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四章 開始行動(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四章 開始行動(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下午時分,兩個偵察兵傳回消息,夏青石的車隊進了市區,入住在了皇城國際大酒店,開了一共兩個房間,現在已經住下,他們準備接下來進行化妝深入,具體的消息之后傳回。

    得到這個消息,唐風和陳飛以及王璞玉即時出發,退了這里酒店的房,開車直奔皇城酒店。

    不大一會兒之后到了酒店不遠處的街道,唐風在皇城酒店不遠處的街道訂好房間,三人進駐。

    期間樂美打來電話,說競標書已經完成,問他需不需要再看一眼。

    唐風直接讓樂美負責最后的檢查,明天早上自己在萬盛大酒店門口等她們。

    掛掉電話,高安夏的電話又打了進來,問唐風在哪,他自然如實相告,高安夏只說了句馬上到,便掛掉了電話。

    天色逐漸暗了下來,王璞玉看起來似乎有些緊張,一直站在窗邊看著夕陽。

    ……

    高安夏和兩個偵察兵幾乎同時進了房間,這個司令千金進門一看氣氛不對,平時蠻橫乖張的性子收斂不少。

    兩個偵察兵休息了一下,拿出了他們帶來的軍用電腦,將小型攝像機的存儲卡拔下插在電腦上,不多時,夏青石住的房間以及他助手們住的房間內部畫面出現在了屏幕上。

    “他們住的是兩間套房,房間是隔壁,空間很大,競標書據我們的判斷應該是放在B房間,也就是夏青石助手居住的那間……”

    其中一個較為瘦弱的偵察兵邊說著將電腦畫面調到了那個房間內部的畫面上,同時指著屏幕上顯示房間落地窗前的地上。

    唐風等人仔細一看,那里放著一個箱子,不大,應該是便攜的小型保險箱。

    “小玉,你仔細看看。”

    王璞玉神色凝重的點了點頭,直直盯著電腦屏幕看了一眼。

    “能保證競標書一定是在這個箱子里嗎?”

    這個問題似乎有些難以回答,兩個偵察兵對視一眼,“有百分之八十的概率是在箱子里,箱子就放在床邊不遠處,而且他們帶的行李物品并不多。”

    看著面前這一幕,高安夏慢慢明白了過來,拍了拍唐風肩膀,“你讓小玉去偷夏青石的競標書?”

    點頭,唐風不置可否。

    目光落在王璞玉身上,高安夏半天沒說話,最后輕嘆了口氣,“小玉,你小心。”

    有些話高安夏沒說,據她所了解,夏家不僅是大家印象中的大家族,他們的發家史是血腥的,夏青石作為小兒子,是哈弗大學的高材生,但這個人在商界一直以手段狠辣出名,手底下也有不少能打的退伍兵。

    和王璞玉相處了幾天,她對這個身世特殊的小姑娘感覺和印象都不錯,現在她要以身涉險,心里多少有些擔憂。

    王璞玉沖高安夏笑了笑,“放心吧安夏姐,我沒事的。”

    接著又看了幾遍酒店的結構圖,王璞玉對皇城大酒店的基本結構有了把握,內心之中已經大致確定好從哪個地方進去,事成之后從哪個地方出來。

    由于之前王志高和夏青石是見過王璞玉的,因此高安夏為了她的安全著想,堅持要給王璞玉化妝,換衣服,以便發生不必要的麻煩。

    大家伙兒商量好之后,唐風和高安夏出了酒店,先到商場買了幾件衣服和女生用的化妝品,然后在一家快餐店打包了些吃的,提著返回房間。

    吃完,高安夏又給王璞玉化妝,一切都收拾好,已然是晚上十二點。

    為了不引起大多數人的注意,凌晨一點,王璞玉和大家告別,踩著并不習慣穿的高跟鞋,身穿一身暴露的性。感露臍裝,出了酒店,穿過一條街道,站在了皇城國際大酒店大廳門口。

    深吸了口氣,她邁步進了皇城酒店。

    ……

    已經是凌晨時分,高跟鞋和大理石地面碰撞發出略顯“刺耳”的“咯噔”響聲,酒店前臺的兩個女孩已經趴在吧臺上睡著,被高跟鞋的聲音吵醒,其中一人抬起頭看了一眼,便接著重新趴下繼續睡。

    性。感的露臍裝,臉上的濃妝,又是凌晨時分,王璞玉的打扮幾乎是在瞬間便讓前臺認為她是一名“小姐。”

    這并不稀奇,住在這里的客人有這樣的要求,自己找,酒店自然是不會阻攔的。

    高安夏的建議讓王璞玉輕松過了前臺大廳。

    進了電梯,按下十六樓,王璞玉深呼吸,調節著自己緊張的心情。

    “叮……”

    電梯門打開,王璞玉最后深呼吸了一口氣,邁步出了電梯。

    悠長的十六道過道內安靜的落針可聞,時值深夜,哪里看得到一個人影?

    1605!

    房間號在腦海中浮現,王璞玉輕輕往前挪動。

    1601。

    1602。

    ……

    1605!

    站在目標房間門口,王璞玉心跳的厲害,她不知為何,自己從五歲開始偷東西,幾乎從未失手,像今天這種異樣的感覺,她還從未有過。

    將耳朵貼近房門,大致聽了一下,屋內的電視似乎開著,雜音很大,她拿出手機看了一眼。

    凌晨兩點。

    時間還早,王璞玉退到走廊盡頭的步梯間,靜靜等待著時間的流逝。

    三點。

    四點。

    五點。

    疲憊感傳來,步梯間狹小的窗外車流聲越來越大,王璞玉揉了揉眼睛,從心里告訴自己,這是最后一次做賊,從今往后便再也不是小偷了。

    給自己打完氣,她輕手輕腳回到了1605房間門口,拿出那個偵察兵給她的一根管子,將一端對準房門上的貓眼。

    眼睛湊上去,房內的情景出現在眼前。

    她看到了那個黑色的小箱子,就放在床邊不遠的陽臺邊上,而跟前的兩張大床。上,橫七豎八躺著兩個年輕男子,正睡的鼾聲如雷。

    機會來了!

    收起管子,她環顧左右,隨后從包里拿出一張薄薄的卡片,用兩根手指夾著,塞進了門鎖部位的縫隙。

    幾秒之后,她輕輕的推開了1605的房門。

    呼嚕聲傳來,將鎖芯轉動的聲音蓋過不少,她躡手躡腳進門,把高跟鞋脫掉提在手中,貓著腰,一步一步的靠近陽臺。

    她的神經緊張到了極點,每挪到一步都小心翼翼,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響。

    房間內的床頭燈亮著,散著昏黃的光線,不知不覺間,臉上的汗水滲出,滴落在木質地板上,發出輕微的“滴答”聲。

    兩米。

    一米。

    手抓住箱子的瞬間,王璞玉的心猛跳了一下,她扭頭看了看窗外,天已然蒙蒙亮了,東方天際是一線的魚肚白。

    將箱子平放好,開鎖自然是一個合格的賊應具備的基本能力,一分鐘不到,箱子打開,里面是一摞蓋著紅色的印章和貼著封條的投標書!

    很厚,有三本書的厚度。

    她接著扭頭看了一眼床。上的二人,睡得很香,便抬手取出標書,將箱子合上,放置在原先的位置,彎腰,幾乎是用趴著的姿勢爬到了房間門口。

    門外傳來保潔工清掃地面的聲音,她頓了頓,將頭發弄亂,把胸口的衣服往下拉了拉,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像是一個剛“伺候”完客人的小姐樣。

    拉開門,若無其事走出去,接著關門,保潔的阿姨在走廊另一頭打掃衛生,看到王璞玉從房間里出來,那樣一副樣子,不禁搖了搖頭,繼續自己手頭的工作。

    幾乎是在王璞玉出房間的同時,旁邊1606里的夏青石床邊座機響了。

    沒有休息好的夏青石以為是酒店送早點的電話,沒好氣的接上準備罵人,聽筒里只傳來一句話。

    “你的標書被偷了。”

    “轟!”

    腦子瞬間清醒過來,還想再問什么,電話那頭已經掛掉了。

    穿著睡衣的他觸電一般從床。上蹦了起來,幾步竄出房間,到了1605門口,猛砸房門。

    還在睡夢中的兩個助理被巨大的敲門聲吵醒,一聽門外夏青石焦急萬分的聲音,也立馬睡意全無,慌忙起身去開門。

    門打開的瞬間,夏青石吼道,“去看標書還在呢沒!”

    助手嚇得魂不附體,立馬轉身跑到陽臺前拉開箱子。

    空了!

    臉憋成了紫色,兩個助手一時間嚇得不敢說話了。

    標書不翼而飛!

    看到兩個助手的表情,夏青石知道出事了,不由得狠狠罵了一句,“還不快跟我出去追,你們兩個蠢貨,從你們眼皮子底下偷了東西都不知道!”

    兩個助手也是經歷過大事的人,瞬間從慌亂中反應了過來,其中一個軍人出身的助手將床。上的小皮包跨在身上,小跑出了房間。

    ……

    電梯遲遲不到,似乎每層樓都在停,王璞玉懷中抱著標書,心里不免開始著急。

    恍惚之間,她聽到一句。

    “那兒!她手里抱著標書!”

    瞬間扭頭,只見走廊另一頭夏青石和自己兩個助手沒命般的往自己這邊跑來,正在此時,電梯門瞬間打開,王璞玉趕緊站了進去。

    按下一樓,電梯門關上。

    她長出了一口氣。

    但奇怪的是,電梯剛開始運轉,剛剛下了一層樓便停下,她心急如焚,緊張到了極點,總覺得這電梯早上是在跟自己作對一樣,索性抱著標書跑出電梯,往步梯間沖去!

    高跟鞋不適合快速行走,她早已經扔掉,光著腳和地面接觸,冰涼的觸感傳來。

    一層樓一層樓往下狂奔,而夏青石和自己的助手乘著電梯,先一步到了一樓大廳。

    接連的詢問工作人員,但并沒有人發現剛剛有人出去,正在手足無措時,王璞玉抱著標書,從步梯間跑了出來。

    三人見狀,立馬圍追堵截,王璞玉氣喘吁吁,從酒店后門沖了出去,饒過一條胡同,最終拐到了街道上。

    唐風住的酒店和皇城酒店僅僅隔著一條街道,王璞玉拼了命的往前跑,夏青石早已經氣力跟不上被甩在了身后,但退伍兵的那個助手死死的追在她身后。

    標書是公司重要文件,在他手中丟掉,關系重大。

    遠遠的,王璞玉看到了街道不遠處唐風的車。

    此時,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從東方射出,王璞玉光著腳奔跑在金色的晨輝中,臉上慢慢的浮現出笑容。

    是啊,她馬上就能結束掉出生時便被深深烙進宿命里“賊”的印記,很快就能穿著校服,抱著書本和其他同齡人一樣行走在校園中,沐浴著書香,做一個普通人。

    一聲震耳欲聾的槍聲劃破長空,街道四周傳來人群受到驚嚇后呼喝聲……

    奔跑的王璞玉身子被子彈穿透,巨大的沖擊力將她瘦弱的身軀帶的往前踉蹌兩步。

    她趴在了地上,鮮血從后背和前胸處涌出,下巴和地面摩擦滲出血絲……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