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章 神秘邀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章 神秘邀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被人像看異類一樣的目光盯著,這滋味并不好受。

    “你出去!”

    林音第三次低聲喝道,她纖纖玉手緊握成了拳頭,心中的恨意不斷的滋長。

    他是故意來拆自己臺的!

    唐風轉而不在意的笑了笑,目光一轉,直直的定在了對面一臉局促狀的查理身上。

    一種油然而生的不喜感傳遍全身,唐風歷來對這些白老外不感興趣,而此時第一眼打量此人,便有一種難以說明道清的感覺。

    “你是我老婆的同學。”

    他若無其事的問道。

    查理身子不自然的一僵,隨即恢復如常,有些勉強的笑道,“是的先生,我是林音小姐在英國的同學,同一個導師,我叫查理。”

    話說完,起身微笑著伸出手,很是紳士的準備和唐風握握手。

    手伸在半空中良久,唐風沒動,沒有一絲準備和他握手的意思。

    尷尬到了極點,林音有些看不下去,起身歉意道,“查理,別搭理他,腦子有病!”

    說完,瞪了唐風一眼。

    “你出來,我跟你說幾句話。”

    唐風轉身離開,林音心中總算是咽下了口氣。

    開始有些后悔讓他跟著一起來了。

    “查理,你稍等一下,我出去馬上就回來。”

    查理很是理解的點了點頭,紳士般的抬手示意林音可以去。

    微笑點頭,林音走出了咖啡館的門。

    唐風站在車前,靜靜地站著,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到底要干什么。”

    低沉,略帶一些沙啞,根本不像是林音的聲音卻毫無疑問就是她的。

    她很憤怒。

    悠悠轉身,唐風打量著面前熟悉而又覺得陌生的女人,點點頭。

    “不想做什么,就如你說的,我們現在還是法律名義上的夫妻,我有必要保證你的安全。”

    “當然,你不需要的話另當別論。”

    “別把自己說的那么高大上”兩句話換來的冷冰冰的回應。

    “我沒想怎么樣,今天這話,我也只給你說一次,別好了傷疤忘了疼,離那個查理遠一點,不然……”

    “不然什么!”

    “在同一個地方跌到兩次,便不值得人同情了。”

    訕笑,“我身邊全是壞人?”

    “那隨你怎么想,反正這話是我第一次說,同樣也是最后一次,你既然已經決定離婚了,那過兩天就把手續辦了。”

    “以后你怎么樣,跟我沒有一丁點的關系,路你自己選,就得自己走。”

    林音突然之間一愣,傻傻的看著面前的丈夫唐風。

    “是你先出軌的,別給自己臉上貼金。”

    “我出沒出軌那有如何?只是別人的照片而已,你從來都不想想自己哪里有問題,再者,別人憑什么給你照片,還無時無刻不跟在我屁股后面拍,這是為什么?”

    “你從來沒想過吧?”

    “所以在我的眼中,你現在就是一個沒有思考能力,任人宰割的小羔羊,還是一頭沒腦子的羔羊,既蠢又笨,不可理喻!”

    “夠了!”

    “恕不奉陪。”

    轉身便走,唐風沒有絲毫糾纏的意愿,事已至此,離婚就是離婚,為了這樣一個女人,現在想來似乎并不值得。

    干凈利落孑身一人不是更好?

    熱血在林音身體中游走,她一時間感覺有些天旋地轉的。

    他的話,無疑有些太傷人了。

    離婚,回去就離婚!

    這時,查理很合適的出現在身側,溫柔問道,“沒事吧?”

    臉上云開霧散,她輕輕搖頭,“我沒事,就是個流氓而已,不用理他。”

    “是你老公吧?”

    查理適時的補上一刀,假裝不知道,問道。

    “嗯。”

    承認的有些心不在焉。

    查理略顯失望的點了點頭,“那時候你可是多少成功人士的青睞對象,沒想到回國嫁給了這樣一個人,之前就聽說過,但沒想到是真的,我在心里一直以為……”

    “別說了查理,都過去了,我們換個地方吃飯吧”打斷了查理,林音有些心煩意亂的拉開車門。

    ……

    下午時分,唐風回到了安北。

    林音這個女人的死活他是不想再管了,愚蠢到家的女人,以后該怎么就怎么,和自己又有什么關系,天下好看漂亮的女人多了,何必吊死在一棵樹上。

    車子剛剛進入市區,高安夏的電話恰好打了進來。

    “怎么了我的大小姐。”

    “你現在在哪?”

    “市區啊,怎么?”

    “從臨安回來了?”

    唐風一愣,隨即有些不滿的問道,“你是不是安排人跟蹤我了,我怎么去哪兒你都知道?”

    高安夏沒笑,“你說個地方,我過去找你。”

    扭頭看向車窗外,唐風道,“三十六中門口。”

    “好,你等我,我馬上過去。”

    ……

    在三十六中旁邊下車,等了沒一會兒,高安夏開著她那輛豐田霸道如風一般來了。

    “上車!”

    看著這個時而柔情時而男人的高安夏,唐風嗤笑一聲,上了車。

    “你先別說話,等我說完。”

    剛在副駕駛上坐下,車子一動,高安夏直接說道。

    “我都沒打算說話啊?”唐風一攤手,很無奈的一搖頭。

    “那個查理,不簡單。”

    唐風一轉頭,目光直勾勾的盯著高安夏。

    “你先別問我怎么知道的,我可沒跟蹤你,只不過這個人在軍方的情報網中早已經就有了,等于是間接地暴露了,只不過這人自己并沒有發現,還堂而皇之地的入境。”

    “你接著說。”唐風靠在車座上,漠不關心的說道。

    “這人之前是醫學博士,跟你老婆是同學,可是資料顯示,他已經被境外販毒集團收買,現在是他們的高級化學顧問之一。”

    “然后呢。”

    “這還用我說嗎?查理來明顯是對你老婆下手的啊?他利用老同學的關系獲得林音的信任,這樣一來不就很容易得手了?”

    唐風伸伸懶腰,“這和我又有什么關系?”

    高安夏一蹙眉,“我這好心好意給你提前透露消息,合著是我多嘴了?”

    吐了口氣,“不是你多嘴,是她的事,我以后不想再管了。”

    車子繼續往前開著,高安夏沉吟一會兒,“你要是真這樣想,那這件事我也不管了,反正她的死活跟我可沒什么關系。”

    “嗯。”

    唐風的反應顯然讓她感覺到意外,難道他是真的不在乎了?

    兩人許久沒有再說話,中途高安夏手機收到了一條短信。

    “我爸爸找你。”

    “嗯?”

    唐風有些疑惑,高光世找自己做什么?自從上次那件事過后,二人似乎到現在都沒聯系過。

    “我爸爸說,找你有點事。”

    “什么事。”

    “這個他沒說。”

    “不想去。”

    高安夏不滿的一撇嘴,“那由不得你,你又在我車上。”

    無奈的笑笑,唐風沒再說什么,算是默許了。

    車子一直往前開,天色快黑的時候進了江南軍區的大門。

    二人在樓前下車,上了二樓高光世的辦公室。

    “爸,人給你叫來了。”

    進門,高安夏對著坐在辦公桌前的父親高光世說道。

    高光世抬頭,一眼看到了唐風,生出幾分笑意,起身離座。

    “唐先生,來,這邊坐。”

    也算是老相識了,唐風點頭示意,坐到了旁邊的沙發上,警衛泡了茶,放在了唐風面前。

    “高司令找我,是有什么事嗎?”

    高光世喝了口水,轉而輕聲道,“唐先生的性格還是快言快語,好,那我高某也就不賣關子了。”

    “直說無妨。”

    “那個查理的事,估計安夏已經給唐先生說過了吧?”

    唐風眉頭一皺,淡笑道。“說過了。”

    點燃了一根煙,高光世吸了兩口,“是這樣,這個查理據我們軍方的情報人員給的消息說明,他已經是境外朗貢集團的高級化學分析師之一,當然,他也只是個小角色。”

    心里一緊,但隨即往沙發上一靠,“高司令什么意思盡管直說。”

    “不過在說之前我想先說一點,我和我老婆馬上就離婚了,如果是因為她的話,這件事我不想再插手。”

    迎頭被潑了盆涼水一樣,高光世猛吸了口煙,眉頭久久不能舒展。

    “既然唐先生這邊是這個情況……”

    “所以說,販毒集團那邊什么情況,我不想知道,也沒興趣知道……”

    話說到了這個地步,著實讓高光世有些措手不及,根本沒有任何的心理準備。

    半響,警衛在高光世耳邊低聲了幾句。

    “唐先生,既然是這樣,我有些話確實是可以不用說了,但是,在你臨走之前,我想帶你去見幾個人,我想,你一定會很感興趣。”

    不知道這個老狐貍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唐風抬眼打量了一眼。

    “高司令可以先說是什么人嗎?”

    “和我沒什么關系的話,我就不算去了。”

    高光世略帶神秘的一笑,“唐先生一定會感興趣的,我保證。”

    吐了口氣,他的好奇心還確實被勾起來了,唐風笑著一點頭。

    “那好啊,我見。”

    滿意的笑笑,高光世吩咐手下人去準備車,而后抬手示意唐風跟自己一起出門。

    幾人到了樓下,高光世轉身對自己女兒說道,“安夏,這件事你就不要參與了,回去陪你爺爺。”

    這個小魔女在自己老爸面前刁蠻的不行,一把抓住了唐風的胳膊,“我不管,我得去。”

    “聽話!”

    唐風看了看一臉委屈的高安夏,“好了高司令,就讓安夏跟著一起去吧。”

    眼看唐風開口,高光世也不好說什么。

    片刻后,幾人上了軍車,開出了軍營……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