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一十五章 臨行之前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一十五章 臨行之前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收拾完這個何英偉之后,唐風的情緒輕松了許多,很快回到了之前酒店的會議室。

    一路上沒有遇到任何的麻煩,似乎自己之前是殺人犯的事情根本就沒有發生過,至此,唐風對于這個所謂的“異事局”的能力算是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

    會議室內,高良儒悠閑的品著茶,和退休的老大爺一樣。

    “小唐啊,這么快就回來了?”

    唐風自顧自坐下,“就只是簡單的教訓了一下而已,花費不了很多時間。”

    “高領導,雖然說關于這個販毒組織的信息我了解的差不多了,但周處長畢竟了解的東西有限,好多事情他并不清楚……”

    喝茶的高良儒抬手打斷了唐風,“不慌不慌,我讓你盡快回來就是說這件事的,小唐啊,雖然我們兩個接觸的時間不長,但是你給我的感覺很踏實,很靠譜,所以有些話我也就不瞞著你了……”

    唐風頓時來了興趣,但看到老頭臉色變得十分嚴肅,干咳兩聲,正色道,“您說。”

    “我們來之前就查過你的相關資料,如果我沒有記錯,你和江南軍區的兩個特種大隊打過架吧?”

    “嗯?”

    “就是高光世手下的那個什么文工團,實際是特異功能者組成的隊伍。”

    唐風想起來了,之前確實是打過,不過現在想來,高光世的那些手下顯得有些太過一般了,戰斗力連那次同時來的販毒集團大巫師都比不上,以致于自己都把他們給忘了。

    “嗯,我想起來了,確實是有,只不過他的那些特異功能者很一般。”

    高良儒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在這之前,也已經有些時間了,大概是幾年前的樣子吧,販毒集團經軍方的情報分享,進入了我們的視線,當時我們也是不想管這件事的,人都是一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況我們是異事局,一般的事件也不在我們的管轄范圍之內,但是,當販毒集團的詳細資料放在我們面前之后,讓我都大吃一驚。”

    “他們陣營內部似乎出現了變異人。”

    “變異人?”

    這個詞匯似乎很少出現,唐風記得好像只在什么新聞里聽到過一次,似乎是在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爆炸之后,周圍有著很強的核輻射,因此方圓幾十公里的生物系統遭受到了嚴重的破壞,據說產生了比人體型都大的老鼠。

    且嘴里長滿獠牙,具有了兇猛的攻擊性。

    后來更有人披露,核輻射產生了變異人,也就是普通人經過核輻射之后,身體發生了不可控的變化,體型變大,精神同時也會受到影響,同樣也具有攻擊性。

    但這些東西本來就是敏感的,官方肯定不會主動承認,只是一味的掩飾,但是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縱使相關方面對此嚴加封鎖,但消息還是傳了出來,被人所知曉。

    而老頭所說的變異人,估計會核輻射之下產生的變異人可能不同,但性質應該是一樣的。

    “剛開始我們也不相信,雖然說我們接觸了很多常人根本沒有見過,感覺不可思議的事物,但變異人卻很少見,而且即便是見過的為數不多的幾例,也都是因為某些特殊的環境或者輻射造成的,在此之前從來沒有見過主動將人給變異的例子……”

    唐風眉頭皺了皺,“你是說,這些人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主動制造變異人?”

    老頭點了點頭,“沒錯,這是我們經過不短時間的打探得到的準確情報,小唐啊,這個世上,邪惡的東西太多了,常人都覺得鬼神可怖,但真正見的人多了之后,你才會發現,這世上最可怕的,其實是人……”

    “人心吶,最為可怕。”

    畢竟也是一個年近花甲的老人,說出如此傷感的話,不禁讓唐風鼻頭都有點酸酸的。

    沒打斷老頭的話,唐風靠在沙發上,看著他。

    “我們的情報顯示,朗貢集團如今已經是掌握和控制了當今世界百分之八十的毒品和軍火生意,不僅僅是以前那個小毒販那么簡單。”

    “也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有大量的資金來做相關的研究,尤其是化學方面的,變異人就是在這個過程中產生的……”

    “他們千方百計的想得到你妻子手中的研究報告就是因為他們發現,要想讓自己的組織永遠的存在下去,自己得掌握相關方面的絕對科技領先,你能想象,一個做毒品生意的,居然有這樣的思想覺悟,他能不可怕嗎?”

    唐風不禁點了點頭,“沒想到,這里面如此的復雜。”

    “是啊,常人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幫販毒的有一天居然會發展到這個地步,據我們不完全的統計,他們在毒品相關的化學領域,已經是全球兩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中,最前沿的了,有數以百計的化學家和相關學者為他們進行服務,也就是給他們賣命。”

    唐風不合時宜的笑了笑,“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老頭也被唐風給逗笑了,但隨即嚴肅了下來。

    “可以這么說吧,我們在得知這些情況之后,和國際刑警取得了聯系,商量對策,經過幾個月的周密研究和計劃,最后終于聯合行動,排除臥底潛入朗貢集團內部,第一批沒打到領導身邊便被發現,最后慘被割頭,割頭的視頻還公布在了網上,到現在我一到晚上,腦海中都還是那視頻的影子……”

    “然后呢?”

    “任務的失敗自然是常事,過了段時間,我們在吸取前一次失敗的基礎上派出了第二批臥底,但最后的結果一樣,根本不知道哪里有問題,就被發現,然后被殺害……”

    “殺害臥底的手段殘忍到了極致,我也可以說是混跡江湖多年了,但連我看到都難以接受,你能想象有多恐怖嗎?”

    唐風點了點頭,毒販對待叛徒和臥底的態度大多都是極其殘忍的,因為他們干的是刀口上舔血的事,一旦被發現,后果就只有一條,那就是死。

    因此,他們不可能讓每一個臥底和叛徒活下來。

    “但是,這個販毒集團一直盤踞在東南亞一帶,你知道的,老撾是個什么樣的國家,武裝力量很是薄弱,別說讓他們清繳朗貢集團了,他們全國武裝力量集中在一起,也不是朗貢集團的對手,因此我們很無奈,軍方也不能出動大范圍的力量去鏟除。那樣就成武裝侵略了,所以我們想了很多很多的辦法,最后的最后,找到了你……”

    唐風恍然大悟,前因后果這樣一說,似乎也是有道理的,他們找到自己,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出于實在沒有辦法了。

    一方面不能出動軍隊,而不出動軍隊他們的力量又不足以解決這個麻煩,所以最后只能找到自己。

    深深吸了口氣,唐風看著天花板,“這件事我既然已經答應過了,那我自然會管到底,更何況我也查到了母親的真正死因,就是因為這個朗貢集團造成的,殺母之仇不共戴天。”

    高良儒沉聲應是,“小唐啊,我能理解你內心的感受,但是我同樣有句話得告訴你,人不能因為仇恨活著,這件事得做,但是你要調整好自己的情緒,不要讓仇恨吞噬掉內心……”

    唐風笑了笑,“嗯,年紀大就是料想的周全,我知道了。”

    “之前周處長給我提了,你的要求不過分,我們全部滿足,你需要什么我們都會盡力滿足,只要目的達到,我們同樣可以不擇手段。”

    眼看著,高良儒的臉色沉了下來,微微泛著一絲怒色。

    “好,那就先這樣吧,如果沒什么事,我明天就能出發。”

    終于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笑容,高良儒起身拍了拍唐風的肩膀。

    “回去好好處理一下私事,我看你和你那個老婆關系似乎有些緊張嘛,聽老朽一句,女人都是哄出來的,不必那么較真。”

    “你比我岳父還會勸人。”

    “寧拆十座廟,不會一樁婚嘛,哈哈。”

    打過招呼,唐風轉身出了會議室,明天就準備走,留給自己的準備時間其實并不多了。

    老爸現在還躺在仁德醫院里,自己這一走少說得一段時間,自己不在這段日子,也得托付給可靠的人才行。

    到了仁德醫院,看了一眼父親,兩個護工阿姨照顧的很好,唐風心稍微安了安,隨即出了醫院,去了藍楓酒吧。

    已經是下午時分,酒吧卻關著門,想了想也確實,畢竟秦月出了那么大的事,任誰也不會有心情再去管店。

    正準備轉身走的時候,面前,秦月突然就出現了。

    小姑娘還是之前那個打扮,面對唐風,臉上帶著微笑。

    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唐風手捂住嘴巴干咳了兩聲,有點不自在的說道,“來看看你。”

    “出去做事,照顧好自己。”

    唐風有些詫異,“你怎么知道……”

    “你忘了,我和那兩個人一起去找的你。”

    唐風點了點頭,“嗯,既然你都知道了,也就算跟你道個別吧。”

    “嗯,出去注意安全。”

    這樣說話實在有些難受,唐風折身準備離開,秦月從后面跟了上來,輕輕的拉了拉唐風的衣角,順手將一個什么東西放在了自己手中。

    轉身的時候,秦月已經轉身往反方向走了。

    低頭一看,手心里放著一個紫色發卡……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