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兩百零三章 真相大白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兩百零三章 真相大白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二人是在下午時分到的醫院。

    要查清母親當年真正的死因實則并不困難,只不過過去的時間有些長了,但只要查,自然是查的出來的。

    進醫院,直接找到了院長辦公室,唐風和高安夏幾乎沒有受到任何的阻力就見到了安北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院長。

    說明來意,院長倒也沒有刻意的阻攔,只是畢竟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安北第一人民醫院在這二十年間,已然重建了大樓,當年的病歷還在檔案室,只不過當時計算機并不普及,并沒有電子檔案,要查,只能翻閱數以萬計的紙質檔案。

    來之前也想到了這一點,因此唐風也沒有覺得麻煩,謝過院長,二人起身出門,直奔人民醫院的檔案室。

    這些老舊的紙質檔案還存檔在人民醫院的老檔案室,唐風和高安夏打車走了半個小時,才到了人民醫院的舊址。

    一棟三層小樓,破敗不堪。

    生銹的鐵大門訴說著這里的歷史和滄桑,看一眼,便只覺一股子年代感撲面而來。

    看大門的老大爺已然是耄耋老人,看到唐風高安夏二人站在門前良久,主動出來詢問。

    “小伙子,姑娘,你們兩個站在這里做什么?”

    高安夏上前溫柔的向老人說明來意,背有些駝的老人聽完,沒說話,輕輕的嘆了口氣。

    “唉,還查什么呢?這么多年過去了……”

    唐風一直沒說話,但駝背老人的言談舉止和神情著實有些異常,自心底隱約覺得這個老人知道些什么。

    “老爺爺,請留步。”

    追上前去,唐風抬手攔住了老人。

    老人直勾勾的看了唐風一眼,低頭繞過,返回了保衛室。

    高安夏也有些不解,但最終沒說什么,二人進了大門,很快在三層破舊的大樓中找到了存放紙質檔案的檔案室。

    好在大樓雖然有些破舊,但檔案室中的陳設并沒有亂,存放紙質檔案的各種柜子還都保存完好,這一點還值得慶幸。

    存放檔案都是按照年份放的,想要找到自己出生那年的并不困難,高安夏眼疾手快,很快找到了唐風出生那年的檔案柜。

    二人站在柜前一看,心不禁都是一沉。

    醫院是個人流量極大的地方,即使在當年那個醫療技術相對落后的時代,每年的接診量也在數十萬。

    一年的病歷檔案,并不少,想要找到自己母親那份兒,無異大海撈針。

    高安夏看了唐風一眼,“這么多……”

    “多也得找。”

    說完,高安夏嘆了口氣,他理解唐風心中的郁結,至少在目前看來,她覺得自己比那個不可理喻的林音更加了解和關心唐風。

    說完話,二人開始從當年的第一份紙質檔案開始翻看。

    雖然說保存的很好,但每拿起一卷檔案,眼前便是塵土漫天,嗆的人直咳嗽。

    唐風其實還好,但打小嬌生慣養的高安夏就吃了苦頭了,翻看了幾卷下來,臉都嗆紅了。

    二人自日落時分開始查,直到天完全黑下來,也不過只看了幾十卷。

    進度很慢,但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晚上九點,唐風逼著高安夏出門歇會,然后買了兩份便當,和幾個充電臺燈以及口罩。

    吃完飯,二人又開始。

    偌大的檔案室內,半夜時分只聽得到“唰唰”的檔案翻動聲。

    深夜,不知道時間走到了幾點,唐風隱約覺得有人進了檔案室,不由得停下了手頭的工作,抬頭。

    駝背老人站在門口,手中拿著老式的手電,靜靜的站在那里。

    二人四目相對,唐風便覺得老人有話要說,這種感覺自心中油然而生。

    “老爺爺,這么晚了,還沒休息。”

    唐風微微一笑,放下手中的檔案,搬了一張椅子,放到了門口。

    “您坐。”

    老人端著手電筒,抬頭用渾濁的眼睛看了唐風一眼,隨即步履有些蹣跚的往前走了幾步,左右看了看,手電昏黃的在檔案架上照了照,老人伸出有些顫顫巍巍的手臂,自上面取下一個檔案袋,緩步走到了唐風跟前。

    “孩子,翻開這一頁塵封多年的檔案,便又是一場腥風血雨,不知又會有多少人因此命喪黃泉,你母親若是還在,估計也不希望你這樣,你想好了再看。”

    接過老人手中遞來的檔案,唐風心中有些沉,突然覺得這份檔案變的如此沉甸起來。

    “冤有頭債有主,老爺爺,我想好了。”

    老人抬頭看了看漆黑一片的天花板,許久,沒再嘆氣,折身出了檔案室。

    待老人走后,高安夏將燈移到了面前,看著檔案袋上的一連串字跡,唐風沒有再多想,拆開,拿出了里面的病歷本和一系列的資料。

    老舊的有些泛黃的病歷本上,有些潦草的寫著自己母親的名字——李姝玉。

    一個陌生又熟悉,帶著一股古典美的名字。

    拿著病歷本的手不禁有些顫抖,唐風緩緩的翻開。

    終于,在第二頁上,看到了一連串的潦草字跡。

    (病人妊娠期31周,臨床診斷為不明毒物中毒……

    幾行字,寫的是醫生慣用的“草書”,但此時在唐風面前,閱讀起來卻沒有絲毫的障礙,幾秒的功夫,唐風便看完了。

    毫無疑問,真相就是,母親的確是被人下的藥,臨死之前,生下了自己。

    當然,最關鍵的是,母親為了自己,不愿意配合醫生用藥,這才導致最后毒發身亡。

    仇恨的火焰自心頭燃燒起來,朗貢,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這個販毒集團而起。

    不報仇,何以為人?

    輕輕的將病歷本裝進袋子,唐風深吸了口氣,空氣中彌漫的塵土隨之進入肺部,傳來辛辣的刺激感。

    “你別太難過,真相是這樣,我知道你心里難受,但是不管怎么樣,我都會幫你,我們一起面對……”

    唐風是仙人,也是凡人,更有七情六欲,高安夏一直不離不棄的跟在自己身邊,說的話做的事,許多都讓他感動。

    扭頭摸了摸她的頭發,唐風輕聲道,“戰爭是屬于男人的,你放心,我不會輸。”

    高安夏擔心的而又滿是憂慮,但終究還是點了點頭。

    ……

    臨走之前,唐風特意去看了一眼看門的老人,夜深了,他睡了。

    關好門退出來,出了醫院,街道上已經沒有車了。

    沒有車,兩人只能慢慢往回走。

    “你真的不打算和他們合作嗎?”

    一路上,高安夏的情緒似乎都有些沉重,走了許久,這才扭頭問道。

    “我在考慮。”

    這是實話,現在真相已經出來了,那些人沒有騙自己,這也讓自己重新審視了他們的實力。

    不得不說,在情報這一方面,他們有先天的優勢,假如合作,至少在這一塊上,自己能省去不少麻煩。

    往前繼續走著,不遠處的路口駛來一輛黑色奔馳轎車。

    明亮的燈光在有些昏黃的街道上顯得突兀。

    不料,奔馳在二人身旁停下。

    車門打開,下來的是周處長。

    “唐先生,我想,您應該已經得到事實的真相了。”

    “這一點,別的證明不了。但至少,可以說明我們說的話是真的,沒有騙您。”

    唐風微笑點了點頭,沒答話。

    “唐先生也是明白人,所謂合作,其實自然是互利共贏,我們的情報會給您帶來無限的幫助,加上,我們異控局有著不少能人,在這一點上,也足夠給你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所以我這邊還是希望您能認真考慮一下我的請求。”

    高安夏抬頭迫切的看著唐風,打心里著急。

    “好,我答應你們。”

    周處長眼中閃過一絲欣喜的光芒,隨之伸出手,“合作愉快……”

    “但是我有條件。”

    臉色一滯,有些緊張的問道,“唐先生,請你說,能答應的,我一定答應。”

    “所有的行動都得聽我的指揮。”

    周處長臉色一黑,尷尬的將手收回,有些局促的看了看旁邊的事物,顯然被這個條件難為到了。

    “唐先生,這個條件……”

    “周處長,如果行動不聽我的,說實話,我還真不怎么相信你身邊的人,在我看來,他們會成為我的累贅,如果可以,我可以一個人行動,你們只需要提供情報即可。”

    “唐先生,這萬萬不行,我們是合作,而且異控局的領導十分重視這件事,再者說了,對方真的不簡單,一個人的力量畢竟有限,恐怕……”

    “那就答應我。”

    周處長被唐風的連續的說不上強硬但卻毫無破綻的言辭頂的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好吧,我暫時答應您,但是我只是個小角色,至于后面上方怎么說,我真的做不了保證。”

    唐風知道體制內的規矩,沒有再難為周處長,拉著高安夏上了車。

    車子一路往前開,又回到了中午時分的開會的那間酒店。

    洗漱上床,已然是凌晨時分。

    ……

    中午時分,手機振動,收到了一條短信。

    迷迷糊糊,有些睡眼惺忪的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屏幕上顯示著一段話。

    “你老婆可真是個極品尤物……”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