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兩百零七章 光頭男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兩百零七章 光頭男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片刻之后,江南省第一看守所詢問室。

    監獄長陳大強緊鎖眉頭,手中的煙不滅,心中愁緒萬千。

    一邊是自己的老同學千叮嚀萬囑咐讓自己照顧好這個唐風,而他也爽快的答應了下來,可誰曾想到,這個人不知是惹了誰,竟然搞得省里的洪老親自傳話讓自己除掉他。

    兩難境地,一個是自己老同學,幾十年的關系,另外一邊是惹不起的大領導,自己被夾在中間,活生生難受。

    愁緒未斷,詢問室門被人推開,兩個獄警押著一個身高一米七五,光頭無須的男子走了進來。

    但看這人的長相,極為普通,放在人群之中根本分不出來。

    普通的身高,普通的長相,一臉的人畜無害。

    “老大,光頭帶來了。”

    陳大強抬手,光頭男落座在了他對面,臉上并無神色變動,手腳上的鐐銬還帶著。

    微微一擺手,他示意讓自己手下出去,等待門再次關上之后,陳大強將自己的煙盒打火機往前一推。

    光頭男眼神瞥了一眼,抽出根煙,點燃,貪婪的猛吸兩口。

    “來之前我查了你的檔案,如果沒有減刑,你還得十八年才出的去。”

    “你今年三十五歲,十八年對你來說,太漫長了。”

    陳大強開門見山,開口道。

    光頭男四口將一根煙抽完,隨之將還燃著的煙蒂生生用兩根手指掐滅,而后抬頭,清澈的眼神讓人看一眼無論如何的也不會將他和連環殺手這幾個字聯系在一起。

    “你想說什么。”

    簡單明了,絲毫不拖泥帶水。

    陳大強神秘的一笑,起身站到光頭身側,微微彎腰,壓低聲音說道。

    “幫我做件事……”

    光頭平靜的抬頭,“說。”

    “殺個人。”

    “要干凈利落。”

    光頭呵呵一笑,“我殺人,何時不干凈過?”

    陳大強一頓,哈哈一笑,“沒錯,你的手法是我做監獄長這么多年以來,見過的殺人犯中,手法最好的一個。”

    “明天我會派人給你換監,記住,越快越好,越干凈越好,只要你完城這件事,我保證你會很快出去。”

    光頭重新點上一支煙,“好。”

    ……

    收拾完監室內這一幫人渣,唐風到洗漱臺邊洗了把臉,將地上的鋪蓋放在床上,往上一躺。

    監室內的犯人們這時再看唐風,一個個無不恐懼。

    雖然他們在進來之前基本都是犯重罪,例如殺人搶劫等等,也稱的上是亡命之徒,但亡命之徒蔑視的是別人的生命,對于自己的命那比誰都看得重。

    而且最關鍵的是,這人不殺你,只打你任誰誰也受不了。

    黑壯男子被唐風那一巴掌扇的過了好大一會兒還反應不過來,而之前的獄霸龍爺就更慘了,整個人的腦袋腫的像是豬頭一樣,通紅通紅的,加上又被淹了幾次,簡直就像是要死了一樣的難受。

    黑壯男子本就是龍爺的手下,照顧著給龍爺擦了擦臉,眼見唐風睡著之后,這才俯身在龍爺身邊。

    “龍爺,這小子有幾下子,但咱不能咽下這口氣!”

    雖然聲音很小,但一邊的龍爺聽到依舊立馬坐起身,看向唐風那邊,緊張的不行。

    看到唐風確實睡著之后,這才長出了口氣,瞪了黑壯男子一眼。

    “媽的,說的輕巧,這不是在外邊,就你們幾個飯桶,能是他的對手?”

    龍爺摸著自己發燙的雙臉,痛苦的不行。

    黑壯男子聞言,難堪的一低頭,隨即說道,“龍爺,這俗話說的好,強龍還壓不過地頭蛇呢,咱們正面打是打不過,但是他也是人,得睡覺吃飯吧?你看,他這會兒睡得多香,咱們等他晚上睡熟了之后再下手……”

    說著,手上比劃著勒死他的動作。

    龍爺摸著臉,想了想,心中也不禁這樣想,他是能打,但是你畢竟是孤家寡人一個,總有睡死的時候,那時候不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復仇的憤怒壓過了理智,龍爺恨恨的一點頭。

    “行,你找兩個手腳麻利的,把衣服撕了擰成繩子。”

    “好的龍爺,這些我都知道……”

    “記著,等會讓兄弟們拿個盆,接滿尿,老子要給這小子好好給點顏色瞧瞧!”

    黑壯男子聞言得意的一點頭,悄聲下準備了。

    而另外一邊,唐風雖然睡著覺,但他們說的話卻沒有一絲遺漏的全聽在了耳中。

    心中暗笑一聲,唐風翻了個身,繼續睡去。

    ……

    深夜時分,唐風躺在床上,黑壯男子已然準備妥當,舊衣服擰成了一股繩子,在洗漱臺邊放著盛滿了黃尿的盆。

    他帶著自己平時最信任的兩個小弟,這二人手中都有人命,見過血,出手絕不含糊。

    三人慢慢踱步到唐風面前,黑壯男子手中拿著繩子,其余二人站在唐風兩側,準備按住唐風身子,不讓他掙扎。

    交流一番,黑壯男子扭頭看了看遠處坐著的龍爺。

    龍爺看了看唐風睡得正香,手掌一揮,黑壯男子兇狠的點點頭,和唐風身側的二人一對視,翻身上了床鋪。

    緩緩的騎到了唐風身上,手中的繩子一繃,眼中閃出兇光,輕輕的往下俯身。

    黑壯男子動作很輕,唐風看著又像睡得很沉,因此他心中大定,料想絕對不會出現什么差錯。

    脖子距離唐風的脖子不到幾公分的時候,黑壯男子突然發現,唐風睜開了眼睛。

    “想勒我?”

    此時已是深夜,屋內根本沒有其他人說話,唐風本來眼睛閉著睡的正香,突然這么一說話,黑壯男子猛然之間被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手不斷顫抖著,黑壯男子顫抖著說道,“你……你怎么醒了?”

    唐風先沒說話,曲腿,抬腳就沖黑壯男子腹部一腳!

    “砰!”

    一聲悶響,黑壯男子如失重一般撞在了身后的墻上,胸中氣血翻涌,感覺五臟六腑都顛倒位置了一般的難受。

    踹完這人,唐風起身,在自己身側站著的兩人眼見唐風起身,聯想到白天時的種種,心中那叫一個怕,“撲通”一聲就給跪下了!

    揉了揉眼睛,唐風抬眼,看到角落處坐著的龍爺,此時身子僵直,已經有些懵了。

    極度的恐懼讓他反應遲鈍,一時間根本不知道該怎么辦。

    “想算計我,陰我?”

    唐風下了床鋪,穿好了鞋子,隨口問道。

    龍爺紅腫的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一樣,連聲道,“沒,沒……”

    “呵,能進這種監室的人,想來恐怕在外面也都是兇惡之人,你人都敢殺,自己做的事還不敢承認?”

    “我……”

    “我唐風平生最看不起的就是一個男人懦弱,所以呢,你要是硬氣一點,我可能還會考慮……”

    龍爺一愣,眼神閃爍不定,今天這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了,惹上這么一個狠角色。

    “好,好,我認,那個……是我們幾個對白天的事懷恨在心,這才想法子說晚上給你點顏色瞧瞧……”

    唐風一扭頭,看到了洗漱臺邊上盛滿的一盆尿。

    含笑一聲點點頭,對待這種人渣,他從來都不心疼,這樣的人在外面欺負普通人,行事完全不考慮別人,關進了牢房里,仍舊是禍害一個。

    饒了你?怎么可能!

    都說坐牢能讓一個壞人變好,唐風從來不相信,壞人就是壞人,那是他們人性中的惡在作祟,況且這世上從來就沒有絕對的善與惡,只能說惡在很多時候都是相對而言的而已。

    一把將龍爺拎起來,發力,而后一把將其腦袋按進了滿是黃尿的盆里!

    “咕嚕!”

    ……

    連續的咕嚕聲傳來,龍爺本來虛弱的身體爆發出了無窮的力道,但可惜的是,他再大的力道在唐風眼中,都小的可憐。

    腥臭的穢物讓龍爺生不如死,加之閉氣缺氧,大腦嗡嗡直響!

    淹了足足一分多鐘,唐風提起他,一把扔在地上,隨后走向被砸暈的黑壯男子,如法炮制。

    這下過后,其余的人都不敢出聲了。

    龍爺和黑壯男子是一伙兒的,在外面本身就有勢力,加上為人心狠手辣,雖說其余的人也都是罪犯,但無奈都害怕他們二人,因此只能是忍受屈辱,忍辱偷生。

    這才收拾完,龍爺和這個黑壯男子是真怕了。

    伸展了一下身子,唐風爬上床,接著睡。

    ……

    一覺醒來,天已經大亮。

    一睜眼,起身,但見自己床頭站著幾人,其中就有昨晚的龍爺和黑壯男子,二人一人拿著洗漱用品,一人端著盆清水,討好似的看著唐風。

    “風哥醒了?來,水都打好了,您洗臉刷牙?”

    無奈的一笑,一擺手,“去去去,放好!”

    兩人一對眼,不敢怠慢,趕緊放好東西。

    “風哥,您洗漱。”

    環視一圈,監室內的眾人看自己的眼神都跟看煞星一樣,害怕的不行。

    洗完臉刷完牙,剛剛伸展了一下身子,監室的鐵門傳來一陣響聲,門開了。

    門口,兩名獄警押著一個光頭男子。

    “你們兩個,出來!”

    其中一個獄警指著黑壯男子和龍爺,冷聲喝道!

    二人不敢說話,連忙點頭,小跑出了門。

    獄警環視了一圈,高聲道,“你們監室來了新人,好好相處,聽到沒!”

    說完,一推光頭男子,鐵門重新關上。

    光頭男進門,眼神瞬間對上唐風……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