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兩百一十二章 手刃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兩百一十二章 手刃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撇清關系,他這是在撇清關系。

    林音的內心簡直怒不可遏,她更加的憤怒,事到如今,憑什么你還能站在道德制高點上來數落我?

    明明是你做錯了事情,不和我道歉也就錯了吧,還這樣近似侮辱般的跟自己說話。

    生氣,無奈,她雙眼瞪著唐風。

    “呵,你看不懂我?”

    語氣不善,盡管雙手雙腳被綁著,她絲毫不示弱,說完便直勾勾的眼神盯著唐風。

    不免有些生氣,唐風深吸了口氣,“到現在都成這樣了,還是這么不可理喻……”

    “你說誰不可理喻?”

    “你!”

    “呵呵!”

    把手往腰間一叉,唐風也怒了,“我說你能長點腦子嗎?別把別人都想的那么不堪好嗎?到現在你都不想想,那照片是誰專門給你的?”

    林音猛然的一愣,是啊,這個問題似乎從來就沒有想過,憤怒已然沖昏了自己的腦袋,哪里還會去想這些。

    但是在這個時候,她不能認輸,更何況,事情還沒有弄清楚,她更不可能就此軟下來。

    “不瞞你說,前些天給你照片的人現在就在這里,你想不想見見他?”

    沒有再繼續解開綁住她的繩子,唐風站在原地叉著腰,幸災樂禍的說道。

    林音恨不得沖上去撕爛他的衣服,狠狠的教訓這個男人一頓,但無奈的是自己手腳都被綁著,掙扎了一下,只是傳來一陣刺痛,除此之外,別無其它。

    而這個臭男人,就站在原地看笑話一般的看著自己。

    “呵,反正怎么說都是你有理唄……”

    “我在跟你講道理?”

    “我不想聽,更不愿意聽。”

    “那很對不起,我得讓你親眼見一下,不然你總憋著害我……”

    說完,也不顧林音是否反對,邁步走到了在地上疼的還在打滾的秦大東身旁,伸手將他一把拎起來,丟到了林音身邊。

    “秦大東,你說不是以為,你在安北做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

    燒紅的子彈殼落在了他的左眼上,這種劇痛不上一般人能夠承受的住的,能扛得到現在,也已經算是條漢子了。

    “饒了我,別殺我,我說,我都說!”

    面對死亡的威脅,面對這自己手下一個個的倒下,秦大東的內心早已經崩潰,在命面前,其它東西真的都算不上什么。

    轉頭看了一眼沉著臉的林音,唐風一擺手,一旁捂著左眼的秦大東還算吐字清晰的說道。

    “阿些照片……全是我手下拍的,目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你們之間感情產生問題,從而讓我得到下手的機會……”

    “如果唐風在你身邊,我們根本沒下手的時機。”

    事情本來就很簡單,秦大東三言兩語便說的足夠清楚了。

    林音看了一眼秦大東,冷哼一聲,把頭扭到一邊,沒說話。

    唐風長出了一口氣,林音是不是原諒他并不重要了,事已至此,再去說什么,解釋什么已經沒必要了。

    “好了,該說的該做的我都已經說過做過了,你信也罷不信也罷,跟我都沒有關系。”

    說完,唐風的臉重新冷了下來,抓起趴在地上的秦大東,一使勁,扔在了車后,特意避開了林音的視線。

    沙漠之鷹無疑是一支優秀到近乎完美的近距離殺傷性武器,握在手中,觸感冰涼。卻給人一種十分舒適的握持感。

    黑洞洞的槍口正對著秦大東的臉,他左手捂著左眼,呆呆的看著站在面前的唐風。

    “不要,別殺我,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求求你放過我……”

    如今的他,只想從死神鐵蹄之下活下來,除此之外,都不重要。

    唐風沒有說話,從身邊早已經死去的毒販口袋中掏出子彈,不緊不慢的壓了一顆。

    重新扣動扳機的聲音響起,秦大東身體跟著就癱軟了。

    他似乎看到了死神正在向他走來,這一刻,左眼處的疼痛好像都不疼了一樣……

    他想到了秦月。

    他的女兒秦月。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似乎幡然醒悟,內心深處對于女兒的愛意從未減少一絲一毫。

    分不清是因為剛剛的疼痛流出的淚水還是因為想到了秦月,他擦了擦眼角,苦笑了一聲。

    豐田霸道飛一般的往自己這邊駛來,大致看了一眼,那軍綠色的外表他十分的熟悉,除了高安夏還能有誰?

    唐風似乎想到了什么,意識到車里可能會有秦月,但是,面前這個人,不可能讓他再繼續活下去。

    “秦大東,最后送給你兩句話。”

    “死在我手里,不算丟人。”

    “還有就是,下輩子,做個人。”

    秦大東還來不及點頭,思緒還停留在女兒那張精致的臉上,槍響了。

    槍口噴出火焰,旋轉的子彈穿過了秦大東的眉心,鉆入了他身后的土地。

    蹦出來的彈殼落在土地上時,豐田霸道一個急剎車停在了距離自己不到兩米的地方。

    車門一把自里面推開,秦月下了車,捂住了嘴巴。

    眼淚如傾瀉的洪水,兇猛的往外涌出,她接著雙手捂住了嘴巴,身子無規律的發著顫。

    哽咽聲聽的高安夏心里酸酸的,看著面前無一生還的毒販手下們,她的頭皮都覺得有些發麻。

    這可是進十條活生生的人命,普通人什么時候能見到這樣的場面。

    秦大東的腦袋被打穿了,他無疑是所有人中死的最慘的那一個,而這一幕,恰好被秦月看在眼中。

    說不出的感覺,好像有很多話卡在喉嚨里,死活無法表達出來。

    再抬眼看看唐風,一臉的冰冷,似乎毫無感情。

    他殺了自己的爸爸!

    秦月有些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高安夏略帶難受的走到唐風跟前,“怎么都殺了?”

    “不殺留著過年?”

    唐風沒好氣的回了一句。

    “你倒心大,現在全城就在抓捕你,你就不想想接下來怎么辦?”

    唐風抬頭望了望天,很藍,鄉下的自然環境就是好,空氣都帶著甜味。

    “怎么辦?我一個大男人,干什么不能好好的活下去。”

    “你現在可是逃犯的身份。”

    “如果周處長連這個小事都解決不了,那我覺得跟他們合作,簡直是在侮辱我。”

    “你不要把事想的那么簡單……”

    唐風頓了頓,“別說這些了。”

    說完,走到了秦月身邊。

    “對不起,是我親手殺的他。”

    如實相告,除此之外,他不知道還有什么辦法。

    秦月閉上眼睛,大概自己冷靜了很長時間,捂著嘴的手放下。

    “風哥哥,我不怪你,是他做錯了事,既然犯錯,就得接受懲罰,這是天理。”

    有些意外,但唐風心中還是有些過意不去。

    不多時,周處長的車也到了,只不過唐風此時顧不上他,沒主動上前打招呼。

    林音依舊被捆著,趴在地上,表情極為痛苦,但強咬牙堅持著。

    “如果你很要面子,很要尊嚴的話,大可以拒絕我救你這件事。”

    聽到說話,林音知道是唐風,冷哼一聲沒說話。

    “好,你的態度我很喜歡,很欣賞,你的冷哼是在告訴我,你并不需要我的幫助,既然這樣,那我也不好意思再多做什么,告辭了!”

    說完,起身往一邊走了兩步。

    “不過我要告訴你的事,這里說荒郊野外,幾乎沒有人來,沒有我發話,他們幾個絕對不會冒著得罪我的危險去幫你,那么你晚上就要和這些死尸一起度過夜晚,直到臭氣熏天,這些人被警察發現,你才能被救出去……”

    “能不能活下去,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林音感覺到了一絲的恐懼,和這么多的死尸待在一起過夜,雖然自己學醫的不怕尸體,但也經不住這樣的啊!

    “唐風,你卑鄙!”

    唐風回轉身,戲謔一般的看著林音。

    “我就卑鄙又怎么樣呢?”

    之后大步流星離開,周處長見唐風過來,沖車里后排座位上的男子低聲說了句什么,而后迎上了唐風。

    “唐先生,您可還好?”

    唐風笑笑,“好著呢。”

    “您這……一下子收拾了這么多毒販,真是不簡單吶!”

    唐風不是傻子,他聽的出來這是周處長在給自己說暗話,畢竟死了這么多人,處理起來也不容易。

    “周處長見笑了……”

    “唐先生,我們領導一直想親自見見您,他這會兒就在車里,要不您……”

    點了點頭,唐風直接到了車側,拉開車門。

    后排座上,坐著一個年紀五十多的男子,頭發花白,一身黑色中山裝,雖然年紀大,卻顯得很上精神,沒有一點老態龍鐘的意思。

    唐風看著他,他看著唐風,目光相撞,老年男子主動笑了起來。

    “唐風?果然是年輕有為啊?嗯,我就喜歡和年輕人打交道。”

    說著,從車上下來,站到了唐風身邊,二人握了握手。

    “您貴姓?”

    真正身居高位的人都有著和常人不同的氣質,說不清道不明,不怒自威,一靠近你便能讓你感覺到。

    “我姓高,高良儒。”

    一個帶著古味的名字。

    “小唐啊,這邊處理完了嗎?如果沒其他事,我們回去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