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兩百一十章 找死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兩百一十章 找死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秦月跌跌撞撞的自酒店出來,內心的驚慌讓她心悸,呼吸都覺有些困難,隨之而來的缺氧讓她感覺頭腦發暈,幾乎如醉漢一般坐上了出租車。

    世上的許多事有的時候就是這么的巧合,本來她想了很久很久,終于在某一個瞬間,內心開始接受這個多年不見,自小就拋棄自己和母親的男人,她也開心于自己終究還是放下了過去的執念,能夠坦然面對這個血緣上根本無法割舍的父親。

    這種原諒是來之不易的,萬分難得。

    可就是這么巧,她沒有大張旗鼓的去找秦大東,而是通過母親得知了他的住處,且拒絕了母親陪著一起來的建議,孤身一人,也算是自己作為一個女兒,這么多年以來給他的第一個驚喜。

    造化弄人,在房間外,她無比清楚的聽到到了他們說的一切。

    那聲音和記憶中的父親一模一樣,斷不可能是別人的。

    她不相信,但事實就在面前,不由她不相信。

    失了魂兒一樣,她坐在出租車上,開車的師傅問了她好幾遍,她才反應過來。

    “師傅,送我去江南省第一看守所。”

    唐風是她想到的第一個人,說不清心里對唐風究竟是何種感情,但直到林音即將遇到危險的時候,她還是覺得,一定要給他說。

    看守所不在安北境內,司機師傅反復確認了兩遍,這才確定她確實是去看守所。

    坐在出租車里,窗外的天色逐漸的暗了下來,樹林里,不知名的鳥叫時不時自車窗打開的小縫兒里傳進來,很悅耳,很動聽。

    當她下車,站在看守所門外時,天色已然完全黑了下來,那四周厚重而堅固的圍墻上布滿電網,高大的鐵門緊閉著,只讓人看一眼,便覺得有一種莫名的壓抑感。

    探視的時間已經過了,她幾番努力,最終沒有進去。

    無奈,她只身一人摸著黒,回到了看守所山下的小縣城,找了一家酒店先住下。

    她并不知道,唐風第二天一早就要開庭的消息。

    ……

    第二天一早,她早早的上了山,但由于唐風中午要出庭的緣故,看門的獄警并未同意她的探視請求。

    辦法總是人想出來的,在將自己兩個月的工資塞進那人口袋之后。

    那人輕嘆了口氣,“你一個小姑娘家,也不容易,這樣吧,你留張紙條,我等會遞給他。”

    已經覺得是恩賜一般,秦月拿出紙筆趕緊將事情大致寫了一遍,后將紙條交給了獄警。

    千恩萬謝,走出了門崗,她的身影消失在大路上不久,看守所鐵門打開,拉著唐風的警車開了出來。

    看門的獄警給押送唐風的哥們使了個眼色,那人停下車,接過了遞來的紙條,車子再次發動,揚長而去。

    半路上,唐風看到了字跡方才干涸不久的紙條。

    他認得秦月的筆跡,她說的話,不會有假。

    看完紙條,隨手撕碎,他環視了一圈,自己坐在車后面,兩邊都是獄警,強行離開倒不是不行,但一旦這樣做了,只會置自己于兩難境地,乃是下策。

    車子此時已經到了距離安北市區不遠處,過了收費站之后,徹底的進來了市區大道。

    看著面前的路,唐風心中早已經有了打算,等車子到了法院的時候,自己就動手逃走。

    幾個押送自己的獄警似乎并沒有過風的緊張,一路上不時聊著天。

    剛下了市區第一座高架橋,前面是平坦的市區主干道,清晨,正是上班的高峰期,車流很大。

    眼睛看著前方,猛然間,唐風瞳孔收縮,意識到了一絲危險。

    身子猛地往起一抬,他半個身子往前一探,雙手一把抓住了司機手中的方向盤,猛地就往旁邊一擰,正常行駛的警車驟然之間如離弦之箭一般撞到了路邊的圍欄之上。

    緊接著,一聲巨響傳來!

    “轟!”

    車子前方不知為何產生了巨大的爆炸,一時之間瀝青路被炸了一個大洞,巨大的爆炸聲將警車的玻璃震成碎片,幾名獄警哪里經歷過這樣的場面,被震的雙耳刺痛,意識迷離。

    唐風被巨大的沖擊力甩出了車外,他翻轉幾下之后站定,只見路面之上一個大坑,距離警車不到五米的距離。

    這意味著,如果剛才自己沒有及時動手阻止,車子此時恐怕已經成了一頓廢鐵,那幾個警員就更不必說了,十有九死。

    大腦快速的冷靜下來,這顯然是沖著自己來的,把炸藥安裝在警車的必經之路上,等的就是這一下。

    不管是誰想殺自己,唐風此時已經不怎么在意了。

    周圍堵住的車子越來越多,圍觀的群眾也越來越多,唐風一把斷開手上的鐐銬,脫掉印有監獄字跡的背心,飛快的往前奔跑,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明媚的早晨,林音像往常一樣,洗漱完下樓,母親夏素琴已經將早餐準備好,二人還算開心的吃飯完,林音收拾東西出門。

    開車,出院子,一切都和往常一樣。

    她自然不知道,院子外有數十雙眼睛虎視眈眈的盯著他,危險距離自己越來越近。

    車子剛剛轉過一個彎道,迎面猛然之間駛來一輛黑色豐田,如發瘋一般而來,驚的她猛踩剎車,寶馬出色的制動系統讓車子瞬間停在原地。

    還來不及做任何的反應,車門被一蒙面男子生生拽開,那巨大的力道隨之加在她柔弱的身體之上。

    身子離開座椅,林音意識到了不妙,但無奈的是,嘴巴隨即被人堵上,叫喊的聲音根本發不出。

    一時間反應了過來,腦海之中不由得想起了上次被綁架時的情景,她身子由不得顫抖,心臟猛烈的跳動,似乎都要跳出胸膛一樣。

    粗暴的男子生生將其塞進黑色豐田的后座,車中之人將其雙手反綁,還想叫喊的嘴巴中被野蠻的塞進一條白色毛巾。

    至此,她已經失去了所有的反抗能力,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儼然成了一只羔羊,待宰的羔羊。

    驚恐化為了憤怒,和常人一樣,恐懼到了極點就是憤怒,她胸中烈火翻騰,甚至覺得,死有不甘一般,憑什么這些人這般對自己?

    就是因為自己讀博期間的那一個研究報告?

    那不是用來救人的嗎?她還因為那篇研究報告,獲得過英國醫學的獎項,如何到了這里,像是成了惹禍的秘籍一樣,害的自己屢屢被綁?

    想不通,如何都想不通,但自己的思想無疑是毫無一絲作用的,這幫人對她沒有絲毫的禮遇。

    黑色豐田飛快駛出別墅區,車后一輛白色的奔馳越野跟上,兩輛車一前一后,穿梭在市區的大道上。

    唐風有驚無險,更是有幸目睹了整個綁架的過程,但她并沒有立刻現身相救,而是沿路“借”了一輛私家車,尾隨這幫人。

    說是借,其實就是搶。

    當然,事急從權,他顧不得許多。

    ……

    秦大東無疑是專門計劃過行車路線的,雖然是清晨的上班高峰期,但他們的行車道路之上錯開了擁堵路段,行駛的速度很快,唐風猛踩油門,十年前的老漢蘭達還算爭氣,面對奔馳和新款豐田凱美瑞絲毫不甘于落后。

    唐風逃走的信息很快傳到相關人員的耳中,市區發生爆炸事件本就罕見,事發路段很快被封鎖,相關人員,包括那幾個被震暈的獄警及時被送到了醫院。

    尚在法院門口等待唐風到來的高安夏和周處長以及一個所謂的神秘領導,在接到唐風出逃的信息之后,神情反應皆不相同。

    高安夏心驚的同時,手機不合時宜的響起,有些匆忙的拿起手機按下接聽鍵,耳邊傳來秦月小姑娘的聲音。

    還算平靜的聽完秦月的講述,高安夏只感覺氣憤到不行。

    這事想都不用想,唐風肯定是為了林音才逃走的。

    恨恨的跺了跺腳,猛嘆了口氣,坐上車,又一想也不知道往哪去,接著又急又氣的一拍方向盤。

    ……

    秦大東的車一路往郊區開去,郊區不遠處就有群山,他很聰明,吸取了上一次雇傭兵失敗的經驗,早在之前就規劃好了路線。

    只要車子和人進入群山,那便如入無人之境,成功了大半。

    但是天不遂人愿,當車子進入到了鄉間土路上時,敏感的秦大東發現了異常,后面一輛漢蘭達已然跟了半小時。

    是個傻子也能反應過來這其中定然有問題,漢蘭達不是自己的車。

    心中揪心的同時,前方出現彎道,他故意放慢了車速,兩車交錯之時,秦大東轉眼看到了漢蘭達駕駛座的男人。

    唐風!

    是唐風!

    這人就像是從天上下來的一般,不知何時就跟在了自己后面,如同白日里都能行走的鬼魅一般,悄無聲音但沒有懷疑他會在你不經意間給你必殺的一擊!

    全身的血液直沖腦門帶來暈眩和一種不真實的感覺,他坐在副駕駛上,嘴里不禁喃喃道,“完了,完了……”

    一切計劃的天衣無縫,但終究算不過天意……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