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兩百零二章 遙遠的真相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兩百零二章 遙遠的真相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在唐風的印象中,年輕時候的父親確實是在部隊服役過,據說年紀很輕就成了部隊中的營一級干部,可謂是前途無量,但唐建國在唐風面前卻很少提及他當年在部隊時的經歷,以致于到現在為止,他腦海中關于父親當兵的信息并不多。

    再者就是,當年自己母親在生自己時意外去世,父親帶著遺憾義無反顧的回家照顧自己,一直到現在。

    “你接著說。”

    不得不說,周處長帶來的這些信息,確實讓他起了好奇心。

    周處長深吸了口氣,語速放慢了許多。

    “唐先生,我知道這些信息您可能會很感興趣,但卻不足以讓您對這個朗貢集團有太多的敵意,畢竟,既然是上一輩的恩怨,對于您而言,無足輕重,畢竟過去的已經過去了……”

    唐風一笑,“周處長是個明白人。”

    擺手,周處長點點頭,又想了想,臉上神色也跟著沉了下來。

    “唐先生,我接下來說的話,可能會涉及一些敏感問題,希望您能聽完……”

    “眾所周知,販毒集團歷來都是殘忍無情毫無人性的,他們對于敵人恨之入骨,因此,緝毒人員在很多時候都不會直接暴露自己的身份,以免遭到報復,這一點,作為曾經的軍人,您也應該是聽過的,您的父親帶領的特種作戰部隊在東南亞一帶所向披靡,親自斬殺了索曼,這筆賬,朗貢集團定然不會就此罷手。”

    “事實證明,也的確是這樣,我們翻閱過資料,有一個讓人很難面對的事實,那就是……”

    “您的母親之所以在生您的時候去世,就和朗貢集團有關!”

    腦子“嗡”的一聲,唐風大腦有些發懵,自己的母親,似乎是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存在。

    雖然從小到大,自己只從照片上看到過她的模樣,但那層血緣關系卻永遠將兩人緊緊的聯系在一起,從未見面,卻仍舊深愛她。

    自小到大,父親只告訴他,媽媽在生他的時候因為難產,為了保他而毅然冒險,最后死在了產房里,他就知道這么多,除此之外,什么都不知道。

    從來沒有懷疑過什么,正因為如此,周處長今天把這話拋出來的時候,他一時間有些發懵。

    “你說清楚一點。”

    周處長頓了頓,長嘆了口氣。

    “當年,你母親獨自生活,因為你父親在部隊,根本沒時間回去,到了預產期前,販毒集團也不知道從哪里得到的資料,知道了你父親的真實身份,因此便派人潛入了內地,找到了你母親,設法在你母親吃的東西下了藥,雖然及時發現,進行了救治,但很無奈,加之當時的醫療條件有限……”

    “當然最關鍵的,是您母親擔心服用大量的藥物會影響到你的身體,因此決定提前生產,最后的結果,您可能也知道……”

    內心其實是抵觸這個事實的,但是周處把這話說完的時候,唐風自心里就沒有產生一絲的不信任,反倒覺得這是事實的真相才說的過去。

    父親從小到大都對母親去世的事實遮遮掩掩,從未詳細的給自己講過。

    “我相信唐先生能明白我說的是真是假,您父親最后無奈退役,也跟這件事有關,當然了,他之所以選擇退役,也是為了照顧你,保護你。”

    說到這里,一切事情再不往下繼續說他也都明白。

    為什么父親在那樣一個年輕的年紀退役,回到家之后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整日以酒澆愁,有些不思進取,做了單位大半輩子的保安。

    以前的時候唐風不明白,現在知道了真相,他一瞬間就反應了過來。

    父親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保護自己,他也才明白,為什么當年那么多的公司請父親去做安保顧問他都一口回絕……

    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

    “唐先生,我說完了。”

    眼見唐風神色凝重,周處長小心翼翼的說道。

    靜靜的端坐在了椅子上,良久沒有說話。

    不知過了多久,唐風倏然開口。

    “周處,你們找我的目的是什么,請直說。”

    眼見自己說的一番話終于起到了作用,周處長眼中閃過一絲光亮,連忙道,“我們希望和唐先生合作。”

    “緝毒,似乎并不是你們異控局的職責,那是警察或者軍人該做的才對。”

    “唐先生說的不錯,但這個朗貢集團和普通的販毒集團不一樣,他之所以能夠在最近短短幾年的時間內發展壯大,我們的情報部門認為,他們擁有神秘的力量在幫助,如此一來,本來和我們沒有關系的事,便和我們有說不清的關系了。”

    唐風點點頭,“這個朗貢集團,到底和其它販毒集團有什么不同,以致于如今需要你們出面。”

    周處沒開口,身邊的年輕男子起身,正色道,“唐先生,我們的情報顯示,朗貢集團內部可能存在變異人,當然,這只是猜測,是否有變異人,或者更厲害的,異常的東西,我們目前掌握的情報還不足以斷定,所以,這個販毒集團,需要我們出面解決。”

    話說到這里,唐風自然明白了,這樣一來,這些人來找自己的目的才算說的過去。

    “當然,我們還知道,唐先生的妻子之前也受到過朗貢集團的綁架,而且我們的線人傳回最新的消息,您妻子身邊的那個查理,就是販毒集團的人,他潛入安北,獲取您妻子的信任,目的自然是為了得到您妻子手中的那份無比重要的研究報告。”

    “所以,于情于理,這個朗貢集團都和您有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和恩怨,您都應該和我們合作,鏟除這個集團才對。”

    趾高氣昂,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

    “你這是在跟我說話嗎。”

    唐風心里很亂,聽到這人如此說話,很不悅。

    那男子一愣,隨之不屑的一笑,“唐先生,我們是來談合作的,不是來求你的,麻煩你搞清楚。”

    話剛說出嘴邊,唐風猛的一揮手,雖然兩人之間隔著會議桌,兩三米的距離,但似乎有一道無形的力量重重的扇向了他,男子臉“啪”的一聲,像是被人打了一耳光,整個身子都往一邊倒去!

    “你算什么東西,滾!”

    會議室內,高光世和周處長都沒反應過來,等看到那男子臉上出現了五個手指印之后,都是倒吸了口涼氣!

    “小李,快跟唐先生道歉!”

    那男子挨了打,心里火兒大的不行,剛剛站直身子,便被自己領導來了這么一句,更窩火了,把臉扭向一邊。

    “小李。我說的話你沒聽見嗎!”

    周處長再度厲聲喝道。

    “周處,這個人傲慢無禮,您怎么……”

    “放肆!”

    “快和唐先生道歉!”

    無奈,那男子把臉轉向唐風,低聲道了句,“唐先生,對不起。”

    唐風聽的出來,他心中很是不滿,也不服氣。

    “滾出去。”

    但是,他沒有心思和這樣的人多說什么,直接沉著臉說了一句。

    狠狠的瞥了唐風一眼,男子懷著一肚子的火,起身離座,打開門走出了會議室。

    “唐先生,我這兩個手下年輕,不知進退……”

    “不用多說了周處長,這件事到此為止,至于合作的事,日后再說。”

    說完,站起來,邁步往外走去。

    “唐先生,您考慮一下……”

    不等周處長把話說完,唐風已然打開會議室的門,走了出去。

    高光世也尷尬的不行,畢竟人是他叫來的,唐風如此不給面子,他臉上也有些掛不住。

    高安夏自然沒想那么多,跟高光是的打了聲招呼,追著唐風走了出去。

    一個人出了酒店,唐風心里亂糟糟的,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和這個朗貢集團之間居然有這么多的恩恩怨怨,如果周處長說的是真的,那么,他和朗貢便是有殺母之仇。

    這,不共戴天!

    但是,僅憑這人的一面之詞,自然不能我完全的聽之信之,他得有自己的判斷,最起碼得自己查清事實的真相才可以。

    自己今年已經二十多歲了,母親去世已然也過了二十多年,如今父親又處在昏迷狀態,問他自然行不通了,剩下唯一的辦法就是去醫院,調出二十多年前母親的住院記錄和病歷本。

    只要能查到這些,真相自然會大白。

    站在路邊,高安夏急忙追來。

    “你別想那么多,事實是不是真的是那樣,還不確定。”

    她擔心唐風的狀態,畢竟最近一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太多了,加上林音那個女人一直對唐風并不好,這在一方面已經對他的影響不小,現在又突然冒出這么件事,她確實擔心。

    “我知道。”

    唐風淡淡回了一句。

    “你準備怎么做。”

    高安夏接著問道。

    “查出真相。”

    “如果確實是那樣呢?”

    唐風看著路上來來往往的人群和車流,許久沒說話。

    “如果確實是那樣,那我就滅了朗貢,殺他全家。”

    艷陽高照,高安夏只覺得自己周身泛起一股子涼意,傳遍周身。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