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兩百零四章 手刃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兩百零四章 手刃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思緒仿佛停滯了幾秒鐘。

    關掉手機,唐風大腦此刻清醒無比,翻身坐起,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面前的事物。

    人在極度的憤怒之下很多時候并不會大喊大叫,此時的唐風便是這樣,冷靜的可怕,平靜的瘆人。

    這個白皮老外,顯然狂妄到了極點。

    想讓一個人滅亡,就先讓他膨脹,現在,無疑到了他該死的時候。

    外界任何的東西似乎都并不重要,有些木訥的穿上衣服,洗完臉,唐風看著穿衣鏡中的自己,嘴角微微揚起。

    不得不說,還真有一絲的痞帥!

    臨出門,高安夏來了。

    “睡醒了?你這是要去干嘛?”

    雖然表現的極度平靜,沒有絲毫的情緒暴露在外,但女人就是女人,觀察細節的能力和第六感有的時候就是能夠派上大用場。

    沒答話,唐風繞過高安夏,出了房門。

    看著唐風收拾的利落,她隱約覺得有些不對,于是連忙追在身后。

    “你要去干嘛?”

    此時的問話,顯然帶著焦慮。

    說完的同時,沖到唐風面前,抬起手擋住了他。

    “讓開。”

    “你不說我就不讓你走……”

    “你告訴我你要去哪。”

    第二句話剛剛說完,唐風微微抬手,在高安夏脖頸出輕輕的敲了一下。

    她無力的看了唐風最后一眼,身子一軟倒在了一旁,唐風將她扶住,放到了房間的床上,重新出來。

    酒店外的天空湛藍無比,空氣中彌漫著初夏的味道,整座城市春意盎然。

    但沒有人知道,一場腥風血雨即將到來……

    ……

    到街邊,隨手攔住一輛車,唐風不久之后到了林家別墅。

    房門的鑰匙自己還有,沒打招呼,拿出鑰匙開門。

    沒有什么意外,夏素琴一個人在家,正是中午時分,她慵懶的躺在客廳里的沙發上,眼見唐風進門,略有有些詫異。

    詫異過后是一種難以言喻的眼神。

    “媽,小音呢。”

    不管別人怎么誤解自己,其實在唐風心里都不重要,因為自己是無辜的,誤解他們的人實則也是無辜的。

    夏素琴頓了頓,閃過一絲不自然的神色。

    “那個……昨晚沒回來,應該是住在公司了吧,你也知道,幾家公司現在就靠她一個人在撐著,確實很累。”

    沒再答話,唐風轉身出了別墅。

    趕到明皇地產總部的時候,樓下已然停著不少的車輛,其中有幾輛唐風認得出,是江南軍區的。

    果不其然,到了二樓辦公區,高安夏和周處長一行人神色凝重的等著他。

    “唐風,你別沖動,事情我都知道了,但是你先聽我說,那個查理是外籍,你不能隨意處置……”

    猛然之間想起,看完短信隨手將手機放在了床上,大幾率現在高安夏已經知道了緣由。

    “我的私事,你們不用管。”

    唐風其實很平靜,他相信林音和這個查理之間并沒有發生什么,之所以查理發這樣一條挑釁的侮辱的短信給自己,無非是想激怒自己,這是個圈套,自己比誰都看的清楚,但他偏要將計就計,硬碰硬。

    “唐先生,這個查理是境外朗貢集團派來的,關系重大,還請您不要沖動,以免耽誤了大事。”

    周處長一臉的焦急,唐風現在在他眼里簡直就是一個刺頭,但是這個刺頭又不能拔掉,反而還需要得到他的幫助,如此一來,他便陷入了兩難境地。

    “我再說一遍,我自己的事,不用你們管,周處長,我之前就說過,一切行動得聽我的。”

    說完,繞開兩人,進了辦公區。

    找到林音的秘書,問清了昨天林音去的地方,孤身出了天安大廈。

    信息時代,一個人的蹤跡是極為容易便能查到的,半路上,唐風托市局的劉局長查到了這個查理昨晚入住的酒店。

    清風酒店。

    國際知名的情。趣連鎖酒店。

    ……

    此時,一身筆挺西裝,頭發梳的發亮精神干練的查理坐在沙發上,正享受著服務員送來的早餐。

    現烤面包加鮮牛奶,很適合西方口味的早飯。

    他吃的津津有味,心中不由得對剛才那一條短信高興。

    他確實是在激怒唐風,他越憤怒,對林音的恨就越深,而且對于一個男人而言,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自己女人的背叛,一旦二人之間開始互相互相懷疑猜忌,不相信彼此,那么感情的破裂自然順理成章。

    到那時,目的便真正達到。

    想到這里,查理的心情好到簡直爆炸。

    至于他到底和林音如何,實際上已經不重要了。

    吃完早飯,查理慢條斯理的收拾了一下,一絲不茍的擦干凈嘴,林音就住在他的對面房間,昨晚確實喝的有點多,無論如何,也是得過去看看。

    哼著北愛爾蘭特有的小調,查理伸手拉開了門。

    一愣。

    門外站著唐風。

    正面帶微笑看著自己。

    世界突然好像安靜了幾秒鐘,查理尷尬的擠出一絲微笑,實則心中滿是恐懼,那一抹笑意著實比哭都難看不知多少倍。

    “你……做什么?”

    半響,查理自喉嚨深處擠出一句話。

    語速緩慢,同時有些結巴。

    “你猜。”

    唐風臉上滿是玩味的笑意,同時往進跨了一步,查理不得不往里退。

    但害怕和恐懼是有,他心里卻斷定唐風不敢拿他怎么樣。

    “沒什么事的話,請你先出去。”

    并不搭理,唐風順手將門關上,反鎖。

    查理不由得開始犯怵了,畢竟面前站著的這個人,可是頌帕那樣的大護法都束手無策的存在,自己這一百多斤,哪里是他的對手?

    “我要說不呢?”

    依舊面帶笑意,但在查理的眼中,面前這個人就像是面帶微笑的死神。

    “你究竟想干什么!”

    心開始慌了,他開始大喊大叫。

    “殺你。”

    只覺得自己渾身上下從頭涼到了底,查理額頭滲出冷汗,白色的襯衣被汗水打濕,已然有些不舒服了。

    “你現在只有兩個選擇,一,我給你個痛快,但是有個條件,你得說出在安北的其它同伙,二,我保證,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查理早已經站立不穩,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

    面對死亡的威脅時,這些平時標榜為英國紳士的老外們像狗一樣狼狽。

    輕輕的彎下腰,唐風湊近了查理,他甚至都聽得到因為劇烈的恐懼而狂跳不止的心臟搏動聲。

    “你知道,我說的,我可以做到。”

    手腳并用,查理不斷地往后退著,這是人類趨吉避兇的本能,他想盡量的距離唐風遠一點。

    但毫無疑問,這是徒勞的,更顯得有些可笑。

    “我給你三秒鐘時間……”

    簡單到幾乎無腦的詢問方式,但效果卻異常的令人滿意。

    “我說了,你放了我!”

    唐風搖搖頭,很堅決。

    “很抱歉,我從來沒把你這樣的小人物放在眼中,很可惜,你非要做那個跳梁小丑,非要激怒我,這不是你想要的結果嗎?”

    “所以,你說了,我可以給你個痛快。”

    “我要是不說呢!”

    唐風悠閑的坐在沙發上,面前的餐具還在,上面還放著西式餐具——刀叉。

    拿起切牛排用的小刀,放在面前看了看,悠悠說道。

    “明朝有一種刑法,叫做凌遲,很簡單,就是用特制的小刀將受刑者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來,一共要割三千六百刀……”

    黃豆大的汗珠布滿查理的臉部,他全身上下不斷的發汗,死亡有時候的確不是最可怕的。

    “秦大東,我的上家是秦大東……”

    查理毫不猶豫的說出了秦大東這三個字。

    腦海中閃過那天秦月生日宴會上的一幕幕,自從頭一次見到這個秦大東,唐風就隱約覺得這個人哪里不對,但終究沒放在心上,沒想到,這次境外集團派來的人居然是他。

    秦月的親生父親。

    長出了一口氣,唐風點點頭,隨即右手一甩,小刀直直飛去,插進了查理的喉嚨……

    與此同時,門打開,外面站著不少人。

    高安夏第一個沖進了房間,眼前的一幕讓她直愣愣的站在了原地。

    查理死了。

    屋外很是吵鬧,前一天晚上喝的有些多的林音被外面的動靜吵醒,穿著睡衣打開門看了一眼。

    房間正對門,一眼看到了對面房間發生的一切。

    鮮血自查理的喉管流出,打濕了半邊地毯。

    呆呆的往前走了幾步,她穿過人群,站在了尸體和唐風面前。

    醫學生出身的她,對尸體似乎并不恐懼。

    但看到這一幕,她仍舊是面色蒼白,雙眼發直。

    “唐風,你是不是瘋了?”

    她緩慢的抬頭看著若無其事的唐風,質問般說道。

    在她的意識里,查理只不過就是一個普通人而已,和她一樣,是一個成功的醫生,如今更是一個成功的商人。

    而自己的丈夫,卻因為這個人離自己近了些,便動手殺了他。

    “你是不是瘋了?是不是瘋了!”

    高安夏再也忍受不住,上前一把抓住林音的睡衣,眼中帶淚,咆哮一般大吼道,“林音,你這個蠢女人,他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你眼瞎了嗎!他都是為了你,都是為你你知道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