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七十九章 造個人?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七十九章 造個人?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這種內心的愧疚自然不只是因為這次,在不久之前的那次聚會中,要不是唐風最后出頭,自己和好哥們兒連坤估計都要涼,那次得罪的可是黑爺,正兒八經高家高二爺的大管家,現在他回想起來,心里都有些后怕。

    加上今天這事兒,錢浩的心也是肉做的,要不是唐風替自己攔住那兩個保鏢,恐怕自己得打得連自己老爸老媽都認不出來。

    思前想后,錢浩給自己老爸打了個電話。

    錢學海已經回了家,正吃完老婆做的飯,在客廳里喝著茶,兒子錢浩的電話就打來了。

    簡單的說了兩句,兒子便把自己挨打的事情給他說了,錢學海一聽兒子又挨打了,心里著急的不行,趕緊叫上收拾碗筷的老婆,出了家門,開車飛快往醫院趕去,錢浩這根獨苗兒可是他們的心頭肉,出了事兒夫妻二人都著急的不行。

    ……

    而秦大東這邊出了清風酒店,開車往住的酒店趕去。

    “東爺,要不我叫上幾個弟兄,連夜把這個唐風干掉!”

    受傷的保鏢不甘心,兩人被唐風當著老大的面三下五除二的解決,一直感覺面上無光,難受的不行。

    秦大東聽到自己手下的話語,扭頭不屑的瞪了一眼,“就你們幾個?也好意思說這話?”

    兩個保鏢自知丟人,沒敢接話。

    “他是個硬茬子,大巫師的親傳弟子頌帕都被他親手擊殺,五個雇傭兵連還手能力都沒有,甚至于大巫師親自出手都于事無補,靠你們幾個就能拿下他?”

    “不自量力!”

    恨鐵不成鋼的秦大東接連數落了幾句,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東爺,那咱們也不能就這樣干耗著不是?我們是怕老家那邊有人又說東爺您膽小怕事,拿著錢不干事……”

    手下低聲說了一句。

    秦大東怒目圓睜,順手就給了說話的手下一個耳光!

    “放他媽的屁!”

    “有本事他們來啊,媽的,吃力不討好的事,他們以為老子愿意接這活兒?”

    罵完,秦大東靜了幾秒,轉而說道,“我把話說在前面,這件事我們得從長計議,萬萬不能操之過急,不然恐怕我和你們都得死在這兒,重蹈頌帕和那五個雇傭兵的覆轍,沒我說話你們千萬不要擅自行動,聽到沒有!”

    兩個保鏢低頭應是,沒敢接話。

    心里郁悶的秦大東看著窗外,腦海之中不斷思索接下來的計劃……

    ……

    錢學海夫婦進了醫院,在醫護人員的指引著,快速找到了自己兒子錢浩的病房。

    一進門,看到兒子臉上都纏著紗布,錢夫人悲從心頭起,直接哭著趴在了兒子的病床前,“小浩,你這是怎么了小浩。是誰把你打成這個樣子的……”

    “你給媽媽說,咱不怕他……”

    錢浩看著自己母親擔心的樣子,也有點難受,用手撫摸著媽媽的頭發,“媽,我沒事,就是點小傷而已,不礙事的……”

    錢學海一臉的陰郁,站在床邊寒聲問道,“是不是唐風那小子打的你!”

    之前錢浩添油加醋的給老爸說唐風如何如何欺負他,這剛剛說完就挨了打,錢學海下意識的就想到了唐風。

    錢浩一聽這話連忙搖頭,急忙解釋道,“爸,這事兒和唐風沒關系,不是他打的我!”

    “打我的人是秦大東的手下,是唐風的救的我,要不是他出手,你兒子這條命估計都沒了半條了……”

    錢學海一時間有些懵,坐到了兒子床邊,疑惑開口,“什么意思?兒子你慢慢說。”

    錢浩一直覺得心中有愧,想了想,把之前發生過的所有事情一五一十的講給了錢學海聽。

    實際上錢浩和唐風之間本來就沒有什么仇怨,只不過是錢浩喜歡秦月,而看唐風和秦月走得近,所有心生恨意,故意找茬而已。

    而唐風那邊根本就沒把這事放在心上,反而接連救了錢浩兩次。

    聽完兒子的講述,錢學海嘆了口氣,他倒也不怪兒子,畢竟這孩子從小嬌生慣養,行事十分莽撞,想事情也比較單純,僅此而已。

    現在事情說清楚,錢學海心里也有底了。

    錢浩看著自己老爸神情凝重,試探性的說了句,“爸,我昨天給你說的,讓你整整唐風,要不就算了吧,我從小到大雖然沒做過什么好事算不上什么好人,但是以德報怨這種事我還做不出來……”

    看著病床上的兒子說出這話,錢學海心里十分的欣慰,兒子終于有點長大的跡象了。

    點了點頭,“小浩,你放心,唐總救過你兩次,我錢學海雖然是個生意人,但也是有感情的,這件事我知道怎么處理。”

    聽到父親這話,錢浩才算是放下了心,不然到時候錢氏集團真的難為明皇地產,自己不就成了那種以德報怨的小人了?別說別人看不起自己,他心里都會瞧不起自己。

    從病房里走出來,錢學海給自己秘書打了個電話,讓他聯系法務、市場以及銷售,明天擬定好合同,準備好資金,自己明天親自把合同送到明皇去!

    ……

    唐風和秦月出了酒店,小姑娘的生日被攪黃,心里難受的不行,加上自己這么多年未曾謀面的親生父親這樣出現,讓她的情緒很亂。

    她甚至有些恨自己的媽媽張文,她居然背著自己和秦大東聯系,還給自己編了這么大的一個慌,心中不免失望而又失落。

    天色已然黑了下來,看秦月的情緒不怎么好,估計也不想回家,唐風索性將車開到了市區一家酒店,把車停好,進去給秦月開了房間。

    “這是房卡你拿好,今晚就先在這兒休息,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一個人靜靜也好。”

    秦月耷拉著小腦袋,淚眼朦朧的看了唐風一眼,接過了房卡。

    “風哥哥,我沒事……”

    看著小姑娘嬌滴滴又楚楚可憐的模樣,唐風輕嘆了口氣,“別難過了,我陪你上去待一會兒,等會你把許昕叫來,讓她陪陪你,好嗎?”

    秦月抬起頭,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幾下,低頭點了點。

    上樓,打開房間,唐風將門關上。

    “你也別太難過,你爸爸是真想見你,男人嘛,多少都有自己的苦衷,而你媽媽則就更無辜了,女人家都心軟,你這么多年沒見過你爸爸,她也是想讓你心里不要一直有那個怨念,畢竟以后的生活還得繼續,總不能帶著陰霾活著不是?”

    坐在床邊的秦月聽完點了點頭,頓了頓,破涕為笑。

    “風哥哥就是會說話,好了,我不難過了!”

    起身拍了拍她的小腦袋,“那你給許昕打個電話吧,晚上了,總不能一個人睡。”

    秦月站了起來,走到了唐風身前,抬著頭看著他,“風哥哥就不能不走嗎?”

    一愣,唐風笑道,“我都是成家的人了,哪兒能隨便在外面過夜。”

    秦月的眼中的神采暗淡下來。

    “哦。”

    “也是,林音姐姐長得那么好看,你怎么可能舍得不回去呢……”

    唐風知道她又開始耍小性子,笑了笑沒說話。

    拿起手機給許昕發了條短信,簡單說了一下,那邊很快回了一句,“可以。”

    拉開窗簾,外面已經徹底黑了下來,正看著窗外的夜景,唐風突然感覺腰身處被人抱住。低頭一看,居然是秦月!

    瞬間感覺有些不適應,秦月是個很獨特的姑娘,他一直在心里把她當妹妹看,從來沒有過其它的想法,秦月這主動的一抱,著實讓他有些無所適從。

    “那個……小月,別這樣。”

    秦月沒聽,輕聲問了句,“林姐姐現在對你好嗎?”

    唐風苦笑,“小孩子問這問題干嘛?再者說了,你林姐姐現在跟我很好啊。”

    聽到這么一句,秦月松開了唐風,“哼,她以前對你可不好……”

    “都是過去的事了,現在不挺好的?”

    正說著話,手機振動了一下,唐風拿起一看,是許昕的短信,說半天沒打到車,問唐風能不能過去接她。

    抓住機會,唐風給秦月說要去接許昕,快步出了房間。

    出了酒店大廳,唐風長出了一口氣,秦月雖然已經不小了,但是他真的不想和她有什么關系,她還年輕,應該過普通人的生活,如果真和自己發生什么,可能會影響她一生。

    一個人開車到了大學城將許昕接上,二十幾分鐘的時間,到了酒店,下車把許昕送到了電梯口,唐風叮囑幾句,不打算再上去。

    許昕看到唐風沒有上去的意思,眼中劃過一絲失落,但還是溫柔的笑了笑,進了電梯。

    ……

    辦完這一切,唐風駕車回返,晚上九點,到了家,進門之后林音和夏素琴都在看電視,見母女二人心情都不錯,唐風坐在了林音旁邊。

    “小風啊,學校我給你問好了,過兩天你把那孩子的資料給我,我去讓校長先把學籍給入了,到時候人去的時候手續就簡單了。”

    謝過岳母,唐風和林音簡單聊了聊公司里的事,晚上十點半,二人回臥室,洗完澡,進了被窩,唐風扭頭輕聲問了句。

    “老婆,咱……造個小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