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八章 落井下石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八章 落井下石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一口酒剛灌進嘴里。

    “你說什么?”

    唐風眼神冷了下來,高安夏說的人自然是對王璞玉開槍的那個。

    沉默了幾秒,高安夏猛的抬起頭,眼中含著淚水,似有憤憤的不甘。

    “那個開槍的混蛋一審只被判了無期。”

    “你知道無期意味著什么嗎?意味著他再過十幾年二十年,甚至如果在里面表現好一點,外面又有人打點,他最多進去十來年就可以出來,然后就能像一個正常人一樣生活!”

    聲音壓得很低,但高安夏的話在略顯嘈雜的環境之中,依舊顯得那樣的刺耳。

    唐風沉默了,這無疑又是一個打擊,重大的打擊。

    在此前,唐風從未想過,為自己而死的人是這樣一個認識都沒有多久,更談不上有多深厚感情的小姑娘。

    她之所以感激自己,甘愿為自己去冒險,只不過是唐風可以讓她上學,實現她兒時未能完成的夢。

    僅此而已。

    世上的事有時候想起來就是這么愚蠢而又可笑,有的人,你把心都掏出來給她,她連眉頭都不皺一下。

    而換了另外一個,則恰恰相反。

    可笑而又悲哀。

    沉默許久,高安夏一把將唐風手中的酒瓶奪過,仰頭猛灌。

    冰涼的酒水自食道流下,大腦頓時清醒了不少。

    猛吸了口氣,唐風悠悠說道,“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他們這樣判,對亡人不公。”

    “你準備怎么做。”

    高安夏灌完了酒,臉色有些泛紅,冷聲問道。

    “他該死。”

    心中早已經明白唐風話中的意思,高安夏不由得苦笑出聲,笑中帶淚。

    認識這么久以來,唐風還是第一次見她如此傷心難過。

    ……

    夜漸漸深了,酒吧里的人越來越少。

    最后,只剩下他們三人。

    高安夏喝的有些多,糟糕的是她的酒量似乎和脾氣根本不相符,幾瓶下肚,加上情緒低落,便已然不省人事。

    凌晨一點,秦月鎖上酒吧門,唐風從高安夏的衣服里找出車鑰匙,將爛醉如泥的高安夏塞進車里。

    豐田霸道轟鳴咆哮著沖出了美食街。

    無處可去,家,唐風不想再回,至少最近一段時間不想再回。

    想來想去,也只能住酒店。

    ……

    躺在還算柔軟的床上,高安夏臉色潮紅,秦月幫她褪去了衣衫,蓋好被子。

    “風哥哥,你今天怎么了?”

    唐風躺在床上,困意襲來,聞言轉頭,微笑回應,沒有說話。

    秦月低頭看著自己手指,喃喃道,“一定是姐姐又對你不好了,所以你才會心情不好的。”

    能看透人的心思一樣,秦月竟然一眼便看出了唐風為何情緒異常。

    不由得苦笑了一聲,唐風還是沒說話。

    秦月有些害羞的往唐風床邊挪了幾步,噘著嘴,似乎頗有些為他打抱不平的意思。

    “風哥哥,你對姐姐那么好,她為什么老惹你生氣,都不知道換位思考的嗎?”

    知道她是為自己感到不公,唐風不知道如何應付,深吸了口氣,閉上了眼睛。

    ……

    房間的燈關了,一個小身體鉆進了自己被窩,唐風往邊上挪了挪。

    次日,三人醒來時已經到了中午時分,洗漱收拾,下樓吃早點,送秦月回學校,一切做完,高安夏開著車,把唐風往明皇送。

    “怎么?又跟你那位天仙老婆吵架了?”

    新的一天,高安夏的心情調整過來不少,戲謔的打問道。

    唐風坐在副駕駛上,猛地一皺眉,不滿的轉頭,我說你們女人家是不是都是火眼金睛?怎么我這邊一有動靜你們全知道?”

    神秘而又略顯驕傲的一昂頭,“那當然,就你那點花花腸子,我能看不出來?再者說了,你心情不好的時候不都是為了你那個天仙老婆嗎?”

    言語之中似乎帶著一股子幸災樂禍。

    唐風不滿的吐了口氣,“呵呵,就屬你能。”

    說著,高安夏臉色嚴肅認真了起來,拍了拍唐風肩膀。

    “哎,不過我說真的啊,你那老婆漂亮確實是漂亮,我承認沒她長得好看,但是這花兒不適合你,也別勉強,實在不行就算了吧,在一起又能如何。”

    “勸分不勸和啊你!”

    “我這都是為你好。”

    “那我還得謝謝你了?”

    車子到了天安大廈樓下,唐風下了車。

    “對了,那小子現在被關在什么地方。”

    高安夏的臉登時冷了下來,一臉緊張的問道。

    “你要做什么?”

    “不做什么,送他去他應該去的地方。”

    高安夏心揪了起來,連忙拉上手剎下了車。

    “唐風,你別亂來,我昨晚確實是心情不好,但……但事情畢竟已經成了這樣,我們慢慢用合理的方式去解決它,好不好?”

    她此時同樣后悔起來了,昨晚的確是她心情很差,來之前陳飛還特意叮囑她不要把這件事過早的告訴唐風,她當時情緒不好,絲毫沒有在意。

    現在看樣子,唐風是不會放過那個人了。

    但是這并不是高安夏希望看到的結果,她不希望因為這件事再影響到誰,畢竟璞玉已經沒有了。

    “好了,我知道了,不用為我擔心,我不會有事。”

    說完,唐風邁步往天安大廈里面走,高安夏急的快步跟上,一把抓住唐風的胳膊,擋在了他面前。

    “唐風!我不許你做傻事!”

    “璞玉已經沒了,我不希望你再有什么意外!”

    唐風一時間有些懵,但隨即反應了過來,躲開高安夏,進了天安大廈。

    他不是睚眥必報的狹隘之人,但也正因為如此,那個人,必須死!

    但他沒有看到的是,遠處街道邊,林音的車靜靜的停在那里,她看到了所有。

    心不禁沉了下去。

    本來心中有些愧疚,今天早上專門過來看看唐風,沒想到看到了這些。

    心里說不出的滋味,林音發動車子,折返而回。

    高安夏悔不當初,連忙掏出手機,給陳飛說了這件事。

    ……

    進了明皇,樂美老遠迎了上來,將幾分報表放在了唐風面前。

    “唐總,出事了。”

    安靜的坐到辦公椅上,唐風深吸了口氣,抬眼。

    “怎么了。”

    樂美顯得有些著急的不行,額頭滲出細密的汗珠。

    “我們合作的兩家銀行,城市銀行和江南銀行的貸款部經理今早突然打來電話,催促我們加緊還貸款,給的理由說是我們明皇信用等級被下調,而且他們領導開始懷疑我們的還款能力,督促我們加緊還貸。”

    雪上加霜。

    落井下石。

    唐風第一時間想到了那個白強,他是銀行圈子里的人,也只有他,有理由,并且有能力這么做。

    “你指的是,建設天安大廈時貸的資金。”

    樂美重重的點點頭,顯然憂心忡忡,畢竟公司前有大項目需要開工,需要大量的資金周轉,本來這就已經很難辦了,現在兩家銀行又在背后捅一刀,無異于把明皇往死了整的意思。

    “是的唐總,這兩家銀行之前和我們的關系一直都不錯,而且我們明皇從未有過逾期記錄,他們這樣做,根本沒有一絲的職業操守!”

    唐風呵呵笑了一聲,商場如戰場,要是都講職業操守,那世界真是太和平了。

    “好了,你不用擔心,這件事我會處理的,你去把這兩家銀行的資料給我拿一份,我看看。”

    “對了,約一下他們的負責人,我去會會他們。”

    樂美點頭出了辦公室,不多時之后,拿來了一份資料,上面是兩家銀行的大致信息和負責審批明皇貸款的兩位負責人信息。

    大致看了一眼,唐風合上資料,靠在椅子上,面色冷如霜。

    這個白強如此行事,要不給他一點顏色,大概他永遠不知道自己得罪的是誰。

    不多時樂美再次進來,說兩家銀行的負責人拒絕邀請,只說讓明皇抓緊還貸款,而且還款周期縮短一倍!

    樂美說的時候,臉上已然緊繃著,她入職明皇這么久以來,公司從未遇到過像今天這樣的危急。

    猶如一座大廈,已經斜到了四十五度,隨時有可能倒下。

    唐風料到了會是這個結果。

    面無表情的笑了一聲,唐風擺擺手讓樂美出去。

    “唐總,您得想想辦法,這樣下去,明皇恐怕連一個月都撐不下去了……”

    唐風抬眼,眼神冷冷的瞥了樂美一眼,“再這么說喪氣話,立馬給我收拾東西滾蛋!”

    樂美被突如其來的一句訓斥嚇的愣住了,站在原地半天,委屈上了心頭,低著頭咬著嘴唇,轉身出了辦公室。

    說絲毫不放在心上那自然是不可能的,粗略的算了一下,欠兩家銀行的貸款總額高達三億,安北國際會展中心這邊光拆遷款都高達幾個億,日后動工的啟動資金又得三四個億,這樣一算,在最近一段時間內,明皇需要的周轉資金差不多得有十億!

    這筆巨款對于現在的明皇來說無疑是一筆不能消化掉的資金。

    前有猛虎后又餓狼。

    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貸款得還,工程得開工。

    錢從哪里來?

    危機悄無聲息的到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