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一章 懲戒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一章 懲戒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古帆手下這幾個兄弟都是身經百戰的打手,出手的速度力量和擊打的部位那都是讓你感覺最疼最難受,但卻傷害最低,最不容易被人看出來的地方。

    沙包大的拳頭如雨點一樣落在白強肉呼呼的身上,發出沉悶的撞擊聲,就像夏天的悶雷一樣。

    慘叫是發不出來的,真正被幾個人圍毆,身體的各個部位肌肉都在收縮,根本顧不上發出任何聲音。

    噼里啪啦一頓暴打了兩分鐘,古帆抬手,“好了,先停一下。”

    四個手下停手,古帆上前,蹲下身,笑瞇瞇的拍了拍被揍得如同豬頭一般的白強,“怎么樣白行長,舒服嗎?刺激嗎?”

    白強有氣無力的趴在地上,狼狽的雙臂抱頭,聞言怯生生的抬頭,眼神中滿是驚恐,“你……你們究竟是誰啊?我又不認識你們……”

    “這平白無故的,你們打人算怎么回事……”

    白強平時在安北算不上大人物,但好歹是有身份的人,哪里被這樣打過。

    幾個手下冷笑一聲,“瞎了你的狗眼,你自己犯了什么事心里沒有一點數?”

    古帆扭頭瞪了一眼手下,白強下意識的思索了一下,立刻一驚。

    “原來你們……你們是那個姓唐的……”

    話說到一半,古帆臉色一凜,“打!”

    四個手下一擼袖子,“好嘞帆哥!”。

    什么都沒明白,就只見剛才那幾個打手上前,噼里啪啦的對自己又是一頓!

    ……

    又挨打了兩分鐘,這次白強連頭都不敢抬了。

    “白行長,我們是誰?”

    古帆冷著臉,拍了拍白強通紅的臉。

    “你們,你們是……不,我不知道!”

    他是聰明人,自然知道剛才那些話是不能再說的,說了的后果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挨揍!

    聽到這里古帆滿意的點了點頭,“還算你識相,白行長,那你說,今天這事兒怎么辦好呢?”

    心里苦啊,白強連頭都不敢抬,顫顫巍巍小心翼翼道,“幾位好漢說,你們說怎么辦就怎么辦。”

    古帆起身,扭動了一下脖頸,“白行,我呢,只告訴你一句,該惹得人惹,不該惹的,最好不要惹,別以為自己手里有了一丁點的權利就為所欲為,以為自己就是老大了,我告訴你,我做掉你就跟踩死螞蟻一樣簡單,明白嗎?”

    白強艱難的爬起身,頹廢的坐在地上,擦著流出的鼻血,狼狽道,“明白,小哥說的我都明白。”

    古帆先沒答話,抬手讓手下把攝像機拿了過來,然后打開了剛剛拍好的照片,舉在白強面前。

    看著照片里的自己正和美女在車里那啥,白強心都劇烈跳動了起來,臉色如同霜打過的茄子一樣,成了紫色。

    “白行長,你說,你接下來該怎么做?”

    “我……我知錯就改,我,我親自上門給唐……不,給我惹不起的先生登門致歉,保證不再背后使陰招。”

    心里知道這些人百分之八十可能就是唐風的人,但白強這會兒也不敢說出來,哆哆嗦嗦的承諾到。

    古帆滿意的一笑,“好,白行長,為了讓你長點記性,我們呢,給你留點紀念。”

    說著一揮手,身側兩個手下上前,一左一右抓住了地上白強的胳膊,直接將人扥了起來,把他拖到了車前面,左胳膊生生按在了車前蓋上。

    恐懼一瞬間占據了白強身體,他預感很是不好,這樣的場景他年輕的時候在港片中可沒有見過。

    驚恐的大叫出聲,白強臉上生汗直流,“別……不要,你們要干什么!”

    身后一個打手從腰間掏出匕首,那鋒利的刃口在夜色中似乎都散發著森然的白光,白強看到這里,渾身都癱軟了,硬生生被兩個打手摁著,絲毫動彈不得。

    “別,不要……我錯了!”

    “我真的錯了!”

    “別!”

    “不要!”

    打手舉起匕首,寒笑著,“給你長點記性,免得你忘了!”

    說完,手臂猛地下揮,鋒利的匕首穿過白強滿是肥肉的手掌,直接扎進了車前蓋!

    “啊!”

    這幾人早已經習慣了江湖的打打殺殺,這場面對他們而言自然算不上什么,拔出匕首,松手。

    白強如同一攤爛泥一樣直接癱在了地上。

    古帆見事情已經解決,轉頭對手下說道,“去,把他車里的行車記錄儀U盤給我卸了。”

    手下明白,上車直接將行車記錄儀給摘了。

    打眼瞧了瞧后座上的美女,此時已然臉色煞白,絕美的胴體瑟瑟發抖……

    一切昨晚,古帆看了一眼在地上翻來覆去打滾的白強,冷冷道,“姓白的,你要是敢報警,敢耍我們,下一次這刀扎的就不是你的手了。”

    說完一揮手,幾人往夜色中走去,很快不見了身影。

    白強手受了傷,雖不致命但是很疼,畢竟十指連心。

    ……

    晚上時間,唐風沒有回家的打算,開車去了醫院。

    老爸依舊安靜的躺在床上,兩個護工輪班照顧的很好,唐風找了個椅子坐在父親床邊。

    心中有些煩悶,唐風在思考,等忙完這一段時間,也是該好好修煉了,等自己的修為高了,讓父親醒過來自然不再是一件難事。

    心中打定主意,他更是毅然決定等公司過了這段艱難的時間,便交還給林音,至于她怎么處理,那是她的事。

    趴在床邊,唐風不知何時睡了過去。

    ……

    早晨溫暖的陽光照進病房,似乎是被輕微的響聲吵醒,唐風睡眼惺忪,爬了起來,發現身上蓋著一層薄毯。

    “你醒了,昨晚看你趴著睡著了,阿姨怕你著涼,給你蓋了個毯子……”

    身邊是正在打掃衛生的護工阿姨,滿臉笑意的看著唐風。

    心中一股異樣的感覺升起,唐風起身把毯子疊好,'謝謝你阿姨'。

    阿姨和藹的笑了笑,“你們這些年輕人吶,壓力也確實是大,你看你累的趴著都睡著了。”

    “小伙子,以后好好休息,身體才是最重要的。”

    看著護工阿姨那張和藹可親的臉,唐風突然有些緊張。

    他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媽媽。

    慌亂的整理了一下頭發,唐風有些像小孩子一樣難為情似的笑了笑,“謝謝阿姨關心,我先去上班了。”

    出了門,鼻頭有些酸酸的,唐風佯裝出笑容往前走著。

    ……

    到公司,讓財務和法務跟楚一飛的楚氏集團盡快洽談合作事宜。

    中午時分,手機響了。

    岳母的。

    想了想,還是接了,畢竟這事和她沒關系,再者她也是長輩。

    按下接聽鍵。

    “媽。”

    “唐風,你還是不是個男人!”

    聽筒里傳出的卻不是岳母的聲音,而是林音!

    幾乎是吼著出來的。

    心里怒氣瞬間升騰起來,強自壓抑著,唐風一字一字擠出一句。

    “怎么了?”

    “你自己做了什么事你不知道嗎!”

    不由得有些生氣了,唐風面寒如水,“麻煩你把事情說清楚。”

    林音冷哼了一聲,“你要還要臉的話就回來看看,親眼看看你做的好事!”

    沒答話,唐風掛了電話,一轉頭,大部分員工直勾勾的看著自己。

    氣氛一時間有些安靜,眾人眼見唐風轉頭,趕緊埋頭做事。

    大好的心情被林音一通質問攪的瞬間煙消云散。

    下樓,取車。回家。

    車子在院子里停好,唐風拿出鑰匙開門。

    推門而入的瞬間,客廳里三人瞬時轉頭。

    林音,岳母,還有白強。

    母女二人看到唐風回來,還沒說話,白強瞬間站了起來,樂呵呵的超唐風走來,滿臉討好之色。

    “哎呦,唐先生回來了?”

    聞言目光一轉,只見白強臉上是包,嘴腫了一圈,手上纏著紗布,簡直狼狽到了極點。

    瞥了此人一眼,唐風嘴里冷冷飄出一句,“你到這里做什么?還不趕緊給我滾!”

    白強一臉的笑容瞬時僵住,尷尬的站在原地,右手已經伸了出去,難堪的舉在半空中。

    林音臉拉著,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看了唐風一眼,“唐風,白副行長是不是你打的!”

    不是在詢問,而是在質問,在呵斥!

    夏素琴見女兒語氣不善,低聲勸了一句,“小音,好好說話。”

    沒理,林音手指著白強,“人是不是你打的?”

    站在客廳中間,唐風面不改色,心中不由得有些涼,看了眼戰戰兢兢的白強,故意似的往前走了兩步,坐在沙發上。

    “沒錯,是我。”

    顯然被唐風這云淡風輕的態度惹怒了,林音心中氣怒異常,嘲諷似的道,“唐風,咱們能成熟一點嗎?這就是你給我說的,你有能力解決當面的困境是嗎?”

    “合著就是打人是吧?”

    “你是不是就這點本事?”

    翹著二郎腿,唐風無所謂的一抬頭,“嗯,沒錯,我就只會打人,就這點本事。”

    而最尷尬的無疑就是白強了,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眼看唐風和林音為了這事吵了起來,心里更揪了……

    “那個……林小姐,您別怪唐先生,我……我這傷真不是唐先生打的,是我自己摔的。”

    林音猛地轉頭,“白副行長,我林音不是傻子,再說,他都承認了!”

    一轉頭,唐風已然站了起來,微笑著看著她。

    “說完了?”

    瞬間一愣。

    “說夠了恕我不奉陪了。”

    說完,抬步往外走。

    林音之前想過唐風各種反應,但是就是沒想到他會這樣,看似軟弱無力,實則句句剛硬如鐵。

    “唐風……”

    停步,唐風轉身,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對了,公司資金問題已經解決了,明天早上來公司辦理交接手續。”

    說完,再不搭理母女二人,開門走了出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