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一十三章 麻煩?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一十三章 麻煩?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回頭看了看還在抽泣的秦月,心里有些發沉,轉而對高良儒道,“沒事了,高老有什么話,不妨直說。”

    老頭拍了拍唐風的肩膀,將他帶到了車后面的空地上。

    “小唐啊,在看守所里,沒什么事吧?”

    唐風神情一頓,心里對這個老頭不禁重視起來,這句話問出來無疑是證明他知道些什么的,要不然他不會問自己這樣的問題。

    老頭子不簡單,唐風不禁如是想到。

    “呵呵,我剛才不是說了,老先生有話不妨直說。”

    高良儒知道唐風的性格,但沒料想到他如此的直爽,轉而負手一笑,“哈哈,好,年輕人就該這樣,那我就不賣關子了。”

    “小唐啊,在看守所里是不是有人專門針對你,還派人針對你?”

    老頭子到現在確實是不賣關子了,直接把話挑明了。

    唐風想了想,腦海中回憶起了之前的那個光頭,于是點了點頭。

    “沒錯。”

    “只不過,他不是我的對手而已。”

    高良儒輕輕的點點頭,繼續負手而立,“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小唐啊,你現在的處境很不妙啊……”

    不知道這個老狐貍葫蘆里賣的究竟是什么藥,唐風沒說話,靜靜地站在原地。

    “既然我們已經是合作伙伴了,那老朽有些話也不瞞著你,想殺你的人背景不簡單,是香港那邊的,不知道小唐你還記不記得,前些天,你去過地下賭場,贏了人家兩個多億?”

    話說到這兒,唐風簡直要恨死這些官老爺了,毫無法律常識好不好?隨意的調查一個普通的公民隱私,一點道德底線都沒有!

    簡直就應該被譴責!

    “沒錯,看來你們對我很了解。”

    高良儒仰頭笑道,“小唐啊,你不要多想,我們并非是有惡意,只不過這些東西都是很容易的查到的而已。”

    “你那天進的那個地下賭場,就是香港著名幫會組織,伏龍堂的產業,你在里面不僅贏了錢,還把人家的經理給打傷了,這樣,人家怎么可能善罷甘休呢?”

    說完,轉眼似笑非笑的打量著唐風。

    “那又如何?”

    “唐先生能力超群,自然不怕什么,但是老朽年紀大了,做事情卻喜歡干凈利落,不喜歡拖泥帶水,我說這話的意思無非就是想告訴你,這件事,我們會協助你處理的妥當!”

    老頭說話辦事就是考慮的周全,讓人感覺很是舒服。

    “不得不說,您說話到底是比周處長和他的手下讓人感覺滿意。”

    高良儒哈哈一笑。

    “好,那這樣,小唐你先去把現在的事情處理完,你看看,比較你親手殺了人家姑娘的父親,怎么說也得好好安慰一下不是?”

    “還有啊,做男人的,別太跟女人一般見識……”

    兩句話說完,老頭轉身上了車,車門還順帶關上了。

    唐風一想,這個老頭子果然是個人精,說的話天衣無縫,讓你反駁都沒有理由。

    回轉身走到秦月身側,高安夏正在安慰小姑娘,雖說父女沒什么感情,但看秦月傷心的樣子,唐風也感覺有些愧疚。

    眼見唐風過來,秦月擦干了眼淚,走到一旁,背對著唐風。

    “風哥哥,我已經說過了,這件事我不怪你,他雖然是我爸爸,但這么多年,從來沒做過一件一個父親該做的事,反而害了那么多人,都說殺父之仇不共戴天。但我卻不會怪你。”

    一番話,說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善解人意到讓人感覺心疼,內心的愧疚之感也愈發的濃重。

    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點什么,唐風頓了頓,上前拍了拍秦月的肩膀。

    “不管怎么樣,還是想跟你說句對不起。”

    秦月背對著唐風,微微側了側目光,回了一句。

    “不用。”

    一瞬間,唐風總覺得這個小姑娘情緒冷靜的有些異常,但終究還是沒說什么,畢竟出了這么大的事,能如此平靜的面對已實屬不易。

    “那……你上車吧,你爸爸和他的這些手下,會有警察來處理的。”

    秦月仍舊沒轉身,只是點了點頭。

    聞言,唐風沒再說什么,輕嘆了口氣,走到了一邊。

    秦月強忍住自己的眼淚。聽到身后唐風的腳步聲遠了,身子突然像失去了支撐的力量一樣,膝蓋軟塌塌的,半蹲在了地上。

    眼前是一片青色的草地,正午時分,有絲絲的微風,小草被吹的左搖右擺。

    她猛然之間覺得,自己從小到大就好像是這面前的一株小草一樣,風輕輕一吹,便全身左搖右擺。

    以前的時候心中還一直有一個念想,雖然父親一直是心頭的痛,但是這個念想至少還是在的,但是今天,就在今天,他親手死在了自己說不清道不明感覺的男人手下。

    萬般苦澀直沖心頭,淚水早已經流干了,苦痛卻絲毫未減半分……

    林音依舊被手腳捆綁著趴在地上,那個高良儒說的確實有幾分道理,男人嘛,跟女人有什么計較的。

    唐風再一次站到了林音身前。

    “我們準備走了。”

    林音恨恨的抬頭瞥了一眼,和之前一樣,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大有你愛咋地咋地的意味。

    唐風抱著臂,滿意的點點頭。

    “嗯,很強硬,像我的女人。”

    林音霎時一懵,隨之氣的笑了出聲,“你還真是不要臉到了極點。”

    “你真不打算讓我給你松綁?”

    “用不著!”

    林音說著把臉扭到了一邊。

    “行行行,你厲害,那你就在這度過美好的夜晚吧。”

    說完,轉身離開。

    高安夏把秦月扶著坐到了豐田霸道的副駕駛上,周處長此時也已經上了車,唐風趴在窗戶邊,“高領導,安夏,小月,你們在前面走,我來的時候開的人家的車,得給人家開回去。”

    高安夏發動了車子,高良儒看了看唐風,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

    打開漢蘭達的車門,唐風走到林音身前,伸手兩把扯掉繩子,直接將她按在了漢蘭達的后座上。

    沒說什么,直接發動車子,如風一般的跟在了高安夏的車后。

    ……

    市區路口,唐風一腳踩下剎車。

    “下車。”

    “你!”

    唐風一轉頭,二人目光接觸,最終林音視線先躲開,冷哼了一聲,下了車。

    也不客氣,唐風一踩油門,車子往前竄去。

    站在路邊,看著離開的車子,林音說不上來的感覺。

    這個男人,到底該怎么看待他呢?

    真是讓人捉摸不透。

    她在一邊一瘸一拐的往前走著,突然就想起了黑格爾的一句話。

    “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是啊,愛和恨本質上其實就是同一種事物,沒有愛又哪里來的恨呢?

    她看到唐風和別的女人幽會的照片,為什么會生氣?憑什么會憤怒?又因何會不擇手段找那么厲害的律師想給他點顏色看看?

    說到底,就是因為愛,雖然她從來都沒覺得自己已經愛上了這個時而冷的像冰,時而又賤的讓人咬牙切齒的男人,但事實很多時候會讓自己的主觀感覺閉嘴。

    市區主干道上車來人往,好一番繁華的景象,她看著這城市的景色,不由得苦笑了一聲。

    ……

    半個小時之后,唐風坐在了市區一家并不高檔的酒店會議室。

    這里是市委的招待所,裝修一般,但規格很高,他現在的身份只要待在這里才算得上絕對的安全,如此也能避免掉許多的麻煩。

    其他人被支走,房間內只剩下高良儒和唐風兩個人。

    “小唐啊,據我所知,你這次惹的麻煩,來頭真是不小呢。”

    高良儒似乎永遠都是笑著的,十足的樂觀派。

    “哦?只不過是個香港的幫會而已,有那么可怕?”

    桌上的茶被唐風喝了半壺,不得不說這茶的門道是真的多,一樣的茶葉,不同的人泡出來的味道卻完全不一樣。

    “哈哈,到底是年輕人吶,好,那我就給你說說,這個伏龍堂是什么來頭。”

    高良儒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背著手踱步,“這么跟你說,香港和澳門,這兩個國際化大都市中,幾乎大半的博彩業都是這個伏龍堂背后的何家的,大陸雖然嚴禁開設賭場,但是這些年伏龍堂的觸角往這邊伸的很快啊,據我們的不完全估計,已經有上百家不同大小的賭場在地下營業了……”

    “你知道,每年有多少大陸的資金因此流入到外面嗎?”

    唐風悠閑的喝了口茶,“多少。”

    “6000億!”

    “6000億,不少,確實不少……”

    “你說這何家這么能掙錢,本事這么大,我就贏了他兩個億,至于想殺了我嗎?小氣,真是小家子氣……”

    喝著茶,唐風還不忘搖搖頭,滿臉的看不起。

    高良儒滿臉的黑線,這個年輕人的關注點真是清奇。

    “小唐啊,這一點你就想錯了,何家那么大的家族,自然不在意兩個億,可是你開了一個不好的頭。”

    “公開挑戰何家的權威……”

    “也正因為如此,何家才不會輕易的放過你,同樣的,為了我們的計劃能順利的完成,我們必須在正式執行任務之前,解決掉這個麻煩。”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