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九章 矛盾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九章 矛盾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話雖然說得隨意,可高安夏聽著就像是帶著刺一樣。

    “我知道你很厲害,沒人能把你怎么樣,可是你別忘了,你那個天仙老婆可比誰都脆弱。”

    空氣安靜了一陣,唐風道,“這和我有什么關系。”

    明顯的,高安夏冷哼了一聲,“你就別嘴上逞能了,以前她對你那樣,遇到危險你還不是沒了命的往上沖?”

    “你肩膀挨的那一槍你難道都忘了?”

    “那還不都是為了她?”

    “現在不一樣了。”

    “有什么不一樣?唐風,你別騙自己了,我是女人,你那雙眼睛我看的透……”

    “我確實是搞不明白你怎么就陷在她那里出不來了,但是不懂歸不懂,你確實忘不了她,我能看出來。”

    “別說了”唐風打斷道。

    “其她人就是走不進你心里,我高安夏哪里比她林音差了。”

    車內氣氛再度的安靜了下來,高安夏也似乎感覺到自己剛剛情緒有些過激,把之前憋的話全部說了出來,兩人獨處,這的確有些尷尬。

    良久,高安夏摸了摸眼角,“不好意思,我剛才太激動了……”

    “沒事。”

    “現在去哪兒。”

    “酒店吧,我不想回家。”

    ……

    林家別墅內,已到了深夜,林音輾轉難眠。

    夫妻關系鬧到今天這個地步,她以前沒想過,根本沒有一丁點的思想準備。

    其實一開始她對唐風的感覺并不差,只不過二人之間無論是學歷還是家庭條件上差距太大,她一時間無法適應接受,接著王磊的出現讓她內心動搖,接著便對唐風也產生了一系列的不喜感。

    但說到底,這個人從來都沒讓自己討厭過。

    以至于他后來在毒販手中救下自己,自己的對他的態度和感覺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但現在想來,那可能也就是所謂的感動吧。

    但畢竟,感動不是愛,這種沖動的暫時性的感動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越來越淡,再遇到點其它事情,這段感情便脆弱的像是一塊干透的泥塊般,一碰便碎!

    愛嗎?

    好像這個問題已經不再重要了,剩下的唯一一個選擇似乎就是離婚。

    對,離婚!

    但是離婚歸離婚,該說清楚的就得說清楚。

    是他先出軌的,責任不在自己。

    她躺在軟綿綿的大床上,突然被冒出來的想法嚇了一跳,她林音什么時候也成了這樣,像一個陰謀家似的。

    翻了個身,她很快的就又否決了自己這個想法。

    本身就是他先有了第三者,對感情不忠,又怎能怨自己不留情呢?

    對,事實就是這樣!

    閉上眼睛,她深吸了口氣。

    好在,自己老同學那邊已經聯系上了,查理那邊正好能幫上自己的進出口貿易公司,只要打通這條貿易線路,接著明皇那邊工程完工,她便有充足的資金儲備,到時候,安保公司她一定會再開起來,不為別的,就是要擠垮林木石的公司。

    翻身想了想,明天自己約了查理在江南省會臨安見面,想來想去,自己得帶著唐風。

    在處理完公司一堆事情之前,沒有時間去解決離婚的事,但在真正離婚之前,她必須得證明自己的清白,帶上他,保證安全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讓他知道自己出去是正兒八經的談生意。

    想到這里,總算是長出了一口氣。

    ……

    日光照進房間,清晨的霧氣還未從城市上空消散,唐風迷迷糊糊的聽到手機在震動,有些煩躁的拿了起來,按下了接聽鍵。

    “喂。”

    “你在哪?”

    林音的聲音,很涼,不帶一絲溫度。

    “有事說事”唐風并沒有一個好態度。

    林音那邊顯然對唐風的態度有些不滿,頓了頓,繼續冷冰冰的說道,“跟我去一趟臨安,我要去談生意。”

    翻身坐起來,“你談生意跟我有什么關系?我憑什么陪你去?”

    嘴唇都在發抖,她忍住沒有發火兒,“我們現在還沒有離婚,你有義務保證妻子的安全,這是合理的要求。”

    不以為然的一笑,“呵,你現在跟我談義務?那我現在要你過來給老子睡,你來嗎?”

    “同房也合法的!”

    “你!”

    “我說的有錯嗎?”

    林音被氣的不輕,“啪”的一聲掛了電話。

    翻了個身,拉了拉被子,唐風繼續睡。

    沒過多久,手機再次振動。

    “你要干嘛?”剛剛睡著,林音又打了來。

    “你到底是去還是不去?”

    “去去去,我去行了吧!”

    一把掀掉被子,唐風將手機扔在一邊,起身直接去了洗漱間。

    收拾完,下樓,在酒店餐廳簡單吃了兩口早飯,出門打車,直奔林家別墅。

    ……

    二人在門口碰面,唐風沒有進門的意思。

    “走吧。”

    拉開車門,唐風坐到了副駕駛上。

    “你來開車。”

    “不好意思,我不是你的司機,自己雇司機去!”

    唐風冷聲回應了一句,靠在座椅上,繼續補覺。

    嘴唇簡直都要白了,林音瞪了一眼,但也實在是沒有辦法。

    車子發動,往臨安市開去。

    二人看不到的角落,一個猥瑣男子目光瞥向別墅這邊,壓低聲音說道。

    “東爺,人往臨安去了……”

    ……

    秦大東站在酒店的落地窗前,笑瞇瞇的看著窗外川流不息的車流,他掛掉電話,愜意的端起桌上冒著香氣的茶壺。

    接著,撥通了另外一個熟悉的號碼。

    “查理,好好把握機會,這次,記住,按照計劃行事,一步步來。”

    拗口難聽的普通話自聽筒中傳出,“放心吧,我會按照計劃做的,嘿嘿。”

    心中知道這個黃頭發的白皮老外色心極重,秦大東不禁再度叮囑一句,“這次我們必須一舉成功,不然,你我的下場會和王磊那個傀儡一樣,死的連毫無意義。”

    “我知道,等我好消息。”

    電話傳來盲音,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

    讓秦大東沒有想到的是,林音這次去臨安居然會帶著唐風一起去,著實出乎他的意料。

    但隨即反過來一想,唐風去也是件好事,親眼看到自己老婆和查理之間出現一些事,也許更能刺激到他,這樣一來,二人之間的矛盾加深,加速離婚的進程。

    只要二人徹底的翻臉,林音成為徹底的孤家寡人,那自己便可以兵不血刃,以致于毫不費力的控制林音。

    勝利就好像在向自己招手。

    ……

    中午時分進入了江南省臨安市境內,林音和查理約的地點在市區一家咖啡廳。

    車子停在咖啡廳外,林音拔下車鑰匙。

    “在外面等我,談完生意我們就走。”

    唐風慵懶的靠在副駕駛上,沒搭理。

    “你聽到沒,吭個氣啊倒是!”

    唐風的態度簡直讓林音情緒炸裂,明明是他的不對,現在搞的就好像是自己犯了錯一樣。

    目光往左邊一瞥,唐風沒搭理。

    林音站在車門口,氣的一摔車門,氣呼呼進了咖啡廳。

    唐風擰了下脖子,盯著咖啡廳內,看著她環視了一圈,一個白人自窗邊位置站了起來,招了招手。

    林音笑著迎了上去,兩人握手,似乎心情都不錯。

    唐風看了一眼,感覺有點礙眼,干脆閉上眼繼續補覺,眼不見心不煩。

    ……

    “查理,好久不見你的中文又好了”林音坐下,燦爛的笑著。

    對面的查理一身筆挺西裝,臉部輪廓典型的歐洲白人特征,胡須茂盛,只不過腦袋頂上有點發亮,年紀輕輕便謝了頂。

    “這都得感謝你以前教我啊,要不然,我怎么能進步這么快呢?哈哈。”

    兩人都是一笑,查理是林音在英國留學時為數不多的幾個同學之一,二人都是導師門下最得意的弟子。

    醫學方面的高材生。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談到以前讀博時的種種經歷,更是打開了話匣子,談笑風生,聊得風生水起。

    半個多小時,唐風睜開眼睛一看,二人還在滿是笑意的聊著天,火氣“騰”的一聲燃燒了起來。

    一把拉開車門,下了車,唐風幾步進了咖啡廳。

    二人聊得開心,完全沒注意到唐風到了身邊。

    把手放在了桌上,唐風正色開口,“你要是來聊天的,恕我沒時間陪你。”

    “要談生意就快點談,別人的時間不是你想浪費就浪費的,謝謝!”

    林音被突如其來的兩句話塞的一時間愣了。

    精致的臉上閃過肉眼可見的恨意,胸口起伏著,良久。

    “出去。”

    冷冷開口,林音強忍住胸中的怒火,聲音都因為過度的氣憤有些變了。

    對面的查理看到唐風,這個人讓自己老板都頭大的,難以處理的男人,突兀的出現自己面前,不禁讓他心底一顫。

    殺神一樣的人,誰見了不會犯怵?

    但即便在照片上無數次的見過這人,此時他還是要裝作不認識,不能露出馬腳。

    不然,自己連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

    唐風冷冷一笑,“你以為我愿意管你破事?”

    “出去!”

    本來安靜的咖啡廳內,客人們的目光都被林音一聲冷喝吸引了過來。

    頓時,她覺得自己臉通紅的有些發燙。

    查理暗自在心底得意而又滿意的笑著,自己的目的看來很快就要達到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