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四章 地下賭場(上)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四章 地下賭場(上)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懷疑自己的想法剛剛生出一丁點嫩芽,林音便從心底抹殺了它。

    自己怎么會一次又一次的犯錯。

    更可惡的是唐風前腳剛剛離開辦公室,那個樂美便趕緊跟著追了出去。

    呵!

    這還有什么好說的,如果兩人之間如果真的什么都沒有,何必如此緊張又關切。

    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她不禁在內心罵到。

    但站在偌大的明皇總裁辦公室里,林音一時間竟然感覺到了一絲孤獨和凄涼。

    自己成了一個人,剛才明明很生氣的,明明很在意的,但是當唐風明顯生氣的離開之后。

    她卻一瞬間失落了下來,有些無力的在辦公椅上,她不由得趴在桌子上,把頭埋在長發之中。

    ……

    唐風出了門,門外辦公區,所有的員工們不知什么時候都停下了手頭的工作,站在辦公室門口。

    有些錯愕,“怎么,你們不上班站在這里干什么?”

    唐風有些不悅的開口。

    白雅近幾天已然在財務適應了,一身裁剪得體的職業裝,顯得干練而又知性,同時也多了份性感。

    見唐風臉色不太好,往前走了一步,“唐總,我們都聽到了,你。。。要走?”

    “公司本來就不是我的,如今完璧歸趙,我是該走了。”

    “不過你們不用擔心,該上班上班,什么事都沒有。”

    一眾員工都低下頭,白雅看了看自己同事們,知道他們和唐風不熟,不敢說話。

    “唐總,大家……其實都是舍不得你,明皇最近剛拿下這么大的項目,一切都在向著好的方向發展,你對我們大家真的很好,現在你一走,大家心里都不舒服……”

    白雅話剛剛說完,辦公室門猛的被人拉開,林音面色鐵青的面對著眾人。

    “舍不得是吧?那就跟他一起給我從明皇滾蛋!”

    空氣在一瞬間凝固了一樣,整個二層大廈內安靜的落針可聞。

    都要離開了,雖然這幫員工和自己相處的時間并不長,但好歹在自己手下,他們工作都很拼命,如今就要走了,自己又怎么能看著他們因為自己被罵。

    冷眼轉頭,唐風寒聲道,“我們之間的事,不要牽扯到別人。”

    二人對質,一眾員工們沒一個人敢插話。

    靜。

    死一樣的安靜。

    許久,林音苦笑開口,眼中似乎有淚花閃爍,她微仰了仰頭。

    “好,好,現在我倒成了孤家寡人,我成了眾矢之的是嗎?”

    “唐風,憑什么?你告訴憑什么!”

    情緒激動,林音有些破音了。

    心底升起一絲心疼,要說不愛林音,那自然不是,但也正因為是愛,所以自現在開始,他要變得克制,理性。

    “我不想跟你吵,只是想告訴你,我們之間無論怎么樣,不要遷怒于其他人,這對他們不公平,以后明皇想要發展,少了他們不行。”

    秀眉緊蹙,林音聲音顫抖著,“原來在你心里,他們任何一個人都比我重要……”

    “夠了,這里是公司,也請你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

    說完,唐風轉身下樓,其余員工即便是想再說什么,但看著林音那陰惻惻的臉,誰也不敢往槍口上撞。

    畢竟失去這份工作,他們誰都接受不了,生活壓力已經夠大了,容不得他們發脾氣。

    愿意也得干,不愿意更得干。

    看著唐風近了電梯,林音轉身閉上了眼睛,沉聲道,“都還站在這里干什么,去做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一眾員工心中對林音的第一印象差到爆棚,但是這又能怎樣,人家是老板,人家說了算。

    回到工作崗位,一切似乎都又恢復了之前的平靜。

    ……

    下樓,車鑰匙已經還給人家了,自己現在真就是一無所有身無分文。

    更何況如今老爸的病還嚴重,需要大量的錢給醫院,至少在自己修為突破地玄期之前,錢對于他來說都是頭一位的重要。

    仰頭看了看天,初晨的陽光明媚,天色正好,一切都顯得那么的美好。

    走出天安大廈的大門,隨手攔了輛出租車,唐風去了藍楓酒吧。

    ……

    晚上的時候,高安夏一個人開車到了,那輛軍綠色的豐田霸道,很是霸道的斜停在了酒吧門口。

    “聽說,跟你那個天仙老婆又吵架了?”

    接活唐風遞過去的啤酒,高安夏有些幸災樂禍的打問道。

    灌了口酒,唐風一瞪眼,“我跟我老婆吵架,我怎么看著你很開心的樣子?”

    高安夏笑了笑,“唉,我們這叱咤風云的安北唐先生,原來也有沒辦法的事情啊?哈哈!”

    一拍桌子,唐風假裝生氣的低聲道,“你要再這么說,我可就真生氣了哈!”

    聞言連連擺手,“別別別,看你小心眼兒的樣子,好了好了,你的事我算是都知道了,現在啥都沒了接下來準備怎么辦?”

    一撇嘴,唐風沒說話。

    “我們家就我這一個女兒,要不你考慮一下,給我們高家上門兒?”

    高安夏打趣的說到,說完還機靈的起身離唐風遠了幾步。

    “你要是愿意給我做小,那我也不介意,反正我身體好,扛得住!”

    瞬間,高安夏氣的小臉通紅,“不要臉!”

    打鬧一會兒,兩人喝了不少,高安夏轉頭嚴肅的說到。

    “家里待不下去了吧,說實在的,你接下來準備怎么辦?”

    唐風呵呵一笑,堂堂的修仙者,又怎會擔心這些?

    重生回來之時,他只不過想安安靜靜的做個普通人,然后平靜的修煉。

    但如今看來,安安靜靜的恐怕是不可能的了,總有人憋著給自己找事兒。

    既然他們不死心,不主動收手,那就怨不得自己出手狠辣了!

    “怎么辦?先掙錢吧,有什么掙錢快的好法子,給我說說,我也掙他個幾百上千萬,把我爸近段時間的治療費交了再說。”

    高安夏點點頭,思索了一會兒,“掙錢的法子多了,但你要說快,只有一個辦法。”

    “你說。”

    “搶銀行啊!哈哈!”

    高安夏半開玩笑的說到。

    “你要再跟我皮,我就把你扔出去你信不信?”

    趕緊認慫,高安夏重新坐下,“辦法我肯定是有,但就看你有沒有那個膽量跟能力了。”

    “別跟我賣關子了,趕緊說。”

    抿了口酒,高安夏扭頭道,“賭!”

    “不瞞你說,安北這塊地界上,暗中存在的賭場還真不在少數,而且地下的賭場有幾個規模都不小,據說是澳門那邊的老板過來搞的,每天晚上的流水睿隨便上億。”

    唐風聽完點了點頭,“這倒是個好營生,來錢快!”

    一撇嘴,高安夏繼續道,“那當然,贏錢是快,輸錢的速度那也是沒說的,好多身家過億的大老板進去,一夜之間就成了乞丐的例子可不是少數。”

    “那幫澳門來的可都不是善茬,反正我進去過一次,無論是外面多厲害的高手,在那里面,基本就沒一個能贏錢走出來的。”

    不以為意的一笑,“說的跟真的似的……”

    高安夏站了起來,“你還別不信,安北賭王趙天冬在前幾年那在安北可是個響當當的人物,自從澳門那些專業的團隊來以后,他可就再沒贏過。”

    “你到底啥意思吧?是讓我去呢還是不讓我去?”唐風不耐煩道。

    “去去去,反正你賭又不是我賭,再說了,你那么能打,輸不起了咱也不怕!”

    “可別,咱可不是那種不講理的人。”

    說完,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然黑了下來。

    “你看看時間,等差不多了咱就去。”

    答應了一聲,兩人又聊了會兒,出門在美食街隨便吃了點飯。

    晚上十一點,高安夏開車,二人直奔市中心。

    半路上,高安夏接連打了好幾個電話,中途在一個小區門口停下。

    不多時,自里面走出一個身著暴露,化著濃妝的美女。

    高安夏和她打了招呼,那女的拉開車門,坐到了唐風身邊。

    一股子濃重的香水味撲鼻而來,唐風不禁側目打量了一眼。

    兩天白花花的大腿露在外面,臉上雖是濃妝,但的確很漂亮,顏值9分以上,只不過風格比較奔放狂野,和一般的女孩子有些不一樣。

    “安夏,咱們有些日子沒聯系了吧?怎么今天突然想到我了?”

    女子上車關上門,笑呵呵的問道。

    發動車子,高安夏笑著,“喏,這不是有位大老板閑著沒事想找點刺激嗎?那我就說地下賭場那邊挺刺激,這不就來了?”

    美女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

    說完一側身子,“你好,我叫趙美娜。”

    說著,伸出了自己的手。

    唐風回了一個笑容,“唐風。”

    ……

    一路上三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開著玩笑,不多時,高安夏將車停在了市區一家高檔酒店門口。

    停好車,唐風跟著兩個美女,一同進了酒店大廳。

    趙美娜似乎駕輕就熟,和前臺的接待小姐對了個眼神,而后便徑直走到了一樓角落的一部專用電梯旁。

    三人坐上電梯,足足一分鐘,電梯才到了底……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