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兩百零八章 絕情的林音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兩百零八章 絕情的林音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看這人的模樣,唐風第一時間并沒有在意,但當光頭男踏進監室,他感覺到了一絲異常。

    難以言語的感覺。

    也正因為如此,他扭頭打量此人。

    光頭,純粹的光頭,一般情況下,男人都會長有胡須,但奇怪的是,這人連胡須都沒有。

    進門之后,光頭男徑直走到了對面靠墻的床鋪邊,放下了自己的東西,端坐。

    腰背挺直,精神氣很足,一眼看過去,像是一個軍人。

    唐風看了一眼之后沒再往心上放,躺下繼續睡覺了。

    之前的龍爺和黑壯男子被叫走,監室內倒安靜不少。

    中午時分,監室內有些悶熱,唐風半睡半醒中,隱約覺得自己腦袋上方有東西,倏然之間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眼睛正上方,光頭男臉朝下看著自己。

    猛然間瞳孔收縮,唐風察覺到了一絲不對,正欲起身,光頭男早就做好了準備,一條浸了水的被子閃電一般蓋在了唐風臉上!

    眼前一瞬間變黑,雖然不認識這個人是誰,但唐風心中知道,來者不善,這人想置自己于死地!

    憤怒沖上胸膛,唐風腰腹發力,一個鯉魚打挺,強行之間起身!

    一把掀掉改在頭上的被子,唐風整了整自己頭發,沉下了臉。

    其余的犯人們驚詫的看向二人這邊,眼中滿是驚恐,沒有人敢說話。

    “誰讓你來殺我的。”

    唐風有些怒意的問道。

    光頭男雙手握在一起,拳頭捏的咯吱作響,冷冷的寒笑一聲。

    “這不重要。”

    一皺眉,唐風淡笑道,“你確定要殺我?”

    那人面不改色,似乎胸有成竹,“那是自然,我手上的人命,兩只手都數不過來。”

    “哦?沒看出來,你還是個十惡不赦的主兒。”

    光頭一瞪眼,“你要是束手就擒,我能讓你走的沒有痛苦一點,要不然的話,呵呵……”

    “要不然怎么的?”

    “那你得受點罪了。”

    話剛出口,光頭男腳下突然發力,整個人跳到了床鋪之上,抬腿便向唐風臉部掃去。

    此人腿部力量似乎很足,一掃腿帶起“呼呼”風聲,但唐風又怎么可能懼怕這一擊?

    含笑抬臂,生生以手臂接這一掃!

    肌肉相撞,發出“砰”的一聲。

    光頭男收腿,堪堪穩住身形,眼中不由得生出了一絲疑惑。

    他沒有想到,這人居然如此不尋常,要知道,他在外面,可是一個真正的殺手!

    “刺激嗎?”

    唐風笑道。

    光頭男像是受了莫大的恥辱一樣,暴喝一聲,再度發難!

    唐風左右閃躲,根本不接他的招數,場面一時間僵持,光頭男心性雖然急躁,但絲毫沒有慌亂,但見唐風始終在閃躲,心中更加斷定,他不是自己對手!

    連續攻擊約莫一分鐘,光頭男絲毫未能接近唐風。

    收勢,他呼吸有些急促,冷冷說道,“你要是怕了的話,那就趕緊躺下等死,不然的話,等會我下死手,你就沒機會了。”

    “我呸!”

    唐風一口唾沫都啐到了光頭臉上!

    “年紀不大,口氣不小。”

    光頭男一摸自己的臉,憤怒的擦掉臉上的口水,肺都要炸了一樣。

    “你找死!”

    說完,一擊側踹,閃電一般朝唐風襲來。

    這人冥頑不靈,到這會兒都不能明白自己和唐風之間的差距,這一點讓唐風不由得火氣大增。

    眼看這一腳就要踹倒自己臉上,唐風冷哼一聲,一揮右臂,靈氣破體而出,直接掃在了光頭男胸膛之上。

    這氣息他一個凡人本身就看不見,因此并沒有任何的防備,只覺得自己身體胸部傳來撕裂一般的劇痛,而后整個人失去了平衡,如千斤重的巨石一般往后倒去。

    重重的從床鋪之上砸到了地板上!

    疼,鉆心的疼!

    至此,光頭男都不知道這是怎么一回事,明明沒有看到任何東西,自己怎么就被打倒了?

    唐風的原則就是,不出手則以,如果出手了,那便是要你的命!

    跳下床鋪,唐風不偏不倚,抬腳踏在了光頭男的肚子上。

    “刺激嗎?”

    光頭男掙扎了幾下,根本沒有辦法起身,心中一時間亡魂大冒。

    以前都是自己取別人的性命,難不成今天在這是要翻車了?

    “你要說了是誰派你來的,我可以考慮放了你,不然的話,我看著監室內好玩的東西很多,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光頭男口中一絲腥味傳來,他明白這是受重傷了,臟器估計都受到了重創。

    “有種你就殺了我!”

    “不然的話,我不會放過你!”

    無所謂的一笑,唐風腳下一用力,光頭男瞳孔劇烈的一陣收縮,眼珠往外暴突,口中一口鮮血瞬間噴了出來!

    他的肋骨斷了三根!

    “有種,有種你就殺……”

    “你放心,我不會殺你的。”

    說完,腳下再度一用力,光頭整個人的胸口全都陷了下去,殘忍恐怖至極!

    常人受到這樣的重創自然忍不住,即便他是一個訓練有素的殺手,同樣無濟于事。

    他昏死過去。

    收腳,抬手一指門邊的一個犯人,“叫獄警,說是他掛了。”

    隨后,那犯人戰戰兢兢的站到門口,猛敲鐵門,不多時,獄警進來,一看剛剛送進來的光頭倒在地上昏死過去,嚇得臉色都是一變,趕緊叫來擔架,將他給抬了出去。

    而陳大強第一時間也接到了消息,趕緊到了醫務室,只見自己派去的光頭,此時躺在病床上,生死不明。

    臉色瞬間黯淡下來,他看了光頭一眼,轉身出了醫務室,愁緒更上心頭。

    萬萬沒想到,自己挑的這么能打的一個人,結果被人打成了這個樣子。

    他不禁惱怒的同時,一陣的后脊背發涼。

    ……

    下午時分,監室門打開,獄警站在外面,喊著唐風名字。

    “唐風,有人探視。”

    正躺在床上閉目養神的唐風伸了伸懶腰,起身揉了揉眼睛。

    “誰?”

    “一個姓高的姑娘。”

    心中知道是高安夏來了,唐風下床,跟著獄警到了接待室。

    門打開,人進去,門接著又重新鎖上。

    屋內一張桌子,兩把椅子,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高安夏就坐在桌前,看到唐風,立馬站起來迎了上來。

    “你沒事吧?在里面吃的好嗎?”

    高安夏一把抓住了唐風的手,一臉擔憂的摸著唐風的臉頰,有些帶著哭腔的問道。

    輕輕的笑了笑,摸了摸高安夏頭發,“沒事,里面生活舒服著呢,到點送飯,每天按時起床,生活規律,比哪兒都好。”

    一錘唐風的胸口,高安夏責怪的道,“那你永遠待在里面吧,我也不管你了,哼!”

    嘿嘿一笑,唐風讓高安夏坐下。

    “我給你說件事,你聽完了別難過。”

    唐風一愣,隨即笑道,“你這話說的,能有什么事情讓我難過?”

    高安夏臉色不好看,略微遲疑片刻,隨即說道,“你那個老婆,真的找了律師,還是國內最頂尖的律師團隊,在運作處理你這個案子……”

    心驟然之間一沉,他倒不是怕最后真給自己定罪,而是林音居然真的這么做了。

    “她想做什么。”

    唐風聲音低了幾度,開口問道。

    “想給你定重刑。”

    閉上眼睛,唐風清晰的聽到了自己心臟的搏動聲。

    許久,唐風沒有再說話,高安夏心中原本知道聽到這個消息的他一定會難過,但沒有辦法,這一點,他最起碼得知道才行。

    “不過你放心,我已經找人,周處長那邊領導也下來了,他們有能力解決你這件事。”

    唐風沒說話……

    沉吟了片刻,高安夏猛地站起來,一拍桌子,“真是蛇蝎心腸,蠢貨一個!”

    “你對她那么好,她簡直就是瘋了!”

    “好了,隨她去吧。”

    高安夏還想再說什么,但探視的時間已到,不得不出去。

    ……

    與此同時,明皇集團。

    辦公室的門開著,白雅氣怒非常的站在辦公桌前,眼睛直直的看著林音。

    “林總,唐風是你老公,你找最好的律師對你的老公,未免太過于心狠了吧?”

    唐風殺人的事在很小的范圍之內流傳,在明皇,由于林音增加法務集團人數規模,而且讓公司法務共同研究這個案件的消息不脛而走,公司內部,已經是無人不知了。

    林音處理著手頭的文件,冷淡的抬頭看了白雅一眼。

    “我的家事,還輪不到你管!”

    “出去!”

    白雅執拗的站在原地,“林總,風哥對你一直都很好吧?他救過你的命啊,你還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就這么恩將仇報!”

    “合適嗎!”

    林音憤怒的一拍桌子,“滾出去!”

    外面聽到動靜的同事趕緊進來將白雅合力勸了出去。

    門關上,林音胸中有氣,氣怒非常!

    她就是要這么做,別人越勸,她偏偏不聽。

    憑什么他一個不忠的男人,卻嘴上說著對自己好,而且還那么多人信?

    憑什么這樣?

    這對自己不公平,她這次就得讓唐風知道自己從來都不是一個軟柿子!

    她有她自己的想法,她不想躲在誰的臂彎之下做一個小女生。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