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五章 地下賭場(中)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五章 地下賭場(中)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重新踩上堅實的地面,唐風大致估計了一下,電梯雖然走得慢,和正常的電梯有些不一樣,但這下來的距離最起碼也得幾十米了。

    這地方,還真是隱蔽。

    電梯門打開,邊上站著兩個保安打扮的男子,不過身穿的可不是保安服,而是正常的西裝,身高都在一八零以上,十分的壯碩彪悍。

    三人往出走,兩個保安瞟了一眼,其中一個臉上輕笑了一下。

    對趙美娜說道,“娜姐,你來了。”

    唐風和高安夏之前基本沒來過這種地方,自然讓趙美娜走在前面帶路。

    “嗯。帶我兩個朋友過來玩玩。”

    剛才在笑的保安轉頭打量著唐風和高安夏。

    “兩位既然是娜姐的朋友,那就不用登記了,直接進吧。”

    趙美娜輕佻的沖那保安一笑,轉身讓唐風和高安夏跟著自己,左拐之后沿著有些悠長的走廊往里走。

    幾十米的走廊金碧輝煌,頭頂的燈似乎都是鍍金的金屬制的。

    往前走了幾十米,右拐,面前出現一道大門。

    此時大門關著,看不出來里面有什么。

    趙美娜邊走邊說,“安夏,唐先生,里面就是地下賭場,現在就進去嗎?”

    高安夏轉頭看了看唐風,詢問他的意思。

    唐風一點頭,這自己今天來,除了掙錢這件頭等大事外,也是想找個法子放松放松,來都來了,哪有不進去的道理?

    而高安夏之所以給唐風出這個么掙錢的法子,還專門招人過來帶,目的倒不是為了賭錢,而是故意逗唐風,畢竟自己在唐風面前可從來沒逞過威風呢,這絕對不符合她的氣質。

    打架這事兒自己估計是找誰都沒戲了,但是賭場就是賭場,這里有這里的規矩,她就不信,唐風在這個地方還能呼風喚雨戰無不勝。

    整蠱唐風就是他的第一目的,以前可都是唐風欺負她,今天他得看著唐風被欺負,以解她心頭之恨。

    當然,有她在,也不會讓唐風輸很多錢。

    趙美娜這邊看到唐風點頭,“行,那咱們就進去吧。”

    上前推門,應聲而開。

    高安夏和唐風跟在后面,剛剛進門,還沒來得及看一眼里面偌大的空間究竟是怎么樣的,身邊便上來了幾個安保人員。

    “不好意思先生女士,請接受一下檢查。”

    唐風一愣,眼見那幾人手中都拿著金屬探測器等等一系列安保物品,幾乎和火車站以及飛機場的安保人員一樣。

    趙美娜轉頭解釋,“唐先生,這是這里的規矩,也是為了大家的能玩的愉快,客人無論身份如何,都是不允許帶電子設備進入的……”

    點點頭表示能理解,唐風和高安夏掏出了自己手機,遞給了身邊的安保人員,那人將手機恭敬接過,放進特制的小盒子,下去了。

    接著便是金屬探測器對著全身無死角的檢查,最后確認沒問題了,這才放三人進去。

    此時,唐風才算是看到了這個安北地下賭場的全貌。

    整個賭場的面積不下兩千平米,中間大區域擺著不同樣式的賭桌,邊上更是商業一條龍,什么吃的喝的住的全都有,而且其豪華程度不亞余一線城市的商業街。

    往前走了幾步,趙美娜抬手,“唐先生,賭場這里是不能用現金的,需要兌換籌碼。”

    這點唐風自然是知道的,香港周潤發出演的賭神電影誰沒看過?大致都知道賭場的這個規矩。

    來到籌碼兌換處,唐風想了想,既然是來贏錢的,那就不需要太多籌碼,先拿卡刷了三萬。

    高安夏來都來了,自然也想好好玩玩,看到唐風只兌換了三萬,直呼唐風摳門,她自己一出手兌換了十萬的籌碼。

    趙美娜既然是帶二人來玩的,自然沒有加入賭局的意思,領著拿著籌碼的二人先逛了起來。

    “唐先生,是這樣,這個賭場的不同玩法很多,我看您之前應該是很少玩這些,要不先玩玩(骰寶),這個玩法比較簡單,也很輕松。”

    唐風環視著左右,隨意的開口問道,“也就是押大小唄,這個玩法確實簡單,行,聽你的,先玩玩這個!”

    高安夏沒意見,二人在趙美娜的引導下,坐到了距離門口比較近的一張桌前。

    此時,桌邊坐著三個人和一個賭場的荷官。

    “唐先生,這局結束我們就可以下注了。”

    桌邊三人似乎分為兩撥,一個又白又胖的中年男子和一西裝革履的年輕人坐在一起,另外一人獨自一個。

    大致看了一眼桌上的賭注,基本是幾千幾千的押。

    此時賭局正進行著,白胖男子臉上很是興奮,面前桌上的籌碼盒都快滿了。

    莊家將骰子放好,用玻璃罩將骰盅蓋上,然后連按了三次按鈕,骰子連續翻動三次之后,桌上的燈亮了。

    “請您下注。”

    下注環節開始,這一環節自然也是最重要的,那白胖男子張手就要往大上放籌碼,不料身邊的西裝男子眉頭緊鎖,面色沉靜。

    白胖男子似乎很在意這男子的看法,動作停了一下,等待他的指示。

    “押小。”

    平靜出口,白胖男子得意的一笑,將籌碼放到了(小)的區域,而后抱著雙臂,似乎信心滿滿,而另外一個男的就沒什么特別的地方,隨便押了幾百的(大),好像根本不在意輸贏。

    押注結束,莊家荷官說了一聲“開”,隨即拿掉了玻璃罩,打開了骰盅的蓋子,將結果示意給大家。

    一個二,一個一,一個三。

    六點!

    小!

    白胖男子似乎早就預料到了結果一般,得意的轉頭志得意滿,不屑的看了看站在身后的三人。

    白胖男子這把押的不多,但一賠一的比率,這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他已然收入幾千塊。

    聽著不多,但一個月掙幾千塊的人好像也不多,安北的普通工薪階層一個月也就幾千塊,最低工資標準更是只有可憐的兩千塊。

    這地方一分鐘不到掙幾千塊,時間稍微一長,那賺的數字都是恐怖的。

    滿是開心的收回籌碼,白胖男子臉上笑開了花兒,拍了拍身邊的西裝男子。

    重新開局,唐風和高安夏也落了座。

    白胖男子看了看唐風手中的籌碼,不屑的鼻子一出氣兒,顯然對只有三萬籌碼的唐風根本看之不起。

    重新開始,莊家將骰子放入骰盅,接著蓋著,用玻璃罩罩著,連按三次。

    (請您下注)的燈亮起,唐風看了看桌面,準備先隨意押上幾把再說。

    “唐先生,骰寶的游戲規則是4—10點是小,11—17是大。三個骰子點數一樣叫圍骰,圍骰分兩種,一種是您押幾圍,比如說這把您押3圍,那么開出的骰子三顆都是三朝上,那么您便可以拿到1:150的賠付。還有一種是全圍,也就是說您只押三個點數一樣,只要開出的是三顆骰子的點數一樣您就算贏,這個難度不如圍骰,賠率是1:24,大致玩法就是這樣……”

    說完,唐風笑著點點頭,一邊的白胖子冷哼出聲,眼中盡是不屑,心中暗道連這都不知道,感情是給賭場送福利來了!

    傻那什么一個!

    唐風隨便看了兩眼,拿出五百押了小。

    高安夏看了看唐風,偏偏押了大。

    而白胖男子看完兩人押注,待西裝男子點頭同意,這才把五千的籌碼放在了(大)上。

    默不作聲的男子和唐風押的一樣,也是(小)。

    賭注下完,莊家說了聲“開!”

    去掉蓋子,骰子點數556!

    16點。

    (大)贏!

    白胖男子一把又是進賬五千塊,喜不自勝,臉上都泛紅了,一把攬過來籌碼,放在了盤子里。

    唐風無疑是輸了,但他倒并不著急,一邊的高安夏這一把跟著那人押,也贏了。

    “看來本姑娘今晚可以啊,開門紅哎!”

    她這一把進賬也是幾千,數字不大,但給高安夏開心的不行,剛剛將籌碼拿在手中便向唐風炫耀。

    “你看看你看看,這就叫人品。”

    唐風呵呵一笑,沒說什么。

    游戲繼續進行。

    唐風隨性的押,有輸有贏,但是總體上還是輸多贏少,二十分鐘不到,三萬的籌碼已然成了八千!

    而身邊的白胖子,則賺的是盆滿缽滿,笑容更加的張揚放肆了,不時扭頭看向一邊的唐風和高安夏,對唐風的態度那自然是蔑視和嘲諷,對高安夏則就不一樣了。

    接著往下玩,唐風故意似的每把都和那白胖子反著押,而也像中了邪一樣的,白胖子除了極少數輸之外,幾乎每把都在贏。

    而身邊的高安夏一直在跟著白胖子押,結果自然很是樂觀,半小時不到,手中的籌碼已然翻了一番!

    “哎呦喂,我的風哥哎,你怎么這么慘,就只剩下三千了?要不我勻你點?”

    帶著戲謔意味,高安夏故意說道。

    唐風扭頭似笑非笑的看了看高安夏,沒說話。

    身后的趙美娜也感覺有些尷尬,這唐風愣是一把不贏,也是絕了。

    賭局接著開始,莊家搖完骰子,各家開始下注,而這一次,唐風故意放慢了速度,等那白胖男子得到西裝男子的授意下注(大)之后,方才慢悠悠的下注。

    而一下注,連莊家都是一愣。

    唐風押的居然是圍骰1點!

    見此,莊家心中都不禁搖搖頭,今晚遇上了白胖子這個高手,也幸好是有唐風一直在輸,要不然自己一晚上把把輸,下班絕對得挨訓,畢竟輸的可都是賭場的真金白銀!

    白胖子十分自信,一看唐風瞎搞一般的押了圍骰,還是1點的圍骰,這不是傻吊這是啥?而看看人家那姑娘,那就比較聰明了,把把跟自己押,此時也贏了不少。

    心中有點賭氣,白胖子對唐風將僅剩的五千籌碼全押圍骰1上的舉動很是不爽,冷哼了一聲,將自己兩萬的籌碼加了兩倍,成了六萬。

    身邊的西裝男子眼神勸阻,但他絲毫不以為意。

    燈滅,下注結束。

    莊家喊了一聲,“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