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一十六章 告別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一十六章 告別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看著手中的紫色發卡唐風愣了楞神,這個是秦月經常別在頭發上的,自從認識她開始她就一直是短頭發,眼前的劉海做事時經常會擋住眼睛,因此見她經常帶這個發卡扎住劉海。

    沒想到,在自己走之前,她會把這個東西給自己。

    其實心里有些不懂,女生送男人發卡是什么意思。

    但心里總覺得,秦月自今天看到是自己殺了她父親之后,有些不一樣了。

    但究竟是哪里不一樣了,他卻說不上來,就是一種感覺,很玄妙的說不清的感覺。

    “我不在的時間,你也保重。”

    遠遠的,也不知道小姑娘能不能聽到,唐風高聲喊了一句。

    秦月沒有再回頭。

    她是不敢再回頭,自己淚眼滂沱的樣子,今天已經不止一次讓唐風看到了,以前從來沒有這樣哭過的。

    當然,痛苦和難過不僅僅是因為自己那個名義上的“父親”被他親手殺了,總重要的一點是,她突然之間覺得,她和唐風之間,似乎永遠都不可能發生什么了。

    就像一個人失去了目標,失去了希望。

    就像一個坐在高三教室里的學子,面前還擺著書,手中還拿著筆,但卻被告知她永遠參加不了高考一樣,那種絕望感,足夠讓一個人所有的希望泯滅。

    是啊,怎么會有哪個姑娘能和自己的殺父仇人在一起呢?

    更何況,當唐風出事的時候,高安夏比誰都著急,自己別說和林音相比,即便是和高安夏放在一起,一丁點出彩的地方都不曾有。

    生活好像跟她開看一個巨大的玩笑。

    望著眼前的路,身后傳來唐風告別的聲音,猛然之間,她竟然想著,唐風永遠不要回來,再也不要出現在自己的世界中……

    可怕的想法一出現,她猛然的抬頭,眼眶中還聚集著淚水,猛的轉身,唐風的背影消失在遠處的街角……

    ……

    心情有些復雜,說不出來的感覺,大概估算了一下時間,林音應該已經回家了。

    站在路邊,沒有多想,他招手攔停了出租車,讓師傅去清河嘉園。

    林家別墅有些變化,院子里之前栽的萬年青被移走了,種上了幾種并不認識的花卉,大概是沒到開花的季節,院子里突然之間感覺少了幾分的生氣。

    抬手敲門,不多時,房門打開。

    是林音。

    四目相對,林音頓了頓,閃身讓開了空間。

    邁步進門,客廳里沒人,岳母似乎也上班去了。

    “有什么事。”

    林音的態度還是一樣的冷淡,讓唐風生出的幾分說話欲望又減了幾分。

    “我要去東南亞了。”

    “去哪兒做什么?”

    林音的眼中終究還是閃過一抹疑惑。

    “去處理掉那個販毒集團。”

    “這好像是女人和緝毒警察該做的吧。”

    “他們處理不了。”

    房間內突然靜了下來,林音直愣愣的看著面前的唐風,久久沒有說話。

    “好像……挺危險的吧,毒販都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所以他們才該死。”

    “但是……”

    “沒什么但是,我已經決定了。”

    唐風站起了身,語氣同樣有些冷淡。

    林音一攤手,眼中不經意間閃過一絲失落和揪心,但隨即恢復如常。

    “嗯,那隨你。”

    唐風回轉身,“我就是來跟你打個招呼,不用找律師整我了,沒用。”

    眼中像噴火一般的瞪了唐風一眼,但她的心中仍舊生出了幾分慚愧。

    “你回來就是跟我說這個。”

    “沒別的意思,媽回來了替我打個招呼。”

    說完,抬腿往外走去。

    唐風剛剛邁步,林音居然一瞬間有些慌了。

    “等等……”

    不由自主的,她抬起胳膊,做出了挽留的姿勢,但隨著唐風轉身,她猛地將手臂放在了身后,一臉慌亂但仍舊裝作什么都沒有,云淡風輕的道。

    “沒事,走吧。”

    她心中有千言萬語,但話到了嘴邊,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她甚至有些痛恨自己,什么時候也變得如此的懦弱了。

    這簡直不像是她自己性格。

    唐風最后看了一眼,伸手從口袋里掏出了一串鑰匙。

    “這是家里的鑰匙,可能以后也用不上了,給你放這兒。”

    放下鑰匙,抬步離去,未作停留。

    關門聲傳來,林音直愣愣的站在原地,有些恍惚,有些愕然。

    一切都好像是夢里發生的一樣,突然之間心里空落落的,像失去了什么珍貴的東西一樣,更難過的是,失去的好像再也回不來了。

    顫巍巍的拿起桌上放著的那串鑰匙,緊緊的攥在手中,尖銳的鑰匙扎破了手心嫩滑的皮膚,她卻沒有絲毫的感覺,眼神發直,看著落地窗外,唐風走出了院子。

    她眼中閃出淚花,連忙伸手拭去,心里不斷的對自己說道,“眼睛酸了而已,我沒哭……”

    ……

    從進來到出去,他只不過用了短短的幾分鐘而已,走出院子,他望著天重重的出了口氣。

    不遠處,軍綠色的豐田霸道靜靜的停著,就好像它原本就該在那里一樣,高安夏坐在駕駛座上,望著站在別墅遠門口的唐風,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發動車子,緩緩的往前走著,唐風一轉身,正好對上。

    “就知道你會這里。”

    “你知道的可真多”唐風笑著回了一句。

    “上車吧。”

    坐上副駕駛,高安夏漫無目的的往前開著。

    “我明天就走了。”

    “我知道。”

    “能不能給我點面子說不知道?”

    高安夏一笑,“那行,你重新來一遍。”

    “算了算了,不追究了,真是沒情趣……”

    “不過,我還真有件事想請你幫忙。”

    “什么事?”

    “我爸現在躺在醫院里,我找了兩個護工,不在的這段時間,你上點心。”

    “行啊,這是小事,反正我又沒工作,無業游民一個,時間多的是。”

    若無其事一般的答應著。

    “我先謝謝你了。”

    高安夏沒說話,臉色卻突然黑了下來,眼睛直直的看著前面的路。

    “我……知道,勸你別去不可能,所以只能說,多注意安全。”

    沉默了好大一會兒,高安夏這才說了一句,只不過,此時她的眼圈有些紅了。

    唐風故意裝作沒什么,不滿的一呵,“一個個搞得跟我上戰場當敢死隊一樣,就他們那些烏合之眾,你居然不放心我?”

    “咒我呢吧?”

    高安夏破涕為笑,但卻是苦澀的笑,伸手抹了一把眼睛。

    “反正你要給我活著回來……”

    這樣子,唐風也不好意思再說別的,輕嘆了口氣。

    “我會的。”

    “這可是你答應我的,男人說話要算數!”

    唐風一扭頭,認真而嚴肅的道,“我答應你的,一定做到。”

    高安夏苦苦的笑著,眼淚卻不合時宜的一直往下流,止都止不住。

    車子繼續往前開,高安夏自己也不知道要往哪里開。

    “送我回酒店吧,明天早上也好和他們一起走。”

    點頭答應了一聲,高安夏掉頭,往高良儒他們住的市委招待所開去。

    下午,一起吃了晚飯,高安夏站在夜色中。

    “我回去了,明天……就不送你了。”

    “嗯。不用,順利的話,很快就回來了。”

    “嗯,我走了。”

    車子發動,緩緩離開了停車場。

    等車子完全消失在視線中后,才折身往樓上走。

    半路上,遇到了周處長。

    “唐先生,這是剛剛取回來的機票,您拿著。”

    說著,遞給唐風一張機票,低頭看了一眼時間,明天上午十點,江南國際機場直飛滇南國際機場。

    “嗯,我知道了。”

    “那您早點休息,一切事情到了滇南之后我們再談。”

    回到自己的房間,簡單洗漱了一下,上。床睡覺。

    ……

    太陽照常,提醒人們,新的一天來了。

    照例起床,下樓到餐廳,高良儒和周處長已經在等了。

    吃完早飯,眾人收拾了一下,啟程趕往江南國際機場。

    由于是特殊部門,因此行事自然不能高調,車子一路上平穩的行駛,九點左右,到大了機場。

    換登機牌,等候沒多久,眾人開始登機。

    機場等候大廳的角落里,林音一個人靜靜的站著,看著唐風一行人出了大廳,被工作人員帶著,經過貴賓通道上了飛機。

    半個多小時,她就如一尊雕像般的站在那里,直到飛機艙門關上,開始滑行,最后抬頭,一飛沖天……

    最后,飛機消失在了云層之中。

    看不見的那一刻,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蹲下身放聲哭了出來,不遠處,母親夏素琴看的心里酸酸的。

    母女兩個已經知道了唐風母親當年真正的死因,她們都是女人,理解唐風為什么不顧一切也要是東南亞,為了母親,為了妻子……

    夏素琴拍了拍女兒,“沒事的,等他回來了,好好跟他談談,小風不是那種冷血的男人。”

    林音扭頭看著母親,情緒更加控制不住,她是感性動物,何嘗不知唐風的心思,他臨走之前把家里的鑰匙都留下了,而且唐父還躺在醫院中,他都沒托付給自己,這不就證明,他再也不需要自己了嗎?

    痛苦,不禁掩飾之后,就是鉆心的劇痛……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