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七章 賭命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七章 賭命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輕輕一笑,往椅子上靠著。

    “我押多少你陪著押多少是嗎?”

    左立一只手放在桌上,兩根手指齊齊在根部斷掉,像是被斧頭砍掉一樣。

    “這是自然,我們兩人對賭,賭注自然得對等。”

    呵呵一笑,唐風身子前傾,兩只手交叉放在桌上。

    “最多可以押多少?”

    賭場有賭場的規矩,每家規矩不一樣,有最高賭注限額,當然,也有最低。

    “先生,我們這里一把最高賭注是5000萬,但這是對普通玩家設定的,您要愿意,可以翻倍,一個億一把。”

    眼見唐風是個新手,左立耐心已然不多。

    雖說他剛剛一把贏走了賭場一個億,但在他眼里,絲毫不為所動。

    混跡賭場多年,輸贏見多了,再者,像這種新手玩牌手氣好到爆炸的,他見得多了。

    等會不僅會讓他全部吐出來,還能讓他狠狠的出血!

    ……

    “好,既然最高賭注是一億,那咱們第一把就來一個億的。”

    左立嘴唇微抖,眼中更是泛起難以察覺的涼意。

    “先生這么說了,左某奉陪。”

    一抬手,唐風示意荷官可以發牌。

    ……

    唐風自己不急,高安夏倒急了。

    一把一個億,這賭注未免太大了些。

    再者,這個地方畢竟是別人的地盤,萬一出點意外也不好收場。

    上前拍了拍唐風,高安夏彎腰貼近唐風耳朵,“別押那么多,這個人不簡單。”

    “我有分寸。”

    唐風回了一句,顯然不聽她的。

    高安夏一賭氣,站到一邊也不管了。

    荷官征求了兩人的意見,開始發牌。

    眾人的精神瞬間集中在了桌面上,一把一個億的賭局在這些老賭徒的眼中也著實少見,而且這個年輕人一看便是新手,一個新手和赫赫有名的地下千王左立賭,這不是嫌自己錢多嗎?

    兩張牌分別放在了唐風和左立面前,按照規則,兩人分別看牌之后,由左立先發話,可以選擇再要一張,也可以選擇不要。

    左立胸有成竹,慢慢悠悠的將桌面上的牌拿起,只看一眼,便輕輕搖了搖頭。

    “不要。”

    他手中拿著的是一張10和一張8,也就是8點。

    百家le最大的點數是9點,他手中拿著8點,不小了。

    而且最關鍵的是,他知道唐風的桌面還沒動一下的牌面點數是多少。

    一張J一張7,也就是7點。

    這一把,他穩贏!

    “唐先生,看牌吧?”

    左立抬手,有些丑陋的臉帶著笑意,顯得更為丑陋幾分。

    唐風微笑了一下,抬手拿起了桌面上的兩張牌。

    果然,一張J一張7,也就是7點。

    說不上大,也同樣說不上小。

    看了一眼,把牌重新放在桌上,只不過用手壓住了牌。

    “先生,還要牌嗎?”

    荷官發問道。

    唐風抬眼看了看一臉得意的左立,微微欠身。

    “不要。”

    左立臉上的笑意使得皺紋都重了不少,心中不禁說道,這確實是個新手,手中拿著7點便不要了,自己剛才簡直是杞人憂天了,還覺得這人可能是個高手,如此一來,也不過如此。

    二人都不要牌,荷官端站著,抬手翻開左立的牌面。

    眾人的目光死死盯著桌面,左立抱著臂膀靠在椅子上,一副勝利者的姿態。

    第一張牌被緩緩揭開。

    10點!

    10點等于0點,既然是0點,那所有重點便都在第二張牌上。

    荷官翻完左立第一張,折身走到了唐風身邊。

    二人此時是不能動牌的,翻牌的工作必須由荷官來做。

    重復同樣的動作,唐風第一張牌被翻開。

    J!

    同樣等于0點。

    懸念越來越重,左立嘴角帶著不屑的笑,似笑非笑的打量著唐風。

    緊接著,荷官返回到左立身邊,抬手翻開了第二張牌。

    之前知道自己第二張是8點,因此左立信心滿滿,連看都沒看,等待著荷官翻開之后眾人的驚呼。

    牌面朝上,眾人目光投去。

    1點!

    也就是意味著左立這把的點數只有1點!

    這在百家le中幾乎是絕對輸的點數,因為沒有比1還小的點數,除非有人不識數,拿個零點不要。

    周圍的人確實發出了一陣驚呼,左立抱著臂一臉得意,混跡江湖多年,左手千這個稱呼可不是隨便得來的。

    道上人也都尊稱他一聲“左叔。”

    他享受這種被人關注的快感。

    但看著看著,他似乎發覺了一絲不對,是眾人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對,甚至有人直接笑了出來,這顯然不是對自己輕松贏下這局的驚訝。

    倒更像是一種嘲笑。

    左右看了兩眼,左立疑惑的坐直了身子,下意識的往坐上一看。

    1點!

    腦子嗡的一聲,左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賭場中的牌都是特制的,他不看正面都能知道點數,又怎么會看走眼。

    剛才自己看的時候,明明是8點才對!

    怎么回事?

    不可能!

    左立使勁揉了揉眼睛,再看。

    還是1點!

    有些懵了,心口劇烈的起伏著,對于一個老手來說,他知道,1點是誰都不可能贏的,沒有人的牌會比1點更小。

    完了。

    心中這樣想著,左立看向唐風面前的最后一張牌。

    荷官慢悠悠的翻開。

    8點!

    紅桃8!

    那紅色的桃心在燈光下泛著光,左立一時間眼睛都發暈。

    紅桃8。

    應該是自己手中的牌才對!

    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

    地下賭場排號前三的千王居然會被別人算計,這不可能!

    左立臉部的肌肉都在抽搐,一個億啊,這不是小數目,哪怕就是他,干了這么多年也沒有一個億的存款。

    這倒好,一把給唐風輸了一個億!

    完了完了。

    他不禁在心中咒罵起來,但始終不知道哪里出了問題。

    “這不可能,不可能……”

    下意識的站了起來,左立自言自語道,神情似乎都有些恍惚起來。

    “不可能?你不會是想耍賴吧?”

    唐風靠在椅子上,悠然說道。

    既然是來賺錢的,那他就得多掙點。

    一個靠下三濫手段出名的賭徒也在自己面前擺弄,未免太把自己當根兒蔥了。

    周圍的人此時都笑了,以前都是看左叔耍別人玩別人,倒是很少見他被別人耍。

    “左叔,您這老資格了,總不會耍賴吧?”

    “就是,這賭場之上可是有講究的,輸贏有命,這帳您可得認。”

    左立額頭見汗,無疑反應過來自己栽了。

    一個億,自己也輸給了他一個億,屈指算來,唐風兩把套走了賭場兩個多億了!

    “沒……沒有,我怎么會耍賴呢,賠,我賠……”

    說著,將自己桌面上一億的籌碼推到了唐風面前。

    只不過眾人看的明白,左立手都在發抖。

    唐風滿意的將籌碼放到自己面前,戲謔的打量著面前已然臉色蒼白的左立。

    “左先生,還來嗎?”

    左立擦了擦額頭的汗,腦子中亂的不行,再玩下去,他心有些虛了。

    面前這個年輕人明顯不簡單,之前是自己大意了,但這人究竟是什么來路,手法如何,究竟是怎么做到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完成一系列換牌手段的,他絲毫不知。

    有些不敢往下繼續的意思了。

    “左先生,看來你沒那個意思了?”

    “那行,那我可就換個地方玩了哈。”

    說完,正準備起身,一道刺耳的聲音傳來,瞬間將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我陪你玩!”

    唐風聞聲轉頭,只見一個身高一米八五往上,膘肥體壯的腮幫胡子男大踏步往自己身邊走來,身邊還跟著不下十個兇神惡煞一般的保鏢打手。

    這勢頭,根本不像是來玩牌的。

    腮幫胡子徑直走到了左立身前,之前還傲氣沖天的左立看到此人,戰戰兢兢的彎腰躬身開口,“黃爺,您……您怎么來了?”

    腮幫胡子男年紀一看就沒左立大,但這人卻恭敬的叫他黃爺,可見此人的來頭不一般。

    “廢物!”

    那人罵了一聲,左立連忙點頭,哆哆嗦嗦的哈巴狗樣讓人看了就直反胃。

    而趙美娜看到這人,臉色已然鐵青了。

    但事已至此,勸唐風走是絕對不可能的,他答不答應先不說,最主要的是,黃爺不答應!

    出來混了這么久,她從沒見過有人贏了賭場這么多錢還能走出去的。

    天下的賭場都一樣,為了掙錢開的,你贏賭場的錢還想走?這不是砸人家的招牌打人家臉嗎?

    唐風的心性在經歷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已然和剛回來時發生了改變,這些人,他現在根本不放在眼中,若是敢在自己面前耍橫,自己絕對不會心慈手軟。

    “這位先生,看你牌技不錯,我跟你玩玩?”

    唐風淡然一笑,來者不拒道,“好啊,沒問題。”

    “那我們繼續百家le?”

    唐風一攤手,“隨意。”

    森然一笑,那腮幫胡男子扭動了一下脖子,“唐先生押什么?”

    玩那就玩大的,唐風沒說話,將身邊所有的籌碼推到了桌上,一共兩個多億。

    “這么多,怎么樣?”

    那男子仰天一笑,不屑的一撇嘴,轉而身子前傾,雙手撐在桌上,身子湊近唐風。

    “賭錢沒意思。”

    眾人都是一愣,唐風面帶微笑,“你的意思是?”

    “我們賭命如何?”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