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兩百零六章 建立威信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兩百零六章 建立威信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你現在的編號是4375。”

    “嗯。”

    答應了一聲,身邊的警察拿出鑰匙,打開了上鎖的鐵門。

    往前跨了一步,唐風進了監室,鐵門再度關上。

    呈現在眼前的,是一間二十平方左右的房間,房頂上有一盞發著昏黃燈光的老式白熾燈,正對鐵門的高墻上,開著一個極小的,用來通風的窗戶,右邊墻角是便池和洗漱臺。

    狹小的監室內,左右兩邊是一排床鋪。

    說是床鋪,也只不過是兩排木板搭成的通鋪而已。

    唐風雙手抱著東西,靜靜的站在門口,門兩邊,近十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他。

    局面安靜了不到一分鐘,自角落一個位置,站起來一個男子,滿臉的胡茬子,頭頂上卻亮的發光。

    他歪歪扭扭的站起身,扭動了一下脖子,光著腳片子,緩緩朝唐風身邊走來。

    “兄弟,犯什么事兒進來的?”

    臉上一股玩味得意的笑,胡茬男子低聲問道,眼神卻貪婪的自唐風身上掃視。

    “滾開。”

    唐風回了一句,抬腳往里走,胡茬男子臉色驟變,嘴唇都在不斷的發抖,恨恨的看著唐風的背影。

    走到左邊的通鋪邊上,最里面的位置還有一個空鋪,唐風放下洗臉盆,正準備將鋪蓋放在上面,對面床鋪正中間一個黑壯男子站起。

    身前坐著的兩個男子看到那人的眼色,一把扯過自己的鋪蓋,鋪在了唐風面前的空位置上。

    唐風正準備放鋪蓋的動作停在了半空中。

    “小子,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嗎?第一次進來吧?”

    黑壯男子起身走到唐風身后,歪著頭說道。

    重新抱起鋪蓋,唐風同樣扭動了一下自己脖子,轉身看著黑壯男子。

    這監獄里的獄霸唐風自然是聽過的,這里是重刑犯的房間,有獄霸那自然正常不過。

    “找事?”

    唐風輕笑一聲,打量后問道。

    黑壯男子像聽到什么好笑的笑話一樣,不可思議的看著唐風,隨后哈哈大笑。

    “兄弟們,你們聽到沒有,他問我是不是找事?”

    一瞬間,整個房間內響起了大笑。

    笑聲在狹小封閉的空間里顯得分貝更大,而這笑聲中,似乎帶著濃濃的嘲笑意味。

    在這個地方,凡是進來的,沒有一個人不怕,更沒有一個人不經歷終生難忘的折磨,哪怕是好好說話的進來都落不到什么好下場,這個人如此狂妄,天知道龍爺接下來會怎么收拾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小伙子,看你也像是頭一次進來,這樣吧,你看這不是沒地方睡了?要不先委屈你一下,睡便池那里怎么樣?”

    唐風眉頭跳了跳,手一放,鋪蓋卷落在了地上。

    黑壯男子眼角跳了跳,這么不識好歹的新人,他還真沒見過!

    點了點頭,黑壯男子倒沒有動手,而是揮了揮手,唐風身邊坐著的一個瘦弱年輕人急忙站起,似乎知道要做什么,趕緊跑到便池旁邊的洗漱臺邊上,拿了自己的飯盒,快步跑到了黑壯男子面前。

    撲通一聲跪下,雙手將自己飯盒舉高,仰著頭,看著黑壯男子。

    像是在乞求什么一樣。

    緊接著,男子解開自己的褲子,掏出了尿尿的家伙,昂著頭,就站在唐風的面前,一泡黃尿徐徐的往跪地男子的飯盒中尿去。

    泛黃的尿液在飯盒中碰撞,灑在男子的臉上,但他臉上始終保持著一種難言的笑容。

    撒完尿,黑壯男子抖了抖,滿是笑容的看著唐風。

    他是在示威!

    提好褲子,那跪著的男子滿是笑意的看了看跪著的男子。

    “謝謝,謝謝黑哥賞賜!”

    黑壯男子獰笑著,一腳踹在那男子肩頭。

    “看到了嗎小兄弟?老子不管你在外面是什么身份,進了這里,龍爺就是天王老子,就是老大!”

    “知道接尿的是誰嗎?他在外面是上市企業的老總,進了這里,照樣給老子接尿!”

    “識相點的,現在趕緊在老子跪下,要不然,呵呵……”

    長出了一口氣,唐風悠悠說道,“要不然怎么樣?”

    黑壯男子邪魅的一笑,“要不然,打你是輕的,老子打趴你,讓這間房里的兄弟們挨個輪你一遍!”

    “滋滋,那滋味兒,你想想,多刺激?”

    黑壯男子剛剛說完,唐風抬手,眾人甚至都沒有看到他是何時出手的,但黑壯男子臉上卻挨了一耳光!

    “啪!”

    一聲過后,黑壯男子一百多斤的身體失重一般往邊上倒去,一頭栽倒了地上!

    掙扎了好幾下,黑壯男子嘴里吐著紅色的血,牙床被打破了。

    房間里安靜了幾秒鐘,最角落處一個瘦干的男子抬頭,用老鼠一樣的眼睛瞪了唐風一眼。

    “兄弟們,弄死他。”

    聲音很低,卻帶著殺意,這一生令下,甚至連剛才接尿的男子都發了瘋似的往上沖來。

    監室內沒有利器,他們有的拿著牙刷便沖來,如瘋了一般想殺掉唐風!

    這不是因為別的,而是他們知道,龍爺下了命令,誰上的慢了,接下來的日子,誰就是大家的“玩物!”

    大家都是男人,那種被同性奸。污的屈辱感誰都難以忍受,那是噩夢,揮之不去的噩夢!

    看到這些人發了瘋似的要殺自己,唐風只是搖搖頭,幾乎都沒用手,只是連續的踢腿,幾秒鐘過后,監室內近十號人,除去角落沒有動手的獄霸龍爺,盡數橫七豎八的躺在了地板上!

    滿屋的慘叫哀嚎聲叫的人耳朵發直。

    龍爺直愣愣的看著面前的一切,人愣了!

    緩走幾步,唐風到了那被稱為“龍爺”的人身邊。

    “你是老大?”

    那人眼神有些發直,但畢竟是能進這里的人,自然不是什么一般角色,過了幾秒鐘,重重的點了點頭。

    剛點完頭,唐風一揮巴掌。

    “啪!”

    一聲清脆的耳光聲。

    龍爺直接被打蒙了,只覺得腦袋天旋地轉,眼冒金星暈眩不止。

    嘴角甜絲絲的,似乎是嘴破了。

    “你!”

    “我怎么了?”

    “再問你一遍,你是這里的老大?”

    龍爺腦子發懵,茫然的又點了點頭。

    “啪!”

    又是一耳光,剛才是左臉,現在是右臉,這兩巴掌過后,龍爺本身就皮包骨的臉上,紅腫的像是紅燒過一樣。

    此時,這個在外面燒殺搶虐無惡不作的重刑犯龍爺,直接被打的有些懷疑人生了!

    “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

    “啪!”

    “我是龍爺!”

    “啪!”

    “我草你……”

    “啪!”

    連續的幾耳光之后,龍爺嘴角全是鮮血,但眼神卻更加的陰狠起來。

    這些亡命之徒,從來都是如此。

    “有種你殺了老子,要不然,老子遲早弄死你!”

    龍爺咆哮著,嘴角噴出鮮血,活脫脫天不怕地不怕!

    唐風呵呵一笑,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右臂一抬,直接將他提了起來。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將龍爺提著到了洗漱臺邊,給洗臉盆中放滿了水,直接將他的頭按進了盆中!

    “咕嚕咕嚕……”

    盆里不斷發出氣泡的聲音,唐風死死的按住他的頭,不給他任何反抗的機會。

    足足幾十秒,眼見動靜小了,唐風一抬手,將他從盆里提起。

    龍爺覺得自己就要死了一樣,從未有過這種距離死亡只有一步之遙的感覺,瞬間回到空氣中,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再說一句狠話我聽聽?”

    “有種你就……”

    話沒有說完,唐風再度給按了下去!

    “咕嚕咕嚕……”

    又是幾十秒鐘時間過去,感覺時間差不多,唐風一抬胳膊,龍爺再次被提了出來。

    “舒服嗎?”

    唐風笑道。

    此時的龍爺,渾身軟的像是稀泥一樣,全身上下沒有一絲力氣,如死尸一樣,只顧大口大口的喘氣!

    “爺,爺您饒……饒了我……”

    冷哼一聲,唐風松手,直接將他扔在了地上。

    拍了拍手,站在原地掃視了一圈房間內的犯人,寒聲道。

    “從今天開始,這里沒有誰是老大,誰要再敢仗勢欺人,這就是他的下場!”

    說完,伸出手指勾了勾剛才撒尿的黑壯男子,他的示威讓唐風對此人的印象差到了極點。

    那黑壯男子剛剛緩過來,揉著自己的腦袋,看到龍爺被打成了這樣,心里已經怕到了極點。

    “哥,不,爺,爺您饒了我……”

    “兄弟我有眼不識泰山……”

    ……

    這邊收拾著犯人,監獄長的辦公室內,一個神秘人坐在沙發上。

    “這件事是省里的洪老托付下來的,讓人在里面死,至于怎么做,我想你身為監獄長,比我更清楚。”

    監獄長陳大強臉上滿是憂慮,但終究還是點了點頭,他在江南省也算是一個不小的官,但在那些達官貴人眼中,真算不上什么,只要他不配合,明天就能接到自己降職處理的通知。

    現實如此,這頂烏紗帽,從來都不是那么好戴的。

    狠狠吸了口煙,陳大強點了點頭。

    “好,麻煩你回去轉告洪老,這件事,我會辦的干凈利落,讓他老人家放心。”

    神秘男子滿意的點點頭,起身離開了房間。

    陳大強拿起內部座機,猶豫了片刻,撥了一個號碼。

    “把17號監的光頭帶到詢問室……”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