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章 好事被攪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章 好事被攪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接連喝了好幾杯茶,心情不由得也放松下來,唐風將茶杯放下,想了想,再度說道。

    “楚老板,我呢,這次來還有個生意想拉你入伙兒,不知你有沒有興趣?”

    呵呵一笑,楚一飛心里就是不感興趣也得說有興趣,滿臉笑意對唐風道,“唐先生,您看您這話說的不就生分了嗎?楚某本來就是生意人,唐先生您拉我做生意,那這生意一定是賺錢,賺錢的生意,我有什么理由拒絕呢?”

    爽朗的點頭,不由得心中暗罵了一句,這楚一飛精起來也不簡單,這三言兩語就把這生意給定性了,如果是唐風坑他,那這后面的話就不好開口了。

    “那當然,安北國際會展中心建設項目,公家出資十億,我唐風一生行事坦蕩,也不瞞著你,這筆生意保守利潤在四成左右,到時候工程竣工,你我三七分賬,決不虧待你。”

    楚一飛這個人雖然目前看來不值得深交,但這人總要比那些老謀深算的官場老油條和人精好一些,畢竟走江湖的人心中至少有個“義”字。

    低頭沉吟,楚一飛在腦海之中快速過了一遍,這個安北國際會展中心項目他自然是聽說過的,建成之后那就是江南省,乃至周邊省市唯一的一座國際化會展中心,對于整個安北地區輻射范圍內的城市影響力和經濟發展水平的帶動那無疑都是巨大的。

    當然,不僅于此,建成它的公司自然是跟著沾光。

    美差!

    肥差!

    片刻功夫,楚一飛笑臉相迎,“唐先生,這個項目楚某自然知道,但是據我所知,這是個肥差啊,這么好的工程,您怎么要找合伙人呢?”

    “而且我還聽說,您手底下的明皇為了和林州夏家的青石創投爭奪建設權,鬧得動靜不小啊……”

    唐風撫了扶臉,吐了口氣,“一句話,明皇體量太小,資金周轉不開。”

    楚一飛此時心中突然的就對眼前唐風的印象不由得更深幾分,同時更多了幾分敬意。

    如今的生意場上,這么豪爽直言不諱,毫不隱瞞的老板是越來越少了。

    重重的點著頭,楚一飛這個多年的老。江湖也不由得嚴肅了下來,“唐先生果真是性情中人吶,不拿我楚某當外人看待,爽快!”

    “既然唐先生您這么看得起我楚一飛,我入伙兒,您說,現在需要拿多少錢出來,只要在我范圍之內,我絕無二話!”

    唐風抬手讓他坐下,一臉輕松的笑道,“好好好,楚老板這么說了,那就是沒問題,我也沒有具體算過,現在的話……就拿個三四億吧,當然這只是大概數字,具體的數字我們下來讓手下的財務人員去算,你看如何?”

    三四個億對楚一飛來說雖然也不是個小數字,但也不至于拿不出來,畢竟就他這一個莊園的價值都接近一個億了。

    “好,沒問題!”

    一頓,楚一飛又道,“但是,我有個小小的要求。”

    起身看著客廳里的古畫,唐風轉身,“你說。”

    “唐先生這么誠摯,我楚某自然不能得寸進尺,工程資金下來,不要三七,你八我二。”

    顯然有些意外,不過倒沒覺得有什么,人貴在看清自己,這一點楚一飛做的很好。

    唐風哈哈一笑,點點頭,“好,二八就二八!”

    一切都談好,楚一飛答應唐風在三天之內解決掉白強這個麻煩,至于用什么辦法,具體怎么做,不需要唐風過問,一切都由楚一飛辦。

    已經臨近下午,唐風起身會被回返,婉拒了楚一飛讓他多留幾日的邀請。

    目前唐風的車駛離莊園,楚一飛長出了口氣,招呼手下把自己最得意的手下古帆叫了過來。

    不多時,人到了。

    “飛哥,您叫我?”古帆躬身問道。

    楚一飛面色微寒,“你即刻起身去安北,好好照顧一下安北農商的副行長白強……”

    這話沒說透,但古帆跟隨他多年,自然明白這其中的意思。

    古帆點頭答應,這種事做的不再少數,他知道該怎么做,躬身準備離去,楚一飛抬手。

    “飛哥,還有什么交代的嗎?”

    “只能針對白強,不要對他家人下手,這是唐先生臨走之前特意囑咐的,明白嗎?”

    “我明白。”

    “去吧。”

    手下離去,楚一飛久久看著唐風車子離去的大路,心中不禁思考,這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

    ……

    半路上,手機振動,唐風拿起一看,是夏素琴的,問他怎么不回家。

    看了一眼,想了想還是沒回,專心開車。

    自己和林音的關系總是難以說清到底如何,有的時候他在想,林音之所以在前一段時間突然變得溫柔愛戀,大半或是因為自己救了她們母子的性命。

    畢竟,如果不是自己出手把她們從境外販毒集團手中救下,母女二人必死無疑!

    但悲哀的是,感動并不是愛。

    ……

    夜色逐漸加深,古帆一行五人在下午下班之前趕到了安北,兩座城市離得不遠,他們對這城市還是很熟悉,幾乎沒費什么勁兒就找到了農商銀行的總行大樓。

    而白強作為一個小領導,查他的資料還是很簡單的一件事。

    來的路上,古帆就已經知道,這個頭發脫成了地中海的白胖子。最喜歡的就是錢和女人,尤其好美色,風評在安北地界上也不算好。

    人最怕的就是被抓住把柄。

    晚上八點,古帆一行人驅車一路跟在白強的車后,一路往郊區地面開去。

    “帆哥,這貨怎么一直往郊區開啊?莫非是發現了咱們?”

    古帆坐在副駕駛上,冷聲一笑,眼中滿是不屑。

    “他腦子里全是女人,可沒功夫想其它的,等著吧,等會有好看的。”

    他們是在銀行門口一路跟上的,半路白強在一座寫字樓下接了一個姿色不錯的美女,這便一直沒停車,一路開往郊區。

    ……

    “白行,您這是往哪開啊?都快到農村了。”

    車內充斥著一股極濃的香水味,白強色瞇瞇的轉頭看了眼身邊的美女,安慰似的說道。

    “你別怕,等會兒你就知道了。”

    女子嬌嗲的一哼,抬手輕輕的拍了一把開車的白強,似乎她也猜出了什么。

    “就你壞!”

    車子最終停在一座村莊遠處的土路上,白強把大燈關掉,下車鉆進了后排座,一把將妖艷女子攬進了懷里,張嘴就啃。

    “寶貝兒,可想死我了,今晚咱在這兒玩個刺激的……”

    女子假意的推搡,身體卻很誠實的躺進了白強的懷中,千嬌百媚的極盡撩撥。

    “哎呦白行您慢點……”

    夜風吹進車里,絲毫不影響二人的燃燒的情緒。

    遠處,幾雙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正前方不斷起伏的車身,似乎都能想象到車里的火熱景象。

    有些浪蕩的聲音傳出來,二人似乎覺得這個地方根本不會有人來,因此沒有絲毫的壓制。

    “媽的,這浪娘們兒,叫的還……還真他娘的燎人!”

    “老二,你該不會挺了吧?哈哈!”

    手下在一邊小聲大腦調侃,古帆扭頭呵斥一聲,“等會機靈點,這次是來辦事的,不是來玩的!”

    連忙噤聲,古帆最前,幾人邁著小步子就到了不停上下晃動的車后。

    車內依舊放肆的喊叫著,古帆扭動了一下脖子,繞到了后座車窗前,左右看了一眼,伸手拉了一下車門,發現鎖著。

    舉起右拳頭。

    “砰!”

    車窗玻璃十分堅固,但被古帆這一拳生生打碎!

    車里纏。綿的二人正到了興頭上,被突如其來的這一生巨響嚇得尖叫出聲。

    古帆的手從車窗里伸進去,拉開了車門。

    白強懷里抱著身無一物的美女,臉上寫滿了驚慌和恐懼。

    車門口,站著五個大漢!

    恍然之間,有一種“仙人跳”的感覺。

    古帆幾個手下貪婪的看著車里的剛剛造小人的美女,眼珠子都看直了……

    “白副行長,玩的開心嗎?”

    白強此時大腦一片空白,本來就腎虛,這剛剛興奮的不行,受到這一個驚嚇,他甚至在擔心以后還能不能挺起來了。

    “你們是誰……”

    古帆一揮手,身后的手下扛著攝像機就拍!

    白強和美女這一下慌了,攝像機的閃光燈閃的人眼睛疼,二人趕緊抓住衣服往自己身上蓋,那美女身材凹凸有致,一緊張慌亂之下,抖動的厲害,秀發凌亂,引的幾個打手直咽唾沫。

    心中暗罵,“好白菜都讓豬拱了!”

    “別別別,你們干嘛這是!”

    “這是犯法的你們知道不,趕緊走開,不然我報警了!”

    古帆抬手,身后拍照的手下停住。

    “姓白的,挺橫啊,到這會兒了還跟我耍威風是吧?”

    白強混跡安北這么多年,能到今天這個位置,那自然也是不軟人,雖然十分犯怵,但畢竟身邊有女人在,一把將美女擋在身后,強裝出一副絲毫不畏懼,大義凜然的男子漢模樣。

    “你們這是犯法的!老子白強也不是嚇大的,干擾我的私生活,拍我的隱私,信不信我現在就報警!”

    古帆喜歡的就是這種表面上的硬骨頭,長的跟二百五似的,恬不知恥的耍橫。

    “行,我看著你報警。”

    說著,抬手示意白強繼續。

    白強冷哼一聲,用衣服蓋住自己,順帶還摸了把美女的大腿,讓她別擔心。

    剛把手機打開,古帆悠悠的說了句,“白副行長,你知道這車玻璃怎么碎的嗎?”

    疑惑的抬頭,還沒反應過來,整個人身體被幾個打手一把拽了出去,肥胖的身體摔在地上,衣服又沒穿,摔的立馬殺豬般的嚎叫了起來。

    “給我往死了揍!”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