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九章 出手之前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九章 出手之前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坐在辦公室里,他想了很久。

    白強聯合自己銀行圈的朋友這么針對自己,顯然沒有把唐風放在眼中,憋著想把明皇至于死地。

    而起因,只不過是因為唐風打了他。

    坐在椅子上,唐風情緒逐漸平靜了下來,這種茅坑里的臭石頭,跟他們講道理是沒有用的。

    制服這種人唯一的方法就是讓他們感覺到恐懼和害怕,清楚自己的斤兩,而且就得像拍蒼蠅一樣一巴掌拍死,要不然,只會更惡心自己。

    瞬間心里已經有了決定,唐風起身離座。

    經過前臺往出走的時候,唐風倏然想起什么,扭頭看著前臺的小汪。

    “去陪陪樂美,給她說,剛才是我心情不好,沒有其它意思。”

    說完。轉身下樓。

    小汪有些茫然的站了好久才反應過來。

    唐總給樂美道歉?

    她來明皇這么久,底下的員工一直都是被領導壓榨,哪里有過這樣的待遇?

    不由得嘖嘖稱奇,嘴里不由得說著,“唐總真是心疼我們這些打工的……”

    ……

    出了天安大廈,唐風取了車,直奔陽城楚州!

    有些人,有些事,還輪不到自己親自出手。

    而另外一邊,高安夏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別人不清楚她可明白,唐風的只是很多時候不出手而已,他這次既然那樣說了,那自然不是說著玩玩的。

    腸子都悔青了,但她畢竟是個姑娘家,此時已經有些方寸大亂,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辦。

    豐田霸道直直開進了江南軍區訓練基地,門口的哨兵連攔都沒敢攔一下。

    “陳飛!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有心思睡大覺!”

    站在宿舍外面,高安夏高聲喝問著就沖進了陳飛的休息室。

    正值午休時分,陳飛早上訓練了好幾個小時,這會兒吃完飯剛剛躺下沒多久,高安夏的聲音傳進了耳朵,他可是真怕這個千金大小姐,一骨碌從床上爬了起來,上半身光著,下身就一個褲頭兒。

    衣服都沒來得及穿上,高安夏就大步走了進來。

    “我的大小姐,咱別這么著急行不行,我這都差點走光了……”

    陳飛心里苦的不行,眼睛都一時間睜不開,拿著床單裹著自己,委屈的說道。

    “走光?你一個入伍十來年的老兵了你就怕這個?趕緊穿上,火都燒到眉毛了還睡!”

    陳飛一邊穿衣服,一邊訴苦,“我的大小姐,你陳哥現在可不比以前了,這每天都得訓練,時不時還得出任務,哪能像以前那么滋潤,你看看我這臉,皮都褪了幾層了。”

    高安夏一瞪眼,“怎么?你這是埋怨我爸把你調離爺爺身邊的意思?要不我去說說,給你找個好單位?讓你去炊事班喂豬你看怎么樣?”

    陳飛臉色一變,“別別別,我的大小姐,你就別拿我開涮了,有什么事你趕緊說,我等會還得去訓練呢。”

    高安夏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一臉焦急的神色,“剛才我電話里不是給你說了,我昨晚一時疏忽,把消息給漏出去了,看他的臉色,我覺得早晚得出事。”

    臉上寫滿憂慮,高安夏逐字逐句道。

    看著滿臉發愁的高安夏,陳飛穿好了衣服,壓低聲音說道,“大小姐,這不是你的風格啊?你可是沒心沒肺的主兒,怎么到了風哥這里,變得跟林黛玉似的多愁善感了?”

    臉色驟然間變凜,高安夏一腳飛踹就招呼到了根本沒任何防備的陳飛肩頭。

    站在床邊,陳飛被這一腳踹的直接四仰八叉躺在了上面,還好鋼板床結實,沒壞。

    “哎呦,我的大小姐,咱能不能講點理?”

    陳飛揉著肩膀重新站了起來,兩人相處的時間不在少數,嬉笑打鬧自然不會生氣。

    “你要是再敢胡說,我真讓我爸把你調到后勤喂豬去!”

    陳飛沒好氣的一笑,一舉雙手,“得得得,大小姐我錯了,我認慫!”

    重新坐下,高安夏一皺眉頭,“你說,現在他已經知道了這消息,我們怎么辦?”

    “他的性格你我都知道,這事兒他肯定不會置之不理。萬一真把人給……那怎么辦?”

    同樣也嚴肅了下來,陳飛倒了杯水,看了看身側的高安夏。

    “我看,事已至此,順其自然吧。”

    聞言“噌”的起身,“你這叫什么話?他可沒少幫你忙吧?現在出了這么大的事,你就看著他去做傻事?”

    心里顯然已經對陳飛的態度有些不滿。

    聞言有些無力的苦笑了一聲,陳飛放下水杯,“安夏,你說,他要真正動手,我們誰攔得住?哪怕就是你現在去找高司令,他派人去能攔得住嗎?”

    “我是不會看著他做傻事,但這件事對別人來說無疑是以卵擊石,但唐風不一樣,他去做那就不叫是傻事,再者,我也沒有能力阻止他,你也沒有,這是事實。”

    心中的懊悔襲來,她無力的坐回椅子上。

    “可是,萬一中途出現意外,被人抓住把柄,你知道的,他的仇家不少,真要被有心人抓住什么把柄了,他便成了眾矢之的,你是軍人,你知道與公家作對的后果是什么……”

    “我不想看到那樣的事發生,那樣,太可怕了。”

    深呼吸了口氣,陳飛頓了頓,轉頭看向身側,“你真想幫他?”

    “嗯。”

    苦笑一聲,“那我們就做從犯吧。”

    ……

    兩個小時后,唐風的車停在了陽城楚州市區不遠處的一座莊園前。

    抬手敲了敲看門人的窗戶,年輕保安登時清醒。

    “你干嘛?”

    “去,給楚一飛說一聲,我找他。”

    年輕保安上下打量了一番,見唐風開的車不簡單,不敢怠慢。

    “您叫?”

    “唐風。”

    下午時分,楚一飛正和自己的太極師父練功,手下人急忙沖進了練功房,一臉焦急的輕聲說道,“飛哥,唐風來了。”

    太極拳講究全身心的投入,更是看重靜心冥思,一點馬虎不得。

    剛剛進入狀態,手下刺耳的聲音傳來,楚一飛怒不可遏,上來就是一巴掌!

    “老子給你說過多少遍,我他媽練功的時候誰都不見,你耳朵瞎了是不是!”

    手下捂著臉,一臉委屈,但不敢說什么,低著頭,難為的道,“飛哥,這人不一樣,是……是唐風唐先生。”

    腦子“嗡”的一聲,楚一飛呆了半天,咽了口唾沫,連衣服都來不及換,急忙出了練功房。

    遠遠的,在門口處看到了等待的唐風。

    “唐先生,失禮失禮,讓您在外面等這么久,這都是手下人不懂事,您別介意……”

    “來來來,趕緊里面請!”

    楚一飛臉上笑的跟開花似的,他雖然是混混出身,但也講義氣,唐風說到底是他的救命恩人。

    唐風大量了一眼這眼前的莊園,不由得也連連點頭,能在這鬧市區不遠給自己弄這么一塊好地方,可見能量不小。

    “楚老板真是閑情雅致,這私人莊園有山有水,當真是好地方。”

    楚一飛慚愧一笑,“唐先生您過獎了,這您過來之前也不打聲招呼,你看我這衣服都沒來得及換一下。”

    “你我之間用不著客氣”唐風笑道。

    進了正中間的三層別墅,楚一飛恭敬的引著唐風進了偌大,裝修的極為豪華奢侈的客廳。

    “唐先生,您坐。”

    柔軟舒適的真皮沙發,屋里還點著熏香,古樸的小香鼎飄出絲絲白煙,悠悠沁人心脾……

    “唐先生,上次一別也有些日子了,我這一直想去拜訪您,當面感謝一下,就怕您忙耽誤您時間,這就一直沒去,這今天您倒親自來了,我這……”

    唐風一抬手,心里雖不喜阿諛奉承的話,但楚一飛跟自己也算是熟人了,輕笑一聲。

    “楚老板,我剛才不是說過了,你我之間,不必這么客氣。”

    楚一飛一愣,隨即笑了起來,“好,好好,既然唐先生這么說了,楚某也就不說客氣話了。”

    身邊的有專門的茶藝師,為二人沏好了茶。

    茶香四溢,聞之四體通透,心曠神怡。

    唐風抿了一口,開門見山的說道,“楚老板,我今天過來,是找你辦件事。”

    “準確的來說,是找你幫忙。”

    聞言有些不相信的一皺眉,楚一飛隨之慚愧的一笑,“唐先生玩笑了吧?您能需要我幫忙?”

    放下茶杯,唐風轉頭微笑,“怎么?楚老板這話是不想給我這個面子?”

    楚一飛心臟都是猛的一顫,連忙起身擺手,“不不不,楚某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您都解決不了的事,我楚一飛不就更沒戲了……”

    再度抬手打斷,“楚老板,這事兒,你能辦。”

    心里一沉,楚一飛祈禱千萬不要是什么難事,畢竟唐風的實力他比誰都清楚,前段時間安北大佬鄭世豪不自量力,最后什么下場?

    他找自己幫忙,事情能簡單?

    云淡風輕的喝了幾口茶,唐風抬眼看向站了好一會兒的楚一飛,簡要的將自己和那個白強之間的恩怨說了一下,讓楚一飛自行想辦法對付此人。

    聽唐風說完,楚一飛如蒙大赦,不過就是個安北小城的農商銀行副行長而已,自己對付這種小角色,那簡直不費吹灰之力!

    “唐先生,就這?”

    “就這。”

    楚一飛點點頭,“一個小小的副行長,也敢在太歲頭上動土,真是活夠了……”

    “也難怪唐先生您讓我出手,這種小角色,垃圾人物,還真輪不到您親自出手。”

    淡然一笑,“楚老板這是沒問題的意思了?”

    一拍大腿,楚一飛正色開口,“唐先生,這種貨色我楚某人還是能隨意解決的,再者說了,您是我的救命恩人,別說這種貨色,小嘍啰了,就是您讓我跟高二爺對著干,我楚某也豁出去了!”

    一聽這楚一飛又開始表忠心似的大侃起來,唐風喝著茶,也沒打斷他……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