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章 正式亮劍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章 正式亮劍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林音先是一愣,隨即明白了唐風的意思,嬌喝一聲,“造什么小人,快睡你的覺!”

    唐風不依不饒,試探性的伸出手,剛剛洗完澡的林音皮膚滑膩,如絲綢一般的觸感不由得點燃了唐風身體內的渴望。

    “明天還要去公司,你別鬧。”

    “我偏要!”

    “哎呀……”

    屈指算來距離上一次兩人造小人已經過去不少日子,唐風是正常男人,林音是正常女人,嬌羞過后便是瘋狂。

    兩人連續兩次,林音一次比一次激動開放,戰斗持續到凌晨,兩人才安穩睡去……

    ……

    第二天一早和往常一樣,唐風先把林音送到清遠貿易,接著到了明皇。

    一進公司,前臺小姐小汪匆忙迎了上來,接過唐風手中的外套,低聲說道,“唐總,錢總來了……”

    一頓,唐風道,“哪個錢總?”

    小汪一笑,“當然是錢氏集團的老總錢學海了。”

    “哦”了一聲,唐風有些意外,錢學海這只老狐貍怎么突然來了,有點奇怪。

    “人在哪?”

    “接待室呢,等了好幾分鐘了。”

    答應了一聲,唐風整了整衣服,穿過過道,推開了接待室的門。

    錢學海和自己的秘書坐在沙發上,正喝著茶,聽到門口的動靜,扭頭側目。

    “錢總,這么早怎么就過來了?也不跟我打聲招呼我好去接你……”

    做生意就是做生意,唐風分的清,因此往前走的同時伸手,態度很熱情。

    錢學海聞聲也站了起來,兩人手握到了一起。

    “唐總跟我老錢還客氣什么?咱們都是兄弟企業,我還不是想來就來?哈哈!”

    唐風用另一只手拍了拍錢學海的手背,“哈哈,錢總說的是,來,請坐!”

    兩人落座,唐風讓跟進來的小汪又給換了壺茶,這才開口問道。

    “錢總,這一大早上就過來,恐怕不是單純的到我這兒喝茶來了吧?”

    錢學海側目一笑,“哈哈,我要真是單純的來喝茶,唐總可得趕我走了吧?”

    “這哪里的話,錢總在這兒喝一年茶我唐某也沒意見,但就怕錢總沒那個閑工夫啊。”

    點點頭,錢學海喝了口茶,臉上的表情也嚴肅了起來,伸手讓秘書將文件袋遞了過來,接著打開,取出了一摞文件,看了一眼,放在了唐風面前。

    有些不明所以,唐風一指,“錢總你這是?”

    “那兩個項目的回購合同,唐總先看看,要是沒什么問題,咱們今天就把它簽了!”

    看著錢學海一臉認真的模樣,唐風也不怠慢,拿起文件全部看了一遍。

    ……

    看完,唐風越發的不解,把文件放下。

    “錢總,你這是什么意思?”

    錢學海一愣,“怎么?唐總你對回購的資金不滿意?”

    搖搖頭,唐風接著說道,“錢總,據我所知之前明皇僅僅為這個項目投資進去幾千萬而已,再者我現在是主動找你回購的,這本身有些不講信譽了,現在您用一個億的資金回購我幾千萬的投資,恐怕有點不合常理吧……”

    要說不擔心這個老狐貍使陰招是不可能的,畢竟唐風是個商界新人,各方面的經驗都沒有人家錢學海豐富,萬一這合同里面哪里出點紕漏,那到時候可能就得不償失了。

    錢學海聞言深吸了一口氣,喝了口茶,擺手讓自己的秘書先出去,然后接著道,“唐總,我知道你肯定會有疑惑的地方,現在這地方也沒人,我前某人就直說了……”

    唐風點點頭,“我洗耳恭聽……”

    “錢浩是我的獨生子,這唐總應該多少知道寫吧?”

    “這我自然知道。”

    “我兒子昨天被人打進了醫院,小浩把事情的經過都給我說了,要不是你救他,恐怕他半條小命都沒了,這么大的恩情,錢某又怎么能忘呢?”

    此時的唐風更有些意外了,不由得笑了笑,“錢總你這么說就有點太客氣了,舉手之勞而已。”

    抬手打斷了唐風,錢學海接著說道,“唐總啊,可不止這一件事啊,小浩把你們之間的恩怨都給我說清楚了,他心里對之前的做法很懊悔,讓我替他給你說聲抱歉……”

    靜靜的看著錢學海的眼睛,唐風點了點頭,長出一口氣,“原來是這樣……”

    “是啊,你說這么大的恩情,我錢某怎么報答呢?這兩個項目是我們之前合作的,我也是做生意的人,知道唐總恐怕是其它地方需要資金,這才會急于出手,你這么對我們錢家,我心里都記著呢。”

    “這一個億雖然看起來有些多,但實際上這兩個項目如果正常出手的話,肯定也差不多值這么多了,我錢某要是不給你這么多,豈不成了忘恩負義的小人?”

    說到這里之后唐風終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看來錢浩確實是給錢學海說什么了。

    看人家父子也不像是虛情假意,唐風重重的點點頭,“好,既然錢總這么說了,我唐風也不是個磨磨唧唧的人,這合同我簽!”

    說著,走到門口讓前臺把法務和財務叫了過來,唐風和錢學海在接待室把價值一個億的合同簽了!

    合同簽完,手下們都出去了,錢學海起身,沉吟了很久,這才有些難為情的對唐風說道,“唐總,說實話,我今天過來還有其他的事想和你商量一下,請你幫個忙。”

    唐風讓錢學海先坐,“錢總,你有什么話直說。”

    頓了頓,錢學海一五一十道,“我呢,只有錢浩這么一個兒子,從小就嬌生慣養,你也見過他,看的出來現在就是個桀驁不馴的二代公子哥,我心里也挺著急的,但是我從小給溺愛慣了,我的話也不聽,現在眼看年紀不小了,該干點正事了,所以……”

    說到一半,錢學海停了停,似乎有什么難言之隱一樣。

    “錢總,你直說無妨。”

    “我想請唐總幫我調解調解這小子,讓他在明皇干一段時間,有唐總在,我相信他肯定聽你的話,能長點本事。”

    聽到這里唐風明白了,但是這個錢浩可不是個省油的燈,可拒絕的話又有點不好意思,錢學海說著說著有點老淚縱橫,把他弄的著實不好意思。

    “行倒是行,不過得過段時間,等我把明皇打理好了,安穩下來,讓小錢總過來,就當是鍛煉了,你看怎么樣錢總?”

    唐風這么爽快的答應下來,錢學海自然沒什么話說,雖然是得過段時間再來,但是人家畢竟剛接手明皇地產,這點他也完全可以理解。

    “那行,我在這里先謝謝唐總了,上班時間,我就不再打擾了,先走了。”

    說完,出門招呼秘書跟上,唐風讓前臺小汪把他送到了樓下。

    ……

    轉身,樂美站在身后。

    “唐總,錢總怎么這么快的速度就簽合同,我聽說他出了一個億?”

    樂美聽到這件事著實有些不敢相信,錢學海她多少有些了解,談不上是鐵公雞但也差不多了,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大方了。

    唐風坐回辦公室,看著一臉擔心的樂美,知道她是怕自己被忽悠了,畢竟商場如戰場,一招不慎恐怕就會滿盤皆輸。

    “你的擔心我明白,但是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么復雜,你放心上班吧。”

    樂美見唐風十拿九穩的樣子,也沒好再說什么,轉身回去了。

    看著桌面上的財務報表,能挪動的資金已經有兩個億,這個數目加上明皇名下的這棟天安大廈,他心里已然有了底。

    打電話讓財務進來,唐風大致詢問了一下天安大廈的市場價值,然后又綜合了皇家一號以及清遠貿易,自己手中現在所有的資金加起來,已然有了和青石集團爭奪安北國際會展中心建設權的資本!

    讓財務和法務準備好必要的證明材料,唐風趕在中午下班之前,到了市委辦公大樓。

    他要正式亮劍!

    在樓下做了登記,唐風直接到了王志高的辦公室。

    敲門,秘書開門詢問,唐風簡單的說了一下,秘書回返詢問了正在處理公務的王志高。

    王志高此時搞不清唐風的來意,但心底對這個人直犯怵,也不敢不讓進來,定了定神,親自到門口迎接唐風。

    “唐先生來了還在門口等什么,來來來,趕緊請進!”

    臉皮是撕破了,但大家當面誰都不好意思拉下臉給對方,王志高表面的態度還是很好的。

    進門,秘書把水倒好,王志高憂心忡忡的坐在自己椅子上,試探性問道,“唐先生,不知道您今天過來是?”

    唐風喝了口水,直接從文件袋掏出一摞文件,放在了王志高的辦公桌上。

    “王領導先看看。”

    一臉的不明所以,王志高把文件拿起來,似懂非懂的開始翻看。

    看了幾頁之后,王志高發現文件全是一些公司的資金證明和不動產證明,不由得更加疑惑,這是給自己炫耀資產?

    苦笑一聲,王志高合上資料,“唐先生,您這是什么意思?”

    唐風也不藏著掖著,起身,雙手撐在他的辦公桌邊上,低頭說道,“王領導,我沒別的意思,只不過身為安北市民,想為家鄉做點事情,安北國際會展中心這個項目我來做,怎么樣?”

    王志高呆呆的看著唐風,愣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