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一十七章 踏上征途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一十七章 踏上征途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飛機平穩的穿過云層,機艙內播放著舒緩的音樂,唐風迷瞪的眼睛,不覺困意襲來。

    “先生,要喝什么嗎?”

    很好聽的聲音,如山間的微風拂過心頭,給人一種極為舒服的感覺。

    睜開眼睛,面前站著身穿制服的空姐。

    瓜子臉,淡妝,眼睛很大,身材高挑,膚色有些偏黑,似乎并不是內地人,卻絲毫不給人難看的感覺,反而平生出幾分異域風情的美。

    “純水,謝謝。”

    空姐微微欠身,輕輕一笑,給唐風倒了一杯水。

    “先生慢用。”

    而后推著小車往前去了。

    看著她走遠,唐風心中再沒有多想,只不過沒人看到,空姐回到了自己的隱蔽工位后,悄悄的發了一條信息。

    ……

    中午十二點,飛機壓低機頭,安全降落在昆明國際機場。

    走處封閉的機艙,迎面而來的空氣似乎比安北要微潤許多,機場外的天空萬里無云,天藍的出奇。

    機場外早已經有人在等,幾人出了機場,坐上兩輛黑色奔馳。

    高良儒一路上都和唐風鄰座,上了奔馳車也是如此。

    車子發動,不知往哪開去。

    “小唐,從飛機落地開始,我們的任務就算開始了。”

    轉頭看了一眼,高良儒面色微紅,有些稀疏的頭發梳的整整齊齊一絲不茍。

    “嗯,我明白。”

    半個鐘頭后,車子停在了滇南省省招待所,雖說名字是招待所,但規格絲毫不比星級酒店差,高良儒和唐風進了一個單獨的小會議室,午飯都是人送進來的。

    吃過飯,沒有休息,會議室陸陸續續進來人,到了下午兩點左右的樣子,會議室門反鎖。

    此時,屋里已然坐了不下十人。

    有男有女,還有兩個身穿軍裝的男子,坐的筆直,一臉的嚴肅堅毅。

    一份厚厚的資料放在了唐風面前,高良儒微瞇著眼,帶著笑意。

    “小唐,這是我們為你重新造的身份資料,從現在開始,你現在的名字叫楊一,滇南人,身份是商人……”

    一邊聽著,唐風翻開了那厚厚的一沓資料。

    “高領導,沒這個必要吧?”

    自己的身份對于朗貢來說,恐怕早就烙印在心中了,這一點都不是吹牛說大話,再怎么改身份,也只是徒勞,做無用功而已。

    高良儒沒說什么,身邊一個年輕女子開口了。

    “這么重要的任務,容不得出現一點瑕疵,重塑身份,也是為了任務成功考慮。”

    語氣不善,言語冒失,讓唐風聽了著實不爽。

    扭頭一看,說話的女人不爽別人,正是那天在安北,周處長和自己談判時他帶去的兩個手下之一,好像叫韓果,那天她就惹的唐風不高興,被直接轟了出去,沒想到今天在這兒,又是她。

    看了一眼,唐風用手指指著她,不由得淡笑道,“高領導,她來做什么?”

    高良儒看了一眼身邊坐著的韓果,一笑,“小唐啊,是這樣,這次的任務畢竟不簡單,關系重大,我能答應你的自然都會應允,只不過任務是我們牽頭辦的,小韓主動要求參加此次行動,我經過考慮,想讓她做你的助手。”

    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一樣,唐風一攤手,有些不明所以。

    “領導,別開這種玩笑。”

    高良儒一愣,尷尬的看了看身邊的韓果,但畢竟是大領導,隨機應變能力極強,瞬間變笑了起來。

    “小唐啊,我們知道你能力強,一個人去也不是完不成任務,但是這老撾境內你畢竟不熟,言語不通,去了就等于是兩眼一抹黑,會耽誤很多時間和精力,別看小韓是姑娘,但卻精通五國語言,且在女子特戰隊服役過,讓她跟著你,對任務有沒有幫助單說,但也好有個人照顧你不是?”

    “不好意思,我不需要。”

    這下,連處事不驚老練沉穩的高良儒都是老臉一尬。

    韓果兒本就對唐風的桀驁不馴有很大的意見,別人都說這個人如何如何厲害,但她卻并不這樣覺得,就拿很久之前那次雇傭兵事件來說,換做他一人對付五個外籍雇傭兵,勝算也不會低于五成。

    單單這點本事,還真不怎么讓她服氣。

    “唐風,我們是合作,共同完成任務,請你尊重我。”

    “我憑什么尊重你?”

    任務還沒開始,內部似乎已經產生了濃重的火藥味兒。

    多年的軍旅生涯在她臉上并沒有留下太多痕跡,但卻對她的心性磨礪太多,以致于生著一張溫柔如水的臉,卻有著男人一般的血性。

    “你也太目中無人了吧!”

    她站了起來,怒目而視,眼神中居然生出了幾分殺氣。

    眼見火藥味兒愈發濃重,唐風吐了口氣。

    “滾出去。”

    “你!”

    高良儒見勢不妙,目光放在了韓果兒身上。

    “小韓,你先出去,等我叫你再進來。”

    韓果兒怒不可遏,她心中烈火升騰,早已將唐風恨之入骨,總是想不明白為什么一眾領導都會向著唐風說話。

    厚此薄彼,讓她們這些付出多年的人感覺到了一絲不公。

    “高老,他也太……”

    “先出去。”

    高良儒的威望似乎很高,韓果兒不敢再多說一句話,恨恨的瞪了唐風一眼,轉身出了門。

    待韓果兒出門之后,高良儒走到唐風面前,“小唐啊,小韓就是那個脾氣,改不了了,但是人沒什么問題……”

    “換人。”

    唐風合上資料,云淡風輕道。

    高良儒可是異事的大領導,他沒有告訴唐風的是,自己可是中將軍銜,無論是在軍中,還是在局里,威望極高,多少年了,好像還沒有人給自己這么說過話。

    場面著實有些冷,身后的眾人都跟看怪物一樣看著唐風。

    咽了口唾沫,高良儒不愧是經過風浪的人,仍舊淡然處之。

    “小唐,再考慮一下,就當我是給我個面子,如何?”

    這樣的話出自他口中,唐風好像還是第一次聽到。

    轉頭想了想,唐風笑了笑,突然想到了什么,抬頭,“行,我答應了。”

    高良儒自然沒有看到唐風眼中狡黠的光,大喜過望的點了點頭,“行,那我們繼續往下說……”

    “小唐,明天凌晨你和小韓乘坐航班直飛老撾首都萬象,你們的身份是夫妻,做木材生意,這次過去是談一次交易。”

    “和你們談生意的老板是當地人,他的秘書是我們的線人,到時候,她會找時機和你們兩個接頭,交接相關的情報,以促進行動完成。”

    聽到一半,唐風一抬手,“領導,這怎么搞跟警匪片一樣,這樣的計劃實行下來,恐怕幾個月也完成不了吧?”

    高良儒聞言重重嘆了口氣,“小唐啊,朗貢集團不比其它組織,有高人指點,剿滅他,確實不是件容易的事。”

    “高領導,你多慮了,就說到這里吧,你們的計劃我接受一部分,就到你剛才說的這里,其余的事情,我過去之后會相機行事。”

    會議室內又是一陣寂靜,高良儒長出了口氣,坐到了唐風身邊。

    “小唐,如果你不遵照我的計劃,我怕中途發生意外,沒有后路可走啊……”

    “老撾交通閉塞,朗貢集團行蹤不定,一旦你們二人出點意外,便是真正的孤軍深入,恐怕……”

    唐風站了起來,“我既然來了,就不考慮這些了,你放心,我會給大家一個滿意的答復。”

    沒有再說什么,高良儒起身拍了拍唐風的肩膀。

    “好,那就依你的想法。”

    回之以微笑,唐風起身回了自己房間。

    下午吃完飯,有人按門鈴,起身開門,是一個年輕男子。

    “唐先生,凌晨就要出發了,這是您的機票和隨身物品。”

    說著,將一張機票和一個小行李箱遞給了唐風。

    “對了唐先生,現在開始,您的手機暫時得我們保管,直到任務結束之后才可以還給您,您看……”

    點了點頭,既然選擇來了,就得接受一些東西,想了想,唐風掏出手機,給高安夏發了條短信。

    “很好,勿念。”

    按下發送鍵,唐風將手機關機,遞給了男子。

    “好的唐先生,您早些休息,到時間了我會叫您的。”

    送走男子,關上門,唐風舒舒服服的洗了個澡,躺在床上,很快睡去。

    ……

    凌晨四點,工作人員將唐風叫醒,迷迷糊糊睜開眼睛,房間內開著小燈,光線有些暗。

    隱隱綽綽的,他看到面前站著好幾個人。

    “小唐,時間到了,該出發了。”

    起身穿上衣服,洗完臉,唐風在幾人的陪同下,到了機場。

    登機口,高良儒等一行人,一一和唐風握了手。

    “小唐,我在國內等你的好消息。”

    “嗯,我會盡快。”

    高良儒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不免有些惆悵,“從你登機那一刻,你的身份就變了,肩上扛著重擔,不管怎么樣,都給我活著回來。”

    唐風莫名有些好笑,但隨即想了想,這老頭看著也不像是說矯情的話,估計以前有不少手下臨走之前,他都是這么送別的,最后都沒能回來……

    這樣一想,他也便能理解了。

    波音737沖上云霄,直飛萬象而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