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兩百零九章 暴風雨前夕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兩百零九章 暴風雨前夕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郁悶的從公司出來,林音剛剛打開車門,身邊突然出現一個人影。

    是高安夏。

    她一把將打開的車門重新關上,因為力道太大,發出“砰”的一聲。

    轉過頭,看著面前這個和自己丈夫走得很近的女人,林音自心底升起一種不悅,有嫉妒,有仇視,有不甘,更有憤怒。

    “干什么!”

    高安夏昂著頭,她和林音相比較,完全是兩種不同的女人,一個表面看似柔弱,實際內心剛硬如鐵,萬分好強,另一個表面堅毅剛強,如漢子一般,實際內心溫柔如水。

    “你說我做什么。”

    “你想方設法的找人讓唐風定罪,到底想干什么!”

    兩個都稱得上美貌的女人面對面,都是互不相讓,眼神碰撞,林音冷笑一聲。

    “你不是軍區司令的千金嗎?還怕我做什么?”

    “林音,大家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麻煩你凡事帶著腦子好嗎?你就不想想,唐風為什么殺那個查理,你真以為他還是你以前那個老同學?”

    重新一把拉開車門,林音扭頭,“他究竟是什么身份我不在乎……”

    “不在乎你這樣干什么?瘋了!”

    “我就是瘋了又如何?跟你有什么關系!高安夏,你們口口聲聲說唐風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好,那我倒是想問問你們,他真的對我好嗎?和我結婚,在外面和別的女人住酒店,我也同樣告訴你一句,他不僅和你住過,也麻煩你搞清楚。”

    高安夏勃然大怒,“對你不好嗎?要不是她,你早就死在別人手里了,還能站在這里跟我說話?”

    “還有,他之所以那樣,你有想過原因嗎?你們母女之前是怎么對他的?有拿他當過你丈夫嗎?虧你還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

    林音氣的胸部不斷的起伏,冷哼一聲坐進了車里,車門猛的關上。

    高安夏心里氣不過,趴到了車前蓋上,捏緊拳頭猛砸了一拳!

    “我告訴你,你要是真讓律師整唐風,別怪我不客氣!”

    林音沒有說話,發動車子,一踩油門,車子啟動,高安夏不得不退到了一邊。

    看著呼嘯離開的車子,高安夏捏緊了拳頭,恨意漸深……

    ……

    安北市,另外一邊,秦大東最近兩天情緒十分的高漲。

    唐風被抓進了監獄,雖然自己這邊死了個查理,但是他絲毫不心疼,他已經上報了自己這邊的情況,隨時準備開始動手。

    沒有了唐風的直接保護,林音在他的眼中只不過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而已。

    心中這樣想著,秦大東不由得笑出了聲,當時上級把這個棘手的任務交給他的時候,當時心里確實覺得很難辦,但是事情發展到現在,一切似乎都在向自己有利的方向進行,這不得不讓他感到心情舒暢。

    抽完一根煙,他打電話讓自己手下進門。

    “小五,現在唐風那小子已經被關進了江南省的第一看守所,林音身邊一段時間內肯定是沒有人的,你們幾個下去商量一下,盡快拿出一個計劃來。”

    “好的東爺。”

    手下點頭答應,秦大東臉沉了沉,繼續道,“但是,你們得記住,這次的計劃不能有任何的瑕疵,你們知道的,上次上面派下來好幾個雇傭兵,最后甚至連大巫師的護法都下來了,結果全部折戟沉沙,全部身死,無一生還,所以,你們要知道,萬一出現任何一點問題,我們付出的代價可能都是沉重的……”

    手下的小五輕蔑一笑,“東爺,上次失敗那是因為有唐風在,您想想,那幾個雇傭兵來的時候,做的不干凈,搞得安北全面戒嚴,聲勢巨大,至于那個大護法,呵呵,東爺,他也就是太過于輕敵了,以硬碰硬,最后慘死,這次可是好機會,唐風不在,還能出現什么意外?”

    秦大東猛地站了起來,冷臉,揮動臂膀,給了說話的手下一個沉重的耳光!

    “啪!”

    “放你媽的屁,我告訴你,這種事情你們要敢給我出現任何一點紕漏,咱們都得死!”

    “錢沒了可以再賺,命他么的沒了可就真沒了!”

    手下小五被秦大東一巴掌扇的東西不分,只覺自己腦袋嗡嗡作響,心中立馬怕了。

    諾諾道,“好的東爺,我知道了,我這就召集兄弟們商議,一定拿出一個合理的方案,保證萬無一失!”

    “滾!”

    秦大東一揮手,手下小五捂著臉,趕緊出了房間。

    而房門口,秦月聽到了所有的對話,身子不由得有點僵硬,聽到有人出來,趕緊小跑躲到了過道角落。

    至此,一場精心策劃的綁架行動即將拉開帷幕……

    ……

    另外一邊,伏龍堂的何英偉還沒有離開安北,而監獄那邊第一次暗殺失敗的消息也傳到了他的耳朵里。

    憤怒,滔天的憤怒。

    香港伏龍堂少主,賭王之子,跺一跺腳整個九龍都地震般的存在,卻在一個小小的安北處理不掉一個小人物!

    這簡直是在打他的臉,這事情要是傳出去,伏龍堂的顏面何在?

    他作為少主的臉面又何在?

    不行,絕對不行,唐風這個人在他場子里幾個小時就贏走了幾個億,伏龍堂開賭場這么多年了,還從沒有人能如此的放肆,這其中的道理誰都懂,幾個小時贏走兩億,除了出老千之外還能有什么方法?

    他開了這么多年的賭場,這一點不可能不知道,也正因為如此,唐風不能不死!

    他不死,就意味著打他的臉,打伏龍堂的臉。

    想到這里,何英偉深深吸了口氣,抬手找來了自己的管家。

    “你去聯系一下,讓阿發今天就從九龍趕過來,江南安北只不過是個小地方,監獄里的更沒有高手,這次必須我們自己找人。”

    管家是個中年男子,頭發全白,但臉上看著卻十分的有精氣神。

    “少主,有必要讓阿發來嗎?他可是……”

    何英偉抬手打斷了管家的話,“不,有必要,為了這個小人物,我不想花費太多的時間,最好一次性解決,不然的話……別人還真以為我們伏龍堂無人可用了……”

    管家正色點頭,“好的少主,我現在就去辦。”

    再度揮手,管家邁步出了房間。

    ……

    監獄里,唐風繼續過上了極度悠閑的生活。

    在看守所這個地方,尤其是在監室內,等級分的十分清楚,唐風無疑在很短的時間已經建立了極大的威信。

    白天他只管睡覺,飯好了會有人給他盛好,早中午都是如此。

    晚上,更是有人打好洗腳水放在床邊。

    除了不夠自由之外,其它方面過得簡直比在外面過得都要好。

    又這樣過了一天,進監獄的第四天,獄警早上將唐風帶到了詢問室。

    來的不是別人,是周處長和高安夏,以及一個律師。

    進門,落座,周處長帶著笑意主動握了握手。

    “唐先生,我們大領導昨天也已經趕到了安北,著手處理你這件事,您放心,您很快就能出去的。”

    唐風笑了笑,翹著二郎腿,“行,那我先謝謝周處長了。”

    周處長連連擺手笑道,“唐先生,您這話說的,這不都是應該做的嗎?再者說了,您殺的那個人是我們的敵人,十惡不赦,本來就該死。”

    “周處長這話說的我愛聽,哈哈!”

    兩人相視而笑。

    高安夏心里一直有氣,伸手碰了唐風一下,“你心可真大!”

    唐風一轉目光,看著一臉幽怨的高安夏,“怎么了我的大小姐?”

    “你可是不知道,你那個天仙老婆沒給我們少出難題,可是真請了金牌律師跟進這個案子。”

    “你也知道,內部操作簡單,但是一旦出現點輿論,尤其是現在網絡這么發達,一旦這件事被放到網上炒作一番,那可就真的難辦了!”

    高安夏說的的確是事實,一旦林音最后發現這個案件被內部操作,她腦子一抽筋,真的要在網上曝光,那麻煩可就真的大了,到了那個時候,恐怕就是能救,當局都會承受巨大的輿論壓力!

    聽到這話,唐風沒說話,林音,說來說去都是林音,也不知道這個女人是怎么想的。

    “沒錯唐先生,我是您這次的辯護律師,我姓金。”

    瞅了一眼,唐風伸手和這個律師握了握手。

    “作為您的辯護律師,我還是希望您能和您妻子商量一下,盡量不要為難您,就像高小姐說的,萬一放到網上,到時候網民制造的輿論不是誰都能承受的了的……”

    呵呵一笑,唐風道,“隨她。”

    金律師扭頭看了一眼高安夏,無奈的搖搖頭,表示自己也無能無力。

    房間內氣氛安靜了一會兒,高安夏起身,“好吧,我知道你就這性子,不過也不用太過于擔心。”

    “對了唐先生,明天早上會進行第一次開庭,您會第一次出庭,記住,您在法庭上什么話都別說,不管什么情況,我們律師團隊會解決,您只需要出面就可以。”

    唐風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探視很快結束,唐風回到了監室,靜待第二天的開庭。

    而何英偉那邊,阿發也已經在晚上趕到了安北,并且得知了唐風第二天一早去往法庭的行車路線……

    暴風雨即將到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