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兩百零一章 異控局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兩百零一章 異控局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半個小時左右的功夫,車停在了市區一家酒店外。

    幾人依次下車,坐電梯上了十七樓,進了會議室。

    “唐先生,您稍等一下,我出去說一聲。”

    進門落座,高光世安頓好,態度溫和的說道。

    轉頭一看,有些納悶,畢竟高光世是大軍區的司令,什么身份的人會讓他親自去請?

    “嗯。”

    答應了一句,高光世帶著警衛走了出去。

    來的人不多,高光世連自己的司機都沒讓上來,此時會議室內只剩下了唐風和高安夏兩個人。

    心中也隱隱覺得不對,今天這個陣勢,自己好像之前都未曾經歷過,于是乎神秘兮兮的往唐風身邊靠了靠。

    “哎,你說我爸今天帶你來這兒是干啥?”

    唐風眼神瞟了一眼,“我哪兒知道。”

    兩人說話間,會議室的門被推開,二人眼神齊齊往門口看去。

    高光世在前,身后跟著三個黑色中山裝的人,兩男一女。

    站定,高光世正色開口,“唐先生,周處長,我給你們相互介紹一下。”

    大致打量了一眼,其中一個男子年紀當在五十上下,另一個三十左右,女的瘦高,二十幾歲模樣。

    “周處長,這就是唐風唐先生。”

    說著,抬手指了指唐風,隨后再道,“唐先生,這位是周處長,后面這兩位是他的部下,小李跟小韓。”

    話說完,周處長抬手,“唐先生你好,我姓周。”

    面色和善,態度謙和。

    接著唐風抬手,二人握了握。

    “你好,我是唐風。”

    打過招呼,高光世引著三人落座。

    不自然的,會議室內的氣氛安靜了下來,唐風在打量這三人,對面同樣也在打量他,各有各的心思,幾人一時間都沒先開口。

    時間流逝,高光世坐在中間,率先打破氣氛。

    “周處長,唐先生不是外人,有話可以直說。”

    周處面露微笑,輕點了一下,轉而和聲開口,“唐先生,這里沒有外人,有些話周某就直接說了?”

    對面態度中這么好,唐風也不好冷臉相迎,“有話你直說無妨。”

    肉眼可見的,周處身邊的那一男一女似乎對唐風的態度有些不滿,眼神之間凜冽了許多,生出幾分涼意。

    周處仍舊和善的起身,不過臉上嚴肅了幾分,“唐先生,周某是燕京軍區三十六偵查處的……”

    話沒有說完,唐風抬手,打斷了周處長的話。

    眾人都是一愣,目光看向唐風這邊。

    “周處這話說的,恐怕拿我當外人了吧?”

    這話一出,在場的人中間,除了高安夏有些迷糊之外,其余人的臉色都是一變。

    尤其是周處身旁的那一男一女神色劇變,眼看就要起身,被周處一個眼神給壓了下去。

    “唐先生,不知您這話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你明白。”

    會議室內沒開空調,但空氣卻仍舊有些涼意。

    頓了頓,“我對你是哪里來的不是很感興趣,但是,既然咱們是來說事的,那就請你拿出誠意,什么狗屁偵查處,別拿這些對外的番號來忽悠我。”

    這么一說,話等于是挑明了,周處靜了三秒,轉而哈哈一笑,坐了下來。

    “好好好,唐先生果然是明白人,是我周某人唐突了……”

    “我直說。”

    “周某是國家異常生物與事件調查控制局的,簡稱為異控局,這兩位呢,是我的部下。”

    高安夏驚的差點站起來,生生用手捂住了嘴巴。

    她沒有想到,真的會有這個部門的存在,也才明白過來,自己老爸為什么不帶她來。

    “嗯,很好。”

    唐風點了點頭,微笑說道。

    周處原本和藹的臉上也不由得生出幾分不悅,但終究是資歷深厚,閱歷極深,掩飾的一分不露。

    氣氛緊張了起來,沒想到高安夏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動,跳起來問道,“周叔叔,你們真是那個神秘部門的呀?這個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鬼?你們是不是見過?”

    ……

    一連串的問題瞬間就拋了出來,高光世的臉瞬間就黑了。

    還沒等自己說話,那周處長身邊一直坐著的女人,噌的一聲站了起來,冷聲喝道,“你是什么人,這種級別的會議你怎么會在!”

    高安夏心性有的時候就像是個小女孩,她之所以這么問,無非是出于好奇,僅此而已。

    但沒想到,會招致人家這么嚴厲的喝問,一下子就愣愣的站在了原地。

    “安夏,你先出去!”

    高光世知道利害,起身沉著臉訓斥道。

    小姑娘一時間委屈的不行,臉瞬間就紅了。

    “請你出去!”

    那女子眼見高安夏沒動,再度出聲呵斥。

    如此傲慢的態度,瞬間讓唐風有些火了,猛的一拍桌子,冷聲說道。

    “她不能出去。”

    “你,出去!”

    女子面容冷峻,卻不得不說是個冰雪美人,即使一身很不顯身材的服裝,也絲毫不減幾分顏值。

    此時的她被唐風兩聲呵斥氣的胸口不斷起伏著,之前就對唐風的態度十分不滿,這下更是不滿到了極點。

    “唐風,我們是給你面子,你不要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唐風的眼神變了,沒說話,瞥了一眼那女子,寒聲說道,“你這是在教訓我?”

    并不大的聲音卻透著一股子直達人心底的涼意,周處長見勢不妙,趕緊出來打圓場。

    “唐先生,您別生氣。”

    說完轉身對那女子道,“小韓,不準對唐先生無禮,坐下!”

    那女子瞪了瞪眼,卻不敢違背,哼了一聲坐了下去。

    “我叫你滾出去。”

    “沒讓你坐。”

    周處長的臉也有些黑了,來之前就知道唐風這個人不好對付,沒想到是這么的不好對付,讓他這張老臉都快有點掛不住了。

    但他畢竟是領導,事關重大,他在這個時候也不敢得罪唐風。

    “我說最后一遍,你要是還不滾出去……”

    “你!”

    畢竟是特殊部門出來的人,韓果兒也不是吃干飯的花瓶,怒而起身,正欲爆發,身邊的周處長猛地起身,“小韓,你先出去。”

    “處長,我……”

    “出去!”

    女子臉憋的通紅,轉眼看了唐風一下,冷哼了一聲,開門出去了。

    這下,高安夏開心的不得了,看那女子出去,還不忘得意的一豎中指。

    女子出去之后,周處長轉而歉意似的笑道,“唐先生,不好意思,小韓太年輕,沖撞了您,我替她向您道歉。”

    無所謂的一擺手,“沒事了,周處你說的你的。”

    尷尬的笑了笑,周處長落座,環視一圈,本來是想讓高安夏出去的,但眼見唐風不樂意,隨即打消了這個念頭。

    思索了片刻,認真開口。

    “唐先生,我們異控局你可能不太清楚,我先簡單的介紹一下。”

    “異常生物與事件調查控制局,獨立存在,不隸屬任何一個部門,只不過為了維護穩定,我們不對外公布身份和番號,關于我們的職能,簡單的來說,就是處理和調查一些科學無法解決的事件和,這包含的范圍有點多,我就不一一細說了。”

    “嗯,你繼續。”

    周處長頓了頓,“我們這次來呢,沒別的意思,想請唐先生幫我們一個忙。”

    唐風一笑“準備抓我回去研究調查一下?做你們的小白鼠?”

    連忙擺手,周處長憨憨笑道,“唐先生玩笑了,我們沒這個意思。”

    “那還請你直接說,我這人性子直。”

    “是這樣,我們這邊也已經關注到了境外販毒集團,也就是您知道的朗貢集團,據我們和軍方的情報共享得知,近兩年來,這個集團一直在招兵買馬,勢力從老撾開始向周邊國家和地區延伸,造成的危害越來越嚴重……”

    聽到這里,唐風抬手打斷了周處。

    “周處長,這個朗貢集團我是知道,但是呢,跟我沒關系,天底下惡人多了,我管不過來,也不想管,沒那個精力,如果你說的只是這件事,那不用再繼續往下說了,我不感興趣。”

    “失陪了。”

    說完,起身準備離開。

    畢竟,現在和林音已經徹底的鬧翻,這個女人是死是活,自己不想再理。

    “唐先生稍等!”

    周處波瀾不驚的臉上第一次出現了點著急,連忙起身擋住了唐風的去路。

    “還有事嗎?”

    “唐先生,請聽我說完,等我說完,我相信你會感興趣的。”

    “哦?你確定?”

    唐風笑問道。

    周處嚴肅的點了點頭。

    重新落座,周處定了定心神,拿出了一份文件看了看。

    “唐先生,您的父親叫唐建國,二十年前服役于江南軍區某部,我們來之前拿到了軍方的機密檔案,了解到您父親在軍方服役期間,參與過特種作戰任務,帶領緝毒部隊與販毒集團作過戰,戰功赫赫。”

    “我們查到,您父親當年參與打擊的販毒集團中,就有這個朗貢集團,只不過,那時候還不是現在的朗貢掌權,而是他的父親索曼,巧合的是,朗貢的父親就是被您父親擊斃,說來,您和這個朗貢,還真有些說不清的恩怨……”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