個保鏢已經冷聲上前,站在了秦大東兩側。

    錢浩左右看了一眼,傲慢的從鼻孔哼出兩口氣,“我是誰不重要,但是我們家女神不想見你,請你馬上離開,ok?”

    語氣傲慢,根本沒把秦大東放在眼里。

    秦大東抬眼看了看站在角落的女兒,心里很難受,瞪眼看著面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臉色已然冷了下來。

    “我再問一遍,你是誰!”

    錢浩仔細打量了眼前的秦大東一眼,發現確實不認識,安北商圈沒這號人,底氣不禁又足了些。

    “聽不懂話還是怎么的?好,既然你想知道,小爺我就告訴你,我叫錢浩!”

    身材健壯的秦大東冷哼一聲,安北這個小地方的人他還真沒放在心上,即便你是安北頭號大佬他也絲毫不怵。

    “請你讓開,我要跟我女兒說話。”

    十幾年沒見過女兒了,秦大東心里著急的不行,他沒奢望秦月能原諒自己,但面對面跟她說幾句話,他也就心滿意足了,畢竟這種事情不能急。

    而錢浩就比較直接,秦月不想見他,這正是自己出頭的機會!

    “大叔,不好意思,秦月不想見你,我不管你跟他說什么關系,都請你出去。”

    一直壓抑的負面情緒瞬間爆發了,秦大東眼中閃過一絲恨意,壓低聲音冷冷吼道,“給我滾!”

    錢浩一愣,沒想到這人居然會開口罵自己,瞬間也不開心了,板著臉不悅的頂撞到。

    “我說你這人會不會說話,就你這素質,我們家女神不見你那算是對了!”

    撕開傷口還撒了把鹽!

    秦大東嘴抽了抽,身邊的兩個保鏢見自己老板臉色變了,互相對視一眼,上前抓住錢浩的胳膊,直接將人架了起來,扔到了一邊。

    這粗魯的對待讓錢浩顯然不能接受,這邊秦大東剛剛往前跨了兩步,離女兒近了一點,錢浩掙脫開兩個保鏢,沖著擋在了秦月身前幾米處,手中還順便從桌子上提了一個紅酒瓶。

    “媽的,給老子耍橫是吧?你特么也不出去打聽打聽,老子錢浩是誰!說了讓你走就趕緊給老子滾!”

    秦大東的耐心沒了,轉頭瞪了自己兩個手下一眼,“你們兩個是吃干飯的嗎?連這都解決不了?”

    本來不想在自己女兒生日宴會上惹事,但現在不知道哪里冒出來這個愣頭青,秦大東也很無奈。

    兩個保鏢聽到老大有些生氣了,趕緊點頭,冷眼看著錢浩,快步走了過去。

    錢浩平時驕橫跋扈慣了,見兩個保鏢過來,也不害怕,心里想著在安北這塊地界上,有幾個人敢動他?

    當其中一個保鏢的飛腿踹到自己身上時,錢浩依然不相信他們敢動手!

    一腳飛出,錢浩慘叫一聲,整個人失重之后往一邊摔去!

    身子觸地,錢浩覺得自己五臟六腑都互換了位置,但這僅僅只是開始,兩個保鏢因為他被老板訓斥,心里都很不爽,老大沒讓停手,他們就不會停。

    一把將錢浩從地上抓了起來,另一個人抬手就是一拳,直直砸在了錢浩的左臉上!

    口中一股子甜甜的腥味傳來,錢浩悶哼一聲,疼的幾乎要窒息了一樣。

    一拳過后,接著腹部傳來一陣劇痛,錢浩下意識的捂住肚子想要往下蹲,但脖子被人抓著,蹲不下去,難受到了極點!

    一拳接著一拳,錢浩的臉上,肚子,大腿不斷的被雨點般落下的拳頭擊打,臉色更是紅了黑,黑了白,眼珠子都要翻出來了。

    看著面前突然發生的一幕,花園里的人都愣了。

    張文和秦月更是沒想到,秦大東居然如此的強勢!

    眼看著錢浩這個愣頭青快被打的吐膽汁了,唐風嘆了口氣,在眾人的注視下,走到兩個保鏢跟前,伸手拉了拉其中一個。

    “喂,差不多行了,下手別那么黑。”

    錢浩雖然一直對唐風懷恨在心,但是唐風心里清楚,這個年輕人本身心思并沒有多壞,之所以三番五次的想坑自己,也不過就是因為覺得秦月跟自己走了近了些,如此而已。

    保鏢一愣,顯然沒有想到居然有人敢拉自己,轉過頭冷冷的瞥了唐風一眼,“你他媽誰啊,找茬的話連你一起收拾!”

    語氣傲慢到了極點,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的意思。

    唐風有些不悅,扭頭看向一邊的秦大東。

    “你要是不想讓女兒記恨你,就留點好印象,拳頭可打不出來親情!”

    “你他么的找不痛快是不是!”其中一個保鏢吼了一聲,舉著拳頭便朝著唐風眼窩砸了過去!

    本來就不想動手,畢竟今天可是秦月的生日,但不知道這個秦大東什么想法,帶著保鏢來現場鬧事,還如此的無禮,他不想動手都不行了!

    待保鏢的拳頭快砸到自己臉上時,唐風輕飄飄的出手,閃電一樣的抓住了那人手腕!

    保鏢平時哪里遇到過真正厲害的對手,自己如此快的出拳,卻被瞬間抓住手腕,心中驚駭不已。

    唐風寒笑一聲,反手一擰,保鏢的痛苦的叫了一聲,整個人身體跟著唐風扭動的方向轉了過去,瞬間呲牙咧嘴的。

    另一個保鏢見勢不妙,咒罵了一聲,一把甩開錢浩,一記高踢腿朝著唐風面門襲去!

    呼呼的破風聲傳來,唐風眉頭大皺,這兩人還真是下狠手,拳腳全朝著你臉招呼,不由得冷哼一聲。

    以一種肉眼難辨的速度抬腿,腳背瞬間踹在了保鏢右臉之上!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一腳將其ko,唐風沒停,一腳踹在被制住手腕的那人的腹部,接著踢中下巴,隨后他整個人捂住肚子彎下了腰,唐風接著一腳踏在他的背部,整個人趴在了地上,爬不起來了……

    。。。

    局勢瞬間反轉,所有人都驚訝的看向唐風。

    秦月見勢不妙,趕緊跑了過來,抓住唐風的胳膊,恨恨的瞥了一眼自己爸爸秦大東。

    “秦大東,你給我走!”

    而秦大東此時臉黑到了極點,沒想到這個唐風這么不給面子,直接上來就給自己來了個下馬威!

    但看到女兒那張精致的臉龐,秦大東哪里舍得動怒,尷尬的對秦月笑了笑。

    “小月,爸爸就是想看看你,跟你說兩句話而已……

    “我沒有爸爸,你走,我不認識你!”

    胸中苦澀至極,秦大東不知如何是好,討好似的接著笑了笑,“小月,那個。。。爸爸以前確實做的不對,辜負了你,但爸爸確實是有苦衷的,你給爸爸一次機會,讓爸爸補償你,好不好?”

    秦月冷著臉,“不好意思,我不需要,請你馬上走,我不想看到你,看到你那張臉我就覺得惡心!”

    唐風扭頭看了看發火的秦月,“小月,別意氣用事,他畢竟是你爸爸。”

    但此時的秦月似乎油鹽不進,“風哥哥,我沒有爸爸。”

    無奈的嘆了口氣,唐風又接著說,“你確定不認他?”

    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秦月重重的點了點頭。

    “好。”

    說完唐風邁步上前,站在了秦大東面前,抬手指著門口。

    “不好意思秦先生,小月她不想見你,如果確實是心疼女兒,就走吧。”

    秦大東看著自己被打倒剛剛站起來的兩個保鏢,然后再看了看面無表情的唐風,心中的恨意不由得又加重了幾分。

    他說的話可比錢浩更有殺傷力,自己要是好不走,那不就是不尊重女兒的感受了?

    心中恨意驟生,恨恨的盯著唐風。

    “請吧秦先生,別讓小月難做,這么多朋友都在呢。”

    呼吸粗重起來,憤怒的火焰已然在胸腔中點燃,“小月,是爸爸不好,我過幾天再找你……

    說完,冷冷的看了兩個保鏢一眼,二人吃了敗績,被人打的連還手機會都沒有,看到老大的目光,二人低著頭跟在秦大東身后,往外走去。

    到了門口時,秦大東冷冷轉頭,眼神灼然看向唐風,眼中的東西很復雜。

    唐風面不改色,微笑回應,秦大東最終沒說話,帶著手下出了酒店。

    ……

    人走之后,唐風轉身將躺在地上成了一灘爛泥的錢浩扶了起來,讓他坐在一旁歇了歇。

    人幾乎已經給打的沒了人樣兒,嘴角全是苦水,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無奈的搖搖頭,唐風轉身,“我帶他去醫院,你們在這里玩。”

    秦月一搖頭,“他選的地方,我不要,生日我不過了。”

    說完轉身沖自己同學道歉,鞠躬,然后跟唐風出了花園,錢浩畢竟是為自己出頭受傷的,她不能坐視不理。

    兩人扶著錢浩出了酒店,唐風開車,將錢浩送到了市醫院。

    等醫生大致處理完,看錢浩躺在病床上沒什么大礙了,唐風沒打招呼,和秦月一同出了醫院。

    ……

    躺在病床上的錢浩,看著唐風離去的背影,心里慚愧到了極點……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