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八章 惹禍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八章 惹禍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場面徹底的安靜了下來,一旁的看客們這一下全都不說話了。

    唐風抬眼仔細的看了這人一眼,面色不改,長吐了口氣。

    “賭命?不好意思,你的命我看不上。”

    空氣瞬間凝固了一般,肉眼可見的,黃爺的臉色由紅變黑,接著由黑變白。

    怒火在胸膛中燃燒,隨時都會爆發出來一般。

    良久的,死一般的寧靜過后,黃爺慘笑開口。

    “小兄弟,你知道我是誰嗎?”

    這個問題對于唐風來說無疑就是個智障問題,裝叉顯然有些裝過了,讓人心生厭惡。

    不耐煩的一搖頭,“你是誰關我鳥事?”

    “賭還是不賭,不賭我換桌了!”

    唐風是單純的來掙錢的,他倒沒什么興趣跟這些人多費口舌。

    黃爺身邊跟著的數十個流里流氣兇神惡煞般的混子打手們顯然被唐風的話語給激怒了,一個個不動聲色的將唐風圍在了中間。

    只要黃爺一聲令下,他們勢必要給唐風點顏色瞧瞧。

    當然,在這地下賭場,即便是處理掉一個人,那也是極其容易的一件事。

    臉部肌肉跳動著,黃爺陰惻惻的笑容看的周圍人頭皮發麻。

    “小兄弟,你是存心不給我黃某人一丁點面子了?”

    “難不成你真是不識好歹?”

    唐風耐心用完了,“噌”的一聲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板著臉說道,“廢話真多,賭不賭,到底是賭還是不賭,不賭我換人了!”

    黃爺一拍桌子,脖頸處的血管暴突著,顯得猙獰可怖。

    “賭?你他媽在我場子里出老千,還敢在老子面前耍橫!”

    這話一出口,周圍看熱鬧的人瞬間作鳥獸散。

    今天這算是鬧大了,唐風贏了賭場兩個多億,人家怎么可能讓他平安無事的走,天下賭場恐怕都沒這個規矩。

    眾人不免開始對唐風心生憐意。

    一呼氣,唐風冷哼一聲,“出老千?要說出千那也是你們的人出,你要是拿這么個理由不給我兌換籌碼,那你就試試看!”

    黃爺徹底被激怒了,結實的胸膛不斷的上下起伏著,這場子開了有些年頭了,安北這個小城還從未有過人敢這么不給自己面子。

    說的狠一點,這簡直是在打他黃爺的臉!

    冷笑著,黃爺一揮手,“弟兄們,把他的手給我剁下來,敢在這里出老千,不讓你長點記性怕是……”

    話沒說完,唐風右腳蹬地,身子驟然之間拔高,整個人如閃電一般往前急沖。

    眾人還在驚詫之中尚未反應過來,唐風的右腳已經重重的踏在了黃爺張開的嘴上。

    黃爺一米八五往上的身高,加上壯實的身體,居然在這一腳之下脆弱的像是一個小姑娘,整個人被踹的人仰馬翻,四仰八叉的摔在了身后的地上!

    嘴巴里牙齒不知道掉了幾顆,總之是鮮血往出呼呼直流……

    兩只手捂著嘴,黃爺疼的渾身直哆嗦,加之嘴受了傷,連喊了幾聲眾人都沒聽出來說的是什么,但他的手下都明白。

    這個人下了這么重的手,絕對不能放過!

    兩個手下將黃爺攙扶起來,伸出沾著鮮血的雙手,黃爺指著唐風,用含混不清的言語吼道。

    “打,弄死他!”

    事到如今,唐風看的出來這幫人是贏得起可輸不起,明著想坑自己。

    “找死!”

    輕喝出聲,唐風迎著那幾個叫囂著沖上來的打手走了過去。

    這幫人顯然不是烏合之眾,至少其中大部分受過一定的格斗訓練,打架都很有章法,不像街道上的混子一樣混亂一通。

    可惜的是,他們遇到的是唐風!

    拳腳接連出擊,一拳一個,一腳同樣是一個,三下五除二,十余名打手紛紛倒地。

    連爬起來的力氣和膽量都沒有。

    硬茬子!

    這是黃爺心中第一時間做出的判斷。

    高安夏看到真的動了手,倒也不像之前那么擔心了,畢竟她也是司令家的千金,在安北這塊地盤上,誰也不怕。

    “好了,咱們走吧。”

    不怕是肯定不怕,但為人處世畢竟是能少得罪一個不多招惹一個,這種人都是亡命之徒,爛命一條,劃不著跟他們一般見識。

    唐風扭頭看了一眼,指了指桌上的籌碼。

    “姓黃的,你要是把籌碼規規矩矩給我換了,我今天饒你一次。”

    這話倒不是空話,不是自己的錢自己不要,但是自己的,你一分都不能少給!

    這是原則!

    黃爺一只手不斷的擦拭著口中流出的鮮血,半個胸口已經被打濕了,但到這時候他還不服軟,慘笑看著唐風。

    “你給老子出老千,還想兌換籌碼?”

    話剛說完,唐風抬腳便踹!

    這一腳下去,那人嘴里僅剩的幾顆牙齒,連門牙一塊,光榮下崗!

    眾人皆是倒吸一口涼氣,唐風這算是攤上大事了!

    黃爺可是這場子在安北的總負責人,背后的關系錯綜復雜,背景深不可測,一般人誰敢招惹?

    但唐風可不去想這些,自己贏了錢,你要是不給,那就是不行!

    再度將黃爺踹倒,唐風一腳踩在他胸口之上。

    “給不給換!”

    黃爺嘴里“咕嚕咕嚕”往外冒血,加上牙齒沒了,舌頭也受傷了,也不知道嘴里說的是什么,含混不清的。

    大腿一抬,猛地下踏!

    周圍的人只看到黃爺的胸口似乎都陷下去了一大塊,整個人都快散架了。

    “換不換!”

    唐風再次冷哼喝問。

    黃爺嘴里也不知道說了句什么,唐風沒聽清。

    于是,抬腳又是一踏!

    黃爺身子猛地一弓,臉部驟然之間成了茄子色。

    周圍人的都愣了,再這么下去兩腳,黃爺估計今天可就交代在這兒了!

    周圍的手下們此時是真的怕了,他們都是跟著黃爺混的,他要是真的掛了,那以后可怎么混?

    “唐爺,唐爺別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我們換,我們馬上就給你換!”

    但唐風此時正在氣頭上,這些小弟說了可不是自己想要的。

    “你說,換還是不換?”

    黃爺此時眼神都有些渙散了,嘴路依舊血流不止,但求生欲讓他還算清楚的說出了一個字。

    “換……”

    “別……別打了。”

    唐風收腿,一擰脖子,冷哼一聲,像看一個垃圾一樣看著黃爺。

    眼中滿是恐懼,黃爺如一攤爛泥一樣躺在地上,進氣還沒出氣兒多。

    手下的眾人哪里還敢耽擱,趕緊在前面帶路,拿著唐風贏來的籌碼,小跑到了前臺兌換處。

    “唐爺,您銀行卡拿一下,我們好給你轉賬……”

    沒搭理,拿出手中的銀行卡遞給那人。

    效率很高,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轉賬已然完成。

    接過自己的銀行卡云淡風輕的裝進口袋,唐風轉身,“走吧。”

    高安夏看著面前的唐風,哼了一聲,抬腳便走。

    她倒不是后怕,關鍵是唐風大多數時候根本不聽自己的話,這讓從小就嬌生慣養的她哪里受得了,現在那是生唐風的氣。

    趙美娜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也跟著唐風出了門。

    坐電梯,直上地面。

    ……

    酒店大廳內依舊如故,仿佛底下的那個賭場從來就不存在一樣。

    三人并排走著,唐風眼見兩個姑娘臉色都不怎么好,不由得感覺有些無趣。

    出了酒店,三人上了高安夏的車。

    ……

    而另外一邊,地下賭場內,黃爺被眾手下抬著,馬不停蹄的趕到了醫院。

    進了搶救室,經過醫生全力的搶救,他這條命算是保住了,但想要恢復,少則一年,多則兩三年。

    重癥監護室外,手下拿著黃爺的電話,撥通了一個神秘的號碼。

    之所以說這個號碼神秘,是因為它的開頭是+852。

    已是深夜,電話響了很久,那頭傳來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

    “什么事?”

    男子聲音帶著一絲惱怒,冷冰冰的,拿著手機的手下渾身都緊張到不行,哆哆嗦嗦的說道。

    “少主,這么晚打擾你……”

    “說事。”

    那手下擦了擦額頭的冷汗,轉而顫抖開口,“少主,黃爺……哦不,黃大奎黃經理被人打成重傷,生命垂危,現在還在重度昏迷中……”

    電話那頭沉默片刻,似乎情緒并沒有太大的波動,但語氣終究還是沉了沉,壓了壓,“誰做的,他不知道這場子是誰的嗎?”

    手下添油加醋道,“那人不是道上的人,橫的很,根本不把少主一家放在眼中,出老千不說還打人,最后生生卷走了我們兩個多億……”

    “膽大包天!”

    “給他找最好的醫院,我過兩天過去。”

    手下點頭如搗蒜,雖然他口中的少主根本看不到。

    “好的少主,少主您歇著吧……”

    電話掛斷,那手下臉上如釋重負,今晚這事總算是暫時告一段落,那損失的兩個多億,也算是有人背鍋了。

    ……

    唐風這邊,高安夏把臉色極度難看的趙美娜送回了家,開著車和唐風有些漫無目的的在市區大道上行駛著。

    高安夏車開的有些心不在焉,不知過了多久,這才開口,“你惹禍了。”

    唐風坐在后座上,閉著眼,喃喃一句,“你覺得我會怕誰。”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