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兩百零五章 進監獄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兩百零五章 進監獄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林音狀如瘋癲的笑了一聲,一把推開了抓著自己衣服的高安夏,指著唐風,恨恨說道。

    “唐風,你可演的真好,都是為了我,殺人也是為了我?”

    “你可對我真好!”

    心底如刀割一般,唐風呲嘴一笑,“你想多了,這件事跟你沒關系。”

    “好!”

    “唐風,你等著,我會請國內最好的律師,親手把你送進監獄!”

    說完,奔跑出了房間。

    屋內,氣氛凝重,周處長隨后進入,和他的手下呆呆的看著房中的一切。

    “唐先生,您不該這么意氣用事啊……”

    轉頭看了他一眼,“周處長,這事跟你沒關系,不用擔心。”

    “唐先生,我們這次來,上級親自交代過,不能干預地方司法,恐怕……”

    周處長心中惶恐,畢竟這是刑事案件,他雖然有能力干預,但是干系重大,弄不好會引火燒身,因此,心里不免打起了退堂鼓。

    正說著話,一眾接到報警的警察荷槍實彈進了房間,特警一個個全副武裝,端著步槍指著唐風。

    高安夏見狀大驚,伸開雙臂擋在了唐風身前。

    “你們要干什么!”

    領頭的警官邁步走了進來,唐風這個人他是見過的,知道厲害,因此心里十分擔心,萬一出現一點紕漏,唐風真動起手來,自己這一干兄弟,恐怕就是搭上性命,也無濟于事。

    “高小姐,請您讓開,唐先生現在畢竟是背著一條人命,我們也是沒有辦法……”

    領頭的警官有些無奈的說道。

    高安夏冷哼一聲,“這個人是境外販毒組織的人,殺了他是不得已為之,唐風是為你們警察解決麻煩,你們搞清楚!”

    “高小姐,我們知道你身份特殊,但這件事確實不好辦,請您不要難為我們……”

    唐風上前輕輕推開高安夏的身子,云淡風輕的看著領頭的警官,然后環視了一圈緊張到極點的特警們。

    “我跟你們走。”

    “唐風,你別急,別跟他們走,我會想辦法救你的,你相信我!”

    “我堂堂七尺男兒,敢作敢當。”

    說完,走到領頭的警官面前,伸出了自己的雙手。

    “拷上吧,你們也不容易,我不難為你們。”

    之所以這樣,唐風心里自然有數,只要自己想走,沒人能攔得住自己。

    有些冰涼的手銬落下,唐風大步向前,出了酒店房間。

    高安夏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她心里恨死那個傻女人林音了,唐風為她做了這么多,事到如今,她居然還能說出那種話。

    心性如此堅韌的唐風,剛才聽到那話,她都清晰的看到那眼神之中流露出來的失望和心寒。

    狠狠的跺了一下腳,高安夏轉身看著一邊的周處長。

    “周處長,唐風是你們的合作人員,現在出了這事,你們準備怎么辦?”

    實則現在周處長的內心也是十分的煩亂,他們既然專程來找唐風,那已然說明唐風對他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無奈他自己只是一個處長,刑事案件是歸地方司法系統管理的,不插手沒事,如果要插手,那肯定也是得上級發話才行。

    看著面前焦急萬分的高安夏,周處長輕嘆了口氣,“高小姐,這件事我們肯定不會不管,但是我也得給上級通報一聲才行,不過你可以放心,這個查理是販毒集團的人,不是尋常百姓,溝通處理起來應該會簡單許多。”

    聽到這話,高安夏暗暗松了口氣。

    也是,畢竟這個查理不是普通人,殺了普通人要判刑,殺了一個惡貫滿盈的罪犯,司法系統那邊溝通起來應該也會簡單一些。

    ……

    另外一邊,唐風被押上車,直接進了市局的審訊室。

    幾乎沒有任何的耽擱,唐風一五一十說了自己殺人的經過。

    警局的劉局和他是老熟人了,專程來看了他一眼,讓他不要心急,事情總會有個交代。

    其實很多人都在揪心,但唯獨他自己不當回事。

    自然不是因為自己想坐牢吃牢飯,而是他想要看看,這個所謂的“異控局”究竟實力如何。

    假如他們連自己這一點小事情都解決不了,那便足以證明這個機構,或者說這個周處長只不過是雷聲大雨點小,根本沒什么實力,不配和自己合作。

    要能不費吹灰之力解決掉自己這件事,那至少可以證明,這個機構還是很有能量,連刑事案件都能抹掉。

    當然,他們如果救不出自己,這也并不用擔心什么,只要他想走,安北沒人留的住他。

    ……

    簡單的審訊過后,案件的來龍去脈已然十分的清楚。

    第二天一早,唐風被荷槍實彈的特警押送著,送往江南省第一看守所暫押。

    而此時,在安北地下賭場上方酒店的大門外,一輛加長版林肯停在了旋轉門處。

    車門打開,一個身高一米八,一聲筆挺西裝的年輕男子下了車,皮鞋擦得發亮。

    整張臉刀削一樣俊俏,眉目之間英氣十足。

    只不過眼中天生著一股子陰郁之氣。

    “少主,您總算來了……”

    酒店門口站著一眾地下賭場的看場人員,為首的男子就是前幾天晚上被唐風在地下賭場暴揍一頓的黃爺的手下。

    “黃大奎怎么樣了?”

    “黃爺……不,黃經理他,他暫時醒不過來了……”

    那男子眉頭微皺,周身散發著一股子殺氣。

    “哼,敢打我的人,找死!”

    說完,邁步進了酒店。

    進了酒店最豪華的總統套房,男子品著侍從剛剛沏好的茶,輕輕的抿了一口,一擺手,之前說話的那人畢恭畢敬的走了房間。

    “少主,您叫我?”

    “你叫什么名字。”

    “少主,手下叫樊杰,是黃經理的助手……”

    被叫少主的男子這才抬頭,“黃大奎的助手?好,現在賭場你先看著,一切如從前。”

    手下樊杰連忙躬身,“謝少主抬愛!”

    輕輕一抬手,“對了,那個打傷黃大奎,奪走賭場兩個億的人,現在在哪里?”

    樊杰一皺眉,急忙說道,“少主,那個人叫唐風,安北人,剛剛昨天的事,他殺了人,被關進了江南省第一看守所……”

    “你說什么?他被關進看守所了?”

    “是的少主,千真萬確,據說是殺了跟自己老婆走的近的男人,還是個老外!”

    男子悠閑的端起手中的酒杯,輕輕搖晃了幾下,眼中很是得意。

    “好,進了看守所,那你就別想再出來了……”

    樊杰看著一臉陰郁的少主,不覺間周身都在發冷,這是十足的殺氣!

    而這個男子的身份,也確實應該讓他感到恐懼才對。

    香港(伏龍堂)的少堂主,僅僅三十歲便接手了父親手下大部分的產業,在香港就被稱作是新一代的“賭王”。

    (伏龍堂),內地地區似乎并不怎么出名,但不出名歸不出名,內地,甚至海外,都有他們家的賭場,尤其是在內地,稍微有點規模的賭場幕后的老板都是他們何家。

    而他何英偉,自然不僅僅在國內商界聲名赫赫,而且在國際博彩業界都有著不小的名頭。

    何家自從興盛以來,幾十年中,還從未遇到過有人不給何家面子,公然挑釁賭場莊家,跟他們何家過不去的人。

    也正因為如此,這次小小的安北賭場出事,卻驚動堂堂的伏龍堂少主的他,最后他還親自來到安北,目的無非只有一個。

    除掉此人,顯示伏龍堂聲威!

    擺手讓樊杰出去,何英偉臉上帶著玩味卻不失寒意的笑。

    “老陳,你去安排一下,在監獄里辦事會簡單許多,記住,做的干凈一點,別怕花錢。”

    身邊一直站著的中年卻已經頭發全白的管家老陳。

    “好的少主,我馬上去聯系江南省的領導。”

    打量著杯中的紅酒,何英偉依舊笑著……

    ……

    江南省看守所,建在江南省最南部的深山之中,基本與世隔絕,距離最近的城市都有幾十公里。

    警車悠悠進了看守所大門,辦理完交接手續,劉局看著唐風,有些難為情的嘆了口氣。

    “唐先生,我也是沒有辦法,您這個案子現在還沒查清楚,但事實已經是這樣,只能是先委屈你一下,住在里面幾天。”

    “不過您放心,這里的監獄長是我大學同學,我已經給他打過招呼了,會照顧好您,您不用擔心。”

    唐風點了點頭,劉局長親自來送自己,證明這個人對自己還是很敬重的。

    “好了劉局,不用擔心。”

    劉局聞言點了點頭,“也是,您就在里面待幾天,高小姐那邊我看一直在想辦法,肯定最后會有個交代的,唉,也是我老劉官不大。人微言輕,實在是幫不了唐先生什么……”

    拍了拍劉局肩膀,唐風無所謂的一笑,跟著接手自己的獄警進了厚重的鐵門。

    重新登記完信息,換了衣服,推了三毫米的頭發,唐風抱著監獄統一顏色規格的被褥,以及洗臉盆和洗漱用品,被兩個獄警帶著,站到了男監3704號重刑犯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