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六章 地下賭場(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六章 地下賭場(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莊家喊完,抬手將骰盅上的玻璃罩拿開,接著將骰盅打開。

    幾人看著桌上的三顆骰子,全都愣了!

    三個1!

    竟然是三個1!

    不僅僅是賭場的莊家驚訝,連混跡賭場多年以此為生的趙美娜都驚了。

    本身圍骰的概率就低的可憐,在賭場這么多年,她經歷過的賭局不下萬場,能壓中圍骰的人,幾乎沒有。

    而唐風居然如此輕易的便壓中了,簡直是不可思議。

    桌上幾人楞了楞,莊家擦了擦額頭滲出的汗水,使勁咽了口唾沫。

    他是賭場的人,代表的自然是賭場,而老板雇他就是為了給賭場賺錢,今晚這簡直是中了邪了,一直給那個白胖子輸也就算了,畢竟輸的不多,但唐風這一把,直接出血了!

    5000塊,賠率1:150,這一把便輸給唐風整整75萬!

    但畢竟是開賭場的,輸贏自然無法避免,莊家擦完汗,將75萬的籌碼推到了唐風身邊。

    “這位先生好手氣。”

    莊家是一個年輕小伙子,給完籌碼,有些苦笑的對唐風說道。

    “瞎貓撞見死耗子而已,總不能一直輸不是?見笑了。”

    高安夏在一邊看著唐風,滿臉的難以置信,跟見了什么怪物一樣的看著唐風。

    “我的天,你這一把凈賺75萬……”

    扭頭用戲謔的看了一眼,唐風打趣說道,“就像你說的,這可能就是人品吧……”

    小臉漲的通紅,高安夏有些賭氣似的一哼。

    而一邊的白胖子肺都快炸了,賭桌上不就是賭一口氣?眼看唐風這神乎其技的操作,他心里越發的不爽,身邊的西裝男子連著給他使眼色讓他走,他根本理都不理。

    賭徒就是這樣,眼看著別人贏自己輸,那心里就是不爽。

    很不爽!

    白胖子看著唐風在一邊笑,冷哼一聲,一拍桌子,“莊家,繼續!”

    游戲繼續開始,唐風又下意識的轉頭看了一眼身邊不遠處的西裝男子。

    一直在注意這人的一舉一動,唐風早已經發現此人不對勁,但再不普通自己倒也絲毫不放在心上,他能猜得出結果,卻無法改變結果。

    下注開始,白胖男子輸了一把,更加心浮氣躁起來,而西裝男子自從輸了那一把之后,看唐風的眼神都不對了,但無奈白胖男子現在不聽他的。

    搖骰子,落定。

    下注開始。

    和之前一樣,唐風笑瞇瞇的看著白胖男子。等他先下注。

    白胖男子眼見唐風像看笑話似的看著自己,不屑的撇嘴,看了看身邊的西裝男子,用眼神詢問下哪個。

    西裝男子此時端坐著,眼神有些不穩起來,白胖男子拍了他一下,讓他說話。

    很無奈的,他低聲很為難的說了句,“大。”

    之前一直贏,白胖男子聽到這話,冷笑著看了唐風一樣,再度拿出了六萬的籌碼押在了(大)上。

    高安夏看看二人,也跟著下了(大)。

    “先生,您押大押小?”

    莊家催促道。

    唐風頓了頓,云淡風輕的將手中的75萬籌碼放在了圍骰6上。

    眾人都是一陣驚訝,那莊家面色顯出一副嘲諷的笑意。

    能進地下賭場的人,要是沒點絕活兒怎么可能?

    而那西裝男子的看到唐風的下注,眼神冰冷,直直的看著骰盅,一言不發。

    莊家喊了聲“開!”

    骰盅打開,他可是有百分百的把握這把開出(大)的,這倒不是因為別的,只是因為這骰子他能控制,這簡單的手法他自然有,只不過一般不用而已。

    骰盅打開,莊家的臉頓時一變,不可思議的看著桌上的三顆骰子。

    三個6!

    莊家眼都瞪直了,這絕對不可能,他玩了這么多年的骰寶,自己的手法還是有的,剛才搖的絕對是445,15點。也就是(大),這樣便可以殺大賠小,穩賺不賠,絕對不可能是三個六!

    但是結果就在面前擺著。

    的確是三個6!

    白胖男看著桌上的骰子,臉色也變了。

    自己又輸了……

    而臉色最難看的莊家則擦了擦額頭的汗,起身。

    “先生,您稍等……”

    他這下懵了,也嚇壞了。

    75萬的賭注,圍骰可是1:150的賠率,這一把,莊家就要賠給唐風一億一千兩百五十萬!

    這數字對于任何一個人來說都不是一個小數目,他只是賭場內的一個小荷官,哪里一把輸過這么多錢,這筆錢自然不是他給,得賭場出。

    “好,我等著,不急。”

    高安夏都懵了,在心里簡單的算了一下,75萬翻150倍,一個億多!

    倒吸了口涼氣,她猛然轉過頭看著唐風。

    除了驚訝還是驚訝。

    而白胖子那邊,已然白西裝男子強行拉起,離開了賭桌。

    西裝男子是個明眼人,他已經看出了些許端倪,再跟唐風這里堵下去,必輸無疑!

    這二人只不過是兩個小角色而已,唐風根本從不放在心上,眼看二人走了,也不搭理,靠在椅子上,等著莊家去拿籌碼。

    而一邊的趙美娜臉色鐵青,一把生生贏走賭場一個多億,即便是她見多識廣,但也從沒見過這么厲害的人物。

    之前還覺得只是個門外漢,這下算是打了眼了!

    不多時,莊家沒來,一個瘦高的中年男子,光頭,端著一盤千萬一塊的籌碼到了唐風身邊。

    “先生,這是您上把贏的,一共一億一千兩百五十萬。”

    唐風瞥了一眼,“好,放下吧。”

    光頭男把籌碼放在桌子上,轉眼看了看唐風身后的趙美娜。

    “美娜,這位先生您認識?”

    趙美娜臉色瞬時黑了,連忙擺手,“左叔,這位是我朋友的朋友,今晚第一次來玩……”

    讓賭場出了這么大的血,趙美娜心中惶恐。

    左爺點頭一笑,躬身對唐風說道,“這位先生,果真是新手手氣旺啊,要不我陪你再玩幾把?”

    高安夏瘋狂的給唐風使眼色,這人唐風不認識,她可認識,那左手殘缺不全的食指和無名指一看便知是安北地下賭場有名的左立左叔!

    地下賭場排號第三的千王!

    按兩根手指據說就是當年在拉斯維加斯因為出千被砍斷的,而且更恐怖的是斷指之后他的千術更是爐火純青,自此從未再失手一次!

    絕對的賭場老千油子!

    抬眼看了看那人殘缺的左手兩指,唐風隨意一笑。

    “好啊,玩什么?”

    今晚出來就是為了掙錢和玩兒,那就安安心心的掙錢玩兒,其它的唐風倒還真不在意。

    “哈哈,好,先生果然豪爽,那骰寶咱們就不玩了,來玩玩百家le怎么樣?”

    “都可以。”

    “那先生這邊請!”

    ……

    賭場的監控室內,幾人圍在電腦屏幕前。

    “海哥,這個人不尋常,一出手就讓我們損失一億多,也不知道左叔能不能壓的住。”

    身后抱著雙臂,被稱作海哥的男子眉頭緊蹙,臉色陰沉。

    “好好在這兒盯著,要是發現他出千,立馬通知我,我現在去給黃爺說一聲!”

    畢竟賭場一把輸了一個億多,不算是家小事,必須得告訴老板一聲。

    ……

    而這邊,唐風被左叔領著,坐到了賭場正中間的一張更大的賭桌上。

    本來這里是有人玩的,左立往這里一坐說要加進去玩幾把,一瞬間的功夫,所有玩家,哪怕是贏了不少的人都立馬起身離座。

    不玩了!

    準確的說,是不敢玩了!

    左立左叔的名頭在外面不出名,但在整個地下賭場,不說安北,就是江南省那都是響當當的。

    跟他玩,你就身價再高也經不住啊。

    褲衩子輸光了你都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兒!

    眼看眾人都起身不玩了,唐風倒很是客氣的落了座。

    身后之前的一眾玩家都用玩味的表情看著唐風,有的替唐風惋惜,但更多的還是想看唐風怎么輸的傾家蕩產。

    看人笑話是許多人喜歡做的事。

    高安夏開始有點后悔了,這地方畢竟是別人的地盤,而且據她知道的,這場子的幕后老板身份不簡單,沒什么深仇大恨還是不要惹的為好。

    “唐風……”

    眼見唐風坐下了,高安夏低聲喊道,想讓唐風停手跟自己走,畢竟現在已經贏了不少了,及時收手是最好的選擇。

    而且賭場這種地方,無處不是坑。

    多少人就是得到了賭場給的一點甜頭然后陷進去,越陷越深最后無可自拔,被賭場榨干身家。

    這種例子不勝枚舉!

    她不懂賭博,但這些圈套還是知道的。

    “沒事,再玩幾局,要不你也坐下來再玩幾局?”

    眼見唐風不聽勸,高安夏無奈的一跺腳,心里真恨自己為什么要帶唐風來這里。

    左立看到唐風一臉的興奮,眼中滿是對金錢的渴望,和大多數贏了不知道收手的賭徒一樣的貪婪,心中已然有了九分的把握。

    “唐先生,我們開始嗎?”

    唐風一抬手,“好啊,開始吧。”

    左立一點頭,讓二人中間位置站著的荷官發牌。

    (百家le)的玩法也很簡單,使用8副牌洗在一起,放在發牌盒中,由荷官從其中分發。各家力爭手中有兩三張牌的總點數為9或接近9。

    K、Q、J和10都計為0,其他牌按牌面計點。

    在計算時點數時將手中的牌值相加,但僅看最后一位數字。

    例如17則就是7點。

    ……

    荷官將牌洗好,放入發牌器,左立一攤手。

    “唐先生,您押多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