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五章 謎團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五章 謎團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站在車后的三人被槍聲驚了,唐風瞬時轉過身,一眼便看到了倒在血泊之中的王璞玉。

    心臟瞬間“咯噔”一下,陳飛和高安夏也反應了過來,站在唐風兩側,三人竟然都呆了。

    王璞玉掙扎著往前伸手,胸前壓著的三本標書被不斷涌出的鮮血打濕,她眼神中帶著笑意,拼盡身體之中最后的能量向前匍匐。

    追上兩個助手的夏青石愣了,同樣呆呆的看著不遠處趴在地上的女賊,心沉到了谷底。

    ……

    唐風從巨大的震驚和悲痛中反應過來,發瘋似的往前狂奔,一百米左右的距離,眨眼便到。

    鮮血流了一地,王璞玉的呼吸愈發微弱,使勁仰起頭看著迎上來的唐風。

    “我……我拿到了標書。”

    聲音似乎是打胸口中發出,顫抖的讓人心碎。

    慢慢的蹲下身子,唐風看著一地的鮮血,伸手將王璞玉從地上扶起,右手捂住了她后背處的傷處,試圖止住出血。

    陳飛和高安夏隨后跟來,呆呆的站在跟前。

    早晨,街道,他們哪里又想得到夏家人如此狂妄,當街持槍傷人。

    “小玉,你堅持住,我馬上送你去醫院,你堅持一下……”

    多少年了,唐風居然第一次顯得神情錯亂,言語微顫。

    陳飛只看了一眼傷口,不禁低下了頭,難過的說道,“風哥,肺部被打穿了,可能……”

    王璞玉掙扎著用微弱的力道抓住了唐風的手腕,臉上依舊帶著笑容,“風哥,標書……拿到了,我……我能上學了嗎?”

    氣若游絲的說著,她不知從衣服的哪個口袋中摸索了一下,拿出了唐風剛剛交給她不久的那個學生證。

    上面的照片和她現在一樣,都是笑著的,只不過此時浸染了血跡。

    學生證舉在空中,沐浴在初晨的陽光中。

    ……

    唐風心中酸楚到了極點,渾身顫抖不止,他都忘記自己有多少年未曾流過淚,但此時眼前有些模糊,像雨水落進了眼窩。

    “可以,可以,你可以上學了,哥現在就帶你去上學……”

    他何嘗不知道王璞玉的肺部已經被打穿,但內心倔強的如同一個孩子,抱起她往前走去。

    高安夏早已經泣不成聲,見唐風起身,隨即打了一把陳飛。

    “你是軍人,去把那個殺人犯給我抓住!”

    陳飛鼻頭正酸,如夢初醒一般站起,眼中殺意驟生,抬步緩緩向已然愣在當場的開強者走去。

    ……

    走了幾米,王璞玉手中緊緊攥著的學生證掉落在了地上,胳膊瞬時耷拉了下去。

    唐風站在街道上,嘴唇不斷的顫抖著,悲從心頭起,抱著王璞玉緩緩的轉身。

    和夏青石四目相對。

    夏青石只覺得自己渾身一股涼意襲來,怔怔的立在當場。

    “我會讓你血債血償……”

    渾身一個激靈,夏青石看著自己那個開槍的手下被陳飛一腳踹倒,瞬間被卸掉雙臂,如死豬一般趴在地上。

    他從心底哀嚎了一聲,“完了,全完了。”

    抱著王璞玉,把她放在車上,樂美的電話不斷打來,唐風木訥的接起,只說了一句讓她們負責競標,而后掛掉了電話。

    車子緩緩行駛在市區街道上,不多時,到了市一中大門口。

    正是早上入學時分,清一色的學生們穿著校服有說有笑的進入大門,唐風轉頭,已然淚眼朦朧,結巴的道,“小玉,你看,外面就是你的學校,你已經是一中的學生了,你再也不是那個女賊了……”

    說完,唐風心痛的厲害,趴在方向盤上劇烈的顫動著。

    ……

    下午時分,安北市警局,所有人配合調查,但夏青石的助手殺人證據充足,事實清楚,無可更改。

    至于王璞玉盜竊標書,警察并未提及。

    走出警局的時候,高安夏站在門口,眼圈紅腫,看著唐風出來,不由得又哭出聲來。

    往前走了幾步,公司的幾個負責人和林音都站在自己車前,靜靜的看著自己。

    “你沒事吧?”

    這么嚴重的事件,她自然第一時間知道了,連忙趕了過來。

    “我沒事。”

    唐風搖搖頭,接著,樂美將一份中標文件遞給了他。

    “唐總,我們贏了。”

    看著那一份中標文件,唐風鼻頭泛酸,這是王璞玉用命換來的。

    “這幾天你們跟進這件事。”

    樂美看唐風臉色很差,答應了一聲退了下去。

    “我們回家吧。”

    搖了搖頭,“你先去回去吧,我想一個人安靜一會兒。”

    林音有些不知所措,拉了拉唐風的手臂,“畢竟……人不是我小舅殺的,你別太沖動……”

    唐風猛地轉頭,與此同時夏青石自警局走了出來,遠遠的看到了唐風和林音。

    高安夏就等他出來,瞬間沖了上去,朝著夏青石的臉“啪啪”就是幾個耳光!

    “我會請最好的律師,我高安夏不會放過你!”

    幾乎是吼著說出來的,唐風扭頭看向林音,眼神冰冷如水。

    “聽到了嗎?我不會放過他,我要一點一點讓他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我要讓他流落街頭永世不得翻身,我要讓他生不如死……”

    說完,轉身離開,林音怔怔的站在原地,她開始后悔自己說的話。

    ……

    兩天之后,王璞玉的葬禮在郊外的園林墓地進行,她沒有什么親人,只有唐風和為數不多的幾個朋友。

    儀式快結束的時候,一個老者出現在了眾人身后。

    他臉上布滿滄桑,皺紋堆疊,但那一雙手卻白嫩如同少女。

    輕輕的走到墓碑前,拂拭掉墓碑上的塵土,輕嘆了口氣,老者起身離去。

    ……

    生活總要回歸正常,兩天之后,唐風調整好了情緒,回到了明皇地產。

    因為拿到了安北國際會展中心的建設權,因此公司上下所有人員工干活十分賣力,都知道這是個大項目,只要動工建成,日后明皇的實力和名氣都會更上一層樓。

    但建設權拿下之后,新的問題同樣擺在了明皇的面前。

    要占用的那幾條街道,如今還是沒能拆遷!

    唐風到公司不到三分鐘時間,樂美進來,告訴他市場部的人員這兩天一直在老城和拆遷戶們進行磋商,但現在他們遇到的問題不是這幫老頭兒老太太不搬,而是他們同意搬,但是要求在市區內給他們一套同樣面積的住宅。

    而且檔次不能低!

    樓層不能太高。

    物業費得明皇出。

    搬家費得明皇掏!

    簡直是無理到了極點。

    市場部的負責人簡直被他們各種雜七雜八的要求氣的都笑了。

    剛坐下唐風聽完又站了起來。

    “走,跟我去現場!”

    ……

    明皇地產的辦事處就設在幾條街道的中間,雖然是早上,但此時辦事處門前聚集了上百號人。

    “我不管,你們唐總就是我們老城人,他憑什么不答應我們的條件!”

    “就是,你們唐總那是我們看著長大的,現在翅膀硬了,敢和他大爺大媽講條件了?”

    一群老太太老頭兒臉紅脖子粗的指著屋里的兩個市場部經理就罵,絲毫不給面子。

    唐風站在人群外面,臉已經黑了下來。

    人性果真如此之惡,這幫人只不過就是年紀大了些,也就是壞人惡人變老了,僅此而已。

    “我憑什么要答應你們條件!”

    站在人群后,唐風冷冷道。

    人群瞬間安靜下來,眾人轉過身,看到了披著大衣的唐風,臉色冰冷如霜。

    “小……小風,你現在做了老板,可不能對我們像那個青石集團一樣……”

    “就是,小風,大家都是鄉里鄉親的,你都是我們看著長大的,可不能做那種奸商!”

    唐風冷笑一聲,眼神不善的大量著兩個說話的人,“一切拆遷補助條件都按法律條文規定的來,該多少就是多少!”

    “你們別想在我這兒多拿一分錢!”

    對惡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唐風早已看清這些人的丑惡面目,心再不會因為顧忌之前的感情而軟一丁點。

    人群瞬間炸了鍋,“小風,你太沒良心了吧!你還是不是老城人了!”

    唐風怒不可遏的轉頭,指著說話的老婦,“張嬸兒,誰沒有良心自己心里清楚,按照公家的拆遷補助標準足夠你們在市區買一套不錯的房子,如果你們還在我這兒胡鬧,我實話告訴你們,我有的是辦法對付你們!”

    “不相信的話,咱們可以試試!”

    一群老頭兒老太太瞬間不敢說話了,唐風之前幫他們的時候的手段那是真的多,而現在看的出來,是他們之前冤枉了唐家父子,辜負了人家的一片好心。

    尤其是老韓,面有愧色的走到唐風面前,“小風,別人同不同意的我不管,我先簽了!”

    扭頭看了一眼,唐風沒說話,進車發動車子,出了老城區。

    半路上,樂美看唐風臉色不太好,“唐總,您沒事吧?”

    唐風搖搖頭,“我能有什么事。”

    “他們那個年代的人素質大多數都不高,加上你又是老城人,很容易被他們道德綁架。”

    笑了笑,唐風繼續開著車,“呵呵,這和素質關系不大,是他們的貪欲在作怪,人性而已,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

    ……

    夏青石失去了競標的機會,幾天來情緒很差,不得不說這次自己助手的莽撞讓唐風徹底的和自己撕破了臉皮。

    幾晚上,他接連睡不著,腦海之中全是唐風那天說的話。

    “我要讓你血債血償!”

    他絲毫不懷疑唐風有這樣的能力,但這種不知何時出手的壓抑讓他寢食難安。

    與此同時他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

    那天凌晨,到底是誰給自己打電話通風報信?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