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一十四章 狗一般的東西!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一十四章 狗一般的東西!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不管怎么樣,還是得感謝你們提供給我這個消息,不過,解決這個麻煩,我想我自己可以,就不麻煩你們了。”

    高良儒哈哈一笑,“早就知道我說完你會這么做,這樣也才符合你的性格嘛,哈哈!”

    跟著老頭一起笑。

    “不過,小唐啊,這個何家不簡單,據我所知,何家的當家安保顧問在昨天晚上趕到了安北,我估計,今天早上你坐的那輛押送車出事,十之有九是他做的。”

    老頭說到這里,唐風倒想起來了,今天早上的時候,那次爆炸的動靜可不小,要不是自己及時發現,估計那一車的獄警和法警,都得和世界說拜拜。

    現在感覺過去了倒沒有什么的,但事后想起來,讓他都感覺有些過了。

    為了兩個億,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想要自己的命了。

    既然對方這么不把自己放在眼中,那也就不能怪他唐風心狠手辣了。

    什么伏龍堂,這不是民。國,不是軍閥混戰時期,一個小小的幫匯組織就敢如此的放肆,簡直是狂妄過了頭,在別人眼中你有多厲害這對自己來說并不重要。

    “把他的信息住處給我,我自己去解決。”

    高良儒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不過我得先給你說好,這次專門來的是何家的大少爺,不能殺。”

    “理由呢?”

    “一旦你動手殺了他,那么必將掀起更大的風浪,我們現在的對手不是香港的何家,而是國際毒販,不能舍本逐末,把時間和精力浪費在不值得的人身上。”

    “何家的膨脹早已經讓公家注意到了,等販毒集團除掉之后,你想怎么處理他們就怎么處理他們,但是現在,盡量不要多一件麻煩事。”

    唐風起身,點點頭表示明白。

    高良儒遞給唐風一個信封,里面似乎裝有東西。

    “解決完趕回來,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再度點頭之后,唐風沉著臉出了會議室。

    出門的時候,他打開信封看了一眼,上面印著幾行字。

    姓名,何英偉。

    安北國際酒店2103總。統房……

    ……

    阿發的計劃失敗了,他不禁有些惱怒,這么多年了,自己的計劃還是第一次失敗,而且最讓他難以接受的是,之所以失敗居然是因為唐風一眼看出了埋在路上的炸彈!

    他第一眼看到的時候,簡直有些不可思議,什么樣的人可以一眼看出馬路上隱藏在綠化帶中的炸彈?

    即便是在拆彈部隊服役多年的排爆兵,恐怕也沒有如此敏銳的觀察力。

    失敗其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以這樣的方式失敗。

    他站在少主何英偉面前,第一次覺得有些抬不起頭。

    多少次任務了,這還是第一次失敗。

    顏面掃地,更何況他還是何家的安保老大。

    “少主,我大意了……”

    何英偉坐在沙發上,來安北的第三天了,耽誤了這么長時間,甚至連心腹都叫來了,居然還沒能解決掉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唐風,簡直是奇恥大辱。

    “阿發,跟我這么多年了,你好像還沒失過手吧?”

    阿發重重的垂下了腦袋,如鉛墜一樣沉重的點了點頭。

    “是……”

    “那這次究竟是怎么回事?”

    何英偉加重了語氣,厲聲問道。

    阿發重重的嘆了口氣,“我大意了,被他發現了炸彈的位置……”

    這話連他自己說出口都感覺有些難堪,畢竟,何家人對他一直以來都是十分的信任的,從來沒有懷疑過他的能力,但是今天,他居然失手了。

    在這樣的人家做事,最可怕的就是失去主家的信任,一旦主家對你的能力產生了質疑,那你日后恐怕就再也得不到主人的信賴了。

    “阿發啊,你怎么能犯這樣的錯誤呢……”

    何英偉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看著面前無地自容的阿發。

    “少主,我……”

    “我找你來就是覺得其他人不可靠,為了這么一個小角色,浪費太多時間不值得,但是沒想到,你就給我這么一個結果。”

    “少主,再給我一次機會,我肯定能手刃這個人!”

    何英偉揉著太陽穴,有些不悅的睜開眼睛。

    “記著,這次要是失手,那可就不是我眼中的阿發了……”

    阿發心中知道,如果一個任務自己兩次都沒完成,以后自己可能也就得不到重用了。

    “我明白少主,我現在就去準備……”

    轉身離開,剛剛伸手拉開房間,阿發直愣愣的站在了門口。

    瞳孔縮小放大再縮小,捏緊了拳頭,全身上下每一塊肌肉都隨時準備發力。

    門口站著唐風。

    “想殺我?”

    “我自己來了。”

    何英偉正坐在沙發上,門口傳來的異常聲音也被他聽在了耳中。

    “阿發,是誰?”

    阿發渾身緊繃著,低聲回了一句。

    “少主,是……唐風。”

    何英偉身體瞬間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猛地扭頭看著門口處。

    果然,阿發面前站著一個男子,身高一米八左右,國字臉,寸頭,此刻正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

    驚詫過后,何英偉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不錯,你倒自己找上門來了……”

    “據說,你們是什么香港的伏龍堂?”

    何英偉聽到這話,得意的一抱臂,趾高氣昂的說道,“沒錯。”

    “哦,也就是你想殺我。”

    何英偉聞言立刻扭頭,“知道就好,你算什么東西,敢在我們何家的場子里出老千,也不出去打聽打聽,在我的場子里來這套,會是什么后果!”

    唐風淡笑了一聲,“這件事我本不愿意追究,沒想到你們這么橫。”

    何英偉眼見真人來了,心中一橫,“阿發,給我干掉他,免得生出后患!”

    本就因為失手而心中憤恨的阿發恨不得趕緊動手,現在得到少主授意,冷哼一聲,作勢準備出手。

    還未做出任何的反應,下腹部傳來一陣刺痛,隨后,身體飛在了空中。

    他不可思議,更加難以置信。

    這個人,速度怎么能這么快?

    當他撞到墻上,身體落在地面上,口中鮮血溢出之時,這個問題的答案他還是沒有想出來。

    “堂堂七尺男兒,行事也應當坦坦蕩蕩才對,你這種靠使陰招的人,真是垃圾中的下流之徒。”

    唐風對這個人很是不屑,同樣很是反感,因此動手之時,并沒有任何的留情,這一腳下去,阿發已經昏死過去了。

    何英偉愣了。

    是真的愣了,眼睛直直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這,是人嗎?

    一腳將自己最得意的手下踹的昏死過去,別說還手,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世界上還有這么霸道的人?

    “堂堂的何家,聽說一年掙那么多錢,卻為了區區兩個億跟我過不去,你說說,你有什么出息?”

    “敢挑戰我們何家,挑戰伏龍堂,我看你真真是活夠嫌命長了!”

    何英偉少爺氣一下子竄了上來,指著唐風喝道。

    只是他忘了,這里不是香港,更不是他何英偉說話訂事的地方,遇到的還是一個根本不把何家放在眼中的唐風。

    話剛說完,他原本以為唐風最起碼應當主動給自己道歉才符合常理,但是左等右等,道歉沒有等來,倒是把耳光等來了!

    “啪!”

    “大言不慚!”

    “你是什么貨色,狗一把的東西,也敢在我面前耀武揚威?”

    打了一巴掌,罵了一句,唐風冷冷笑著。

    何英偉從小到大哪里受過這樣的欺負,都是他欺負別人,什么時候別人欺負過他,因此這一巴掌下去,他呆了。

    “你……你敢打我?”

    “對啊,你臉上不疼嗎?”

    唐風嘲諷似的說道。

    “你!”

    “我看你真是低估了我們何家的能力了,我們在大陸上百家場子,勢力遍布東西南北,你得罪了我,就不想想后果是什么嗎?”

    何英偉眼睛紅了,他簡直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人居然敢打自己!

    這話說完,唐風抬拳沖著何英偉剛剛閉上的嘴就是一拳!

    疼!

    鉆心的疼。

    然后何英偉四仰八叉倒在地上,感覺嘴里黏糊糊的,牙齒似乎也斷了幾顆,難受到了極點。

    “大言不慚,真是活夠了。”

    “實話告訴你,要不是我有事不愿意跟你們糾纏,你早就跟這個世界說拜拜了……”

    何英偉捂著嘴,痛苦的叫著,身子因為疼痛和恐懼,不斷往后挪著。

    不得不說何英偉是英俊的,從小英式的教育和熏陶,舉手投足之間都有著那種令人羨慕的氣質,可惜的是,他現在兩顆門牙沒有了。

    “今天過后如果還能找我麻煩,我保證,你會從這個世上消失,我才不管你們是什么狗屁幫匯!”

    說完之后,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臉,“記住我這張臉。”

    而后邁步離開,房間內,何英偉痛苦的哀嚎著,身子都有些抽搐,他面前的手中,自己兩顆漂亮雪白的門牙,靜靜的躺在滿是血污的手心中。

    他想要說話,他想要怒吼,但一開口,由于沒有了牙齒的作用,一瞬間居然有些漏風,發出的聲音連他自己都感覺難聽。

    “唐風,唐風,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