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二章 準備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二章 準備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第二天早上到公司,一進門,王志高已然派自己的助理將招標會議的安排文件送到了唐風的辦公桌上。

    坐在辦公室里,讓手下的人將王志高助理送走,他大致瀏覽了一遍文件,招標的時間定在兩天之后,地點在市區的萬盛酒店高級會議廳。

    大致看了一遍之后唐風讓前臺通知所有部門負責人到會議室開會,接著向他們傳達了兩天之后競標的事宜,吩咐各個部門進行聯動合作,盡快拿出一份競標書交給自己。

    員工們大概都知道唐總近期可能有什么大動作,因此并沒有感覺到意外,而且安北國際會展中心這個項目是近年來安北影響力比較大的項目,他們之前也都有些耳聞,因此時間雖然緊,倒也不至于手足無措。

    任務布置下去,唐風解散了會議,樂美起身準備跟著同事出去的時候被唐風叫住。

    “以后銷售部經理的事你先放一放,我這里還缺個助理。”

    樂美手中抱著一摞文件,一愣,有些不好意思,“為什么是我?”

    靠在辦公椅上,唐風翹著二郎腿,“怎么?感覺自己被降職了?”

    趕忙搖搖頭,樂美將手中的文件放下,“沒有,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行,既然同意那就沒事了,去你辦公室收拾一下東西,讓人事在我辦公室給你放個桌子,等會就過來,這兩天事多,我一個人忙不過來。”

    思索片刻,樂美點了點頭,拿起文件出了會議室。

    ……

    整個明皇地產內部有條不紊的準備著此次招標會,唐風剛來的時候大家還都擔心人事調動會不會影響到自己,現在這么多天過去了,公司的一切還是跟以前一樣,而且唐總對待下屬的態度一向很好,員工們心都安穩了,干起工作來也都十分的賣力氣。

    明皇這邊干的熱火朝天,另外一邊的青石創投,競標書的準備工作同樣緊鑼密鼓的進行著。

    夏青石親自坐鎮,他自信心很足,但也知道商場如戰場,一點馬虎不得,再者他這次憋著要把唐風的明皇干凈利落的擊敗,因此十分的上心。

    而此時最為清閑的人莫過于王志高了,他坐在自己辦公室里,悠閑的喝著茶,坐山觀虎斗這種事最舒服不過。

    無論誰贏誰輸,他都是最后的贏家。

    中午岳母打來電話,說自己已經到了天安大廈樓下,問唐風在幾樓辦公。

    聽到岳母親自來了公司,唐風意外的同時趕緊下樓,果然在大廈入口處看到了夏素琴和她的車。

    “媽,您怎么不打一聲招呼就過來了,提前說一聲我過去接您不就行了……”

    說著上前讓保安把車停好,領著夏素琴上了樓。

    而夏素琴這邊今天看到女婿唐風其實心里有些不好意思,畢竟昨晚那些話說出來,她看得出來唐風有些不高興,因此今天一大早去了學校將唐風托她辦的事給弄好了。

    “還打什么招呼啊,媽這不就看你和小音一天工作忙嗎?這中午剛好沒事,我就說過來看看你。”

    “沒事媽,很多工作都是手底下在做,我沒那么忙的。”

    電梯到了二樓,唐風領著夏素琴進了公司。

    “媽,您看,這就是我之前給你說的,明皇地產,我收購的三家公司之一。”

    夏素琴邊走邊點頭,看著裝修的十分豪華的辦公區,臉上的笑容也出來了。

    “好,你和小音都有自己喜歡做的事業,媽也就放心了。”

    說著停住了腳步,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個塑料的文件袋。

    “這是你托我辦的那件事,已經好了,學生證和學籍材料都在里面,你拿好。”

    接過岳母遞來的文件袋,唐風看了一眼,王璞玉的照片貼在學生證上,就是一個高中生的模樣,要是沒人說,絕對不會有人將她和女賊聯系到一起。

    “謝謝媽。”

    “傻孩子,跟我還客氣什么。”

    接著環視了一圈,夏素琴看到公司里大家都在忙前忙后的,撩了撩眼前的頭發,“小風,你忙吧,媽就回去了,你們工作也忙,我在這兒耽誤你們時間。”

    “媽,看你這話說的,公司都是家里的,歇會兒再走吧?”

    夏素琴婉拒,唐風也沒再留,經過前臺的時候拿眼掃了前臺小汪一下。

    “你會開車嗎?”

    停了一下,唐風問道。

    小汪一直眼神盯著夏素琴看,被唐風一問,愣了一下,連忙說道,“會,我會開車唐總。”

    “那行,跟我下來。”

    到了樓下,唐風讓小汪替夏素琴開車把她送了回去,然后折身上樓,取了文件袋,讓樂美先盯著公司,下樓開車。

    半路上分別給王璞玉和許久沒聯系的陳飛打了電話,約他們到市區的聽云軒茶樓。

    他要開始實施自己的計劃!

    ……

    進了聽云軒,要了個雅間,唐風一邊喝著茶一邊等兩人,不多時之后,王璞玉先到了。

    王璞玉一進門便看到了桌上的文件夾里似乎有自己的照片,不由得心里一緊。

    做賊這一行也不容易,要是沒有敏銳的觀察力,恐怕得餓死。

    眼看姑娘盯著桌上的文件袋發呆,唐風一笑,指了指身邊的座位,“坐吧。”

    心情有些激動,王璞玉壓抑著情緒坐下。

    唐風把文件袋推到了她身邊,“看看吧,市一中的學籍檔案。”

    王璞玉睜大了眼睛,市一中可是安北最好的高級中學,她有些不敢相信唐風真的這么輕易的將這事兒給辦成了。

    有些緊張的拿過文件袋,顫顫巍巍的打開。

    學生證和學生檔案以及校園的門禁卡飯卡,一應俱全。

    看著學生證上面貼著自己證件照,王璞玉呼吸都有些急促起來,用手輕輕的撫摸著上面的褶皺,激動的半天沒說出話。

    對于一個普通家庭的孩子來說,上學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但是對于王璞玉來說,她從五歲開始上街“做活兒”,上學對她來講,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夢!

    終于,這個夢在今天成真了。

    “謝……謝謝你。”

    唐風一笑,“先別急著謝,可別忘了我是有條件的……”

    王璞玉鄭重的將文件袋收起,一臉認真的看著唐風,“風哥,你說,不管什么事,我都愿意去做。”

    抬手讓她先別著急,拿起電話給陳飛又打了一個。

    不多時,陳飛匆忙進了房間,一身的作戰服,就差帶著武器來了。

    “哎呦風哥,剛剛訓練完,我這衣服都沒來得及換,沒什么拋頭露面的大事吧?”

    陳飛倒也不見外,臉上滿是汗水流過的痕跡,進來端起一碗功夫茶一口氣灌了下去。

    喝完,嘿嘿笑著坐在了唐風左邊。

    “風哥,啥事?”

    唐風看著最近黒了不少的陳飛,抬手拍了拍他胸口。

    “怎么?最近沒在高老身邊,精瘦不少啊!”

    陳飛一拍腦袋,嘆了口氣,讓服務員拿了條毛巾,一邊擦臉一邊說道,“這不都托高司令的福?把我給我換了,連高老家站崗的哨兵都齊齊換了一茬,唉……在高老身邊這么多年,最后卻不被人家信任吶!”

    唐風忍不住笑出了聲,他和陳飛關系不錯,因此說話也沒有什么顧忌。

    “好了,讓你回作戰部隊不挺好,你這么年輕,能力又強,在作戰部隊更能發揮出來,我看高光世不是那種打擊報復的人,他對你可能有更高的期望……”

    陳飛將毛巾放下,搖搖頭,“但愿是吧。”

    “對了風哥,今天著急忙慌的叫我來,有什么事吧?”

    唐風先倒了杯茶,遞給了陳飛,“你沒有猜錯,我叫你來還真有點事。”

    接過茶,陳飛點點頭,“那你說,能辦的我鐵定辦。”

    轉頭看了看王璞玉,又看了看陳飛,唐風認真下來,低聲道,“借你幾個偵察兵用用……”

    陳飛剛喝進嘴里的茶水“噗”的一聲直接噴了出來,瞪大眼睛看著唐風,惹得一邊的王璞玉硬憋著沒笑出來!

    “借你幾個兵?還是偵察兵?我的親哥哎,你沒開玩笑吧?”

    唐風重重點了點頭,“沒,你沒聽錯啊。”

    陳飛拿毛巾擦了擦臉上的茶水,不可思議的看著唐風,“哥,偵察兵可都是精銳,是作戰部隊,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話我打個報告那沒有問題,你這什么事也沒說張口借幾個人,我這級別擅自抽人,搞不得下次你得去看守所見我……”

    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陳飛連說不行。

    “看樣子你這是辦不了了?”

    “風哥,哥們兒這事兒幫不了你……”

    “你可想好了。”

    唐風抬手指著陳飛,一臉的威脅口吻。

    陳飛一愣,“風哥,你這……什么意思?”

    一昂頭,“我沒什么意思,反正我就告訴你,這事兒呢你要是不辦,那我就打電話告訴安夏,她可是小魔女,欺負你那不是家常便飯?到時候啊你就等著在作戰部隊好好被'照顧'吧……”

    一聽這話,陳飛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高安夏也就在唐風跟前溫馴點,在自己面前那簡直就是個小魔頭,欺負的你沒招兒!

    哭喪著臉,陳飛被壓制的毫無辦法,轉而討好似的道,“風哥,咱別這樣兒,安夏那小魔女憋著天天拿我開心呢,你要讓她整我,兄弟我可就真沒活路了啊……”

    滿意的點點頭,“借不借!”

    陳飛一拍桌子,“借!”

    唐風笑著拍了拍陳飛肩膀,“你看,早答應了不就什么事情沒了?”

    長出了口氣,陳飛也認真了起來,看著唐風,“風哥,話說你要幾個偵察兵干嘛?”

    “放心,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幫我跟蹤偵查一家公司而已。”

    大致記清楚了自己的計劃,陳飛點點頭,還好不是什么大事件,自己手底下的那幾個老兵就能完成。

    商量好明天唐風找好地方,陳飛把人送來,又喝了幾杯茶,訓練任務緊,陳飛便先走了。

    出了茶樓,先找了家酒店讓王璞玉住下,唐風下樓,把酒店信息發給陳飛,讓他明天把人直接送到酒店,接下來的事到時候再安排。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