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兩百一十一章 屠戮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兩百一十一章 屠戮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秦大東的車墊后,因此走在前一輛車的后面,他的異常言語讓同車的手下感覺到了一絲異樣,畢竟大家都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做事,一點紕漏就命喪黃泉的道理他們比誰都清楚。

    “東爺,怎么了?”

    開車的司機第一時間有些緊張的問道。

    秦大東幾乎第一時間就搖搖頭,未經任何的思索,“沒事,開好你的車。”

    他心里知道,如果這會兒就把唐風跟在身后的消息說給這幫手下,這些人估計膽都會被嚇破。

    上天上公平的,命大家都只有一條。

    手下有些不大相信的,茫然的點了點頭。

    后視鏡中,那輛白色的老舊漢蘭達進入了司機的視線之中,那輛十幾年前的破車哼哧哼哧的跟在后面,如牛皮糖一樣的令人討厭。

    開車的司機猛然之間反應過來什么,畢竟在之前,他們都知曉唐風早被關在江南省的看守所,今天是無論如何不會出現的,再者他們的計劃堪稱完美,除了自己人知道之外,別人根本無從得知。

    正因為如此,他們這些手下天真的認為,今天百分百得手,不可能有其他問題。

    他握著方向盤的手開始發抖不止,背上的冷汗開始往外冒,臉色變得蒼白起來。

    “東爺,后面……后面怎么好像是唐風開的車?”

    手下就是手下,他們定然沒有當領導的思維縝密,想的周全,他不會知道,這句話說出來之后,后果是什么。

    果不其然,恐怖的氣氛在密閉狹小的空間內迅速的傳播,說話的人停止了言語,車內一時間只剩下發動機轟鳴的聲音。

    靜,死一樣的靜。

    大難臨頭時的靜。

    秦大東從未想到,真正面對死神之時,這幫殺人不眨眼的手下們,居然齊齊閉了嘴。

    “放你媽的屁,唐風現在還在江南省看守所里,怎么會在這兒!”

    秦大東憤怒而恐懼的大吼著,嘴里說出去的話,連他自己都不信。

    假的就是假的,永遠真不了,更何況在這樣的一種狀態下。

    都快死了,誰還會在意老大?

    “東爺,我看的清楚,那開車的人就是唐風,后視鏡里看的到……”

    司機的手抖的更加歡了,因為嘴唇抖動不止的緣故,話說的斷斷續續。

    秦大東的心情言語難表,他咽了口唾沫,狠狠的一瞪眼,抄手就給了司機一巴掌!

    “再他媽的胡說八道,老子現在就做了你!”

    不得不說這一巴掌說有效果的,司機毫不懷疑秦大東說的到做得到,雖然萬分恐懼,終究動了動嘴,沒說出什么來。

    局面暫時好像背控制住了,但實際上車里人的情緒都接近崩潰。

    當車駛去郊區,靠近群山之時,唐風的漢蘭達開始發力了。

    遠離了市區,遠離了鄉村,這里人煙稀少,山峰錯落,滿眼的翠綠和鋼鐵城市的景象完全不同,一眼望去,不覺讓人感覺心曠神怡。

    嗯,是個埋人的好地方!

    唐風不禁為這些十惡不赦的毒販感到一絲幸運,他們能死在群山環繞,如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真是他們的榮幸。

    老舊的漢蘭達在唐風的一陣瘋狂蹂躪之下,爆發出了驚人的戰斗力,發了瘋一般的超過前面的奔馳和凱美瑞,接著猛打方向,腳下同時踩死剎車,頗有滄桑感的漢蘭達橫在了路中間!

    前車司機猛踩剎車,凱美瑞發出嘶鳴,輪胎和土地面劇烈摩擦,泛起滾滾塵土。

    剛剛從驚慌之中緩過神,還沒來得及下車謾罵,前車司機的臉也白了。

    他看到了一個人。

    一個讓他這輩子都不愿見到的人。

    唐風打開了車門,身子斜靠在漢蘭達的引擎蓋上,冷眼打量著面前的兩輛車。

    秦大東的后車同時停在了凱美瑞的側面。

    十余人坐在車里,個個如墜冰窟,包括被堵住嘴,絲毫不得動彈的林音。

    “東爺,真是唐風…”

    這一句話,換來的又上重重的一巴掌,他的左臉通紅腫脹,但卻感覺不到一絲的疼痛。

    “兄弟們,事到如今,唯有以命相拼了!”

    不知道誰接著他的話茬就來了一句,“東爺,咱哥幾個就是一起上,也不是他的對手啊!”

    這句滅自己威風,長別人志氣的話一出口,秦大東就意識到今天八成是涼了。

    人心散了,隊伍還能帶?

    全身無力,頹唐的往后一靠,秦大東的臉色已經不能用“面無人色”來形容。

    “兄弟們,人算不如天算,今天除了拿命搏,沒別的法子!”

    “誰能活著出去那是誰的命好,折了咱也別有怨言,出來都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掙錢的,走到這一步也不冤。”

    秦大東聲音低沉而沙啞,如同將死之人一般難聽。

    手下們雖然都是十惡不赦的毒販,但血性卻不因善惡而增減,此時被秦大東這么一說,全都是血沖大腦,眼珠暴突,脖子里青筋變得清晰起來。

    “好,兄弟們,抄家伙!”

    本就放在手邊的槍支瞬間拿在了手中,幾人自車里下來,虎狼一般站在唐風對面。

    槍的保險已經關了,隨時都準備開火。

    眼看自己老大都拿槍下了車,另外一輛載著林音車里的手下們,留下了一個人看守人質,其余全都效仿自己東爺,拿槍站在了他身邊。

    一排,唐風伸著指頭數了一遍。

    八個!

    抓一個女人居然要出動這么多人,他對秦大東的能力感到失望。

    “早就看出來你不是個好東西,果不其然。”

    唐風率先開口,帶著一股子嘲諷的意思,張口直沖秦大東說到。

    手槍雖然體型不大,但重量卻是有的,幾斤重的鐵疙瘩拿在手中,秦大東手有點抖,三點一線都有些難以做到。

    呵呵一笑,分不出手笑還是其它,“唐風,都是男人,沒有必要為臉一個女人這樣吧?”

    “只要你放兄弟們一馬,多少錢咱們商量!”

    秦大東無疑是可惡的,更是天真的,他的天真,并非是孩子一般的天真,而是他單純的認為,錢能解決這世上大多數的問題。

    這么想實則并沒有錯,但錯就錯在,有的人確實不會被金錢吸引到拋棄所有。

    “不好意思,我不能答應你。”

    “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們,今天,一個都不能少。”

    槍就拿在手中,但沒一個人敢先扣動扳機。

    誰都知道最終的結果是什么,但即便是要死,也沒人愿意自己先上路。

    “你真的不愿意放我們弟兄一馬?”

    唐風有些好笑,“你這話說的,倒有些威脅我的意思,好像我如果不答應你,你能把我怎么樣似的……”

    秦大東被噎的半天說不出話來,最后只能艱難的笑了笑,雖然這笑比哭還難看。

    “那我們兄弟只好以命相搏了……”

    “你大可以試試。”

    “別逼我……”

    話音剛落,唐風身體已然動了,雇傭兵都難以反應和招架的速度,對這些業余的打手來說,僅僅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身體不同部位受到了致命的打擊,有的是肚子,有的是腦袋,有的是臉……

    總之,他們沒反應過來,便永遠的和這個世界別離了,甚至連再見都來不及說。

    眼見周圍的手下們在一瞬間的功夫盡數倒下,秦大東的內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沖擊。

    心理防線再也無法抵抗和堅持。奔潰的速度讓他自己都感覺到難以接受……

    手中的沙漠之鷹連續的響起,但準星早已經失去,他近乎瘋狂般的不停扣動扳機,跳出的彈殼散發著令人難以接收灼熱,由于手臂早已經失去力道。那殺傷力不弱彈殼跳在了他的眼窩處。

    瞬間,一股子白煙升起,伴隨著殺豬一般的慘叫,秦大東終于被自己給打倒了……

    跌倒在地上,秦大東雙手捂著左眼,痛苦而絕望的慘叫著,心底升騰而起的絕望如決堤的洪水,在身體內部橫沖直撞,將最后一絲理智沖毀。

    眼前的障礙被徹底清除,唐風輕笑一聲,邁步走向了林音所在的凱美瑞。

    車內,唯一的,暫時還未身死的男子渾身抖如篩糠,面色蒼白的如同加了熒光增白劑的學生作業本。

    “不要……不要殺我……”

    拉開車門,伸手將其從車上拽下,不能說他太過于懦弱,在比自己強大n倍的人面前佯裝堅強才是天大的笑話,也只會讓自己死的更快。

    不過可惜的是,癱軟在地上的他,被唐風一腳踩在脖頸處的大動脈上,還算沒有痛快的與世界告別了……

    大睜的眼睛似乎盡力想看這個美麗的世界最后一眼。

    車內,林音雙手雙腳被細繩捆的一絲不茍,連嘴巴也被毛巾塞的嚴嚴實實。

    唐風看著她,她同樣看著唐風。

    還算溫柔的將她從車里拽下扔在地上,嘴巴被堵住的林音仍舊發出了一聲輕微的悶哼。

    伸手將毛巾取下扔在一邊,唐風抱著雙臂,居高臨下看著地上狼狽不堪的林音。

    “在徹底給你松綁之前,我想先告訴你一句話。”

    “我這不是單單為了救你,請你記住這句話,你這個女人我看不懂,所以咱們互不相欠,你別記我的好,也別記我的不好……”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