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二章 冤有頭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二章 冤有頭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屋外,天空湛藍,微風和薰。

    屋內,氣氛死一般的沉靜,林音呆呆的看著門口,胸口不斷起伏著。

    白強見勢不好,也已經溜了,屋內只剩下母女二人。

    看著女兒女婿不知什么緣由關系突然急轉直下,夏素琴打心里著急。

    “音兒,跟小風怎么那樣說話,媽都有些看不下去……”

    心中一直對女婿唐風有種說不出口的愧疚,她如今都有點看不下去女兒的態度。

    林音精致白皙的臉上泛著難掩的憤怒和悲傷,這哪里是她在故意找茬,只不過有些事她不愿意說出口而已。

    在她剛剛從林州夏家回到安北的那天,她便收到了一份匿名的信件,本以為只是一份很普通的信,但打開一看,里面的內容讓她如遭雷劈!

    全部都是唐風和眾多不同的女子進出酒店的照片!

    有時候一男一女,有的時候更是他一個男的和多個女的。

    孤男寡女晚上進酒店,要說是談人生聊理想,恐怕傻子都不信。

    這幾天來林音精神上遭受著巨大的折磨,她也不愿意相信那個為了救自己甘愿以命相抗的男人會做出這種事。

    但不相信又有什么用,每張照片的背后都注明了拍攝日期和具體地點,這哪怕是你想抵賴都無從開口。

    證據確鑿!

    最近事情太多,林音一直壓抑著沒有說出實情,一來她不愿意接受自己丈夫背叛自己的事實,二來她想看看,這個男人是不是真的珍惜自己。

    今天這事雖然另有他因,但唐風這冷淡的態度似乎就是在向自己說,一切都是真的。

    恍惚轉頭,林音木訥上樓,自床底翻出那厚厚的一摞照片,放在了夏素琴面前。

    “媽。他就是第二個林木石。”

    驚詫,懷疑。

    接著震驚,木然。

    最后是憤怒,失望,悲痛,心寒。

    夏素琴看著自己女兒,眼中帶淚,把照片扔在一邊,看著窗外久久沒有說話。

    ……

    天安大廈外,陳飛和高安夏等候多時,唐風自林家別墅出來后不久,三人終于碰面。

    “風哥,你可算來了,你這大白天的沒在公司,去哪了?”

    看到唐風的車開來,陳飛上前抬手攔住。

    停車,按下車窗,看了看面前的陳飛,又瞧了一眼后面的高安夏,“你們兩個怎么來了?有事兒?”

    把車停在路邊,唐風下車問道。

    高安夏和陳飛一對眼,二人面色苦大仇深。

    把唐風拉到沒人處,陳飛臉上憂色更重,“我聽安夏說,你對判決結果不滿意?”

    似笑非笑的打量了陳飛一眼,唐風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但隨即轉而一笑,“什么意思?”

    “風哥,你千萬別做傻事!”陳飛斬釘截鐵似的說道。

    “現在是和平時代,法治社會,而且明天早上那個犯人是由軍方的人負責從警局暫時收押室押送到看守的,全是荷槍實彈,而且走的全是市區的大道,這種地方你怎么下手?萬一被人揪住小辮子,以后就麻煩了!”

    陳飛痛心疾首的勸說著,眼中盡是對唐風的擔憂。

    聽完,唐風嘴角揚了揚,“好了我知道了。”轉身就要走。

    高安夏又攔在了面前,“唐風,我不許你亂來!”

    臉色瞬間拉了下來,唐風冷哼一聲,“我說你煩不煩?我做什么跟你有關系嗎?”

    高安夏瞬間被唐風的吼聲嚇住了,呆了一下,臉色也難看了下來,委屈的一咬嘴唇,張開雙臂攔住燙的去路。

    “反之我就是不準你去!”

    “你算什么東西!”

    唐風一把推開高安夏,寒聲道,“你以為你是誰?高家司令千金?呵呵,在我眼里你屁都不是!”

    說完,轉身離去,高安夏怔怔的站在原地,眼眶之中淚花翻涌,直直看著唐風進了天安大廈,這才一下子沒忍住,低聲抽泣了起來。

    陳飛于心不忍,上前摟住了高安夏的肩膀,安慰道,“好了好了,我們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看他自己了……”

    ……

    進了天安大廈,唐風側目,大廈中的玻璃門正好將高安夏的一舉一動照的清清楚楚。

    她哭了。

    感覺有些鼻頭有些酸酸的,唐風心中卻很暖。

    這二人的演技未免太渣了一些,故意來幫自己還不愿直接說,用這種方式告訴自己必需的信息,正是可愛又暖心!

    只不過他不能讓二人看出來自己識破了他們,得順著他們的意思演下去。

    畢竟他們不是自己,做事需要顧及很多,這樣做,恐怕也擔負了巨大的風險。

    高安夏擦了擦眼淚,二人自然沒有發現唐風已經看出實情,狠狠的一跺腳,“真是大豬蹄子,說翻臉就翻臉,說的話真是傷人!”

    陳飛嘆了口氣,“沒讓他看出來就行,咱們趕緊去準備吧,他是個聰明人,肯定會在今晚下手,我們不能讓他出現一點意外。”

    應了一聲,兩人上了車,直奔安北警局。

    ……

    明皇地產和楚氏集團的合作自然順利的達成,有了這一筆資金的注入,老城拆遷工作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工程的準備工作也在按部就班的進行,銀行那邊的貸款有了白強的處理,已經按照正常的流程在走。

    天時地利人和,明皇地產占了全部。

    公司內,前幾日因為資金鏈問題而萎靡的風氣瞬時被扭轉,員工們看唐風的眼神都和以前大不相同。

    回到辦公室,樂美隨之進來。

    “唐總,這是明皇和楚氏簽的合同,您看看。”

    說著,文件夾放在了桌上。

    抬頭看了一眼,樂美眼神有些躲閃,顯然有些不好意思。

    “不用看了,明天留著給你們新老總看吧。”

    說完,收拾了一下衣服,拿著東西出了辦公室。

    木然的站在原地,樂美沒明白過來。

    什么叫留著給新的老總看?唐總才來幾天?

    ……

    出了門,時間還早,他沒開車,步行往市局走去。

    陳飛已然將所有需要的重要信息都說了出來,為自己省去了不少麻煩。

    走到安北市局外圍時,已然是下午時分,正值下班時間,多數警員自警局大門出來,回家去了。

    繞著市局外走了一圈,大致熟悉了一下環境。

    作為警局,自然有臨時關押嫌疑人的地方,臨時關押室設在警局大樓后面,是一棟三層小樓,唐風以前進去過。

    繞過幾條街道,找了一家餐廳,悠閑的吃了飯,小憩一會兒,天色逐漸變暗。

    從餐廳出來,他像一個閑人一樣若無其事的走在路上,再次回到警局圍墻外時,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

    站定,他抬頭望了望天,眼睛看向王璞玉墓地的方向,心中平靜如水。

    四下無人,小跑幾步,右腳踏地而起,身子自空中換過一條優美的弧線。

    他跳進了警局大院。

    周圍靜悄悄的,輕笑一聲,不由得想起了白天的陳飛和高安夏。

    躬身邁步,戴上早就準備好的口罩,身形如鬼魅一般進了警局大樓后的三層小樓。

    而外面街道上的酒店房間內,幾家攝影機從窗口伸出,將他的一舉一動一字不落的拍了下來。

    ……

    三層小樓內靜的落針可聞,走廊內的燈發著昏黃的光,不見一個人影。

    閑庭信步一樣往前走,臨時關押室有好幾間,但那人究竟在哪一間他并不知道。

    一樓找完,沒有。

    順著樓梯往上走,上方傳來腳步聲。

    精神瞬間集中,繼續往上走,一拐彎,一年輕警員嘴里嘟囔著什么,似乎在抱怨晚上值班的苦,和唐風來了個面對面!

    年輕警員一愣,脖頸處傳來一陣酥麻,大腦瞬間空白,身子一軟,倒了下去。

    扶住警員倒下的身體,唐風將他放在一邊,輕聲說了句,“得罪了。”

    二樓和一樓結構相似,但和一樓不同的是,有一間房內傳出光亮。

    目標在此,唐風渾身感覺到了一陣放松,一步步往前走。

    到了門口,鐵門上著鎖,鑰匙無疑在那下樓的警員身上。

    抬手,變拳為掌,猛的下劈,有些老舊的門鎖瞬間被砸開!

    “咣當”的刺耳聲在悠長的過道中顯得更加刺耳,沒做理會,抬手推門。

    鐵門發出“吱”的一聲。

    屋內,陳設簡單,最里靠墻邊放著一張床。

    床上,沖王璞玉開槍的打手滿面驚慌的坐著。

    剛才門鎖破碎的響聲驚醒了夢中遨游的他。

    半開的鐵窗,夜風呼呼吹進,他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

    殺氣!

    冰冷的殺氣!

    心肌劇烈的收縮,這是驚恐導致的生理反應,與此同時,他不斷地往后挪著身體。

    但后面是墻,無處遁形。

    站在門口,唐風摘下了口罩。

    對一個死人,自然不用再隱藏什么。

    “你……你要做什么!”

    死神在向他招手,聲音顫抖,下身失禁。

    口罩摘下,他認得面前這人。

    但此時,這些已然顯得不那么重要。

    “送你上路。”

    唐風淡淡道。

    “不!不要!”

    “不要殺我,我……我知道錯了。”

    唐風沒有答話,緩緩往前走了兩步,臉上依舊帶著微笑。

    抬手,一道無形的靈氣像微風一樣撫過那人的額頭……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