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七章 爭吵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七章 爭吵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幾輛警車呼嘯著停在了餐廳門口,唐風沒有再走,折身返回。

    幾個警員急匆匆進到餐廳,隨后扶著被揍成“豬頭”一樣的白行長白強走了出來。

    第一時間看到站在警車旁邊的唐風,白強如同見到了地獄中的魔鬼一樣,接著哀呼一聲,指著,“就是他,就是他打的我!”

    “警察同志,就是他!”

    附近派出所的到現場處置這起事件,正愁抓不到人,沒想到打人者堂而皇之的站在自己車邊。

    兩人攙著白強,其中一人冷著臉朝唐風走了過去。

    “你打的人?”

    派出所的小警察,自然不認識唐風,以嚴厲的口吻詢問道。

    “我打的。”

    “那請你跟我們都派出所走一趟。”

    林音見事情有鬧大的趨勢,沉吟片刻,走到了警員身側。

    “警察同志,這是場誤會,我等會跟白行長說,不抓人可以嗎?”

    事情鬧成這樣,她心里清楚自己不是沒有責任。

    警員斜眼瞥了林音,看她裝扮不像是普通人,思索了一下,“不是抓人,但畢竟是治安事件,總要回去配合調查。”

    白強被扶著艱難的到了車門前,此時他似乎感覺有了靠山,氣焰起來了。

    “什么誤會?不是誤會!”

    “是他動手傷人,警察同志,這事兒沒完!”

    辦事的警員無奈沖林音一擺手。

    ……

    兩輛警車帶著唐風林音和白強,以及餐廳的當班經理,呼嘯到了不遠的轄區派出所。

    很常見的治安事件,本來處理起來很簡單,但因為被打者是本市的農商銀行副行長,因此事情變得有些復雜,大半夜,派出所的幾個領導都被驚動,大晚上的趕回了自己崗位。

    審訊室,桌前坐著一男一女。

    “姓名!”

    “唐風。”

    “性別!”

    “男。”

    “職業!”

    唐風坐在椅子上,歪頭思量一下。

    “安北明皇地產總經理。”

    兩個警員一愣,看唐風的穿著打扮和行事風格,似乎并不像是這么大一個公司的老總。

    唐風他們不認識,但是明皇地產剛剛拿下安北國際會展中心的建設權,這在安北小城來說,不算是個小新聞。

    相互對視一眼,較為年長的男警員沖女警使了個眼神,后者隨之站起來,走了出去。

    審訊室門重新關上,男警員定了定神,臉上的表情比之前緩和了許多。

    “說說吧,事情經過。”

    固定的流程,唐風倒沒其它感覺,一五一十詳細的將事情的經過講述了一遍。

    ……

    唐風一直在審訊室,而林音作為目擊者,已經做完筆錄,站在派出所一樓的過道內踱步。

    她有些說不出來的心慌,恨自己也倒說不上,但是心里也一直有一鐘愧疚和懊悔。

    為什么當時會一時沖動說出那種話?

    她明知道唐風不是那種人,而且把男人的尊嚴看的比什么都重要,但自己為什么要說出那種話?

    抱著雙臂,已經到了深夜,有些涼。

    ……

    得知了打架者,確切的說動手打人者和被打者身份都很特殊的緣故,派出所領導連夜將電話打到了自己的上級,上級又逐級上報。

    深夜時分,市局的劉建民被電話吵醒。

    出于職業的特殊性,這種事情倒不少見。

    拿起電話,下屬將事情簡單說了一遍,劉建民眉頭微皺。

    事情不過很常見的一起打架而已,都吃五谷雜糧,兔子急了還咬人,這種事做警員的處理的不在少數。

    劉建民知道下屬的意思。

    他們是要弄明白,這件事到底該怎么處理?

    畢竟,事情不大,但一碗水恐怕端不平,這其中的門道,常人也想的清楚。

    “盡量讓雙方協商處理,不是什么大事,沒必要非要處罰一方,再者說,白行長也不清白,你們把話給他說清楚,不要讓他無理取鬧,耍流氓追究下來誰臉上也不好看。”

    下屬立馬會意。

    ……

    半個小時后,唐風和白強在警局會議室見面。

    “你們二位在和解書上簽字,這事就算了結。”

    唐風面無表情的上前拿起筆,利落的寫了自己名字。

    白強恨得咬牙切齒,但也毫無辦法,他給好幾個區里的警局領導打了電話,但都是勸他不要太過斤斤計較,不然事情鬧大對他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簽完字,唐風瞥了白強一眼,眼神平靜如水,出了會議室門。

    林音站在門口,看到唐風出來,往前輕挪了幾步。

    “沒事了?”

    “嗯。”

    唐風轉身離去,沒有要在搭理她的意思。

    從小的傲嬌脾氣上來,林音狠狠的一跺腳,跟上。

    “唐風,咱們別那么小氣好不好?”

    腳步在臺階上停住,唐風猛然轉身,眼神直直的看著林音。

    “我小氣?”

    林音微愣,身體被唐風眼神這么一掃,不由得站住了他上方處。

    “我剛才就是一時氣話,但你也太沖動了吧?人家也沒做什么啊,現在被你這么一打,我們手底下幾家公司以后還怎么做?哪家銀行還敢跟我們合作?”

    有些被氣笑了,唐風反問道,“那你的意思,是我錯了?”

    “別人對我老婆動手動腳,我應該歡呼雀躍加油鼓勁?”

    林音一時語塞,被氣的苦笑一聲,不甘于落下風,“但你也不該打人啊,拳頭解決不了所有的事,你成熟一點好不好!”

    心中一陣失落,唐風寒笑了一聲。

    “總之你就是覺得這件事我做錯了,我不該出手保護我的老婆?”

    “林音,我說過了,公司的事我有能力解決。”

    剛想針鋒相對的說句什么,唐風轉身,又道了一句。

    “當然,現在開始不會了,公司是你的,你放心,等項目進度穩定下來,我會把公司交給你。”

    說完,大步出了派出所大門。

    錯愕的立在原地良久,林音痛苦的一閉眼睛。

    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兩人的感情似乎又出現了問題,很嚴重的問題。

    她獨處的時候無數次的在內心叩問自己,到底愛不愛這個男人,但直到今天為止,她都沒有一個清楚的答案。

    也是,她林音自小品學兼優,容貌出眾,長大之后更是優秀到羨煞旁人,在這個競爭日益殘酷的社會中,她絕對屬于那種靠臉能過的滋潤,靠才華同樣能活的滋潤的那一類,這不單單是優秀二字便能形容概括的。

    正想著,身邊走過一個白胖的男人。

    是白強。

    想了想,林音還是走上前去,用歉意的口吻說道。

    “白行,對不起,我對我老公的魯莽行為向你道歉。”

    白強臉腫的像豬頭,轉眼不善的盯了林音片刻,冷哼一聲。

    “呵呵,林小姐客氣了,您的行事風格還真是不一樣,求人辦事還給這么大的禮,果然大英帝國留學歸來的海歸就是不一樣,白某領教了!”

    臉上難掩的尷尬,林音干笑了一聲,“白行,您別生氣……”

    但白強此時可沒有其它的心思了,那個瘋子下手真是狠辣至極,眼前這個女人給他再給幾個膽子他也不敢動什么歪心眼了。

    沒有了其他想法,白強扭頭就走。

    林音被晾在一邊,臉紅到了脖子根。

    ……

    出了派出所,唐風左想右想,在路邊打了輛車,讓師傅拉自己去師院。

    林音說的對,幾家公司都不是自己的,但藍楓酒吧卻是自己的。

    坐在出租車里,唐風思緒漸漸的靜了下來,他在思考和林音同樣的問題,自己愛那個女人嗎?

    他早已不是前世那個任人宰割的庸碌之輩,但身份的改變似乎對于感情的增長并沒有起到理想中的作用,說不愛林音那是假的,要是能放下,三百年的苦修時便早就放下了,又怎么至于晉升仙位的那一刻選擇回來呢?

    愛,也是因為愛才會心生失落。疲憊,更有心寒……

    ……

    “小伙子,到了。”

    唐風思緒被司機師傅話語聲重新拉回現實,胡亂的從口袋掏出零錢放在了座位上,打開車門下了車。

    往前繼續走,不多時到了師院后面的美食街。

    已是深夜,但這里仍舊是燈紅酒綠,儼然大學生們的夜生活才剛剛開始。

    繼續往前,藍楓酒吧出現在視線之中。

    推門進入,晚上,酒吧里人不少,大多都是師院和附近學校的學生。

    吧臺前后秦月忙前忙后。

    唐風邁步上前坐到了吧臺里面,自己拿了瓶酒,打開蓋子喝了一口,秦月剛剛給客人送完酒水,回頭一看吧臺坐著唐風。

    “風哥哥,你來了!”

    甜美的聲音灌入耳朵,似乎像是一雙柔軟的手在揉撫。

    “那么忙,怎么不找人幫你。”

    秦月咧嘴笑了笑,兩個酒窩很明顯。

    “沒有多忙啊,咱這是清吧,我一個人忙的過來。”

    “辛苦了。”

    唐風笑笑,接著灌了口酒。

    手機在口袋里振動了一下,唐風隨意拿起,屏幕上顯示著高安夏三個字。

    “你在哪。”

    短信內容同樣是三個字。

    撇嘴搖頭,唐風回了句。

    “藍楓酒吧。”

    ……

    近晚上十一點,酒吧門口,一輛綠色豐田霸道停住,高安夏冷著臉下了車,幾步進來。

    吧臺里,唐風剛剛打開了第二瓶酒。

    一張A4紙拍在了唐風手邊。

    抬頭看了一眼,高安夏眼圈有些發紅,整個人身上帶著一種冷意。

    “什么?”

    “那個混蛋只被判了無期!”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