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六章 裂痕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六章 裂痕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這個問題一直在讓夏青石感到很是奇怪,現在仔細想來,這件事確實有很多疑點。

    不僅僅是通風報信這件事,自己和助手追出去之后,明明是看到王璞玉進了電梯的,但是他們都趕到樓下了,王璞玉卻是過了好一會兒才從步梯間氣喘吁吁的出來。

    這不合常理。

    越想越不對,夏青石開始慢慢覺得,這是個陰謀,有人在故意報信,目的就是為了讓自己和唐風徹底的決裂!

    想到這里,夏青石渾身一個冷顫。

    但,究竟是誰會這么做呢?

    是唐風的仇家還是自己的仇家?

    腦子里亂做一團,夏青石不由得頭痛欲裂,俗話說的好,冤家宜解不宜結,現在鬧成這個樣子,對自己日后行事只有壞處沒有丁點的好處。

    ……

    老城的拆遷補償工作經過唐風的親自出面,順利的進行,雖然那幫見錢眼開什么都不顧及的老頭老太太們怨聲載道,但是好歹唐風給他們的拆遷款每平米高達一萬,這些錢足夠他們在市區中心買一套中等住房。

    但拆遷工作開展著,公司可用的資金開始捉襟見肘。

    每平米一萬的拆遷補償算下來,只是這一項支出就高達四億,公司的財務已經向唐風連續報告了這一問題。

    靠在辦公室的沙發上,唐風思考接下來該怎么辦。

    畢竟動輒上億的資金不是說說就能來的。

    傍晚時分下班,林音的車子早早停在了天安大廈入口。

    “你怎么來了?”

    剛剛出了公司,林音站在臺階下面,等著他。

    “你別取車了,坐我的走。”

    收起鑰匙,唐風下了臺階,牽住了林音的手。

    臉上閃過一絲嬌羞,林音柔聲說道,“我聽說公司資金遇到了問題,專門過來問問。”

    唐風一笑,牽著林音往前走,“誰告訴你的?這么多嘴。”

    “不用誰告訴我,猜都猜的出來,你也是真心善,公家規定的拆遷補償最多不過七八千一平米,你給他們一萬,還說沒給他們好處……”

    顯然對唐風的做法有些不解,林音語氣中帶著埋怨。

    “給了他們好處,好名聲沒落下,現在資金又不足了。”

    唐風笑了笑,“都被你看出來了啊,不過沒事,天安大廈還是我們的,不行我就把它抵押出去,換點貸款,等安北市的項目資金劃撥下來再還上貸款不就行了,沒你想的那么難。”

    林音一撇嘴,扭頭摸了摸唐風的臉,“別那么辛苦,我有個朋友是安北農商銀行的副行長,今晚我約了他出來吃飯,順便跟他提一下貸款的事,你等會陪我去,怎么樣?”

    一愣,“副行長朋友?我以前怎么沒聽說過你有這樣的朋友?”

    林音一拉唐風,“哎呀這些你就別管了,跟我去就行,只要貸款能下來,咱們不就都好過了?清遠貿易現在也需要錢,不貸款做不了生意的。”

    無奈,唐風只能答應,上了林音的車。

    半個小時之后,市區一家高檔餐廳內,兩人坐在桌邊,靜待那個副行長到。

    七點一刻,餐廳進來一個中等身材,肚子圓滾滾的地中海男人,四十歲的模樣。

    看到這人進來,林音急忙站了起來,笑吟吟的迎了上去。

    “白行長,您來了?快快快,這邊坐。”

    地中海看到林音,眼中頓時亮了,挺著大肚子笑呵呵的走了過來,坐在了兩人邊上。

    “白行長,您這一天挺忙的,約你出來真不好意思……”

    地中海擺擺手笑道,“看林小姐這話說的,不忙不忙。”

    說著眼神轉了轉,瞥了眼沒說話的唐風,有些低聲問道,“林小姐,您不是一個人約我嗎?這位是?”

    一愣,林音連忙解釋,“白行長,這位是我老公。”

    地中海“哦”了一聲,點點頭,但眼中閃過一絲失望和不滿。

    “林小姐,這您之前打電話約我的時候說您是一個人來,這怎么?”

    林音被這么一問有些慌了,畢竟他一句話就能決定貸款能不能下來,要是得罪了他,八成別想在安北貸到款。

    銀行這一行業水很深,自己和唐風的公司起步不久沒有什么影響力,她問了多家大銀行,沒人同意放貸,找前找后就只有這一家農商銀行有一點意向。

    這才趕忙把人約了出來,還是找了多方關系才約到的人家的副行長。

    機會來之不易,因此林音很是緊張,聽到地中海如此說話,知道他可能對自己把老公也叫來的舉動有些不滿,連忙陪著笑。

    “白行長,這不是晚上了嗎?我一個人出來怕不安全,所以這才……”

    看到地中海臉色變得越發不滿,林音一咬牙,沖唐風使了個眼神,讓他先出去等自己。

    唐風自然看到了,但是沒理,他對這個地中海發型的老男人沒有一絲的好印象。

    有些著急了,拉了拉唐風的衣角,“你先到外面等我,我談完就出來……”

    唐風見林音滿臉著急,心中不想讓她難堪,更不想打擊她的積極性,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這個地中海,起身出去了。

    看著唐風出了餐廳,白行長臉上泛起了迷迷的笑意,來之前就聽介紹的朋友說林音可是個大美女,當時還有點不相信,現在自己是真信了!

    端莊秀美!

    氣質絕佳!

    只是那一雙修長白皙的美腿,就足夠讓人垂涎三尺。

    眼神在林音身上各個部位游走,地中海口水都快出來了,他上過的女人不少,這么漂亮而且有氣質的,卻還從未有過。

    “聽說林小姐是海歸博士?”

    林音點了點頭,隨即試探性問道,“白行長,我那個貸款的事兒?”

    抬手打住,白行長用手擺弄了一下自己那沒剩幾根的頭發,呆呆的看著林音笑著。

    “林小姐,貸款的事不著急,有我在你放心,我聽說您老公是上門女婿?”

    看著面前這個一臉色瞇瞇的白行長,林音如坐針氈,很不舒服,但又不能拒絕,只能是先應付著。

    “呵呵,白行長,您說的……確實是,我老公是上門的……”

    白行長臉上頓顯出一副可惜的模樣,連連搖頭,“林小姐,這男人嘛,就得有自己的事業才可以,要不然那還做什么男人?”

    “讓您出來拋頭露面拉貸款,唉,我都看不下去啊!”

    尷尬的笑了笑,這話根本沒法接。

    “林小姐,您今年多大了?這英國我也去過幾次,那邊環境養人吶,我這都看不出來您今年多大了?”

    說的全是一些題外話,林音越來越覺得這人不正經,但是出門做生意,一些潛規則她不是不知道,但讓自己真正碰上,還是覺得有些難以接受。

    “白行長,您看……咱們要不說說那個貸款的事?”

    臉色稍微變了變,白行長往身后一靠,語氣有些低沉的道,“好啊,林小姐既然想談工作,我們就談談,不過我感覺這地方不太適合談這么大的事情,要不咱出去找家酒店,坐下來慢慢談?”

    林音大腦“嗡”的一聲,臉上帶著尷尬的苦笑,連連擺手。

    “白行長您說笑了,這談工作哪有去酒店談的,這里就挺好的。”

    白行長臉頓時拉了下來,冷哼一聲道,“林小姐,我白某人還就是喜歡去酒店談工作,在這兒我提不起興趣,沒辦法,習慣了。”

    林音陷入了兩難境地,臉上笑容都僵住了。

    “怎么?林小姐有難處?”

    “沒,那個……白行長,就在這里談吧,我那個真不方便去……”

    看著面前這個絕美的佳人一臉的緊張,白行長心中那股子躁動不由得又加重了幾分,樂呵呵的緩緩伸出手,拉住了林音的手!

    林音觸電一般甩開,一下子站了起身,“白行長,您這是……”

    話還沒說完,餐廳門打開,唐風已然面露寒意的大步跨了進來。

    “林小姐,您這是不給我白某人面子啊!”

    話剛脫口,一擊重拳便落在了白行長滿是肥膘的臉上。

    “你算個什么狗東西!”

    接著又是一拳,白行長肥胖的身軀重重落在了桌上,肚子上的肉都跟著抖了幾下,進而發出殺豬一般的嚎叫!

    “唐風,你別亂來……”

    但此時的唐風哪里會聽林音的話,兩拳過后,抓起躺在桌上的白行長,一腳踹在襠部,白行長的臉瞬間漲成了豬肝色,半天連聲音都沒發出來!

    “救……救命啊!”

    “沒人救得了你,瞎了你的狗眼,我的老婆你都敢打主意。”

    唐風眼珠子都半紅著,拳頭一下一下擊打在白行長身上,足足持續了幾分鐘。

    地上躺著的白行長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好地方,哼哼呀呀的不知道爬不起來,出氣兒比進氣兒都多。

    林音臉徹底黑了下來,看著唐風面無表情的出了餐廳,跟在身后。

    “你發什么神經!”

    唐風許久沒有聽到過林音這般跟自己說話,站在車前不禁有些驚訝和意外。

    “你什么意思?”

    “你什么意思!”

    “那個老男人什么意思你看不出來嗎?林音,你瘋了吧?”

    最近一直心情不好,唐風的情緒有些暴躁。

    臉漲紅了,林音怒目而視,“我瘋了?我這樣不都是為了公司?明皇地產多少家底你不知道嗎!現在項目是拿下來了,可是沒錢怎么開工,你以為我不著急嗎!”

    唐風有些被逗笑了,“我是男人,缺錢我會去籌,不需要你以這種方式來借錢幫我!”

    林音瞬間有些怒了,“你別逞能了唐風,收購三家公司的錢都是我和我媽的,請你認清現實!”

    這話拋出來的瞬間,林音知道自己闖禍了,眼神不敢再繼續看著唐風,把頭偏向一邊。

    一瞬間大腦有些空白,心臟好像被扎了一刀一樣,唐風呆呆的站在原地。

    ……

    許久,唐風轉身離去,林音看著他的背影,悔不當初,但高傲的性子使她最終沒有說出半句道歉的話。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