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三章 開始行動(上)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三章 開始行動(上)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之前答應過明皇的員工晚上要帶他們到皇家一號去玩,因此唐風出了酒店之后沒回家,回了公司。

    回到辦公室,唐風坐下之后讓樂美通知公司全體員工下班之后先別回家,直接去皇家一號,接著讓前臺的小汪進來,吩咐她抓進聯系租車公司,下班之后讓大家直接坐車去。

    安排完一切,唐風到市場部看了一下競標書的完成進度。

    由于競標書不是一般的文件,涉及的內容龐雜,而大家拿到資料的時間很短,因此工作量非常大。

    時間已經臨近下班,但辦公區內依舊是忙的熱火朝天,做老板的最為重要的一項工作就是要摸清手底下人的心理,看著大家干的這么起勁,唐風知道,自己剛剛接手公司,他們都想在自己面前留下一個好印象。

    “唐總,你來了?”

    市場部的兩個經理忙的焦頭爛額,唐風站在他們身后看了半天,其中一個男經理才反應過來,趕緊起身問道。

    “嗯,進度怎么樣了?”

    另外一個女經理也站了起來,臉上略顯疲憊和焦慮,“唐總,信息量有點大,各個部門都在加緊負責的部分,應該在明天早上進行匯總之后能出來初稿。”

    說完,女經理戰戰兢兢的看著唐風。

    微笑了一下,唐風拍了拍兩經理的肩膀,“嗯,進度很快,辛苦了!”

    兩個經理簡直受寵若驚,趕緊擺手,“不不不,唐總客氣了,應該的。”

    “嗯,你們接著忙。”

    說完轉身離開,兩個經理長出了一口氣,坐下繼續自己的工作。

    臨近下班時間,小汪踩著高跟鞋到了辦公室,告訴唐風已經聯系了一輛豪華大巴,全公司的人剛好能坐下。

    時間很快過去,下午六點半,下班時間到了,唐風收拾了一下出門,但是辦公區沒有一個人準備下班,唐風讓樂美通知所有人放下手頭的工作到樓下坐車,其余的工作明天再接著干。

    唐風直接發話讓下班,自然沒有人敢不從,幾十人的隊伍浩浩蕩蕩的出了天安大廈,坐上了早已等候在外面的大巴。

    唐風開著車在前面領路,樂美坐在自己旁邊。

    “唐總,您對員工真好……”

    下班高峰期路上車流量很大,唐風專注的看著前方。

    “為什么這么說?”

    樂美一低頭,“大家都是這么說的,尤其是公司里的女員工,對您評價都很高。”

    唐風一笑,“應該的。”

    一路無話,到了皇家一號,唐風讓KTV的幾個當班經理領著員工分別進了皇后廳和皇帝廳兩個包間。

    安頓好員工,唐風帶著樂美到吧臺祧酒水,而樂美則一直看起來不是很開心,挑好酒水唐風讓服務員挨個包間去上,自己坐在大廳的沙發上休息。

    “唐總,今天來公司的那個……是您媽媽?”

    樂美看了看唐風,試探性的問道。

    老感覺樂美最近幾天狀態不對,現在又問自己這個問題,唐風不禁一皺眉頭,“什么意思?”

    搖搖頭,樂美尷尬的一笑,似乎也覺得自己話有些多了。

    “不是,我媽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那是我岳母。”

    樂美點點頭,心里不由得一沉,連岳母都長得那么漂亮,那她女兒只會比她更動人,想到這里,她沒再說話。

    歇了一會兒,唐風先進了皇后廳,一眾員工們全都站了起來,唐風擺擺手笑著讓大家都坐下,然后端起桌上的酒瓶給自己倒滿,和所員工挨個碰杯,而后一口喝下。

    知道自己在這里他們都玩不開,因此唐風在皇后廳和皇帝廳象征式的和大家碰杯之后,讓他們好好玩,然后出了包間。

    出來的時候,樂美還坐在沙發上,但前面的桌上多了幾瓶紅酒,而她已然臉色潮紅,看起來有了七分醉意。

    沒注意唐風的到來,樂美一個人給自己倒滿一高腳杯,一飲而盡!

    “一個人干嘛喝那么多。”

    唐風有些不滿,說著的同時招手讓吧臺的人把酒收走,樂美見唐風坐在自己身邊,咬了咬嘴唇,沒說話。

    兩瓶紅酒下肚,唐風都很少這樣去喝,看著面前眼神越來越迷離的樂美,心里有些不悅。

    “唐總,你讓他們把我酒拿來,我給錢。”

    吐了口氣,唐風不由得語氣有些不滿道,“一個人喝那么多干嘛,這酒我不賣。”

    無力的靠在沙發上,樂美說話都開始有些結巴,唐風一看這情況,無奈的一搖頭,攔腰將她抱起,快步出了大廳。

    外面夜風徐徐,樂美順勢攬住了唐風的脖頸,烏黑的秀發不時被風吹到唐風臉上,散發著獨特的氣息。

    打開車門,將她扔在車里。

    “家在哪。”

    樂美渾身似乎軟軟的躺在車后排座上,迷離的看了一眼,喃喃道,“紫竹公寓。”

    發動車子,唐風往市區外圍的紫竹公寓開去。

    到了公寓門口,保安見是豪車,也沒詢問,直接讓唐風把車開了進去。

    到了樓下,轉頭問了一句在哪個房間,但見樂美已經醉的癱軟如泥,無奈下車,翻開樂美的包,找到了門禁卡。

    再度攔腰抱起,唐風快步上了三樓。

    刷卡,進門,幽香撲鼻。

    開了燈,將她放在床上,把鞋脫掉,蓋好被子,唐風長出了口氣,轉身準備離開。

    剛轉身,右胳膊被一道柔軟的力量抓住,唐風受力順勢轉身,已經癱軟如泥的樂美不知何時來的力道,一把將沒防備的唐風往下拉。

    緊接著,唐風倒在床上,樂美順勢將他壓在了身下,溫唇襲來……

    緊張。躁動。意外。

    唐風睜大眼睛看著眼神迷離的樂美。

    從未仔細觀察,此時近距離之下,那臉上的肌膚白皙如雪,眸子清晰如水,但在此時,那如水的眸子之中似乎有一團紅色的火焰在燃燒,大有燎原之勢……

    胸前的壓迫感傳來,唐風甚至能大致判斷那并不傲人的器物大小。

    悸動。

    心底那沉寂的活火山仿佛隨時都有噴發的可能,身體中那流動的荷爾蒙似乎在決堤般的分泌,腎上腺素刺激之下唐風的呼吸急速加快。

    感受到了來自唐風的變化,樂美猛扯了一把自己的白色襯衣,大片雪白頓時乍泄!

    “別玩火。”

    樂美不管不顧,使勁低頭,用那溫熱如玉的香唇堵住了唐風還欲說話的嘴巴。

    唐風從來不覺得一個男人一生只睡一個女人就是好男人,人同樣是自然界中的生物,而雄性生物與生俱來的便是無法壓抑的征服欲。

    樂美貪婪的吸允,但唐風雙手抓住她滑膩的雙肩,將她推開。

    她喝醉了,這是他主動停下的理由。

    翻身坐起,唐風整了整自己衣服,面無表情的看著床上歪坐著的樂美。

    “刺激過了,明天早點上班。”

    說完,邁步下樓。

    ……

    次日,太陽照常升起,到公司的時候,市場部的經理已然將競標書的初稿放到了唐風桌上,靜靜的站在一邊等候。

    大致翻看一邊,唐風很是滿意,讓他們聯合其他部門再進行審查,在下班之前改好,定稿就行。

    手下去辦,唐風靠在椅子上,閉目凝思,明天就是招標會,自己這邊忙的不可開交,青石集團那邊應當也是,而且不出意外他們會在今晚就到安北住下,然后明天早上和自己一同參加招標。

    下手的時間只能定在凌晨時分,越晚越好,因為只有夏青石發現的越晚,他們就越難趕在招標開始之前制作好第二套競標書。

    畢竟競標書不是一般的文件,整個打印裝訂以及對紙張和排版的要求是非常高的,在短時間內想要重新制作,即便有電子版,也幾乎不可能在幾個小時內就制作好第二份!

    而唐風讓王璞玉做的,就是偷到他們的競標書,讓他們不得不放棄招標會!

    這世上的惡人就得對他們以牙還牙,跟惡人講道理是沒有用的,對付他們,就得用這種方法。

    ……

    中午時分,陳飛打電話已經到了昨天說好的酒店,唐風趕過去和他匯合,然后捎帶上王璞玉去飯店吃了午飯,再次返回酒店之后這才開始布置接下來的任務。

    陳飛帶來了兩個自己手底下的偵察兵,唐風讓他們化妝偵查,在晚上夏青石睡覺之前拿到他們入住房間信息,以及競標書的具體位置和安保情況。

    這點任務對于偵察兵中的精銳來說自然不是難事,若是連這個任務都完不成,那就只能說明他們是吃干飯的。

    偵察兵這邊安頓好,唐風將王璞玉叫到了單獨的房間。

    “小玉,在行動之前,有些話我想給你先說清楚。”

    王璞玉依舊沉浸在自己馬上能去上學的心情中,眨巴著眼睛看著唐風,重重答應了一聲。

    “好,晚上偵察兵就能拿到夏青石的居住酒店信息和競標書的鎖在位置,以及他們的安保情況,競標書不是普通東西,他們一定會嚴加保護,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臉上的神色凝重下來,王璞玉擠出一絲笑容,“風哥,我能做到。”

    “好,但我還要給你說一句,越晚拿到競標書越好,因為他們發現的晚一點,就不會再有時間去制作第二份,我們不能留給他們這個反應時間,你明白嗎?”

    小姑娘很機靈,知道唐風的意思。

    “好,到時候我會在外面接你,現在先休息。”

    安排好這一切,唐風出門讓兩個偵查兵出發,靜待他們的消息……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